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妥协的艺术

文 / 百叶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黎泰然这次来可是负有使命的,为了儿子,岳诚那边可是连自己的车都借给了他,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儿子的前途毁在这件事情上。《官+场+小+说+网m.guanchangxiaoshuo.org》网其实说起这件事情,黎泰然心里也是十分的惊骇,岳诚最后的交代,更是让他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他心里其实也是有些苦笑的,自己一个副省长,居然是要急急忙忙的跑来见一个县委书记,这要是传出去还不是个大笑话啊。

    “呵呵,这位是虞凡同志吧。你好,我是黎泰然。”作为混迹在官场多年的人,黎泰然还是显得很有风度的,看到虞凡也是笑着伸出了手。

    “啊,黎副省长,谢谢黎副省长。。。”见到领导,自然要保持应该有的尊敬,虞凡双手也是紧紧的握住了黎泰然的手,这让黎泰然此时的心里才觉得好过些,笑着拍拍虞凡是手背道:“虞凡同志,这次是我冒昧了啊。不过仲涛也是心急着见你啊,呵呵,虞凡同志可是我们省县级干部中的人才啊。”

    “黎省长提夸奖了,我拿是什么人才的,只是运气好罢了。”副部级干部现在还不在虞凡的感应之列,对于自己不能感应到的人,虞凡还是心存顾忌的。不过对于黎泰然,虞凡的这种顾忌又少了很多,毕竟现在是他有求于自己,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和虞凡寒暄完,黎泰然也是走过去和王副团长握手,两杠二的副团长虽然在他一个副省长眼里算不了什么,但他毕竟是现场军衔最高的人,黎泰然自然是对他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王副团长也是笑着和他握手,部队和地方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两者没有什么可比性,所以王副团长对于黎泰然这个副省长也是没有太大的感觉。

    “仲涛啊,你太鲁莽了,找人也不是你这种找法,不是跟你说了吗?虞凡同志那儿由我亲自去约,保证能让你看到。”拍着岳仲涛的肩膀,黎泰然语气中虽是有些责备,但脸上却是堆满了笑容。

    “对不起,黎叔叔。是我太心急的,差点吓到虞凡同志。”岳仲涛此刻说话时诚恳的语气,让虞凡怀疑他是不是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的。不过对这其中的内幕,虞凡这边是早就已经了解,不然还真以为他是因为自己揍了岳仲麟一顿而想感激自己呢。

    真是天生的表演艺术家啊,两人一唱一和的在那里演戏,虞凡这边也不禁升起了无限感慨。笑了笑,虞凡也是看着两人道:“黎省长,岳哥。既然是误会就好解决了,大家说清楚了不就没什么事情了吗?呵呵,那好,既然是这样,那我也该回去了。”

    岳仲涛一听,连忙拦着他笑道:“虞老弟啊,你可不能走,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喝一杯吗?正好,趁着大过年的,我们的副团长和你们黎省长都在,我请大家好好的喝一杯,也算是给虞老弟你压惊了,怎么样?”

    其实在所有的人里面,岳仲涛的等级是最低的,但是他说的话却并没有给人这个感觉,按理说,这种话他应该先问其他的两人,毕竟他们一个是虞凡的领导,另一个是他在部队的领导,但他这样直接问虞凡,倒是显得有些怪异了。

    笑着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却见他们脸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不满,这让虞凡心里也一叹,看来岳仲涛世家子弟的形象已经在他们心里根深蒂固了,就连林光耀请来照看虞凡的王副团长也是一样,虽然他是岳仲涛的上级,但他并不想太过于得罪岳家,看到两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场面,他心里其实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而虞凡这边却是恰恰相反,对于岳仲涛他基本上可以不鸟他,不过其他的两人他却不得不客气一点了。也是笑看着两人道:“黎省长,王团长,今天实在是对不起了,还有劳烦两位跑一趟。改天,改天我做东,一定好好和两位领导喝一杯。”说完又看向岳仲涛笑道:“岳哥,你请我来的原因我是知道了,可林凝不知道啊。万一她要是回去乱说一气,那事情不就更糟了吗?你说是不是啊?”

    听到虞凡的话,岳仲涛这边脸色也是一变,失声道:“哎呀,真是的,我怎么把那个丫头给忘记了?”意识到虞凡还在旁边,连忙笑道:“嘿嘿,那就改天,改天还是我做东,我们大家好好聚聚。”其实有些话说到现在,大家对于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是都有数的,只是都不说破而已。

    而就在他们这里说的热闹的同时,在云京市的一个别墅区里,岳仲麟的父亲岳松也是来拜访林凝的父亲林东方。在接到自己弟弟岳诚的电话后,岳松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聚众赌博这样严重的事情先不去说它,光是无缘无故的去抓一个地方上的县级领导,就会引起很严重的纠纷,何况这样的抓捕还不是走的正常途径。

    对于自己弟弟的安排,岳松也是感到欣慰,现在这种时候可不是讲什么面子的时候,能够在当事人的源头把这把火给熄灭了,是最稳妥的安排。林老是什么人?虽然林老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过问了,但那时中央领导都很尊敬的人,在这种换届的关键时候,林老的一句话可是价值千金啊。

    想到自己的儿子,岳松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出来,自己还让他和林家结亲达到政治目的,他倒好,居然首先把林老给得罪了。对于这个儿子,岳松心里不禁充满了失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典型的败家仔。

    政治其实就是妥协的艺术,这一点岳松心里比谁都要清楚。人既然都已经抓了,仅凭示好当事人这样的手段恐怕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现在问题的关键已经不在那个什么县委书记身上了,而是要看岳家那边的态度。现在是你岳家一巴掌打到了林家的脸上,就算是林老不计较,那林家的那些人呢?

    和林东方相交了这么多年,岳松对他是太了解了,想让他放过这次的机会,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可在换届这样的重要关头,自己偏偏是不能让他有什么动作。林东方这个人功利性重,最擅长的就是政治斗争,要是不对他作出点让步,还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他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呢。想到这里,在进门之前,岳松也是叹了一口气,还不知道这次林东方要怎么狮子大开口呢?

    果然不出岳松所料,他进去的时候,林东方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笑等着他呢。看到岳松进来,林东方这才微笑着站起来,道:“岳部长,新年好啊。怎么这大过年的不在家里好好休息,有空跑到我这里来了。呵呵,刚好,你这叫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我正好沏了一壶功夫茶,我们也可以慢品叙旧了。”岳松是国家建设部部长,也是下届副总理的热门人选,从级别上说,比林东方还要高上一级呢。

    听到林东方的话,岳松心里也是一阵苦笑,看来所图不小啊,连茶都给自己备好了,这是算准了自己要来。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呵呵笑道:“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能掐会算的,你就算准了我一定会来?”

    林东方闻言,神秘的一笑道:“我还真的会算了,呵呵。来,尝尝我这泡茶的手艺怎么样了?”说完也是拿着一杯茶笑着给他递了过去。

    坐下来轻品了一口,岳松也不和他废话了,看着他就问道:“我为什么来,你应该是心知肚明了吧?怎么样?老首长那么知道了吗?”说实话,林东方虽然是厉害,但岳松心里对他的顾虑倒是要少很多,两个人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彼此间都太熟悉了。这件事情最关键的是林老的态度,所以岳松在品完茶后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呵呵一笑,林东方似乎早就料到岳松会这么问,看了他一眼道:“你说呢?老人家虽然很多事情都不过问,但有些事情就算他老人家不想知道,也会有人告诉他。这一点,我想岳兄应该会比我明白吧。”其实林东方这话有点模棱两可,意思虽然说的很明白,但他却是没有正面的回答岳松的问题,倒是点明了自己没有去林老那里。

    心里冷哼一声,岳松也是端起茶轻品了一口,看着林东方笑道:“东方啊,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我们自己处理就可以了,不用惊动首长他老人家了。你说呢?”其实岳松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郁闷的。唉,谁让自己家的老人过世的早呢。

    听到岳松的话,林东方也是呵呵笑了起来。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整件事情给琢磨透了,聚赌不聚赌的,那都是小事情,关键是抓人。那个县委书记虽然是不算什么,但却是老人家请来的客人,老人家的面子可不是谁都能拨的,所以他也料定岳松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 ( 官场新贵 /6/68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