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希望新生,后知后觉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下大乱,从雍州起!

    第一个总是最倒霉最受祸害的,雍州遭受蛮军荼毒,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这些并非传闻,而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叶藕桐答应陈三郎奔赴雍州,乃是一个无路可走式的选择,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心理预备,不管雍州如何的蔽败,只要有事情做,只要不再遭受无理的殴打,只要有一口吃的,那便足够。

    旅途枯燥,但吃喝不愁,还不时能吃上肉,就凭这一点,叶藕桐甚至希望能一直走下去。

    过去颠沛流离的那一段日子实在太苦,落难洞庭的时光更是不堪回首,而今在一辆马车上,叶藕桐起码过上了温饱,还有什么可埋怨的?

    这年头这光景,一口吃的,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都幸福。

    身为读书人,叶藕桐少年有志向,写过不少诗文,往往以鸿鹄自诩,然而当遇难落魄,这才知道生活维艰,过去种种,都是滑稽的夸夸其谈。

    磨难能摧毁一个人,也能让人更加坚强,重拾希望,充满期待,进入雍州境内后,叶藕桐在马车内坐不住,经常要求坐到车辕上,这样便能更清楚地看到雍州的风土人情。

    经过多日来的调理疗养,仆从阿枫的腿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没有大碍。主要是他自幼习武,底子好,只要有条件,伤养得便快。其与小安颇合眼缘,两人年纪相差不远,出身相近,又都习武,很多共同话题,容易混熟。

    路程不短,不过小安赶车的速度甚快,拉车的也是健马,脚力十足,所以只用三天时间,便越过中州,到了雍州境。

    其实两州比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而雍州州郡就压在边境近处,这意味着进入境内,距离州郡便不远了。

    州郡乃全州重心所在,陈三郎虽然从崂山府起家,但入主州郡后,班子什么的全部迁徙过来,重心倾斜可想而知。毕竟堂堂州郡,即使饱经沧桑,但它的底蕴依然是下面府县所无法比拟的。别的不说,就是这一座州郡大城,就是小地方望尘莫及的。

    在有序的经营之下,州郡的经济恢复得非常快,民众重建家园的愿望是如此强烈,当拥有了田产土地,他们拖家带口,日出而作,日落不息——真得是披星戴月地辛勤劳作,不愿意离开。

    今年是丰收的一年,亩产并不高,但地多税少,落到实处,家家户户都是粮食满仓。以往吃饭,恨不得数着米粒,一锅粥,大半锅水,而今不同了,一天三顿,顿顿吃干,还有剩的,用来喂鸡喂狗。如斯光景,即使在太平年间都不敢想象。

    肚子吃饱了,脸上才会有笑容,走在路上,连步伐都是轻盈的。

    马车使在宽敞的官道上,叶藕桐惊奇地看着来往的行人,这些人脸上几乎都带着笑!

    笑,是一个颇具感染力的表情。只有感到满足,感到快乐,才会笑。

    叶藕桐已经许久不曾笑过了,自己不笑,也见不到人笑,大伙儿都在逃命,都在挣扎着活命,笑容早已是罕见的奢侈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哭,妇孺老幼哭,年轻人也哭,到处愁云惨雾,悲悲戚戚的。

    如今见到一张张笑脸,叶藕桐内心的软处被莫名戳中,仿佛笼罩在心头的挥之不去的那一片阴云也慢慢消散掉了。

    雍州的人是安乐的,道路两边的田野,一垄垄,整整齐齐,水利齐全,没有看到一块被抛荒,如此景象,哪里看得出有丝毫的战乱痕迹?就连曾经留下的伤疤,也已被抹平,化作了土壤的肥料,滋润着大地。

    观人见物,可知事宜,还没有进入州郡,叶藕桐便知道雍州真得不同了,心里暗叹:不知雍州新主是那一位,如此了得,短短时间,便能把雍州治理得井井有条。这份手腕工夫,实在令人佩服。

    与此同时,对于自家来到雍州后的处境更加乐观,诚如陈三郎所言,最起码能谋得一份事做。

    太平年间,读书人只要考取了功名,身份地位立刻跃然上台阶,要是金榜题名,更是一举天下知,成为老爷级别的人物。当动乱时,读书人却被打落云端,成为了“百无一用”的代名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连生活自理都很成问题。

    在漂泊的日子里,叶藕桐惶惶然,激愤与羞耻交织,甚至萌生了轻生的念头。

    原因无他,就是找不到安身立命的位置了。

    无事能做,身心无从寄托,何等彷徨无助。

    现在到了雍州,叶藕桐便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绳索,眼前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堪堪赶在日落前来到了州郡门外,再晚一会,可就得吃闭门羹,被堵在门外了。

    小安松了口气,额头的汗都顾不上擦,一挥马鞭,驱车入城。

    进入到整洁繁华的城中,叶藕桐更是一阵恍惚,耳边听着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说话声,在一刹那,他以为自己回到了繁荣似锦的扬州。

    有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

    “到了!”

    小安叫了一声。

    叶藕桐猛地醒觉,下了马车,抬头一看,见马车停在一座方正威武的建筑门外。

    他是有眼界的人,仔细一看,便认出这是州衙之地,心里一个嘀咕,赶紧问:“小安,都这个时候了,州衙已经杜门谢客了吧。”

    他本想着小安应该把自己带到陈三郎家中,若是不便的话,也该去客栈安顿,怎会直接就来州衙了?一方面时间不对;另一方面这样登门也颇为不适,一路风尘,全身脏兮兮的,太不像样。虽然怀中有陈三郎的亲笔推荐书,但若是第一印象太差,恶了对方,只怕有小鞋穿。

    小安不以为然,随口说道:“叶公子放心,这一段时间州衙都是很晚才收工的,事不宜迟,我家公子既然写了书信,便有交待,应早些把书信呈交给周大人看,便有定夺。”

    “这位周大人是……”

    “吏房主事周分曹大人。”

    “啊!”

    叶藕桐有些傻眼,他当然知道周分曹,还曾有一面之缘。周分曹乃江南名儒,风骨凛凛,多次拒绝元文昌的邀请,在文坛上名声斐然。

    只是,如斯人物怎会到了雍州,还担任吏房主事一职?

    关于周分曹担任陈三郎幕僚的事,那时候叶藕桐远在扬州,却是不知情的。

    叶藕桐又惊又喜,想着如果是周分曹主管吏房,那自己就好说话了,好歹有几分同乡情谊在。

    小安微笑道:“叶公子,你很快就会飞黄腾达啦,也许等你进去,再出来时,我就得叫你叶大人。”

    叶藕桐忙道:“小安莫要取笑,我能当个文书就很满足了。”

    小安哈哈一笑:“叶公子,你带着公子的推荐书,怎么可能去当什么文书?我琢磨着,周大人会安排你去当知县……不,可能直接当知府了。”

    其实他作为仆从,也不清楚当官的事,便捡好的说。

    知县?知府?

    叶藕桐脑袋嗡嗡作响,却还不至于昏了头,连忙摆手:“小安慎言!”却怕犯了忌讳。

    小安常在州衙出入,却没这份自觉,径直带着叶藕桐便走了进去,直接到公房去找周分曹。

    见到小安,周分曹很是激动,赶紧询问起来。叶藕桐倒是拘谨,静静站立在边上,不敢出声。

    一时间,周分曹并未认出叶藕桐,只催推荐信。

    叶藕桐连忙取出来,双手奉上。

    周分曹拆开观看,一字字,看得十分仔细,一会之后,才全部看完,长舒口气,打量起叶藕桐来,这才认出这位江南才子,想了想,道:“叶公子,你远道而来,辛苦了。”

    叶藕桐忙道:“见过周大人。”

    周分曹撸了撸胡须:“以你之才,本该留在州衙内做事,不过并无合适职务……”

    听了这句,叶藕桐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嘴角弯出苦笑来:看来文书都做不成了。

    见周分曹一副沉吟状,叶藕桐拱手道:“周大人,小子不求其他,但求能有事做即可。”

    周分曹呵呵一笑:“自有事做,嗯,前些时日,中元府出了些问题,考察失分,不堪大任。叶公子来得正好,便请你去中元府担任知府一职吧,你看可好?”

    “知府?”

    叶藕桐脑袋实实在在地嗡了一下,头重脚轻起来,整个人都觉得迷糊了。

    周分曹看着他,问道:“莫非叶公子不愿意?”

    当日一见,并无印象,委托任职,主要是陈三郎的意思,要叶藕桐先到下面历练。叶藕桐乃进士出身,一下子就当了知府,在太平年间自是罕见,可在雍州就再正常不过,正值用人之际,一个进士,足以主持一府之地。

    然而叶藕桐的思维习惯还停留在过去,骤然得到如斯任命,真是难以消化。

    小安暗暗捏了他一把,叶藕桐吃痛,反应过来,头点得如同鸡啄米,忙不迭地道:“愿意,周大人,我愿意。”

    周分曹笑道:“那便好,今晚我便命人铭刻印章等物,明日召开六房会议时,即可宣布了。”

    叶藕桐忍不住疑问道:“不需要刺史大人批准的?”

    周分曹虽然贵为吏房主事,可他上面还有更大的人呀。如此重要的任命,当然得上面同意才行。

    “你说这个?”

    周分曹扬了扬手中的推荐信:“公子在信中已经同意了。”

    “什么?”

    叶藕桐失声叫了出来:天啊,陈三郎居然就是雍州刺史……只是,他既为上位者,又怎会便衣出行,到了洞庭?万一有什么闪失,可如何得了?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