第65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钱不数数,是凭你父亲挣下的钱,你不要以为是你的本事!说起花钱来,你可真不能就像扔土坷垃地随便扔啊!就说你父亲挣了些钱,能挣多少!”

    范霞语重心长地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给我三百万的创业资金,你说三百万,可还有点儿数字吧!”

    浩天兴高采烈地说。

    “花钱不数数,那可是不愁花。你可千万不要叫村里那些女人们哄你的钱,现在的人们见钱眼开,为了你的钱,给你脱裤子那是平话,你不要以为她们只是爱你长得帅,你要是没钱,光长得帅也不顶事!”

    范霞趁机告诫浩天。

    这话浩天听了,有点不服气,心想,以后有女人追,我分文不给她们,看她们究竟是爱我人还是爱我钱。

    “那你就是是爱我的钱不爱我的人了?”

    浩天问。

    “我就不一样了,光为了你钱,我还用离婚,还用跟你结婚。我跟你结婚得耗费我多少心血。这些年你倒是给过我一些钱,可这些钱,我都为你保存着,一分也没花,你要是跟我结不成婚,存下的钱都是你的。”

    范霞说。

    “我要是跟你结不成婚,我就当和尚去!”

    浩天说。

    “现在不是说这个话的时候,说房子究竟是换不换吧!我喜欢把眼前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做好,不喜欢只说不做。”

    范霞说。

    浩天于是说:“那现在不换也不迟,跟老爸老妈就说我爹妈来电话了,反悔了。”

    “这样吧,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一说吧!其实他们也肯定不会同意的。你是自作主张,我看出来了。你要是偷偷做了这件事情,你爹妈除了对你有意见,对我也肯定会有看法,而且主要是怪我。你爹妈要是责备我,我可是没个说上的了。”

    范霞进一步说明不能换房的原因。

    “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对这些根本就没考虑。”

    浩天发自内心地佩服范霞,也深感自己真的缺乏经验。

    “你本来就嫩,还不到成熟的时候。不经历许多事情,尤其是不经历许多艰难的事情,你哪能成熟?倒也不光是说你岁数小,是做过的事情少。”

    范霞暗示浩天要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不断总结。

    “看来我回村的决定和跟你结婚的决定是正确的,拿这一点看,我还行吧!”

    浩天虽然钦佩范霞,觉得范霞的话说得对,但不想把自己说得那么一无所知,遂用这样一个理由标榜自己。

    “你对了,我错了,你是秋圪堵哄了个老公鸡!”

    范霞开玩笑说。

    “你又后悔了,那天就完全转变了么?”

    浩天认真了。

    “我没说后悔呀,只是因为你嫩,我甚也得操心,你说我甚也不用考虑,你想想我不考虑能么?我们是要过光景,不是小孩子玩儿摆家家。”

    范霞说着内心的话。

    “这倒是,不过我相信我还是能够扛得起梁的,你给我适当做点参谋就行了,不要花过多的心思。”

    海天还是以大丈夫的口气说话。

    “我相信你,要是不相信你,我也就不会做出这种糊涂决定了。”

    范霞对自己的选择还是坚定不移的。

    “看看你,你总是要这样损伤我自尊心,怎么就糊涂了?”

    浩天不满意范霞的说法。

    “我是从一般人的想法上说的,怎么就是损伤你的自尊心了?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度量要大,不要女人说话一句也不让,女人毕竟是女人,怎么精明的女人也有二两护心油。”

    范霞开到浩天。

    088:泡你真好 2

    088:泡你真好 2“嗯,明白了,”

    浩天被范霞点醒了,他诚恳接受,并告诫自己,就是要改一改了。现在应该时时处处急着自己是乡妇联主任的老公才行。

    范霞把炒葱头和炒豆腐放到桌上,又看了一下电饭锅里的米,回头对浩天说:“稍微等一会儿米就烂了,你要是饿了先吃吧!”

    浩天没有坐下吃,也没有回答,他从身后抱住了范霞:“想得不行了!”

    “快你不要损德了,天天见面想得个甚?”

    范霞说着就推开了浩天。

    “你美得滴圪生生(方言娇姿欲滴)我真的爱得不行,一阵儿也不想离开你!”

    浩天看着范霞浑圆微翘,娇美无比的臀部说,“就这屁股蛋子也真叫人看不够,揣不够。”

    “甚事也不能过分了,你知道物极必反吧,好是好,爱是爱,可也得掌握一个分寸,我说了你可是不要就思谋那一道子,我们得把心思花在做事情上,交人接事上,不能把爱当饭吃。”

    范霞引导浩天说。

    “就是,”

    浩天觉着范霞的话句句在理,“物极必反”这个话说到点子上了,没回来之前,思范霞,想范霞,可从来没有过多地想跟别的女人做,回来跟范霞做得品尝到了美好,反倒总是想做,一不能做,就憋得慌。今天跟那五个女儿做,那天跟那三个女人做,还不就是因为跟范霞做,尝到了甜头才那样的,遂又说道,“我真的就是思谋那一道子,自己觉得不对,就是克制不住。”

    “你是没受过害,受过还=害,你就克制住了,我再说一遍,你要是就这样的话,我可是真的生气了,我要是真的觉得你不把这个毛病改了,我可是现在重做打算了。”

    范霞口气变得严厉了。

    “改,一定改!”

    浩天憨憨地笑着说。

    范霞看见浩天那个样子,由不住笑了,其实她内心里很喜欢他的这种对她的强烈的爱和急切的需要感,只是觉得必须克制克制,也并不希望他完全改掉的。

    “差不多了,”

    范霞说着给浩天要了一碗稀粥,浩天坐在桌边,拿起筷子的时候,范霞也端上来坐了。

    “咱们今天晚上,好好地再研究一下房子怎么盖,一定要考虑周到,不要盖起来了,才发现,来后后悔莫及。”

    范霞边吃边说。

    “嗯,那你吃完饭记得打电话给我父亲,”

    浩天提醒范霞说。

    “现在就打,”

    范霞放下筷子,从客厅放着的包里拿出手机给浩成功拨通了。

    只打了2分钟就解决问题了,浩天父亲在门市里,又问知范霞在吃饭,遂没有再说多余的话。

    范霞说她父亲提出换房,觉得对两家都好,浩天不好意思拒绝,又觉得的确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就答应了,同时还说是你们曾经有过这个想法。说她觉得不妥,可不好在父亲面前说。后来跟高天一说这样不妥,姊妹弟兄几个不同意,换了会惹麻烦。浩天不敢往家里打电话了。

    浩成功是精明人,一听就明白,夸范霞会做事,考虑周全,他们的确放心。而且说,这件事推在他身上就说他想起来了,怕日后惹麻烦不想换了就行了。

    打完电话,浩天高兴了,又夸了他爹几句,说他遭逢了这么个爹真是幸运。

    范霞指责他说:“你不要只说你幸运,你可得给你爹争光,不要‘蒸汽’。你把钱和希望都蒸发得无影无踪了,你爹妈这能气死的。你要是找了我,他们肯定不高兴,可如果事业发展得好了,还有个补救!”

    浩天连连点头称是。吃过饭,不大一会儿,浩天父亲就给浩天打来电话,针对范霞反映的情况,告诫他不要感情用事,尤其是做大事的时候,不能因为顾及面子瞎应承,本来是挺好说的事情,一句话的事情,因为面子就弄得很复杂,甚至于会弄坏。”

    浩天仔细地听着,不停地“嗯,嗯”着表示接受。他爹一说起来就有很多话,一直打了40来分钟。浩天接完电话,见范霞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范霞已经洗了锅,并把打电话告诉她爹,浩天父亲不愿意换房了。范霞爹说她二兄弟也是不同意,正想该怎么找个说法对浩天说不换的话。这下范霞一下午忧虑的事情,终于解决了。

    浩天坐在范霞身边说:“我原来是个叫人不放心的人,我爹又教训了我一顿。”

    “什么教训,那是关心,现在的你吧,你爹最不放心你,我最不放心你,你觉着你怎么也有花花公子的特性,人其实有了钱,可得好好管教好子女,不然钱催的人很难把握住自己。咱们要是真的有了孩子,真的搞得不错了,有了钱,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真的动点脑筋!”

    范霞语气很深沉地说。

    “你真的厉害,想到培养子女上了,肚子里没大就这样想了,真是想得远,我怎么能不敬佩你。”

    浩天说着就把手放在范霞的肚子上揣起来。

    “不想得远不行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紧想得远还出问题,不想得远点还不是个成天麻烦。”

    范霞没有阻止浩天揣她,语重心长地说,“咱们把盖房子的事情再商量商量吧!仙梅今天说去县城同学家里问询跑工作的事情去了。一说杜老师有门路,看来门路也不大,安排个念书的行,找工作的事情做不成。以前能靠人家赵乡长办,现在赵乡长还会给你办?畅鸿运是连个话也不敢说,也靠不上,我有点犯愁了。真的,赵昀没给你打电话吧?”

    “没有呀!人家给我打的个什么电话,再说,我已经想好了,以后有事情,不找他了,咱们找比他权力更大的人办事。”

    浩天自信地说。

    “你找谁呀?你能认得个谁?”

    范霞质疑道。

    “我不会哄你的,问题不大,可是你还是少操这个心为好,到时候,咱们说办事吧,你说呢?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浩天神秘地说。

    范霞觉着浩天不像是吹牛瞎说,既然浩天不愿说,就不再追问,而且相信浩天做大事情还是有思路的。

    “咱们再想想盖房子的事情吧?看还有那些没想到的。”

    范霞虽然一直被浩天揣着肚肚,但是没有一点儿感觉,她的心思集中考虑生活中的事情,不像浩天一样,一心想着她的身体。

    “我实在等不上了,咱们到炕上,我把这个家伙儿放进去,泡着说话吧!”

    说着就让范霞看他鼓起的裤裆。

    范霞一揣,铁棒一根,遂说:“真拿你没办法。”

    于是站起来到北卧室铺炕。浩天就到卫生间洗涮去了。

    浩天从卫生间到了北卧室的时候,范霞已经把抗铺好,他褪下裤子让范霞看他洗得干干净净的铁棒锤,范霞轻抚了一下,就到卫生间洗去了。

    待范霞洗完进了卧室后,见浩天****着身子,坐在炕上。浩天把铁棒对准范霞,范霞迅速上炕脱去衣服,就坐在浩天对面,把腿交叉在一起,让浩天插入了。

    “我把大家伙儿在里面好好泡泡,泡你真好吧!”

    浩天看着范霞说。

    089:尽情欢爱 1

    089:尽情欢爱浩天一动不动,手托着炕,看着范霞,范霞也看着浩天,她用力收缩着****,问浩天:“好不好?”

    “太好了,——怎么会这么好?——我要是没有你,真的是活也不能活了!”

    浩天说着就紧紧地抱住了范霞,贪婪地抚摸起她的脊背。

    “我也是离不开你呀!没你真是不行!”

    范霞在浩天的爱抚下很动情地说,然后连续挺了几下身子,说,“我可真是爱不过你!”

    “咱们就这么紧紧抱住说盖房的事吧!”

    浩天说。

    “把棒子插进来,哪还能顾得来想别的事情,我叫你日迷糊了,盖房的事明天再说吧!”

    范霞已经沉浸在欢爱之中。

    浩天扳住范霞的屁股,用力往里顶了一下,范霞的阴道壁紧紧地夹吸****。

    “亲,好亲!——下面又叫你弄成水海了!”

    范霞又把手向后,托住炕,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浩天说,“你说人们有咱们这么好活么?”

    “肯定没咱们好活,我的棒子又粗又长,探得深,谁能享受上?”

    浩天看着范霞的眼睛,棒子就像要炸裂似的。

    “其实不是大不大粗不粗的原因,你就是再小点,我也一样地亲你,其实吧你的也比别人大不了多少!主要是我对你的感情深,你想咱们的感情有多少年了!”

    范霞说着就摇了摇身体。

    “那当然,”

    浩天接着趁机问道,“可你说我到底比他们大多少?大到底是好不好?人们都说女人爱大的,是不是?”

    “我凭感觉你的是稍微长了点,粗的确是粗,可最关键的是,你的硬的厉害呀!女人最怕软货,坑死人!”

    范霞说着又摇晃起来,她觉着那硬硬的肉棍真好。

    浩天要不是今天给杨联芳射进去的话,哪里能沉得住?现在他一任范霞摇晃,仍然一动不动地在里面泡着。

    “今天你拿尺子给我量一量,看看到底有多长多粗,”

    浩天以自己的****大为傲,听见范霞说他的并不是特别突出,还生出些失落的感觉。

    “行!你是不是以为越大越好,你这个也就够大了,再要是大就不好了,就你这么大,年轻的女子也就够呛了,要是再大了,我也怕你了!”

    范霞从浩天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心思。

    “那就是说,我这是最标准的了,是女人最爱的了?”

    浩天这才又振奋起来。

    “当然了,可别人爱你,你是不是也还要爱人家?”

    范霞质问道。

    “哪是?我是随便说的,”

    浩天看着范霞可爱的样子说,“不过,我要是被别的女人追得不行,你说我该怎么办?”

    范霞听见浩天竟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下子生气了,她把身子向后一挪动,就离开浩天,满脸不高兴地说:“不知道你是爱我还是气我,怎么这种时候,你就问起我这种话来了?是不是有人追你了?”

    浩天急了,赶紧跪在范霞身边说:“不是,我是说‘要是’,那是假设,你莫非就没想到有人会追我么?”

    范霞用手捉住浩天的肉棍说:“怎么能没想呢?可你不论是谁追,都不能跟他们好的,知道么?你不是已经跟我做了保证么?我就怕你跟别人混,你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叫人扫兴,你真坏!”

    说着她就低下头来,把脸贴在了浩天的坚挺上。

    “你找尺子给我量一量吧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