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端午诗会,风生水起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忽焉纵体,以邀以嬉……水灵感兮,风波生恶……”

    周围人声喧哗,陈三郎静静而思,旁若无人,解读到精妙处,不禁轻轻念叨出声。《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这是一种完全投入的状态,空灵不含杂质,置身于热闹之中,心放在孤寂之外,如同人在闹市,却觉得天地间唯我存在。一闹一冷,一动一静,形成强烈反差。

    宋珂婵气鼓鼓地跑来,想要问陈三郎刚才究竟“久仰”她个什么。可到了近处,听这人在神经叨叨地念念有词,不禁大感好奇,竖起耳朵来听:“奇怪,不似在读书,倒像是念经……”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又听了下,完全不知所云。

    陈三郎依然沉浸其中,就在此刻,他听到了风的声音。

    这风声颇为古怪,呜呜然,像是一股劲风吹过狭窄的管道;风生而水起,汩汩然,似有泉水从石头缝隙里哗啦啦喷涌而出……

    风水交融,声响一体。

    陈三郎若有错觉,仿佛自己身在山野之中,站听松涛,俯见溪流。然而他此时此刻只是坐在船上,周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风生!水起!”

    嘴里最后吐出这四个字。

    呆在旁边的宋珂婵终于听明白了,嘀咕道:“总算说了句人话。”

    正待开口,船外猛地刮起一阵大风,风翻腾起波浪,蓬的一下,撞击得船只一阵猛烈摇晃。

    “哎呦!”

    “啊!”

    船上的人们猝不及防,好些人站立不稳摔倒在地;许多整整齐齐摆放在桌子上的碗碟之类,也是稀里哗啦地掉到地板上,砸破了的,发出清脆声响。

    “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大感惊慌,面面相觑。

    要知道南阳河作为城内河,只得三丈余宽,水位也不算深,这般河道就算刮风下雨,也不会过于泛滥,更不用说掀起惊涛骇浪那些了,十年难得一遇。今日端午,天气清爽,间或吹拂的风,也是细细的,如何会翻腾起偌大浪头来?

    好在这阵风浪起得凶猛,去得也快,片刻间又是风平浪静,了无异状。

    领悟到《真龙御水诀》的驾驭真意,陈三郎心情畅快,这才发现边上站着个人定定地看着自己,脸上表情仿若见到了鬼。

    对方面目甚是陌生,不是学院生员,就开口问:“阁下是?”

    “你……你……”

    宋珂婵张口支吾,掩饰不住惊慌。

    这时候陈三郎也看出来了,对方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体形娇小,一张明丽圆脸,黛眉弯弯。

    他站起来,走近点问:“你怎么啦?”

    “鬼呀!”

    宋珂婵惊骇地大叫一声,竟转身就逃。

    这一声叫,顿时吸引到船上众人注意,秦羽书大步奔来,将宋珂婵护在身后,关切问起来。

    宋珂婵却说不出话,只是手指陈三郎,满脸?j惶。

    这一下,一道道怀疑的目光纷纷落在陈三郎身上,心中想道:这陈道远端是色胆包天,连宋小姐都敢**……

    秦羽书怒气冲冲,扑上前来,指着陈三郎喝道:“陈原,你对宋小姐做了什么?”

    陈三郎一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秦羽书嘿嘿冷笑:“大胆狂徒,你吓到了宋小姐,还装模作样?”说着,对四周一抱拳:“各位同学,现在宋小姐受此贼子惊吓,口不能言,刚才谁见到此贼恶行的,还请现身出来,仗义直言,秦某定禀告给院长知晓,要将此贼绳之于法。”

    说得正气凛然,慷慨激昂。

    可惜周围的人尽皆摇头,话说他们刚才真得没有见到陈三郎动手动作,做了什么出格之事,又或者是受到那一阵狂风恶浪冲击,站立不稳,因而没有注意到。

    秦羽书大感失望,但并不甘心,指着陈三郎斥道:“陈原,别以为没人看见你就能逍遥法外,你这人面兽心的贼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三郎听着,真是佛都有火:“秦前辈,捉贼捉赃,捉奸捉床,口说无凭,就不要贼子前贼子后,更不要指指点点,我也有手指呐。”

    左手一伸,亮出中指。

    秦羽书怒极而笑,他平生未曾遇到如此猖狂的人:“你说我没有证据?嘿嘿,宋小姐就是最好的人证。”

    转过头,柔声对宋珂婵道:“珂婵你不要害怕,你尽管跟我说,刚才这陈原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宋珂婵有所放松,圆脸微微涨红,忽道:“大家不要误会,陈道远什么都没有做过。我刚才,刚才只是被风浪给吓着了,如此而已。”

    此言一出,满船恍然,顿时释然了:就说呢,纵然陈三郎深得杜学政青睐,纵然其对宋珂婵有所垂涎,也不至于当众地做出龌龊事,将一生前程赌上,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秦羽书大失所望,哼一声,拂袖而去。

    宋珂婵略一迟疑,还是向陈三郎走去。

    陈三郎见状,忙道:“宋小姐请留步,莫要再近了,若是你又嚷嚷一声,我跳进黄河洗不清。”

    宋珂婵噗嗤一笑,觉得这人真是有意思:“我不会再叫的了,就是心中有个疑问要问你。”

    “什么问题?”

    “刚才……”

    话出口,有点古怪的样子:“刚才你嘴里说风生,外面就起了风;说水起,就翻滚起波浪,这个,这个和你有关吗?”

    说完,睁一双大眼睛盯着他嘴巴,想要获知答案。

    陈三郎呵呵一笑,不咸不淡地道:“宋小姐说笑了。”

    宋珂婵却非常认真:“不是说笑,刚才真得非常一致,不似巧合。”

    陈三郎一摊手:“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那能够呼风唤雨乘风破浪的神仙?”

    听他如此一说,宋珂婵都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了。要是陈三郎是神仙,怎么会进学读书?怎么会到船上参加诗会?

    陈三郎又道:“我刚才只是在做一篇赋文罢了,反复推敲,炼字凝句,宋小姐你肯定是听错了。”

    “是这样呀……”

    宋珂婵信了大半,莫名失望,她虽然出身大户,却爱着男装,时常到外面游玩,故而常常听闻到些江湖事,神仙传说等,甚为向往。

    此时夜幕卷上,星月有光,前来参加诗会的人员基本都上了船,于是船只划动,顺流飘荡。

    南阳河端午诗会正式开始!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