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九十四章 :不打自招,招了当打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屏蔽的公众章节已经全部解封,这下应该没有缺章的了,大家可安心阅读!)

    一大早,衙门升堂,陈三郎不在,一切事务交由周分曹主持。《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具体事情经过,他早听兵勇队正汇报过,不禁眉头紧锁。

    水可乘舟,亦可覆舟,民心,最不可测。朝廷统治,最紧要的,也是对民心的控制,故而王朝法典、律令等,针对民心管理条例具体而苛刻。其中一项,便是竖立正神,严禁野祭。

    在古代,资讯不发达,很多百姓都不曾读书识字,一方面受限于家境困难,学不起;另一方面,与朝廷的愚民政策必不可分。

    然而愚民也是一柄双刃剑,一面便于统治,另一面,却也容易被敌对势力利用,煽动民众,起来造反。

    因此必须从各个方面来限制、监督。香火信仰,是极为关键的一个领域,所以朝廷封神,只有得到朝廷认可,并保证效忠的教派,才会被纳成正统,可在天下各地建立庙观,接受民众跪拜。而不被承认的,便是野祭,一经发现,就会被取缔,灭杀。

    正统教派,得到庙堂认同,有着堂正的发展空间,他们传承大多数百年,底蕴深厚,教义完整;而野祭为了掠夺香火,争抢信仰,往往不惜铤而走险,走邪门歪道。

    当野祭发展成规模,危害性极大。那些被洗脑的信众们一旦发起狂来,理智全失,甚至六亲不认,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为官者,不怕自然灾害,却怕管辖中出现野祭邪神。不过两者往往有着密切关系,相辅相成。

    天下百姓,性格淳朴,即使没有读过书,可本质朴素。只要有饭吃,有衣服穿,便会安安分分。

    此性格,像鹿。温顺。

    不过当民不聊生,被逼到了绝境上,那就不同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到那等地步,民心大乱。为求生路,何事不敢做?

    夏禹王朝立国以来,几代皇帝励精图治,开创盛世,繁花似锦。百姓们安居乐业,就算碰到旱涝灾害,也因为官府救济及时,而不曾出过大乱子。

    而现在,周分曹问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内心隐隐不安。觉得泾县可能要出大乱子了。

    整整一个村庄,上百人口,都被邪神吸纳,死得干净,此事传扬出去,必当令人震惊。

    虽然当今朝野,注意力都被起兵的石破军所吸引,对于别的事情无暇顾及,可泾县是陈三郎的基业所在,被野祭搅得鸡犬不宁。长此以往,如何能安稳得住局面?

    失去了民心,那么他这个县尊就做不下去了。

    “如此重要的事,公子为何不和兵勇们一起回衙门。审讯定案?为大人者,当稳居帷幄,运筹千里,到地方稽查,却失了分寸。”

    周分曹略有微词,不过既然陈三郎把审讯周里正的事交给了自己。他自是不敢怠慢,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

    “啪!”

    一拍惊堂木,两排衙役齐呼“威武”,开始坐堂。

    周里正一家老小跪在下面,个个面色惨白。周里正知道事关重大,勾结野祭行凶,为祸乡里,不管禀告到哪儿,都是杀头大罪。他也不抵赖,不等用刑,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交代出去,说是被那野祭教众蛊惑,收了黄金百两,是以让对方在高田乡大行其事,不加约束……

    昨晚在周里正家中,有健仆壮丁手拿兵器,意图反抗,都被杀了;而人被抓后,同样被抄家,抄出金银财宝共计三箱子,这些,都算是罪证。

    反正无从申辩,不如主动说了,免收皮肉之苦。

    另外,周里正绝非就此乖乖等死,而是另有盘算。

    按惯例,此案定性,泾县便会上书朝廷。再等朝廷文书下来,定秋后问斩。这一去一回,起码得好几个月时间。

    几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了。到时候,泾县是否还姓陈,都不好说了。

    念及背后靠山的强大,周里正定一定神,有了信心。

    堂上周分曹虽然不穿官袍,但不怒自威,气势不减,再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周里正,身为乡绅,贪财枉法,酿造灭村之祸,罪大恶极,来人,打一百大板!”

    “什么?”

    周里正忙喊道:“我都招认了,你还敢用刑?”

    周分曹冷笑一声:“不打自招,招了当打!”

    周里正又惊又怒:“你,你!”

    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两边早有衙役出列,手持水火棍,把周里正往地上一摁,一人直接褪了他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来。

    噼噼啪啪!

    手起棍落,卖力地打在两股上。只消数棍,便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周里正平时在乡下作威作福,惯于享受,何曾受过刑罚,被打得一佛出世,一佛升天,二十辊没有挨完,就晕死过去。

    周分曹面色冷峻,喝道:“用冷水泼醒,继续打!”

    这等贼子,死有余辜,岂能让他好过。

    等打完,审讯完毕,将人押入囚牢,这时候,陈三郎回来了。

    周分曹连忙将审讯情况跟他说,问陈三郎主意。陈三郎当即不犹豫,将昨晚与逍遥富道说了一大半的策略方针道出。这一番言辞,推心置腹,连带把修罗教的起源来历都清清楚楚地说出来了。

    周分曹听完,不禁恍然,就说呢,这周里正为了百两黄金,却不至于如此,原来后面还有人唆使撑腰:

    “好贼子,言辞不实,应该再升堂,再打一番。”

    陈三郎笑道:“再打,可就打死了,到时押谁去游街示众?”

    周分曹忙道:“是我鲁莽。”顿一顿,问道:“听公子说,此野祭来历甚大,出自蛮州,现在蛮州正作乱呢,莫非蛮军要来攻打扬州,是以先让野祭乱民心?”

    陈三郎道:“叛军破了雍州,而扬州与蛮州雍州都接壤,石破军当然想顺口吃掉扬州。只不过,扬州有元文昌在,他就不会动。”

    周分曹明白过来,元文昌乃天下名将,多年来,扬州被其管治得如同铁桶般,手下精兵猛将无数,石破军想要来攻打,相当不明智。一不小心,就两败俱伤,丧失了北上前进的资本。故而只要不是昏了头脑,绝不会来打扬州。

    “只是,既然如此,这修罗教为何会跑到咱们泾县来兴风作浪?不管怎么说,泾县都属于扬州,此举,岂不是落元文昌的颜面?”

    陈三郎叹了口气:“因为如果我们县衙管不了修罗教作祟,扬州方面便有籍口派兵入驻泾县。到那时,泾县,便是元家话事了。”

    周分曹心中一悚,霍然醒悟,脱口道:“好一招驱狼计!”(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