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殿试临近,病魔缠身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今天,日出东方,晴。《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已是四月,四月的长安日渐温煦。

    距离会试放榜已经过去一段时日,关于会试话题的谈论开始降温,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殿试举行之日了。

    殿试,由当今圣上亲自主持,然后御笔点名,圈定三甲进士,让一众贡士享受无上荣光。

    殿试之上,只考时务策问,不论其他。贡士们自黎明时入紫禁城保和殿,历经点名、散卷、赞拜等礼节程序,登殿入席就坐。然后颁发策题,只考一道。但题目往往极长,多达百字,甚至几百字,主要为询问时事,让贡士们依事发表见解,写成文章答卷。

    考完之后,有八名考官负责交叉审阅,并附上审核成绩,最后选出成绩最佳的十卷呈交给圣上。

    一甲进士三名,便会出自这十卷文章中。

    当然,也不排除圣上对这十卷文章不甚满意,要求重新筛选的情况。只是这般情况比较少见,反正在夏禹王朝的历史上,从未曾出现过。

    殿试只考一天,早上入场,日暮散场,晚上评卷出成绩——在当天,圣上是不会露脸的。

    第二天,圣上才会出现在殿上,当场看过贡士们的仪容形态,并就此定下一甲前三名次。

    从这个角度上看,殿试颇有选秀的意味。

    选秀主要看两个方面,第一是书法:要求答卷必须用正体,即所谓“馆阁体”。字体要“方正”、“光圆”、“乌黑”、“体大”等。如果字写不好,不符合要求。那即使文章写得再出色,分数也会大减。

    第二看人。

    五官要端正。身体要修长,可以斯文。但不该表现得孱弱。长相有缺陷、或者骨瘦如柴的那些,注定入不得圣眼。

    要知道“状元”、“榜眼”、“探花”等一甲前三进士,代表着王朝脸面,外观寒碜见不得人,有失体统,却难以入选。

    “以貌取人”,却也无可厚非。

    三甲进士名次划定后,出金榜昭告天下。进士们则插花骑马,游长安街。尽享荣誉。

    又有圣上赐宴,在皇家园林中举行,名为“琼林宴”。

    诸如种种,当真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真实写照。贫寒士子登天梯,鲤鱼跃龙门,青云直上。

    叶藕桐出身书香世家,在扬州,也算一方门第。当从快马捷报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他的兴奋激动之情,绝不比贫寒士子少分毫。

    这一次考会试,全国举子云集,其中不乏各路才子。是以他对会元的期望并不高。只想着能考中即可。

    果不其然,当会试放榜,他的名字出现在第七十八名。

    这个名次不算高。也不算低。

    其实贡士排名几无意义,哪怕是最末的第三百名。也是一名“准进士”了。当上到殿试,圣上点名次。才是最终的排定。而这个排定,与会试名次关系不大。

    即使是会元,在殿试上也未必有加分。

    故而“连中三元”的分量当中,状元第一,解元第二,会元只能排第三,不无道理。

    不过话说回来,第一始终是第一,终究会是让人瞩目的那一个。

    放榜当天,叶藕桐守在内城客栈外,守到最后结果揭晓,会元:陈原,陈道远。

    对于这个结果,他颇感惊喜,实在没有想到陈三郎能连中两元。而作为扬州人,其自是与有荣焉,面上有光。

    问题在于,这一天,作为会元的陈三郎一直没有现身。

    这简直让叶藕桐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恨不得立刻找到陈三郎,把口水唾沫喷他一脸——如此关键重要的时刻,主角岂能不出场?

    会试放榜后,尘埃落定,考中的欢天喜地,并能继续留在内城客栈中,一直住到殿试完结。

    至于考过殿试,定下名次后,进士们当然是衣锦还乡的了。

    进士都是官身,马上便安排好职务。实职也好,清流也罢;留京也好,外放也罢,反正都有去向,不像举人那般蹉跎。不过在此之前,皇恩浩荡,都会恩准他们回去几个月,然后再上任。

    富贵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况且家中亲人个个望眼欲穿,怎能舍弃不顾?

    而会试落榜的,只能收拾包袱,黯然离开内城了。

    这几天来,客栈住客开始减少。考子之间,占据主流旋律的为十里长亭送别友朋,一时间,不知又作出多少首关于“离别”的诗词来。

    叶藕桐就送别了好几拨朋友,他交际广阔,不仅与扬州本地的举子有交往,别的州郡也有为数不少的一批,通过以文会友的方式结识,当性情相投,便把酒言欢,结下交情。

    不过在那么多的友朋当中,叶藕桐最想见到的,却是陈三郎。好几天来,他通过各种方式打听,始终没有听到陈三郎的消息,这让他感到诧异之余,同时很担忧。

    身为考子,当获悉自己高中会元后,怎会销声匿迹,无影无踪?

    叶藕桐知道陈三郎家境,清楚其在长安应该没甚亲戚之类,那么能到哪里去?

    会不会出事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叶藕桐不禁有些揪心。

    人生莫测,实在难以预料。在过往时候,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考子乐极生悲的事例。

    有考子高中,却发生了某些意外,导致身亡。

    叶藕桐想得很多,包括陈三郎与地头蛇蔡老爷方面的纠葛,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神秘权贵靠山等等。

    “如果殿试之前还不见人,恐怕就得上衙门击鼓鸣号,请求官府寻人了……”

    堂堂会元,泥牛入海无消息,这事情可不算小。哪怕在浩阔渊深的长安,也能掀起一阵波澜来,足以引起官方重视。

    叶藕桐叹了口气,觉得这样的事简直有点诡异,非常不合理,令人费解……

    “这不科学!”

    长安西郭,此地属于京城区域中最为复杂而且相对偏僻落后的地方。

    一间偏远的民居中。

    院落种着一株槐树,槐树投放出一片绿荫,绿荫下坐着个人。

    清清秀秀的斯文模样,只是脸颊显得有些蜡黄,带着病态。

    陈三郎的确病了,皱着眉毛,很是苦恼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康复多少,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他觉得忧愁,忍不住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很快就要殿试,如果这副样子上去,如同个病痨子般,说不定他这个会元在殿试里会被直接打到第三甲去,屈身当个“同进士出身”了。

    “不行,在此之前,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