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目标方向,蹑手蹑脚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江水开始变得湍急,两岸出现了高山的身形;山峰挺拔清秀,有飞鸟疾掠而过,还能听见猿猴的叫声。《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吃足了风,船只航行的速度甚快,那江风吹拂,人站在甲板上,衣衫被吹拂起来,显得气态飞扬。

    周分曹道:“公子,风大,不如进船舱里吧,免得染了风寒。”

    陈三郎却很是享受,看着山光水色,吹风观浪,自有一股意兴在心头。他似乎很久都没这般过了,自从当了泾县县令,有形无形,总觉得心头上压着一块大石,不知什么时候就砸了下来,难免有压抑之感。

    那块石头,就是元文昌。

    而今选择了断裂,跳出了泾县,竟仿若得了解脱,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轻松,他甚至都想腾身跳跃到江面上去,更近距离地与风浪为伍。

    放心,绝非跳江。别忘了,他可是练过的,那《真龙御水诀》岂是浪得虚名?早修炼小成,乘风破浪,稳如行船。

    当然,他要真得付诸行动,被众人见着,定然会是惊世骇俗,把一班人都给吓坏了去。

    于是转身,与大家一起进了船舱去坐好。

    周何之满脸喜色,本来隐藏着的一些忧虑担心仿佛都消弭掉了,喜滋滋道:“这下,没有人再在前面挡道了吧。”

    虽然前途未卜,但最起码这一刻,值得高兴。

    周分曹拿出一卷轴,打开,原来是一幅地图,竟是关于泾江的,从上而下,描绘备注得颇为详细。

    在这个时代,地图算是比较稀罕的东西,尤其是精确的地图,更是难得一见。

    周分曹微笑道:“我青年时爱远行,又惯于记载,每到一处,便描绘一图。当其时,我坐船三月,朔流而下,把大半条泾江地理都画了下来。没想到,如今正好能派上用场。”

    说着,手指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此处名为三阳峡,泾江在此产生分流,一处通往中州,另一脉,却是在雍州。我算过,一天后,我们差不多就会抵达三阳峡。”

    一边说,一边望着陈三郎,目光炯炯。言下之意,便是要陈三郎尽早做出决定了,如果犹豫不决,大伙儿心情惶惶,没个定数,终究影响不好。

    陈三郎道:“事到如今,还有甚好想的,诚如分曹公所言,便去雍州吧。”

    周分曹听到,心中欢喜:“公子英明。”

    居然很难得地拍了一记马屁。

    选择雍州,绝对不会错。当下的雍州看起来被蛮军占领,但雍州幅员何其广阔,蛮军只顾烧杀抢掠,哪里有长久统治的意思,相信不久,当石破军进兵中州,蛮军便会拔营离开。而随着雍州刺史郭宏正的逃离,偌大雍州,已经沦为无主之地,正好下手。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当今天下大势,都集中到了中州和京城两地,雍州并不受瞩目,境内势力复杂,乱糟糟的,可以有从容的空间和时间来逐步建立基业,并发展起来。

    前提是,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插的进去。

    本来周分曹等对于队伍的人数力量倍感担忧,觉得实在单薄了些,但后来见到蟹和与雄平大发神威,都不禁定下心来,觉得在雍州立足也并非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其实在很久以前,久到在与逍遥富道去往崂山时,陈三郎便有了进驻雍州的念头。其中原因,有周分曹所说的那些,还有更另外的,比如修罗教,比如《浩然帛书》……

    雍州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修罗教大行其道,荼毒生灵,对于陈三郎来说,却是十分恰当的进入机会。

    这样的机会,在别的地方根本无从施展。若是进了中州,或许会有一段比较稳定的生活,却只是暂时的稳定,也不是陈三郎需要的,更未必是周分曹等人需要的。

    他们冒着巨大风险跟随了陈三郎,岂是为了一日三餐?

    定下了目标方向,当即传达下去,传到每一艘船只之上。没有人反对,提出不同意见,都是完全接受。

    从泾县出走,如今船上的人都是坚定跟随的人。

    既然定了路线,那别的就没有太多可说的,负责执行即可。不过日后到了雍州,选择何处地域扎营,在何地进行发展等却是不得不要提前商议谈论的事。

    周分曹跑进属于他的船舱内,很快又拿出一幅卷轴,打开,果然是雍州地图。

    陈三郎见到,不禁大为赞许。怪不得元文昌三番几次都要请周分曹出仕,周分曹确实担得起这份待遇,让他在泾县处理些民事政务,实在大材小用。

    指着地图,周分曹头头是道地讲说起来,都是关于雍州各大府城县镇的情况,竟十分具体,好像他每个地方都去过,都做过调查。

    周何之就颇为狐疑地问:“周先生,你在雍州做过官?”

    周分曹撸了撸胡子,呵呵笑道:“多走了些路,多读了些书而已。”顿一顿,接着道:“公子,我觉得雍州区域,这三个府城最适合我们立足。”

    他点出了三个府城的名字。

    陈三郎立刻注意到其中一个府城名为:崂山府,管辖之下,崂山赫然在目。

    上一次去崂山,他与逍遥选择了最快最便利的路径,坐船从南阳府那边走,经过原阁府,最后进入雍州,期间由逍遥施展术法,进行风遁,十分快速。不过当下,自然不可能再用那个法子,事实上走得路都不同,而是沿泾江走,擦着中州边上进入雍州去。

    路不同,那进入的地点自然大相径庭,虽然都是雍州,可天南地北,相差得远了。

    想了想,陈三郎道:“目前雍州境况纷乱,变化巨大,各处府城都不知闹成什么样了。我们也可以抵达之后,随机应变,看具体状况如何而定。”

    他发了话,其他人也没有多少不同意见。事实上也可能如此,地图地点是死的,但住在上面的人却都是活的,经受蛮军入侵,十室九空,许多情景都发生了巨变,不可能再保持原状,那么是否还适合入驻,就很难说了。

    一番商议讨论,众人都觉得饿了,赶紧做饭吃。

    用膳之后,各回船舱休息。

    陈三郎蹑手蹑脚地摸到许珺船舱处,见四下没人,赶紧敲了敲,伸手一推,那门果然没有扣死,赶紧一溜烟跑了进去。

    ...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