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鲤跃龙门,青云直上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各位看官若看得爽的,请点个赞!)

    周何之满心苦涩,古临川也是颇感失落——至今他也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心思和周何之一般,觉得后面是不大可能出现奇迹的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所幸的是,他比老周要年轻得多,这次折戟沉沙,下次可卷土重来。

    但是陈三郎……

    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这一茬。

    三人之中,就数陈三郎年纪最少,风华正茂,不管如何,他仍有光明前途。

    哒哒哒!

    又一骑捷报送到——并非所有士子都呆在客栈中,也有中举的不在这边,而是在家里了,自然有人依照登记表上的籍贯把捷报送到家里去;至于外地的,就得慢上一段时日,通过驿站传报。

    其实现在拿到捷报的,后面依然有专人再到籍贯所在地传报一番,甚至亲家那边都会报讯,以示隆重恭贺。

    当捷报报到第三名时,速度一下子变慢,前面一刻钟一报,现在等到两刻钟也不见快马来。

    约莫小半个时辰,第二名公布,此谓“亚元”,意义和前面的举人颇不相同。

    考中亚元的士子姓叶,字“藕桐”,乃是江南一位著名才子,年过弱冠,可在文坛上已颇有名声,这番取得亚元,可谓实至名归。

    江南多才子,代有新人出。不过许多才子都早早考过了乡试,参加今届的,以叶藕桐名声最高。

    陈三郎曾远远见过他一次。长得清秀,文质彬彬。似乎没有多少所谓“才子”的傲气,很是温和的模样。只是没有合适机会。彼此并未结识。

    到了这个份上,就剩最后一个名额,也就是第一名“解元”了。

    龙门客栈内,数十名士子忍不住互相打量一眼。先前中举的二十八人,龙门客栈只占了三个,这个比例甚为寒酸,倒是其他客栈中举人数要多得多。

    当下就有士子心里在想:“难道龙门客栈今年犯太岁,流年不利……哎,早知道当初就不该住进这间客栈。换到青云客栈多好,青云直上,兆头吉利。可不,今天那里就出了七八个举人……”

    龙门客栈掌柜靠在柜台上,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今届客栈行情冷清,名声有损,日后招揽生意,如何争得过那几家同行?

    秦羽书有些坐不住了,就剩一个名额。却还有上百人眼巴巴等着,能否落在自家头上?要真是自己的话,那可就是解元了啊,超然于普通举人之上。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一颗心砰砰乱跳,都有点按耐不住。

    “冷静,务必冷静……”

    心里一个劲告诫着。沉下心回想在考场上的题目文章,一篇篇。都做得整整齐齐,标标准准。毫无纰漏岔子。

    这样的文章,若不中举,天理难容!

    得得得!

    最后的马蹄声响起。

    哗啦,士子们再也坐不住了,蜂拥出客栈,黑压压地站在外面等候,洗耳倾听。

    周何之与古临川忍不住跟着人群往外跑,出门之际,周何之回头一看,见陈三郎还坐在椅子上,在空荡荡的客栈中,显得莫名落寞。

    老周心底一声黯然叹息:虽说年轻是最大本钱,可人的气数真是非常难说得很,当其锐气正盛时,却与梦想失之交臂,从此之后,每况愈下,再无法翻身。诚如古人所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科举考试,也颇为讲究这些东西。

    马蹄声中,传报使者见前面一片人等着,有心卖弄,还在数十丈远就扯开喉咙,真是天生一把好嗓子,声若奔雷:

    “乡试捷报!贺南阳府大老爷陈讳原考得扬州乡试第一名,高中解元……”

    嗡!

    人群立刻炸开,骚乱起来。

    “中了,真中了!”

    刚才周何之走得慢,没有挤到前面去,现在一听,这解元之名,竟真得落在了陈三郎头上,不禁拍手大叫,替他高兴。

    “恭喜恭喜!”

    “恭喜陈兄考中解元,从此鱼跃龙门,飞腾黄达,指日可待……”

    “陈兄,我表舅的大姨妈嫁在南阳府……”

    “陈老爷可娶妻了?老夫有一女,年方二八一朵花……”

    一堆人下意识就将周何之围住,把他当成是陈原了。

    周何之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赶紧摇手道:“不是我不是我,陈原在客栈里头。”

    于是乎大群人又冲进客栈找人,可哪里有陈三郎影踪?

    龙门客栈掌柜满脸红光,兴奋得不得了,客栈出了一位解元,比别家出十位举人都要强,顿时感觉扬眉吐气,朗声道:“解元公刚才听到捷报,心中畅快,到后面茅厕出恭去了。”

    哗啦!

    人们不由分说,又冲到了茅厕那边去,要第一时间跟陈三郎道贺。

    周何之和古临川被挤得退到了一边去,摇头苦笑:这就是中举跟不中举的区别,更是普通中举和解元的差距……

    其实这些围观闹哄的人并非都是士子,许多是扬州本地人家,他们也一大早跑来等候放榜,不是自家有人乡试,而是为了“捉”女婿。

    金榜题名,榜下捉婿,向来是夏禹王朝一个潮流习俗。

    乡试是桂榜,称不上金榜,可闺女能嫁给一位举人,也是非常体面的事情。而且举人也可以明年考春闺,靠进士呀。

    春闺在京都举行,天子脚下,就再轮不到他们去“捉”婿了。

    古临川叹了口气:“我本以为道远真是淡定如山,没想到听闻考中解元,也会激动得要出恭。”

    周何之晒然道:“功名利禄,谁真能处之泰然?换了是我,只怕早就昏过去了。”

    过了一会,被一大群人簇拥着的陈三郎出来,将准备好的喜钱给使者。

    使者一掂量,沉甸甸的一大串,分量十足,心中大喜,又说了些喜庆话,就笑眯眯翻身上马回去复命了。

    接下来的场面一片欢腾,自是不提。

    有人欢喜有人愁,秦羽书呆呆地站立在客栈外,望着街道尽头,似乎还在期盼有一匹健马疾奔而来,口中大叫:

    “乡试捷报!贺南阳府老爷秦讳德考得扬州乡试……”

    但是他心里知道,这一匹马永远都不会出现了。(未完待续。。)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