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州郡之气,修为渐长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已入夏,夜空明净,月色清凉。

    快到子时,但州衙依然灯火明亮,各个公房中人声传出,不断有人影往来,还在忙碌着。

    两三月来,这番情景已成常态。

    入主州郡,万废待兴,实在太多公务事宜要做了。不加班,根本完成不了。而且加班属于政绩考核的内容之一,有加分的。晚上又煮了夜宵,分量足,美味可口。

    在最里面的那间公房中,陈三郎坐在椅子上,他倒没有伏案办公,只是坐着,闭目养神,做着自己的功课。

    泥丸宫内,古书漂浮,无论形态还是光华都有一种跃然变化的感觉,看上去,它仿佛活了过来,具备了生命。书页张合之间,便犹如人在呼吸。

    一呼一吸,便有气息滚滚,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

    如此气象,蔚然成势,竟如奇观!

    陈三郎每每见此,都忍不住心生惊叹,这番气派,以前根本未曾敢想。每增一分,他就越发理解《浩然帛书》的精义精髓,怪不得小龙女殷殷叮嘱,要修炼此法,必须从社稷中取。

    社稷山河,民心民意,这,才是真正的源泉所在。汇聚而成,所向披靡。在本质上,其实道释宗门,亦有需要。只是他们依仗的方式有所不同,要在官府之外,另外建立起一套体系来。

    这体系,形式便是设坛传道。

    不过这个体系得仰仗官方支持,否则便没有名分,根本做不下去——自大虞王朝开始,人道兴旺,便制定下的律令规矩,一直沿用至今,主旨在于压制难以控制的道法,以及妖魔之流。数百年的打压,许多传承早没了脾性,安安分分的。

    妖魔鬼怪依然,若不是当前天下动乱,它们根本不会冒头。所谓“国之将忙,必有妖孽”,说得便是这个意思。国运崩塌,压制不住了。

    诸多宗门也变得活跃,子弟到处奔走,要找潜龙,寻新主,得扶龙之功,然后宗门自然沾光,甚至能成为国教,到了那时候,天下之大,处处都有道场,弟子万千,何等风光荣华?

    陈三郎走的路截然不同,他不去仰仗,却是凭借己身,直接聚人聚势,自己成为官方!

    此路不好走,荆棘满布,刀枪成林。相比之下,道释行事,多是计算天机,借势而上,属于依附。宛如藤蔓攀爬大树,即使缠错了树,只要及时断藤,又能换新的目标。

    譬如青城山,正阳上错了树,元哥舒死了,正阳也身死道消,但对于青城山而言,最大的损失是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弟子,却未伤及山门道基。

    相比之下,一颗种子萌芽,要想成长为参天大树,却要艰难许多,稍有不慎,便会被连根拔起,化为灰灰。

    陈三郎走到今日,许多人看来风华正茂,春风得意,但他经历的凶险却远非常人所能想象,换了别个,恐怕早死了。

    在之前,他古书修炼,进度一直颇为缓慢,基本靠宝剑诛邪来获得气息,转折点发生在进入雍州,入主崂山后,跃然上一个台阶;再到现在入主州郡,又是上一台阶。

    每一次改变,都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在崂山时,整个府城的气息浮沉,厚薄流动,尽数映在神台,如居空俯视,一览无余;现今居州郡,同样如此,可体会的疆域范畴增长了数倍之多,虽然拓展开来,有些太远的地方还显得模糊,可雾里看花,亦见轮廓。

    观气如观人,尽见人心。

    整个州郡,人口万千,人心热烈,并且十分稳妥。

    这就表明,绝大部分人,都是拥护他的。

    分田分地,有饱饭吃,有衣服穿,有地方住,安居可乐业……百姓民众,意愿一向朴素,只要成就了这些,便满足了。

    陈三郎潜心体会着,精神恍惚间,不断地发觉滚滚气息中有龙气出没。

    这些龙气多零散,如同江河里的鱼儿一般,穿梭往来,却都是往州郡上空慢慢汇聚。

    对此陈三郎早有预料,因为在崂山时便曾发现过,从崂山到州郡,这景象只会越发频繁,而且壮大。

    那些修门术士观气,可不就是看这些吗?例如那龙虎山的张元初,甘愿放低姿态,帮逍遥富道打下手,便是见到了这些龙气汇聚,认为陈三郎大有可为,无论如何都要留在雍州开坛传道。

    人之所在,气之所聚,最为直观!

    只是人能聚能散,气亦然,这里面讲究的东西就多了,玄之又玄,难以断言。

    最起码,气息拢聚是好事,但不知要到什么时候,诸多凌乱的龙气能够融洽成片。到了那时,就成气候,即使遭遇波折打击,也不会轻易被冲散破碎开来。

    也许,当整个雍州真正的恢复发展,民生鼎盛,便能达到吧。

    做完功课,睁开眼来,已是子时,夜渐深了。加班的各房人员开始散去,回家。

    勤奋归勤奋,总得睡觉,偶尔一次通宵尚可,天天如此,谁都吃不消。

    陈三郎出门,也要返回刺史府。

    守在门外的洪铁柱霍然起身,精神奕奕。这家伙,在等待的时候早已睡了个好觉。也不躺着,就是坐在那儿,端端正正,只要他想,很快就会进入梦乡,但一有异常,立刻便醒。

    这个,倒是门本事。

    他成为侍卫亲兵统领后,吃食得好了,身形越发彪悍强壮,又天生神力,简直一个人形猛虎。

    很快回到府上,稍作梳洗,陈三郎蹑手蹑脚进入睡房。

    许珺怀胎数月,易倦思睡,早已睡着。

    陈三郎除了外衣,轻轻躺上床去,不料这么一动,许珺就醒了。不愧是练家子,异常警觉敏锐,哪怕现在的特殊状况。

    “回来了……”

    一具温软的身子靠拢过来,声音娇慵。

    “嗯,睡吧。”

    陈三郎伸手将其抱在怀里,手指触处,两团柔腻,分外汹涌。他内心却是一片沉静安宁,别无遐想。

    窗外夜空,一月饱满,光色撩人,静静地笼罩着广袤的大地,有山丘河流,有草木城池。

    此情此景,真好!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