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9章

文 / 山中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了小事的,哪能不跟人打交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忽然觉得,依靠人的人,一旦失去了依靠,人们的看法马上就会改变。

    这几天她在单位里回顾总结了一下前一段的工作,对后一步的工作也进行了一些思考。其中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抓“双学双比”、“巾帼建功”活动以及“五好文明家庭”的评选工作,有些村子已经报上来,有些还没有报上来,需要下去检查一下,督促一下。

    总之,这几天她很忙,每天一到单位就埋头工作,她深知自从浩天回来以后的这一段时间工作落下了不少,她要补上去。

    这些天,她对自己跟浩天的事情没想太多,她认为这纯真的感情纯真的爱并不可耻的,尽管按照老观念,有些人会说些不好听的话,但他们也只是背后议论而已,见了面不可能给她难堪。

    可是,今天她发现自己原先的想法错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她进而想,跟浩天结婚以后,自己的威信必然会大大地降低。如果因此工作做不起来,再加上赵昀不满,下一次选举,还不是很容易地就会被免掉么?

    她简直不敢想了,越想越觉着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

    而就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赵昀来电话叫她去他的办公室,说是要跟她有重要的事情说。

    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是周六,是休息日,肯定不是公事,私事会是什么?是不是还是不死心?心里本来麻烦,又遇他来干扰,一时间越发慌了。

    心急火燎中,她给浩天拨通了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发车。

    浩天在外面被女人们围着开玩笑,听都没听见人们对他的评价,他接到范霞的电话,回到院子里,见范霞已经拿着包出来。

    他见范霞脸色不好,以为是嫌他跟女人们逗笑,遂想以后这些女人真还得躲着点儿。

    他赶紧发着车,范霞坐上去以后,他把车开出院里上了大路才问要去哪里去。

    “去乡政府大院,赵昀叫我,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范霞心事重重地说。

    浩天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管开他的车没再说什么。

    到了乡政府大院内,范霞叫他一起进去。

    赵昀坐在办公桌前,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叫你来,本来是想跟你一个人说的,既然浩天来了,也不是另人,就让他也听听吧!

    “我看就不要绕圈子了,我就开门见山地说吧。刘瑾再过三四天就要回来了。他今天给我打电话,首先跟我说了,还特别强调要我亲口对你说一说。我想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应该跟我一样,很高兴吧!”

    一听是刘瑾要回来了,范霞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不管怎么样,他还活着,可接下去她就感到有些奇怪,回来就回来了,为什么还要跟赵昀说,还要赵昀转达回来的消息。

    刹那间,范霞懵了。只见他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捂住了眼睛。

    浩天听到刘瑾要回来的消息,虽然也感到吃惊,但并不慌乱。他看见范霞脸色煞白,赶紧上前扶住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只是头稍微有些晕。”

    范霞有气无力地说着。

    “那我带你到医院看看吧!”

    浩天着急地说。

    “没那么严重,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不过想去就去吧。”

    赵昀挥挥手,那意思是显然是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浩天扶起范霞,离开办公室,慢慢上了车。

    来到医院,大夫给范霞把了一下脉,说:“你有点心火旺,按说你这条件,活得还不是挺舒坦,怎么心火这么旺?好好儿调理一下吧!不过,也没事的。回去喝上点儿菊花茶。”

    范霞笑了笑,说:“我不来,这个浩天要叫我来,我知道自己就没事的。”

    从门诊出来,走廊上听见有人叫“范主任”两个人几乎同时回头,见是护士鲍晓春。

    范霞站住看着鲍晓春说:“是小鲍,你不忙?”

    “你怎么了?来这里坐坐吧!这会儿不忙。”

    小鲍恭恭敬敬地说。

    范霞正怕回去看到门前站着的那些闲磕牙的女人,就跟着小鲍进了护办室。

    小鲍眼睛不由地偷看浩天,浩天也不由地端详小鲍。范霞顿时感觉,自己跟浩天的年龄相悬,也难怪人们蔑视自己。

    小鲍从表情上看出范霞心事重重,于是眼睛不住地观察着范霞的脸色说:“范主任身体素质好,概不见你来医院看病,你是觉着身上哪里不舒服?”

    她很会说话,话说得总是那么温柔得体。

    范霞现在已经一点儿也不晕了,但是因为心里有事,面部表情很不自然,她坐到椅子上,稍微停了一下,才说道:“我叫浩天开车拉上我,到乡里取了点儿东西,从办公桌抽屉里取东西,一低头突然觉得有些头晕,浩天硬要叫我来看一看。我说没事,他说有事没事也看一看好。我知道这几天赶着忙了点儿事情,可能是有点心急,上了火了。郑大夫一给我看,说得跟我自己想得差不多。他说没事,只是心火有点儿旺,回家每天喝上点儿菊花茶就管用了。”

    “我就说,你的身体一直挺好的,那就会有病了。你做工作认真负责贪功夫,是出了名的。工作是工作,可不要太劳累了。”

    小鲍关系地说。

    范霞平时是关心人关心的比较多,听到小鲍关心地对她说话,心里很感动,于是问道:“你跟你女婿还是两地生活,多会儿调到一起就好了。”

    小鲍说:“早就说上了,今年推明年,明年推后年,正说今年调不成,明年肯定能调,最近王直说他明年要调回古杨,说是提拔他负责管这一片儿。”

    “那也好,反正两个人到一起就行!他就是周六周日回家,还是平时也回来?”

    范霞没话找话地问。

    “他平时只是偶尔回来一次,周六周日回来比平时倒是多一些,可他那种工作,应酬多,周六周日有时也就不回来了,回来了也是个酩酊大醉。遇到我值班,我也不能照顾他,还不如不回来。就这他还说误了很多应酬。”

    小鲍话语里显然有点怨气。

    浩天边听边从窗户看,这所新盖的乡医院院里,地面都是水泥硬化过的,花草树木也种得有模有样,虽然不多,但点缀得院里很美,心想古杨乡这几年发展得的确不错。办公室的条件虽然不是很好,却也是可以的。

    忽然接到电话,村长叫他,范霞叫他先走,说她一会儿自己步行回去。

    浩天刚走,范霞就离开了医院。看到小鲍对自己仍然是那么亲切恭敬,刚才的不快心情平复了许多。但走在路上,一想起刘瑾要回来了,心里禁不住就会感到有些紧张。尽管竭力安慰自己,不要慌乱,却总是不由地感到麻烦。

    一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一个曾经令自己伤心过的男人,一个自己曾想得天昏地暗的男人,一个只以为已经不在人世的男人,突然就要回来,自己又处于跟浩天的瓜葛之中,怎么能不忧心啊!

    为了跟浩天结合,放大胆子给了赵昀个厉害,赵昀乖乖地退出,大出所料,曾经为此高兴,并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可谁知道自己高兴得也太早了一些。

    以前,很清醒的时候,许多问题都想得很复杂,可一旦跟浩天混在一起,所有这些都淡忘了,甚至看得非常简单,思想变得跟浩天一样单纯了。

    范霞的思想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自我斗争,最初觉得跟浩天成婚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在浩天的热情之下,很快就变得很坚定了。现在,这几天的坚定的心,再次动摇起来。

    继而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刘瑾,他怎么突然就说要回来,而且还叫赵昀特意转话给她。这些年,他究竟在哪里?成家了没?为什么这么多年没一点儿音讯?

    本来想问一问赵昀,可是头晕得不行了就没问,现在想起赵昀那个贼眉鼠眼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觉得不问也对,问也不会好好儿说。

    再说问不问也没多大意思了,人就要回来了,很快就知道个子丑寅卯了。可他的父母亲都已经不在了,房子也快塌了,回来去谁家住呀?

    在他的心目中,刘瑾对她是最忠诚的。她总认为刘瑾是因为不得已才没能回来,而且多半认为他已经不在世了。

    可他竟然还活着,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联系却跟赵昀联系?范霞不由地泛起了疑团,心境更加茫然。

    094:波冲浪激

    094:波冲浪激范霞回到院门前,看拆房的人已经走得不多。仙梅正在大门口等她回来,说中午要回东梁,晚上再来。

    在回家的路上,仙梅边走边想上午听到的人们对范霞的议论和范霞刚才无精打采的样子,感觉范霞想跟浩天结婚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曾经想过范霞是精明人犯糊涂,可是见二个人都非常热烈,就等待观望看发展。

    范霞今天在人们面前非常尴尬,那么爱面子的人,从来都是受人尊重的人,一下子就没招了。

    浩天终究是属于她的,他们两个是最合适最般配的,仙梅心里暗喜。这时候浩天触摸她的手,看她的眼神,使她激动不已了。

    她果断地拿起手机,给浩天拨通电话,问他在哪里。浩天说他跟村长到外面续戏,顺便到县城里办点事情,正在路上走着。一听浩天跟村长在一起,开车走着,遂说那就回来再说。

    浩天和村长出去续了戏之后,去县城一家很大的服装店里,见到了村长的表侄女。

    村长把浩天介绍给表侄女,表侄女看着浩天甜甜地笑笑,点了一下头,当即向浩天要了电话号码,说有甚事尽管说就行了,她会尽力帮忙。

    村长的表侄女是干什么的,哪来那么大的能量,竟能很容易地就帮人办事,浩天打听过,可村长不说给他,只是说寻人家办事,不要多问,问得多了反而不好。

    浩天已经花了几万块钱,具体办什么事还没有说,他是要先把路铺好,然后到关键时刻再用人家。这是他爹给他传授的经验。

    村长是个办事人,有能力,讲信誉,这在古杨村是大家公认的。他就凭这一点,在村里树立了很高的威信。

    浩天回村以后,很快就了解了村长,同时跟父亲说了这个情况。于是他给村长送写戏钱的时候,向村长表达了自己想靠他办事的想法,村长当即答应,并秘密地告诉他该如何如何办。

    浩天按照父亲的意思,“舍不得狐子套不住狼”于是很痛快地就让村长搭桥铺路。

    村长对浩天特别好,浩天心里很踏实。这事浩天没有告诉范霞,因为村长叫他绝对要保密。浩天也把这个当做他关键时刻的杀手锏。

    跟村长表侄女告辞后,浩天领村长到饭馆里吃饭,打电话告诉范霞中午就不回去吃饭了。

    范霞没有像往常那样详细问浩天在哪里,干甚。正想着给浩天做什么饭,接到浩天的电话后,便懒得做了,她一点儿都不感到饿。

    她独自坐在客厅里,不知怎么竟想起了畅鸿运。自从找了畅鸿运,虽然心里不爱他,可跟他生活在一起,从来都是波平浪静,即便自己跟别人相好,家里也从没有起过波澜。跟着他,她活得非常坦然。

    可跟浩天仅仅相处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这么复杂,这么费神。

    范霞曾想掉进水里就不要怕湿了。可她现在才感到,掉进水里不单湿不湿的问题,而是水淹到胸口后,气都喘不上来的问题。

    她只觉得身边一股一股的波浪向她扑来,而且势头越来越大,越来越猛。她有气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两只眼睛呆呆地望着顶棚。忽然感到非常孤单,非常无助。

    西院里拆房人的喊叫声渐渐听不见了,小四轮的“突突”声渐渐远去,她也不知道自己呆呆地躺了多长时间,坐起来一看,父亲正在大门口摆弄锹头。

    她叫父亲回家,父亲说他得回家看看把木料放成甚样了,顾不上回去了。

    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范霞心里难过极了。作为大女儿,她在父亲的眼中是最优秀的,大兄弟爱耍钱,成天撩气,二兄弟有正式工作,比较省心,可媳妇却不通情达理,连孙子都管住不叫他们做爷爷奶奶的见。二女儿就像仇敌一般,一见面就吵架。

    家里她是最有威信的,不论哪一个有点事情都愿意跟她说,而且都听她的,她被看做是那种有涵养的人。

    然而,命运怎么会这样捉弄人?范霞总认为把她一步步地推向现在这样的状况是命运。

    因为她不知下过多少回决心,要与浩天脱离关系,可那个冤家身上就像有魔力一般,不仅没能够摆脱,反而步步深入,关系越来越密切。

    她曾经听过一个记者说过什么是命运,那位记者比了一个很形象的例子,两个朋友在饭店里吃饭,面对面坐着,旁边的人正在说话,你不是集中精力跟朋友说话,却把旁边人的话收拾在了耳朵里,而你收到收拾在你耳朵里的话的影响做了一件事情,最后做坏了。

    他说,这就叫命运,人们通常称为巧合,巧合说穿了,就是命运。所谓命运就是不由人,就是做事说话,打破了常规,使自己不自觉地进入其间,以至于无法摆脱。

    可现在她反倒不相信命运了,她开始责备自己没主意,没决心,没控制力,是一个贱货。

    她想,人活着其实不只是为了自己,人的身上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上有老下有小,他们眼巴巴地看着你,你得给他们带来快乐,你不能因为自己而使他们受到损失。

    浩天刚回来那些天,她的思想里有过矛盾,曾把畅玉和赵昀看做发展与浩天的关系的最大阻力,可畅玉那里很容易地就过了关,赵昀那里也没费吹灰之力。

    但是怎么就把父母亲忘了呢?而且父母亲的思想与众人的说法是紧密联系着的,因为她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他们得以在人们面前受尊重的王牌,这张王牌一丢,他们的精神就会垮掉。因此她感到父母这道关,尤其是父亲这道关,是没法过的。

    她刚才看到老父亲的身影,感到这位坚强的汉子,心理上开始承受巨大的压力了。刚才他说顾不上回家来,那是 ( 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 /3/308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