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龙气变故,通天有妖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雄山峻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其声轰隆!

    若水有性格,那么通天河之水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凶!

    现在,陈三郎便站在岸边一块巨石上,望着前面的汹涌奔流,心中不禁惊叹不已。

    水流激荡,又急又猛,不断有水花飞溅起来,落在陈三郎的蓑衣之上,若没有蓑衣遮挡,他全身早湿透了。

    左右站着阿武和大魁两个,神色严谨地左顾右盼,很是警惕的模样。

    此地属于武平县边缘地带,非常荒凉偏僻,不见人烟。如此之地,当然存在着危险。不说山贼盗寇之类,万一扑腾出老虎豹子也不好受。但见四下山高林密,猛兽出没的可能性很高。

    两人心中有着疑惑,完全搞不懂公子来此做什么。先前还以为陈三郎要到武平县巡查,不料县衙都不去,直接到通天河边来了。

    莫非,是来看河赏水的?

    陈三郎骨子里始终是个读书人,文人雅士,爱风花雪月,喜欢爬高山,眺远景,更喜欢看水。天下万水千山,不同的山,不同的水,若有条件,都会走上一遭……

    反正阿武两个是难以理解,但他们也不需要理解,只要负责好安全问题就行了。

    陈三郎站在那儿,忽然闭上眼睛。就在此时,冥冥中,他若有所感,感受到天地间有气息发生了某些变故。

    这般感觉,非常微妙,常人难以理喻,不可解释。陈三郎本身,也是拥有了《浩然帛书》,并且随着此书逐渐翻新篇,见真章后才一步步加强起来。若是过去,能感受的范围只不过一隅,而今,竟笼罩全城了。相比之下,扩张之大简直无法估量。

    左边的阿武偷眼瞥来,见公子双目紧闭,微微还摇头晃脑的样子,状甚陶醉,心想这莫非便是传说中的酝酿诗情了,相信很快就会张口吟诗一首。

    “嗯,到时候不管公子吟什么,自己都要拍手称赞,只管叫好便是——虽然自己不识得几个字……”

    他如斯想着。

    许久,陈三郎缓缓睁开眼睛,举首朝北望,慢慢道:“皇帝驾崩了!”

    “啊!”

    阿武与大魁异口同声,根本跟不上陈三郎的思路。好端端正看着河水呢,怎地突兀来了句“皇帝驾崩了”,皇帝可是住在京城长安,距离这边不知几千万里,虽然很早的时候就传出皇帝病重,但并没有说他死了。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陈三郎是怎么知道的?

    一路来通天河,三人同行,不敢说形影不离,但基本跟随左右,也没有遇到什么人,不曾有什么情报讯息之类传递过来。

    “公子,你怎么知道皇帝驾崩了?”

    阿武问道。

    陈三郎晒然一笑,指了指天:“我感觉到了。”

    阿武一愣,这算什么答案,公子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的,这话说得好生玄乎。

    他当然不知道,陈三郎虽然不懂掐算,但有气感,不同寻常。

    皇帝驾崩,非同小可,对于天下龙气都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会产生巨大的动荡,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更何况现在不是牵动头发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换头了。

    夏禹王朝统治天下久矣,自有龙气喷薄,蕴涵于九州大地,深入人心。当下天下动乱,这些龙气便发生了变化,或被吞噬,或被击溃,还有的,直接被拘禁起来……

    这是下面各地的龙气状况,而老皇帝的死,使得九州龙气再受打击,越发稀薄,想要恢复,就得看新登基的宣威帝能否重拾旧江山了。但不管如何,这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那么好做到的。

    话说回来,这事还得怪老皇帝。他健在时没有安排好后事,更没有妥善处理好继承人的问题,最终发生了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悲剧。若在太平年代,或还能弥补,这可惜当下九州割据,群雄作乱,这就要命了。纵然宣威帝雄才伟略,也难以力挽狂澜。

    雍州沦陷,饱受战祸,夏禹龙气本就七零八落,很是凋零,现在再受打击,变得更加稀薄,虚弱无力。

    这一变,便被《浩然帛书》所捕捉到,反馈过来。陈三郎略一琢磨,便知道皇帝驾崩的事。

    天下万物,皆有气息,气息千变万化,随时而变,难以捉摸,若无古书在泥丸宫,陈三郎根本不明所以,更妄谈窥视天机了。

    这些因由,自然不好跟阿武多说,一笑置之。他心里想的,便是该如何面对。

    雍州龙气零散,但依然有着不少存在,有机会的话,《浩然帛书》可以将这些龙气吸收融合过来,壮大己身,乃是大补。换了以前,不敢想象,想当日第一次觐见皇帝,古书一下子被龙气锁困,几乎脱不得身。现在时过境迁,反过来能把龙气吸纳,真应了老话:此一时,彼一时也。

    这也是不同气息之间的纠缠斗争,当此长彼消,便会如此。

    大魁歪着脑袋说道:“公子,皇帝驾崩,不就得换个新皇帝了?”

    陈三郎点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如此。”

    想着不知登基的会是哪个皇子,七王爷与他有些渊源,四五王爷也有些恩怨,但其实不管谁坐金銮殿,目前山高皇帝远,对于崂山的影响都微乎其微。再说了,现在元文昌大军已经打到了五陵关下,新皇帝想必焦头烂额,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阿武笑道:“管他谁当皇帝,咱们的日子照样过,公子,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觉悟就显高,听着舒服。

    “咦?”

    陈三郎来不及回答他,忽有所觉,轻咦了声,转头望向河的另一边。

    这一段河流倒不算太阔,约莫七八丈那样,对岸河滩石头横陈,杂乱堆积着,再远些,便是山岭丛林了。

    就在刚才,斩邪剑嗡的一下,使得陈三郎警觉起来。此剑通灵,非异常不动,一旦动了,便表示附近有妖魅活动。

    陈三郎凝神观望,并无发现,但他内心却已经明白,这条通天河和泾江一般,绝非平凡,一定隐伏着怪异,就不知道,是否大妖了。

    :。: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