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龙气新生,玄武印成

文 / 南朝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人在日本,更新会不稳,抱歉!)

    陈三郎面色一动,放下手中茶杯,快步走出净室,去往后院。

    崂山观不大,但分前院后院,中间道观——道观又分了前后,前头属于大堂,供奉着道君神像,供给民众跪拜上香火,后头是居处,闲人莫进。居处又有客房净室之类,这是招待特别来宾的,比如现在的陈三郎。

    另外,还有一处密室,这是道士的秘密场所,就连陈三郎都没进去过。他就在里面炼制土地金身。

    道观后院更为清幽,不过一巴掌大的地方,种着数丛修竹,墙角处还有两行不知名的花草,在这寒冷的气候之下,居然也不凋零。最让人瞩目的是居中一株梅,正是花期,开出几朵鲜红的花来,分外妖娆。

    花朵不多,却足以傲雪。

    陈三郎倒无心欣赏,站在院中,举首望天,观察气息变化。

    在肉眼不可见的地方,气息丝丝缕缕,有自然之气,也有人心之气,还有龙气!

    的确是龙气!

    陈三郎一下子就捕捉到了。

    虽然他也不可见,但古书如镜,映照进了泥丸宫世界,也就等于看见了。

    天下龙气,不可一概而论,当王朝统一,便以皇帝所在的地方为首;但当世局崩坏,四分五裂,这龙气便会发生巨大变化,会被撕裂开来,产生转换。

    其实龙气本身,也是由地气发展而来。

    所谓龙脉宝穴,就是风水堪舆上的说法,要把先人葬在好地方,得地气滋润,后人便会飞黄腾达。

    这种情况就不属于霸占龙气,最多只能算是沾染罢了。当然,有人野心不小,特意请大师布局,那就不同,有所图谋。

    闲话不提,回到现在,陈三郎觉察到空中的龙气,心中便知些端倪。

    因为这股龙气不是在变化,而是正在萌生。

    龙气新生,可是一桩难得的事,颇为罕见。

    诸多世外修士,日观江河,夜观星象,都是为了捕捉龙气变化,看有没有新生龙气。有的话,立刻派遣得力弟子过去。

    此谓之:“潜龙”!

    以前正阳到扬州去辅助元哥舒,就是这个道理。

    龙气新生,一定是因为发生了某件事,或者出现了某个人,但绝不是说有龙气新生了,就可稳得天下,完全两回事。

    龙气新生,只不过是个萌芽状态罢了。譬如小草新嫩,刚冒个尖,是否能成气候,依然属于未知数,也许过不得几天,就消散掉了。

    再拿元哥舒做例子,结果很是显然。

    当然也可以说扬州的新生龙气并未消亡,而是凝聚到元文昌身上了,却也是说得通。毕竟潜龙归属,扑朔迷离,难以揣测。

    而今,崂山府居然出现了新生龙气,这消息一旦传扬出去,可就波澜壮阔了。

    陈三郎心中便是一惊。

    他并未自信到这龙气是因为自己而生,皆因他还没有成长到这个地步,占据一个小小的府城,比起别的豪强,不算入流。

    气息这东西,说着玄妙,实则十分讲究,乃是天地规则的一种,不符合的,绝不会无缘无故冒出来。元家经营扬州数十年,兵强马壮,这才有龙气新生。

    相比下来,崂山府这点基业算得什么?

    “土地金身!”

    陈三郎一下子就想到关键处。

    不错,肯定是土地金身引起的异象。

    这一尊宝物本身就蕴含着纯粹的龙气,原本在榕树大阵中温养着,这才不至于显露,但现在已经拿出来了,交给逍遥富道炼制,在这个过程中,引发某些变故一点不奇怪。

    陈三郎平心静气,闭上眼睛去感受着,要看这变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果不其然,这一股新生龙气十分微弱,丝丝缕缕的,夹杂在别的气息中并不显眼,也没有什么声势之类。

    要知道龙气新生,一般都会有天地异象,比如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又比如紫气东来,彩虹当空……

    诸如此类。

    眼下并没有,倒是北风呼呼,吹在脸上,觉得很冷。

    见状,陈三郎放下心来。他现在绝不愿意闹出什么大动静,一不小心就成了众矢之的。

    天地间异人多矣,不说远的,就是州域那边的修罗教法师,可能都会望气之术。要是被他们觉察到崂山府有龙气新生,只怕不等过冬,立刻便让石破军打过来了。

    当下这股龙气只在崂山观这边漂浮,恐怕远一点的地方,都难以察觉。

    正在可控范围内。

    陈三郎松了口气,静立不动。

    过了许久,那龙气再度发生变化,凝聚过来,渐渐化为一团,如拳头大小,色泽杏黄,倒是纯正。

    “好一团龙气!”

    陈三郎不禁赞道。

    唰!

    猛地这气快速地朝着崂山观屋顶落下。

    气息无形,毫无障碍便穿透下来,不知去向。

    “这是……”

    陈三郎心中一动,猛地醒觉过来,一拍手:“好个道士,真得把印练成了。”

    其实对于请逍遥富道炼印之事,他未尝没有担忧。土地金身不是凡品,本身就属于一件天然法器,要对之进行改造,难度不是一般的小。

    说来说去,逍遥富道只能算是一个小道士罢了。年纪轻,修为马虎。若是一般器物,他炼制起来不难,但现在这一件嘛……

    可真就说不准了。

    炼制法器自有凶险,记得上次在船上,逍遥富道炼符,符咒爆了,炸得他灰头土脸的,十分狼狈。

    那么这次,如果发生变故,土地金身也炸了,那威力绝不是符咒能比的。金身坏了不提,要是把道士也炸坏了,那可寻不着第二位了。

    不过没办法,土地金身不交给逍遥富道来炼,也寻不着第二个。

    好在谢天谢地,更要谢人,瞧现在的气象,**不离十,那印应该是妥了。

    陈三郎不假思索,转身就冲回观内,直奔密室而去,刚到室外,砰的一下,紧闭着的室门被打开,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抢出来,他浑身像被火烧过一样,焦黑焦黑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都糊了,发出焦味来。五官也是黑的,都认不出人。

    但密室里,只有一个人。

    逍遥富道!

    () ( 斩邪 /5/50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