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金身到手,鱼群上岸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陈三郎不去钓鱼,而去敲打潭边的石头,这让阿武两个看着颇为纳闷,不知公子要弄什么名堂。

    “阿武,你与大魁上山,砍十棵碗口粗的树下来,要削干净枝丫,更要直的。”

    陈三郎吩咐道。

    “是!”

    两人没有犹豫,既然公子要求,完成便是。这山上郁郁葱葱都是树林,砍十棵不难。当下拔出腰刀,上山砍树去了。

    “阿武,你说公子要树木作甚?”

    走远了,大魁忍不住问。

    阿武回答:“我哪知道,也许是用来打鱼吧。”

    “插鱼?”

    大魁疑问了声,把木棍削尖了,插鱼倒是能用。不过想着,总觉得哪里古怪,不合常理。不过他本来就是个懒得动脑的人,很快便置之不理,自去找树。

    山上的确树木众多,不过符合要求的却得找一找才行。很快,两人分头行动,消失在林子中。

    啪啪啪!

    林间响起了伐木声。

    龟潭那边,清幽安静,陈三郎盘膝面对潭水坐下,忽而手一指,指着潭中央处。

    这一指,本来颇为平静的水面猛地发出汩汩的声响,一串串水泡冒起,如同煮滚的热水。

    响不多久,一件物品浮起,金光熠熠,正是那尊土地金身。

    昨夜此物,竟是沉浸于此,等于藏身。

    但见金身之上,缚妖索依然缠绑结实,落在陈三郎身前。

    “好东西!”

    陈三郎露出笑容,伸手去抚摸着金身。

    此物不凡,绝非蕴含纯粹龙气那么简单,他早有想法,要带回去请逍遥富道重新炼制一番,这才能完全显露威力来。洪家村人在河边捡拾此宝,供奉在榕树底下,完全是愚夫所为。金身得了龙气温养,加上榕树滋润,渐渐养出灵性,浑然天然。

    正是这份灵性,注定它不可能会一直留在此地。引来蛇妖巨鳌觊觎不说,即使没有它们,金身本体也会成为精怪之类。

    金身通灵,引得风雨交加,酿成祸害,陈三郎适逢其会,当然不会放过,缚妖索一出,不但把金身收了,还将蛇妖的阴神封进了金身之内。

    而现在,就轮到巨鳌阴神了。

    昨夜缚妖索带着土地金身沉入龟潭中,此处乃是巨鳌阴神藏身之所,百年之来,这一潭水多少沾染了些灵妙。这也是洪家村对龟潭视若神灵的根源,连潭里的鱼都不敢打捞来吃。

    龟潭里有鱼,数量多得很,一条条养得又肥又大,多少沾了巨鳌阴神的光。当然,这些鱼想藉此开窍通灵是不可能的,顶多就是养得生猛罢了。

    前些时日,洪家村在附近一带水域打不到鱼,其中便是蛇妖发性,显露手段的缘故。而巨鳌也推波助澜,搞了点事。

    潭水等于是巨鳌的家,它阴神要借助这里温养,无法远离,昨晚争夺金身失败后,第一时间便返回龟潭来了。只是它万万没想到,随后土地金身也来了。

    对于此宝,巨鳌垂涎已久,要是平时,宝物天降,自动送上门,它不知高兴成什么样。然而当宝物之上多了根绳索,这就要了老命。巨鳌阴神与蛇妖拼斗了一场,元气受损,正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但缚妖索带着土地金身追踪而至,断了它所有的念想。

    没有悬念,一番徒劳的挣扎后,巨鳌阴神同样被金身吸纳进去,失去了阴神,潭边那尊本体从此以后就真正成为一块坚硬的石头了。

    由于土地金身不好藏匿,陈三郎干脆先把它沉在潭水中,他隐隐感觉到,先后吸取了蛇妖和巨鳌的阴神后,这金身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近乎于妖。所以缚妖索还得继续将它绑住,等于是镇压。

    现在,陈三郎是来取走它的。

    土地金身其实并不算大,一尺来高,不过因为是金子铸造而成,入手颇为沉甸。

    陈三郎拿出一块布,把金身包裹住,打成个包袱——他们本来就有些行装包袱,里面装着换洗衣物等。当下等于瞒天过海,除非解开来看,否则都不知道此中装着什么。

    过了一会,阿武和大魁拖着树干下来了,一人五根,都是如陈三郎要求的,碗口粗细的直木。

    “公子,你要的木材。”

    陈三郎瞥了眼,不置可否,道:“把这些木都扔到潭里吧。”

    “哦!”

    虽然一头雾水,但两人不敢怠慢,纷纷把树木丢进龟潭。他们哪里知道,陈三郎只是故意找点事,支开他们而已。

    “大魁,你背上这个包袱,看好了,不许打开。”

    陈三郎把包有金身的包袱递过去。

    “是。”

    大魁赶紧接过,感觉一沉,立刻便知道里面不可能是衣物,倒像是包了块石头。难不成公子在这里寻到了奇石,要带回去?他也不多问,背好包裹。

    这时候,随着那十根树木如水,也不知如何,潭水哗啦啦泛起涟漪,随后嗖嗖嗖的,一条条鱼便争先恐后地飞跃出水面,直愣愣地落在岸边上。

    这一幕,瞧得阿武和大魁嘴巴张得大大,都能塞进大拳头了。

    还真得不用任何钓具呀,这鱼就自动蹦上来了,端是神奇无比……咦,莫不成是那十根树木产生的作用?

    两人想到陈三郎与逍遥富道相交莫逆,而逍遥富道道法高深了得,在崂山府那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的,所谓近朱者赤,也可能陈三郎跟逍遥富道学了什么法术之类的。

    那样的话,解释便通了。

    只有道法,才具备这般玄妙,怪不得呢。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鱼收拾好,我们回去。”

    陈三郎轻喝道。

    “好嘞!”

    阿武回过神来,立刻来捡鱼,没有桶装,便随手从附近拔来野草,用草茎来穿。

    上岸的鱼就一阵子,数下来,有二十多条,胜在每条都肥硕长大。

    这么多鱼,他一个人还提不过来,直接弄回根树木当扁担挑着。

    三人不再逗留,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到石林那边。

    此际洪阿大已经开始指挥,让人开工了。整理的整理,砍柴的砍柴,狩猎的狩猎,还有一队人拿着各种工具下水,看能否捕捞到鱼。

    阿武挑着这么多鱼回来,引起村民们一阵眼热,现在每一个人,都饥肠辘辘的,看见能吃的东西都忍不住双眼发光。

    哪怕,众人明知这是来自龟潭的鱼。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