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弥天大祸,围困重重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风已止,浪已息,黑水消散,碧波清澈,太伏的尸骸沉底,消失不见,就连飘溢出来的鲜血也已消融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荒岛岸上,蟹和与蛤吃肉坐在一起,面面相觑,有古怪之色;陈三郎躺在一片木板上,双眼紧闭——大战之后,他实在倦极,此际竟是沉沉睡着。至于许念娘则盘膝坐在另一边,正在吐纳调息。连出三刀,堪称平生得意之作,对于真气的消耗也是到了临界点,必须抓紧时间恢复。

    斩杀太伏,绝不是终结,恰恰相反,也许正是开端。太伏身份特殊,不但是龙宫禁卫首领,还是蛇后子侄,这牵连可就大了。

    诚如蟹和所担心的,这可是弥天大祸!

    螃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连调养都顾不上了,干着急。牠不敢去惊扰陈三郎,更不敢去问许念娘。许念娘三刀斩太伏的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口干舌燥的:

    猛,绝世猛人!

    然而凶猛过后,如何收场?

    他们一行进入洞庭核心水域,已有些时日,按理说,龙宫方面早便知晓。除开大阵监察,还有巡逻夜叉,断无不被发现的道理。只是龙宫那边一直了无动静,好生让人惊诧。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而今不但睡了,还几乎把床都给踹了个洞。

    到了这个地步,龙宫还会忍?

    想着随时可能降临的雷霆怒火,蟹和便觉得如坐针毡,浑身不舒服。

    许念娘长吐口浊气,张开眼来,开口说道:“吃货,去整条大鱼上来,我饿了。”

    蟹和正眼巴巴等着他表态,最好说现在离开,却没想到是这么一句话,忙道:“许爷,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许念娘瞥牠一眼:“下一步自是该吃饭了。”

    “啊!”

    蟹和傻了眼。

    许念娘所叫的“吃货”自是指蛤吃肉,事到临头,这蛤蟆倒豁出去,放开了,唯许念娘马首是瞻,听到吩咐,立刻下水。只是摸索了一刻多钟,两手空空跑上来,叫道:“许爷,许爷,大事不好。”

    许念娘问:“怎么啦?”

    蛤吃肉回答:“见鬼了,湖里一条鱼都没有,干干净净,全是水啊!”

    许念娘皱起了眉头:洞庭浩渺,自古水产富饶,往往一网下去,便能满载而归,怎么会没有鱼?

    蟹和忙道:“先前咱们大战,那些鱼虾早被惊吓得遁逃了。”

    普通鱼虾虽然不成精,但也是生灵,而太伏生性暴虐,喜怒无常,在牠洞府附近方圆数里,自有气场笼罩,平时鱼类本来就少得可怜,这一打起来,那些生灵哪里还会逗留,早逃之夭夭,免受池鱼之祸。

    其实这一点,从荒芜的岛上便能见分晓,连鸟儿都寻不到一只。

    “没得吃,这肚子可不好受。”

    许念娘叹了口气。

    蟹和道:“许爷,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肯定能打到鱼的。”

    言下之意,就是“此地不可久留”。

    许念娘抬头望了望天色,片刻悠然开口:“你觉得,我们还能走吗?”

    蟹和一愣神,开始还没琢磨出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很快,牠便有所警觉地看向远方。

    远方为湖,湖水无垠,转眼之际,在遥远的水平线上,猛地泛动而起,先是一线,随着不断推进,轰隆之声大作,仿佛在水里打起雷。

    “又涨潮了!”

    蛤吃肉叫了起来。

    “这一次,潮水可就真正为我们而来的。”

    许念娘语气郑重。

    上一次见到涨潮,电闪雷鸣,妖物咆哮,与天争命;现在又见浪潮翻涌,直往荒岛扑来。

    巨大的浪潮声把陈三郎警醒,一骨碌起身。

    蟹和苦着脸,跑来道:“公子,这一遭,咱们可能避不过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早脱离了控制范畴,无法预料下一步如何,惊惶也好,担忧也罢,总得面对,倒不如淡然从容视之。

    书生养气,气度如何,便是要在危难关头,方见真章。圣贤有云:泰山崩于眼前色不变。

    绝非说说而已。

    眯起眼睛,陈三郎打量那片浪潮,说道:“这次又会来哪里大妖?”

    蟹和回答:“打先锋的,应是夜叉。”

    话音未落,一团团水花滚动,其内有阴影盘桓,过不多久,一头头高大的妖物涌现,赤发蓝肤,手长脚长,形态怪异,牠们身上只在要害部位披挂些铠甲,其余地方都是裸露着,手中各自把持一柄巨大三叉戟。

    陈三郎望着,好奇问:“这就是传说中的巡逻夜叉?都是母的?”

    蟹和点点头,若换了别时,牠可能会说句“母夜叉可是妖族美人”,现在却没了心情。

    人与妖不同,审美自然也不同,在人的角度看,母夜叉简直是丑陋粗暴的化身;可在妖的眼里,母夜叉的样子反而极美,是配偶的绝佳对象。

    随着一个个母夜叉驭浪出现,牠们站成一个扇形,围绕着荒岛正面,在距离百丈之外便站定了,不再突进。

    “这么多,难道所有的夜叉都到了吗?”

    蟹和一边数着,一边倒吸口冷气,觉得牙疼。

    见到诸多夜叉,蛤蟆倒做起光棍了,一个劲瞅着,浑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约莫过了一刻钟,东南方飘来一大片乌云,足有数亩方圆,甚为古怪。这云似乎受人控制,徐徐飘来,在荒岛百多丈外停驻,云气变幻,慢慢展现成一张脸容,只是不甚清楚,唯独显化的一对眸子十分明白,红芒闪烁,灼灼地盯着荒岛看。

    其看的当然不是岛,而是岛上的人。

    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冒上心头,蛤吃肉浑身打个冷战,下意识地夹了夹裤裆,有寒气从尾椎骨冒起,直上脑门。

    又过了会,西北方向有妖气冲天而起,有若一道巨大的炊烟,扶摇直上,没入天空,远远看去,更像一道龙卷风。

    几乎同时,西南方位行雷闪电,中有火焰腾空,噼里啪啦的在燃烧着,形成一颗巨大的火球。这火球竟是在湖面上生成的,真正的水火兼容,说不出的诡异

    毫无疑问,每一处异象都代表着一位大妖。

    短短时间,便来了三位大妖。

    天下大妖屈指可数,有些在龙宫任职,但更多的都是在各大江河山脉中当大统领,管辖一方。说白了,牠们便等于天下九州的刺史们,封疆大吏。

    蟹和只觉得两腿不自觉地开始抖:如斯大阵仗,围困重重,当真是骇人听闻,难不成,是蛇后亲自驾临了吗?

    这很有可能。

    想到蛇后,蟹和口中更加苦涩,满头冷汗冒了出来。

    陈三郎与许念娘站在一块,缓缓说道:“龙宫这是要倾巢而出了呀,实在看得起咱们。”

    许念娘握紧了刀柄:“咱们脸上有光。”顿一顿,继续说道:“其实我对于牠们也挺好奇的,无奈这些家伙一直藏着不敢见人,今日倒好,能逐一认识认识。”

    两人说得云淡风轻,蟹和听得眼皮子直跳。随着一位位大妖降临,蛤吃肉也意识到事态严重,开始脸色苍白,眼珠子一直在转,似在思量有没有一线生机。但想来想去,终归是死了这条心。

    三尊大妖出世,数十巡逻夜叉摆成阵势,把个小小荒岛围困的严严实实。不过牠们都留在百丈开外,仿佛在等待什么。

    能让牠们等待的,一定是某位超然存在。

    便在此时,在水域深处传来了一阵鼓声——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听觉效果,水深不知处,鼓声起何方?但听得一声声,十分有节奏感,而且有力量,仿若敲在心坎处,听多两声,心跳便被鼓声所控制住了。鼓声响,心便跳;鼓声停,心跳停,那般感觉,说不出的憋屈难受。

    许念娘的脸色变了。

    紧接着,又是一种乐器响起,如同吹起号子,声调高亢雄浑,自有庄重之意,不容侵犯。

    吹**螺,正是法螺之音。

    陈三郎望向东方:“正主儿终于要出来了”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