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尾巴乍现,兵力问题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感谢书友海洋、301、桃之、翅膀、重力、寻欢、地球,独自、235、飞碟、唐显涛等的慷慨打赏,这周比上周多好多呀,实在感谢!)

    吹了一夜的风,府衙后宅的那棵桂堂树的叶子都被吹掉,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留在那儿,分外凄凉的模样。

    “三郎,该起床了……”

    耳边传来轻轻的叫唤声,有着一股入骨的媚意。

    陈三郎下意识地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缩起来,像个受惊的虾米,赶紧睁开眼睛:“你要做什么?”

    许珺脸颊一红,也有些不好意思,昨晚她实在太疯狂了,欲索欲求,失去了节制。说也奇怪,根本压抑不住的,一次又一次……

    “这样,传扬出去,岂不是成了那人人唾骂的***荡、妇?”

    想到这,她不禁担心起来,怕陈三郎会嫌弃自己。

    陈三郎也回过神来了,干笑一声:“珺儿,昨晚睡得可好?”

    许珺满脸羞意,螓首低垂下去。

    “哈哈,那就好,时候不早,也该起来给母亲大人奉茶了。”

    “嗯。”

    许珺轻轻应了声,坐起来,转身过去寻衣服来穿。

    这一转,忽而就有一根毛茸茸的事物露了出来,唰的一下拂过。

    陈三郎见到,不禁失声惊叫,几乎要从床上摔倒下去。

    许珺连忙回头,问:“三郎,怎么啦?”

    “你!你!”

    陈三郎睁大眼睛,都有点语无伦次。

    许珺摸了摸脸,不觉异样,诧异地道:“我什么?”

    “你屁股那里有东西!”

    许珺闻言,伸手去摸,并无发现:“你胡说什么?”

    陈三郎按耐不住伸手过去,入手处柔腻光滑,弹力惊人,舒服得很。

    被他一摸,许珺身子就有些发软,白了他一眼:“讨厌……快起床吧。”

    说着,再不理会,穿上了肚兜亵衣,又披上件外袍,起身去到梳妆台那边梳理长发。

    她的长发又黑又长,瀑布般倾泻而下,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柔美。

    陈三郎还躺在床上眼勾勾地看着,却不是欣赏这匹长发,而是往发梢处端详,那里,正好是臀。浑圆浑圆的,在衣衫下凸出一个极致的弧线来。但他现在的关注点完全不在此,满心都在想衣物里头,是否真得藏着一条雪白的尾巴来着,只是那么大一条尾巴,怎么藏得住?

    难道,是昨晚操劳过度,以至于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

    陈三郎不禁有些怀疑起来。

    其实此事即使为真,他也不会对许珺有什么不同的看法,狐女又如何,只能算是半妖。敖卿眉那才是真正的龙女呢,养在井中,优哉游哉,无比可爱。

    陈三郎的心一向很大,梦了一世,观念也豁达得很,在寻常人看来,未免惊世骇俗,但到了他这,完全不当回事。

    神仙妖怪,存在即合理。

    只是……

    他现在就是想弄清楚而已:“珺儿,你真不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呀,都不觉得累呢。”

    许珺回答,脸又开始烧,初做人妇,一夜癫狂,身子稍稍弱些的,只怕都全身酸疼,可能是自家自幼习武,因而能承受得住吧。

    问不出个所以然,陈三郎只好作罢,也许找个机会去问问岳父大人,可能有答案。

    时辰真不早,该起床了。

    他起身穿衣,伸伸懒腰,活络下根骨,倒没觉得多累来着。

    “啧啧,那**酒和膏药可真不错,喝了一口,贴了两张,这腰也不酸,腿也不麻了,春风几度,依然横冲直闯,威风凛凛,果然是好东西!那么,是不是该找他们再要点,存起来用?”

    陈三郎摸了摸下巴,有些猥琐地想道。

    洗漱完毕,两人一起去给陈王氏请安,敬茶。

    这个时辰,已经是晚了。

    陈王氏没有丝毫不悦之意,反而笑得合不拢嘴,儿子儿媳妇在床上努力,勤奋有加,不就表示着快有孙子抱了嘛,好事,绝对是好事。

    敬完茶,陈三郎说了几句便离开出去,留得她们几个女的说话——某些话题,他一个大男人不好掺和,实在尴尬,不如抽身离去。

    “哎呀公子,你怎地来了?”

    府衙公房中,周分曹与郭楚正在说些闲话,见到陈三郎出现,连忙起身。

    陈三郎道:“无事,来走走。”

    周分曹笑道:“公子新婚燕尔,还关心公务,实在让人佩服。”

    “呵呵,分曹公这是赞我还是损我?”

    “不敢。”

    陈三郎坐了下来,问:“冬季将近,各方措施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周分曹回答:“七七八八了,公子但请放心。”

    “那就好,嗯,你们先忙,我出去转转。”

    陈三郎说着,起身离开,坐在这儿,总感觉怪怪的,仿佛是个监工一般。若是平时,倒很正常,但现在刚成亲就杵在府衙内,显得太紧。

    离开府衙,想了想,一个人便去了崂山观。

    童子见到,赶紧带他进去,逍遥富道正在里面做着功课,睁开眼来,笑嘻嘻说道:“我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

    陈三郎没好气地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掐算占卜了?”

    “哈哈,修门中人,无所不学,无所不晓。”

    陈三郎嗤之以鼻:“那你能算到我来找你所为何事?”

    逍遥富道装模作样地屈起手指,摆弄了两下,低声道:“书生,你是不是膏药用完了,所以来上门要?我可跟你说,没有了。你以为这霸王神枪膏是等闲事物,炼制那些,本道爷都不知花费了多少工夫……”

    陈三郎哭笑不得:“少在那胡诌,谁要膏药来着?”

    逍遥富道见他脸皮微红,窘意十足,不禁捧腹大笑起来。

    陈三郎不理他,自顾坐下来:“崂山是你地盘,我那边的矿藏产业,你可得帮我照拂一二。”

    说到正事,逍遥富道神态一正:“你放心,你的事便是我的事,包在我身上。”

    随着崂山矿藏的发掘,铜铁等物源源不断地运送回府城来,从而加工冶炼,打造出各式盔甲武器。

    兵甲兵甲,兵是武器,甲是甲胄,只有装备精良,战力才卓越。等闲游兵散勇,像样的武器都拿不上,自然谈不上战力如何了。如今府城,甚至下面各个县城都在大肆招兵买马,当人有了,武器装备自然也得跟上,否则有人也无用。当下莫轩意又在新宜县练兵,对于铜铁的需求更大。

    隆冬将近,这段时间内不知蛮军是否会犯境,陈三郎便是担心这事。

    兵力,还是不够呀,聚在府城,或能守护城府平安,但发散开来,要兼顾各地状况,就顾此失彼,很是不够了。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