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半夜烽火,一路碾压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花香渗鼻,月色撩人,见那少女,盈盈道个万福,就像凭空画出了一幅泼墨山水,空灵之气扑面而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陈三郎见过不少美丽女子,宋珂婵的美,婉约端庄;许珺的美,外娇内媚;还有另一位龙女,敖青,却是泼辣豪放。相比之下,敖卿眉容颜脱尘,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灵秀明净,天真无邪,但使人看到,顿生贪婪之心,要不择手段把她占有。

    怪不得当初,那祁家少爷一见倾心,立刻要娶敖卿眉。

    美人如宝,得之后快!

    硬要挑些瑕疵的话,那就是胸似乎稍稍嫌小。其实敖卿眉面容娇嫩,不过十四五岁模样,标准的花蕾少女年龄阶段,还没有彻底长开来。身量倒颇高,跟许珺差不多。

    不过在夏禹王朝,女子往往成亲极早,十四五岁便是普遍嫁人的阶段,甚至十二三岁都有过门去的,却难以想象如此稚嫩的身子,在经历人事时,会承受何等痛楚?在最初的日子里,所谓鱼水之欢,只怕不可能体会得到的。只是男人心理,总隐藏着摧残猎奇的意志,女方越是娇弱,越能激发征伐的霸道贪欲,才不管对方是否承受得住。

    “公子,大事不好!”

    一道人影飞快地翻过院墙,口中大叫道。

    “惭愧!”

    被这叫声惊动,陈三郎心头猛地一震,暗叫一声。话说他凝视敖卿眉时,脑海竟是不由自主生出了诸多旖念,心猿意马的不受控制,几乎要走过去将龙女拥入怀中。

    他,始终还是一个凡夫俗子呀,又不是剃度出家,斩断了七情六欲。再说了,就算等闲僧侣,面对敖卿眉时,恐怕也难以把持得住。

    那翻墙进来的人这才瞧清楚院中状况,顿时傻眼,心里暗道:糟糕,分明公主在和公子幽会,正情深深意绵绵,到了关键时刻,被自己这么一搅合,什么意趣都没了。自己可是闯了大祸呀……

    一张脸变成了苦瓜样,本来就猥琐丑恶的颜容,根本没法看了。

    “哎呦!”

    却是外面被惊动的丫鬟走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失声惊叫。

    陈三郎干咳一声,回头道:“你先出去,不得喧哗。”

    丫鬟完全不知什么状况,不敢违抗,赶紧蹑手蹑脚地走出去了。

    闯进来的人正是蟹和,不停地眨着绿豆大小的眼睛,要寻思该如何措辞谢罪。他对于陈三郎,那是敬畏有加;对于敖卿眉,却是完全臣服。两边都招惹不起,忽然又想到,龙女乃妖身,出身高贵,龙君威严,绝不会允许女儿与俗人交往联姻的,自己撞破了他们的奸情,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想到这,一颗心砰砰乱跳,恨不得立刻转身逃走。

    只一瞬间,陈三郎哪里知道这螃蟹脑子里便涌现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蟹和犹自有些转不过弯,下意识张口回答:“公子,南阳府水域有眼线回报,说南阳府有异动,兵甲如麻,足足数十船只扬帆开动,看样子,是冲着咱们泾县来的。”

    陈三郎一听,着实吃了一惊,喝一声:“走!”

    转身就走。

    此事非同小可,数十船只,估算的话,起码数千兵马,如此大阵仗,又是连夜出动,那用意还用说吗?这是碾压泾县的势头!

    元文昌,终是忍不下去了。

    一直以来,陈三郎对此早有了心理预备。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元文昌对于陈三郎,先是有怀柔招揽之心;招揽不成,便暗施手段,要悄然除之;可惜三番几次,都无功而返……

    现在,元文昌不再顾及朝廷底线,要正面开撕了。

    归根到底,陈三郎的存在,已经让元文昌感到了威胁。又或者说,扬州将快要举旗,在此之前,不希望管辖之内,存在任何的不安定因素。

    陈三郎早便知道有这么一天,在各处要害地方都布下眼线,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有情报送回。

    南阳到泾县,最快捷便利的当然是水路。而水路眼线,还有什么比得过水族妖兵的。

    那些虾兵蟹将潜伏在江流之中,水面上有任何动静都逃不过。

    “数十艘船,数千兵甲,如此兵力,就为了对付一个小小泾县?领兵者究竟是谁,这也太瞧得起我了!”

    陈三郎奔走出去,大步流星,赶往城墙,拾阶而上,到了城楼。城头上有兵丁看守,正扶着长枪打瞌睡,见到县令大人来到,吓一跳,赶紧行礼。陈三郎却不理会,抢过一盏灯笼,扯了罩面,将那火投入一口大缸中。

    这缸颇为巨大,圆鼓鼓的,里面黑黝黝,不知存放着什么事物,刚沾了火,立刻火焰烈烈,直冲数丈高,随即一股浓烟扶摇直上。

    “鸣鼓!”

    陈三郎大喝一声。

    当即有鼓手醒悟过来,抡起鼓槌,敲起那面早就摆放在墙头的大鼓。

    咚咚咚!

    声响惊人,小小泾县顿时被惊动,许多人家纷纷吓醒,奔跑出来,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

    陈家祖宅内,敖卿眉轻叹一声,坐在井边上,手指纤长,轻抚井沿,甚为不舍。

    她逃离洞庭,颠肺流离,后来在泾县安了家,这里,便是她的新家。不过现在,又得离去了。比以前好的是,她不再孤身一个,只要有公子,这心便觉得安稳,有了依靠。

    如斯想着,嘴角轻轻一笑,化解了那离别的忧愁。

    但是,公子要去往何处呢?

    管它呢,公子在哪儿,那儿便是家!

    ……

    夜色更浓,月光倾斜,照在元哥舒的脸上,泛起一抹清冷的寒光。

    元哥舒站在船头上,目光如刀。他一路兼程来南阳,不曾休息过,如今又趁夜出兵,诸多劳碌。但精神一点都不感到疲倦,仿佛心中有一盆火,越烧越旺。

    亲兵环卫四周,都是强悍健壮的兵卫,披挂着三十斤重的重甲,甲胄上鳞片锋寒,倒钩狰狞,又雕塑勾画着貔貅图案,獠牙张扬,气息森森。

    这些亲兵,是元哥舒最为依仗的压箱子心腹兵力,千挑万选,比虎威卫还要精锐几分。

    在元家,除了元文昌,便只有元哥舒拥有这等亲兵。元哥舒失意之际,元文昌并没有没收他的亲兵,便足以表明所谓“失意”,只是元文昌对于爱子的一次考核敲打。

    失意,并不失势。

    一百亲兵站在一起,排列成阵,便有无形的气息迸发而出。

    夜间的泾江多安宁,今晚却颇有异常,众多船只刚离开码头不久,江面上便刮起了风,风鼓动着浪,不断地拍打着两岸,拍打着船只。

    船只吃着水,开始有些颠簸起来。

    元哥舒觉察到了某些不同寻常的苗头,冷哼一声,踏前一步,几乎站到了船舷上,俯视下方。就见到波浪翻腾间,隐隐约约,有怪异狰狞的暗影在浮现。

    “妖物找死!”

    大喝一声。

    “妖物找死!”

    众亲兵异口同声,口绽春雷,手握把柄,将佩刀慢慢拔出来。刀刃与刀鞘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铿然之声,有杀气暴涨。

    呜呜!

    那风仿佛受到了什么阻挡,开始消散,慢慢小了起来。

    没有了风的鼓动,波浪随即沉寂,温顺如绵羊。

    水波间浮现的狰狞影子更是作鸟兽散,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遁的遁,潜的潜,影踪全无……

    刚才一刹那,在它们眼中,可以看见船只之上,一片血气联结成一团,如同一层厚实的红色云层,又像是一片燃烧的火焰。烧得肌肤灼痛,难以忍受。

    血气!

    正是鬼妖克星!

    若果血气孱弱,鬼妖自是可以欺身而上,大口吞噬;但当血气充盈,鬼妖则只能逃之夭夭了。

    元氏亲兵,战力惊人,那血气何等旺盛?上百亲兵在一起,血气汇聚,更是了得。

    而泾江水下的虾兵蟹将,都是开窍层面的低阶妖物,纵然数量多,可面对如此汹涌的血气,顷刻间便会变成一团散沙,哪里抵挡得住?莫说兴风作浪,逃命都来不及。

    这也是这个天下,终归是人族统治的根源。而妖物之类,始终都难以见光,被视为邪祟。

    当然,妖物之中,也有厉害的大妖;但人类之中,却也有不少法力通天的修士,以及武力惊人的武者。不管如何,仍是能稳稳压过妖族一头。妖寿命绵长,但成长速度十分缓慢,而且妖族修炼秘籍,都是掌握在极少数大妖手里,很难流传普及,就算教授出去,因为种族出身问题,也未必能学得来,这就限制了妖族的实力增长。而一些野路子的妖物,为了提高实力,就铤而走险去吃人。但这样一来,它们往往成为了靶子,很快就被“降妖除魔”了。

    元哥舒这一船将许多虾兵蟹将赶跑,别的船只也大同小异,潜伏在水域中的水族妖兵根本无法给予他们造成多少障碍影响,简直是一路碾压。

    数十船只,扬帆划桨,吃足了风,以极快的速度行驶,浩浩荡荡直杀向泾县

    “长风破浪终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元哥舒意气风发,突兀间想起这么一句诗。

    那时候,也是在泾江,他乘船期间,听到江上有人吟诗,声音琅琅,诗句豪迈,便不禁击掌叫好。

    那个人,正是陈三郎!

    ...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