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逆天改命,登基称帝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北国风光,秋浓凄凉;萧瑟的长风掠过,满地枯黄。

    五陵关外,刚刚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役,一片狼藉,红的黄的白的,斑驳的色泽混杂在一块,好像一面被打翻了染料的布匹,有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扑面而来。

    一头凶猛的秃鹫从高空扑下,惊跑了一群早在地面上觅食的乌鸦。不过这一群黑压压的家伙并未飞远,而是落在附近,继续啄食。它们尖锐的长嘴一个探下,便能勾勒出一片血肉。

    血肉来自各种各样的尸体,人的马的,大都在激烈的拼杀中变得残缺不全,有的没了手,有的没了脚,有的连头都找不着了……

    过去偌久,依然有鲜血淋漓,不断渗透进下面的土壤内。得这一片殷红滋润,来年的春天,定然能生长出茂盛的草被来。

    五陵关上,一片木然,守兵们拿着兵器站在上面,如同一具具木头人,连目光都是呆滞的。

    连场苦战,见惯了血腥,早把一切的心气和热烈都磨平了去,甚至连恐惧的情绪都消失不见,只剩下麻木的坚持。

    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坚持什么。

    五陵关内,肥沃的平原上,是京城长安。

    当年王朝建都,请高人勘测地理,推算风水方位,驱驭数十万劳力,耗费近十年光阴,最终建造起这么一座雄伟高城,并命名为“长安”。

    长久安定,代代传承!

    然而正如传国玉玺上面镌刻的“既寿永昌”那样,世间万物,没有永恒。王朝家国,兴衰有定。

    现在,王朝亡了,而这一座屹立的雄城也已开始败落。此际若有修炼高人在此,观望气息,便会惊诧地发现,长安城上,死气沉沉,灰黑两色混杂在一起,完全一副暮气沉寂的模样。

    至于破碎残余的龙气,早被蒙蔽压抑得不见天日,难觅影踪。

    大城之内,万千人家,但家家关门闭户,宽敞的大街上冷冷清清,行人少见。

    几番战乱,这一座号称“凝聚天下名分,荟萃万千气运”的百年名都,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城池建造,不管再恢弘,再坚固,都是死物,活的是里面住的人,包括住在紫禁城的达官贵人,以及外城的平民百姓。但眼下,无论贵贱,不分高低,人人都活在一种压抑的恐惧和绝望当中。

    蒙元铁骑打来了,兵临关下。

    这是一群青面獠牙的异族,凶恶狠烈,比蛮州的蛮军还要凶残几分,他们甚至有着烹人而食的传统。

    以前,有凉州这座边防重镇在,有强悍的凉州铁骑在,力保家园安乐。只是当内乱起,当内耗把国力挥霍一空,当朝野倾轧人才流失,整个天禧便如一匹华丽的绫罗绸缎,猛地溅上了火星,一下子就烧起来了,扑都扑不灭。

    这些后果状况,是很多人都意想不到的。

    元文昌同样想不到,当日他修书送往草原,陈述利益要点,让蒙元出兵入侵凉州,本想着对方浅尝辄止,占据一半凉州就满足了,哪想到狼子野心,一旦吃到了甜头,就会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失去兵甲的凉州太容易就被打破,蒙元的上位者就想着:也许长安,也是如此……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打过去呢?

    中原的花花世界,肥沃大地,美男俊女……他们早就垂涎三尺,想了好久。

    万物皆需养,野心也是养出来的。

    带着无穷无尽的渴求**,蒙元铁骑来势汹汹;反观新得京城的元文昌,立足未稳,连番苦战后,麾下军伍已是强弩之末的状态。此消彼长,胜负已定。要不是五陵关在,早被打到长安了。

    然而雄关漫漫,在此之前已经被打破过一次了。

    那么这一次呢?

    凉风吹进了紫禁城,吹到了那个老人的脖子上。

    元文昌忽然感到一阵冷意,下意识地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大衣:今年的第一场雪,一定会比去年早一些。

    左右各有心腹侍卫,他们注意到元文昌裹衣的动作,忽而发现大将军已经老了。

    是的,虽然元文昌依然站立如标枪,神色像岩石般坚毅,但他两鬓已寒霜斑染,额头处又多了两条皱纹;而他的眼神,总间或流露出莫名的忧虑和悲伤来……其实,元文昌已是年过五旬的人。

    在这个时代,七十古来稀,五旬,早过了壮年的阶段。

    元文昌身边可用的人越来越少,有些战死了,有些病死了,他的子女不少,但能分忧解难的竟找不到一个。

    以前倒有一个,他的幼子,天资卓越,头角峥嵘,年纪轻轻便被无数人尊为“少将军”,还被很多人定为潜龙。

    其实这个称谓颇招忌讳,因为元哥舒并非嫡子,而扬州一向是元文昌说了算,他并不愿轻易把权柄交出去。

    终于,在各种因素的压制下,元哥舒吐血而亡。

    当时闻讯,元文昌也有一刹那的心痛;然而时至今日,他才霍然明悟过来:幼子的英年早逝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伤害。也许就在那一天,不服老的他就开始真正的老了……

    “我不信,我要逆天改命,我要登基称帝!”

    元文昌牙缝里猛地挤出这一番话来,左右听见,纷纷惊呆,一个念头不约而同浮现心头:大将军疯了!

    ……

    “元文昌疯了。”

    昆仑观中,忘机真人蔚然叹息,他双目目光变幻,站在院子中不知在看着什么,似在看院落中凋零的树木,又似乎看高空中飞离的禽鸟,又或是在看满城被囚禁着,如同屠宰场里猪羊的民众们。

    “那么,该真正的离开了,南方,很是不错……”

    道人猛地转身,双袖飘拂,进入观内。

    蓬的一下,观门紧闭,再不见打开过。

    在南方的大地上,同一天,叶藕桐离开了中州,进入到雍州地域,朝着州郡进发。

    旅途坎坷颠覆,风霜扑面,从来都不是件轻松而享受的事。

    然而叶藕桐一颗心却是火热的,充满了期待,沿途一直坐不住,不停地往外探望——

    于是,他就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雍州!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