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次赌涨】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新人新书,持续更新,敬请收藏推荐!)

    中年人名叫夏延山,对赌石极其迷恋,几乎每天都会来平州集市转悠,今天夏雪正巧休假,所以就跟着一起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萧烁。

    客套了一番之后,夏延山心急想要知道那块毛料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便对萧烁道:“小伙子,你的毛料在哪里解?要不就在这里解吧?”

    萧烁本来就打算在卖家这里解石,也不犹豫,直接将毛料抱到解石机上。

    卖家架好机器,问道:“从哪下刀?”

    萧烁想了想,在毛料三分之一的地方画了一条线,示意卖家切石。

    “哗啦!”

    “垮了!”

    夏延山脸色微变,他看到切开上白灰色的一片,便知道这一刀切垮了,心里暗自嘀咕:看这块料的质地,不应该垮啊?

    卖家回头看了萧烁一眼,萧烁面色平静,淡淡道:“擦一擦切口吧,才切掉一小块,或许里面有绿呢。”

    夏延山看着面色如常的萧烁,心里不禁升起一阵佩服,哪怕是他这个常年游走在赌石堆里的人,就算是看着别人赌跨,都不可能保持平静。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做到了,而且这块毛料还是属于他自己的。

    难道他已经沉稳到了不为外物所动的地步?

    夏延山突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卖家听到萧烁的话,应了一声,拿起金刚石砂轮在毛料切面上磨了起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格外刺耳。

    夏雪显然不是第一次看赌石,她站在萧烁身边,低声问道:“这块毛料里面有翡翠?”

    萧烁耸了耸肩,摇头道:“我怎么知道,没解开之前谁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啊!”

    夏延山插嘴道:“那你刚才怎么那么着急买?”

    萧烁笑道:“我感觉这块毛料挺好的,自然就买了啊!这可是我买的第二块赌石!”

    “啥?”夏延山一愣,不可置信道:“你说这是你第二次赌石?”

    夏延山很难想象,一个才赌了一两次原石的人能做到这么冷静,这么淡然。

    萧烁道:“你不信,不信你可以问问老板,上周那块毛料我还是在他这里买的呢。”

    卖家回过头来,笑呵呵地点头道:“是啊,这位小哥上周才在我这里买了块毛料,第一次赌石就赚了三百万,真是好运啊!”

    夏延山和夏雪两人闻言微微一怔,陷入了深深地震撼之中,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有些木讷的青年,第一次赌石就能赚三百万。

    三百万这个数字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们夏家的资产远远超过这个数,他们所震惊的是萧烁的运气,第一次赌石就能赚三百万,这种事情他们只听过传说。

    夏延山奇怪的看着萧烁,问道:“你刚刚才开始赌石,看着解石,一点都不紧张?”

    萧烁抬起手,翻开手掌笑道:“你看我手心都出汗了,怎么可能不紧张?”

    夏延山微微一怔,低头一看,萧烁的手心还真的出了汗。

    当然,萧烁并不是因为赌石紧张的出汗,他早就知道毛料里的情况,怎么可能紧张。他紧张是因为害怕夏雪看出什么端倪,毕竟,这女人可是个警察,最擅长的就是抓贼和审问。

    “出雾了,快看,出雾了,是白雾……”

    突然,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人吼了起来。

    萧烁等人转头一看,淡淡白雾从切面中弥漫出来。

    “出绿了,涨了,涨了,看起来质地不错。”

    雾气还没有完全消散,众人只能朦朦胧胧的看到淡淡绿意。

    卖家也没想到萧烁买的毛料真的有绿,看到围观人群兴奋的样子,他心里更加激动,这次赌涨显然又能给他的生意增加不少人气,所以打磨得更加卖力了。

    夏延山和夏雪死死地盯着毛料切面,出现绿色的地方,四周的灰白色岩石不断减少,渐渐地,越来越多的绿显现出来。

    “天啊,冰种,高冰种,黄阳绿!”

    夏延山距离解石机最近,瞬间就判断出了这块翡翠的品种,而且就以他看到翡翠露出的情况,不出意外的话,这块翡翠块头应该不小。

    “高冰种,黄阳绿!涨了,大涨,大涨啊!”围观群众中又有一人惊叫起来,使得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小兄弟,我出八十万买这块半赌毛料!”一人开口出价。

    “八十万你也好意思拿出手,光是露出来的绿就值八十万了,小兄弟,我出一百二十万,卖不卖?”

    “两百万……”

    “两百五十万……”

    夏雪目瞪口呆的看着纷纷出价的人群,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一块只解出一点点绿的毛料,居然瞬间就被炒到了两百多万,她可是知道的,萧烁购买这块毛料时,只花了三万。

    三万!两百多万!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萧烁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翻了差不多六十多倍,这种赚钱速度,实在令人咂舌。

    卖家已经停止了动作,望向萧烁,等着他做决定。

    两百多万的价格虽然让萧烁心脏猛地跳了几下,但一想到这块毛料里冰种翡翠的大小,他可舍不得就这么卖掉。只是露出了四分之一就值两三百万了,那么全部解出来,且是完整的一块,那又值多少?

    “解,继续解,直到解开为止!”

    萧烁握了握拳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卖家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嘞!”卖家乐呵呵的应了一声,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今天生意火爆的情景。

    卖家细细打磨,半小时后,终于将一块完整的冰种翡翠解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递给萧烁。

    夏雪凑了过来,紧挨着萧烁,双眼迷离地看着那块美丽的冰种翡翠。高档翡翠就是有着这种魔力,尤其是对女性,更加使她们沉醉,不可自拔。

    冰种作为仅次于玻璃种的高档翡翠,其外观之美根本无法用言语来阐述。

    淡淡清香随风飘入萧烁鼻中,清新淡雅。微微转头,萧烁甚至能看到夏雪耳根下面白嫩的肌肤。

    刹那间,萧烁的脸有些发红了。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夏延山这个赌石爱好者看到侄女挡在了自己身前,急忙呼叫道,惊醒了夏雪。

    夏雪这才想起自己和萧烁几乎挨到了一起,小脸一红,急忙后退一步,转头对着夏延山娇嗔道:“三叔,你急什么啊?”

    “呃……”夏延山奇怪的看了自己侄女一眼,搞不懂她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矫情,摇摇头,道:“我就是想看看冰种,好久没有看到新解出的冰种了。”

    萧烁大方地将冰种翡翠递给夏延山,反正一旁有着夏雪这个警察在,他完全不担心夏延山不归还。

    夏延山小心翼翼地捧起翡翠,冰种翡翠晶莹剔透,肉眼几乎看不到一点杂质。

    “小兄弟,我出八百万!”围观人群中一人叫道,此人显然是个珠宝商。

    “一千万,我出一千万……”

    “这么大一块,至少能做十副镯子,诸多小饰品,一千二百万……”

    “一千三百万……”

    “……”

    一阵报价声纷纷响起,价格很快就飙升到了一千五百万,这个价格让萧烁感觉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上周赚了三百万之后他只是有些激动,想得更多的是把母亲接到市里来。而现在,一千五百万,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现在想的是什么了。

    一千多万,该怎么花啊?

    现在的萧烁,就好像买彩票中了千万大奖,一时间懵在了原地。

    夏雪红唇微微张口,吃惊地看着萧烁,当看到他听闻一千多万时还如此镇定,心里不由得对他高看了几分。

    夏延山也是如此,看萧烁身穿廉价服装,显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面对千万巨款,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他突然有种感觉,此子就是一只金鳞,只是还没有化龙腾飞,终有一日,此子必成大器。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可惜萧烁此时不知道这二人心中的想法,否则的话肯定会笑破肚皮。他这哪里是镇定,哪里是从容不迫,他完全是被这个价格惊呆了。

    一千五百万,显然已经超过了萧烁心里的定价,正想要答应,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等一等,萧烁!”

    萧烁回头,只见一个胖子从人群中转了出来,他惊讶道:“马经理,您怎么在这儿?”

    马跃明是永安珠宝销售部的经理,萧烁自然认识。

    马跃明捂着大大的啤酒肚,笑眯眯地看着萧烁道:“萧烁,这块冰种是你解出来的?”

    萧烁傻呵呵的笑了一声:“侥幸,侥幸,纯属运气!”

    “萧烁啊,我希望你能将这块冰种卖给我们自己公司,我可以保证公司绝对不会出低于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怎么样?”马跃明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在商言商,翡翠是萧烁的,怎么处理也应该让萧烁自己决定,即使他是上司也无权干涉,只能从旁建议。

    “卖给我们自己公司?”萧烁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笑了起来,反正都要卖,卖给谁不是一样的,只要价钱合适,卖给自己公司,还能搞好与公司上层之间的关系。

    看到萧烁没有立刻回应,马跃明再次开口道:“现在我们公司也非常缺乏这种高档翡翠材料,相信我,公司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好,给你!”

    马跃明本来以为萧烁还在犹豫,还想好好解释一下,争取把这块明料买到手,谁知话还没说完,萧烁已经把冰种翡翠递了过来。

    事实上,永安珠宝的确需要大量的高档翡翠,其实整个珠宝行业都急切需要,因为随着玉石矿的大量开采,高档玉石已经越老越少。如今经济发达,改革开放之后有钱人越来越多,钻石翡翠越来越走俏,高档翡翠简直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此消彼长之下,如今的高档翡翠材料越来越难求了。所以当马跃明看到萧烁解出冰种之后,才急忙走出来询问,希望能给公司争取到这块明料。

    在工作之余也能为公司谋利,为公司着想,这也是马跃明短短几年就升为珠宝销售经理的缘故。至于他能认出萧烁这个公司的小员工,那还多亏了林东那张大嘴巴。萧烁被劫匪劫持那件事林东完全没有想过保密,整个公司在周一当天就全都知道了,公司员工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经理的马跃明自然要表达一下关心,也就在那时,他才记住了萧烁的样子。

    看到萧烁这般直接,马跃明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再次询问道:“你答应了?”

    萧烁点点头:“是啊,卖给谁不是卖,那还不如卖给自己公司!”

    “好!好!”马月明哈哈大笑两声,转头对四周人群道:“诸位,不好意思,萧烁是我们永安珠宝公司的人,这块冰种我们自己留下了,还请诸位多多海涵!”

    必要的解释还是要的,毕竟在场很多都是珠宝商人,如果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解释,那么难免给他们留下一个永安珠宝公司霸道的形象,这对公司的发展很不利。所以,场面话是必须要说的。

    “原来如此,那就算了!”那位出价一千五百万的老板失望的摇了摇头,对于这种高档翡翠,只要是珠宝商都想揣在手里。不过他也不怪萧烁,谁让萧烁不是他的员工呢。

    马跃明拉着萧烁去银行了,他刚刚已经打电话询问了公司高层,公司给出了一千六百万的天价,或许是因为想要拉拢萧烁,他们在原有的价格上增加了一百万。毕竟萧烁有运气解出一块冰种,谁能保证他不能解出第二块。赌石,赌得就是个运气。

    夏延山惋惜的看着马跃明拿走冰种翡翠,甚至连夏雪目光中都有些不舍,当然,这仅仅只是对美丽事物即将离去的不舍,并不意味的她想要占有。

    通过今天的接触,夏雪对萧烁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即会军体拳,还能赌出冰种,这个人实在有些神秘。

    和夏雪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萧烁急忙跟着马跃明前往银行。

    帐一转,看着卡上多出的那一个零,萧烁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马跃明把翡翠存入银行之后,拍了拍萧烁的肩膀,羡慕道:“你小子真是一夜暴富啊,一块石头赚的钱,就比我辛辛苦苦几年攒的都多,还是多出了几倍,真是羡慕你的运气啊!”

    马跃明这话倒是不假,他作为公司经理,年薪几十万,再加上提成奖励等等,一年最多一百万,几年下来,他才攒了几百万,而萧烁仅仅只是一块石头,就赚了一千六百万,这样一对比,哪怕马跃明见多识广,也不禁有些羡慕加嫉妒了。如果他再知道萧烁上周已经赚了三百万的话,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了。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