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不求同生

文 / 百叶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领导,您來了。《官+场+小+说+网m.guanchangxiaoshuo.org》网”看到亲自给自己开车门的虞凡,杜承泽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感慨,想起这么多年來的起起伏伏,自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选了虞凡,并带着他去了新阳市,这才有了自己的今天啊,一想到这些,杜承泽的心里不免有着一丝得意。

    “小凡,老人过世,我來上柱香表表心意。”拍拍虞凡的肩膀,杜承泽心里有些感叹,虞凡是个念旧情的人啊,这时,田家强也是走上前來,满脸激动的道:“杜书记,我是芦草滩镇的镇长,代表全镇人民欢迎您的到來!”

    杜承泽却是并不认识田家强,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虞凡却是在一旁轻声道:“这两天都亏了家强同志的帮忙。”杜承泽听的笑着点点头,这里面的猫腻又怎么能瞒得过他呢,上前轻握住田家强的手,“家强同志辛苦了。”田家强一听,满脸通红的道:“应该的,应该的。”杜承泽呵呵一笑,转头拉着虞凡的手,道:“今天來的都是一些老朋友,沒有外人!”

    而此时,方征和黄睿已经是走了过來,方征这两年调到了邻县去任县委副书记,也算是高升了,而黄睿如今也是得偿所愿的成为了新阳市的副市长,常委,和杜承泽比起來,他们两个可沒有杜承泽和虞凡的关系,再次见面,两人都是上前一步,率先伸出手里,虞凡也是微笑着对他们的到來表示感谢。

    其实方征和黄睿此时的心情还是非常复杂的,几年前虞凡还只是他们眼中的小人物,这才短短的几年啊,就已经需要他们去仰视了,这种情形真是他们当初做梦都沒有想到的,让两人心里也不由得微微的发酸。

    看着杜承泽上完香正在和父亲说话,虞凡心里也是很有感触的,上次见到老领导时,整个人看起來是分外的憔悴,现在却是如同重新焕发了青春一样,看來这当官的人对于权力的欲望还真是能让人着迷啊。

    正想着,刘冰的司机却是轻轻的靠过來,小声道:“虞书记,领导的车已经到了村口了。”虞凡轻轻的点点头,正要转身却是想了想,走到杜承泽面前小声道:“老领导,刘冰副书记已经到了。”杜承泽原本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闻言笑着道:“那我们去迎接刘副书记吧!”

    看到杜承泽是和虞凡一起过來的,刘冰先是微微一愣,转眼却是笑握着虞凡的手,道:“你呀,还是老样子,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真是的。”虞凡微微一笑,刘冰又笑握着杜承泽的手道:“承泽同志也到了。”杜承泽笑着道:“老人过世,來上柱香表表心意。”刘冰笑着道:“应该的,应该的!”

    刘冰上香的同时,镇委书记于世刚也是气急败坏的赶到了虞家湾村,他今天的心情简直是黑到了极点,市委书记杜承泽人都到了虞家湾村,居然沒有人來通知他这个镇委书记,这简直让他有种想骂人的冲动,但是他却是一点办法也沒有,只能带着镇里的一些干部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虞家湾村。

    见到田家强,于世刚的双眼就像是冒火了一样的看着他,若放在平时,田家强还真是有点怵他,毕竟书记是一把手,而且于世刚在镇里的强势已经显露出來,在市里的背景也很强,所以考过去的人还有不少的,但是今天田家强看到于世刚的样子却是一点也不慌,甚至感到有点好笑,这于世刚这两天还真是倒霉啊。

    走上前,于世刚看着田家强刚想说些什么,田家强就已经是笑着道:“于书记,杜书记和东湖市的刘副书记都在里面。”这话犹如给于世刚浇了一盆冷水,迅速的冷静下來,恶狠狠的瞪了田家强一眼,哼了一声就转身向里面走去。

    刘冰已经是上完了香,正和虞凡的父亲说话,于世刚带着一干党委走到杜承泽面前,大声道:“杜书记,我代表镇党委热烈欢迎您的到來。”杜承泽听得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道:“世刚同志,今天我是以私人的身份來虞凡同志家祭拜老人的,并不是來检查工作的,你们就不要搞得这么兴师动众打扰人家的正事了!”

    于世刚一听,急的额头上直冒汗,连声道:“是,是我考虑不周。”见一堆人站在这里,外面又是围了一大圈,杜承泽不由得更是不悦,反而是刘冰这边已经说完了话,淡淡的看了眼前的人群一眼,“承泽同志,我看我们就不要待在这里了,跟我來的东湖市的同志已经是先一步赶往了新阳市,我看我们也赶过去吧。”杜承泽一听,连忙点头随着刘冰一起走了出去,只是临行前冷冷的看了于世刚一眼,让于世刚只觉得身体一软,差点当场倒下去,幸好后面有人手疾眼快的扶了他一把,才沒让他当场出丑。

    很快的,刘冰和杜承泽就坐车离开,临走前刘冰也是约好虞凡处理完家里的事情之后,到东湖市给他打电话,虞凡也是点头答应,这次虽然是刘冰一人來的,但是随车却是來了约好些人,送來了很多的花圈,一些是虞凡在省党校时的同学,现在似乎大家都还过的不错,还有一些虞凡却是不怎么记得了,应该是不怎么熟悉的一些人,不过既然人家都送來了花圈,自己也应该向大家表示感谢,这是礼尚往來的事情。

    这么多的小车出现在了虞家湾村,让整个村子里都显得很沸腾,虽然大家并不清楚來的都是些什么人,但是像这样的情形对虞家湾村來说还真是头一次,很多人看向虞家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羡慕,更让虞凡这些亲戚们觉得脸上倍有面子。

    出殡的日子是整个丧礼最热闹的时候,浩浩荡荡的送殡队伍从村头一直走到村尾,沿途中每家每户的人都放鞭炮,以示对老人家的尊敬和哀悼,而主家的人会抱着老人家的遗像鞠躬谢礼,后面自然也是会有人用白布包着香烟进行回礼,基本上香烟的价格都会是高于鞭炮的,以表示主家的感激。

    作为长子,虞凡的父亲自然是怀抱遗像的人,而虞凡在大家眼中的级别虽然很高,但在这个时候就只是队伍中的一员,和其他人一样,该跪的时候跪,该鞠躬的时候鞠躬,林凝和他的儿子也都是披麻戴孝走在人群中,这个时候所以人的身份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老人家的后辈,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忽视。

    站在村口,看着灵车远远的离去,虞凡站在林凝身边却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再不舍也是要离开的,原來割舍是如此的不易却也是如此的简单,看看林凝怀中的儿子,虞凡不由得微笑起來,生命总是在循环中的,有人逝去,有人初生,总有一天自己也是会老去的,沒有什么是会永恒不变的,那些永恒的东西都已经放在了虞凡的心里。

    跟着灵车去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步行着回到家里,不久之后父亲他们也会带着奶奶的骨灰回來安葬,走完入土为安的最后程序,虞凡带着林凝和孩子走回家的时候,爷爷正面带笑容的趟在摇椅上看着他,神情非常的安详。

    像小的时候一样,虞凡蹲在老人身边,刚想要说两句安慰的话,老人就笑着摇起了手,“傻小子,爷爷还用得着你來安慰吗,爷爷经历的事情可是比你多太多了,呵呵,你奶奶啊,这辈子跟着爷爷都沒过上什么好日子,不过你奶奶人好,不跟我计较,就这么五十多年的时间就过过來了,唉,一晃都五十多年了。”话语间,爷爷似乎想到了当年的情景,眼神中第一次有了悲伤的神情。

    虞凡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又害怕爷爷过渡的沉寂在这种悲伤之情中,幸好林凝怀里的小家伙此时‘哇’的哭了出來,让老人双眼一亮笑呵呵的看着他,林凝机灵的走上前,将小家伙交到老人手里,说來也是奇怪,小家伙一到了老人手里就不哭了,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珠看着老人,不一会儿就咯咯的笑了起來。

    爷爷很开心的逗弄着重孙,这让虞凡不由得放心了下來,陆续的很多的亲戚都已经回來,很多人走到老人面前一边打招呼一边安慰两句,老人都只是笑着点头,此时,小家伙已经是回到了林凝怀里,虞凡也一直陪着老人身边。

    似乎是有些累了,爷爷闭着眼睛靠在了躺椅上,虞凡正想起身去给老人拿床被子盖下,猛然却是听到老人说道:“小凡啊,你以后要好好的。”虞凡听得一愣,回头却看见爷爷正笑看着自己,下意识的点点头,却发现老人的眼睛根本就沒有睁开过,只是脸色红润的躺在那里,犹如睡着了一般,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从虞凡心里升起,让他不由得站了起來。

    紧握着爷爷的手,感觉到老人家逐渐冷去的温度,虞凡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心里面却是很奇怪的竟无半点的悲伤,而林凝此刻也是发现了虞凡的异常,转眼看向老人,脸色先是一阵惊骇的惨白,转而握着虞凡的手,眼神中却是开始带着一丝的羡慕,沒错,真的是羡慕,两位老人先是一个离开,另外一个却如同是追寻而去一般,这样的感情是让林凝打心眼里羡慕的,不求同生,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错误请到网

    () ( 官场新贵 /6/68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