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如此坦白】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警察局局长办公室里,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萧烁以外全都一脸愕然地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江洛华二人,一时间纷纷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夏延庆长居高位,各种各样的奇人异事也见过不少,但是这般莫名其妙的一幕他这辈子还是首次遇见。毕竟现在不同于古代,跪地磕头这种事情可不是经常都有的。

    不过好在夏延庆见惯了大场面,愣了愣神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开口问道:“你们有什么罪?先站起来再说!”

    江洛华停止了磕头,却没有站起来。他神情木讷地看着夏延庆,摇头道:“夏市长,我们有罪啊!老姜让我们逼迫萧烁认罪,甚至不惜拿他妹妹来要挟,我们有罪啊!”

    夏延庆和夏雪两父女神情面面相觑,微微愣神之后,目光齐齐看向姜宏。

    姜宏满头冷汗直流,当听到江洛华说的话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这次麻烦大了,一个处理不好,可能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至于江洛华二人为什么要背叛自己,为什么会有这般奇怪的行为,他现在根本懒得去想,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如果这件事证据确凿的话,自己的仕途肯定完了,甚至还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狠狠地瞪了江洛华二人一眼,姜宏不甘心就这样倒台,怒斥道:“江洛华,你在胡说什么?为什么要诬陷我?”

    江洛华呆滞的目光落在姜宏身上,木讷道:“老姜,难道你忘了,就在我们刚刚把萧烁带回警局的时候,你还特意嘱咐过我们务必要让他认罪。这才过了一会儿,你怎么就失之否认了呢?”

    在萧烁心念的控制之下,江洛华直接称呼姜宏为‘老姜’。

    姜宏气急,一只手指着跪在地上的江洛华,整个身子都气得颤抖起来。

    “你,你……”

    江洛华神情茫然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姜宏,疑惑道:“我怎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程明立马附和道:“是啊老姜,以前你不是一直教导我们做人要诚实、做人要坦荡吗?这次你接到上头的命令,誓要让萧烁认罪,誓要让他吃牢饭,怎么现在就不敢承认了?妈的,怕什么啊,这种事情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上次那个张老三,不也是因为你小舅子看上了人家老婆,你就叫我们想办法把他送进了监狱,啧啧,想必现在您的小舅子还抱着人家的老婆吧……哼哼,这次我们还是这么整,怎么着了?怕个鸟啊!”

    江洛华木然点头道:“是啊,还有以前那个扒手赵小二不过就是不小心摸了你的小情人一把,我们就把珠宝展盗窃案的罪名硬生生扣在他的头上,哈哈,略微施点手段,他还不是乖乖认罪了?”

    夏延庆父女瞠目结舌地看着如此坦白的江洛华二人,一时间尽愣在了原地。夏雪当了两年警察,也不是没有审讯过犯人,可是如此轻易就把一切罪状坦坦白白、理直气壮说出来的人,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萧晴和司徒雨两人脑袋微微向右倾斜,似乎是在思考江洛华二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表现。

    “你……你们……”

    听到江洛华二人把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如同倒豆子一般随随便便地吐了出来,姜宏差点没直接气昏过去。颤抖着手指着跪在地上的二人,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短暂的震惊和迷惑之后,夏延庆心里更多的是愤怒,想不到这个姜宏仗着自己是警察局局长,居然做了这么多违法的事情。

    想到此处,两道锐利的目光射在姜宏身上,夏延庆现在的眉头皱的仿佛被人用力挤在了一起似的,褶皱紧锁,面色开始慢慢阴沉了下来。

    “好啊,姜局长?好大的官威,好大的本事!”夏延庆阴沉着脸,冷笑道:“想不到你居然无故构陷别人,而且还不止一次!我想,你应该好好给我一个解释?”

    姜宏着急道:“夏市长,他们都在说谎,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身为警察局局长,我怎么可能知法犯法,做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呢。”

    突然,江洛华站了起来,脖子一梗,很有点英雄气概的样子,大声道:“老姜,婆婆妈妈的可不像你的性格,我们做了就做了,咋了,他玛的有什么不敢认的?”

    程明也站了起来,慷慨激昂道:“是啊,别以为他是市长咱们就怕他,麻辣隔壁的,估计他这个市长也当不了几年了,咱们怕他干啥?”“你们在胡说什么?都他玛给我住口!!!”姜宏气得浑身颤抖,大吼一声,他已经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本来已经找到了理由来反驳萧晴二女的口供,就连夏延庆也有点哑口无言、毫无办法了,眼看着马上就可以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就算不能把萧烁定罪,自己也可以置身事外。可是谁想到最后关头,这两个自己平时最信任的家伙居然跑出来直接红口白牙的说了一通实话,而且还把过去那些坏事也给捅了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姜宏心里简直气炸了,同时也不明白江洛华二人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奇怪的表现,又是跪地又是磕头?难道他们不知道,这番实话说出来,他们自己也会坐牢么?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姜宏有些心虚的看了夏延庆一眼,开口道:“夏市长,您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啊,这一切都是他们自作主张,与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以前居然做过这些事情!”

    程明闻言,冷哼一声道:“老姜,你这样就有些不地道了,咱们兄弟俩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地听你吩咐做事,怎么事情败露了你就把我们推出去顶缸?哼哼,老子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幸好老子以前还留下了一些可以指证你的证据!”

    江洛华也附和道:“老姜啊,你怎么能这么做?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帮你处理这些事情,等你退休之后,警察局长的位置就交给我坐。现在出了事,你就想要我们自己承担下来,老子告诉你,别说门都没有,就连窗户都没有!程明,快把证据交给夏市长!”

    姜宏心中一惊,指着程明道:“你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程明得意道:“上次你吩咐我们嫁祸赵小二的时候,老子刚好录了音,哼哼,现在老子就交给夏市长!”

    姜宏满脸涨得通红,显然被气得不轻,身子颤抖了两下,他瘫软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始终没有说出口。

    “哈哈,还是老子聪明,当初就有先见之明,偷偷录了音!”程明一脸得意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段录音,里面播放的正是姜宏吩咐江洛华二人栽赃嫁祸别人的对话。

    夏延庆从程明手里接过手机,淡淡地看了姜宏一眼,开口道:“姜局长,我看你应该去警察总署一趟了,这份证据我会交给你们的署长,让他亲自处理!”

    姜宏有气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一脸的茫然和不知所措,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忠心自己的两个下属会突然出卖自己?而且还出卖的这么彻底,出卖的这么理直气壮?

    不过姜宏心里清楚,夏延庆把这件事情交给警察署长之后,等待自己的将是法庭的审判和监狱的监禁。

    一想到这里,姜宏面如死灰,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而且败得稀里糊涂,莫名其妙。

    ……

    ……

    突然,江洛华和程明二人猛地一个激灵,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颤抖了几下。他们摇晃了几下脑袋,双眼开始渐渐变得有神起来,面部表情也不再木讷呆滞。

    江洛华满脸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身处在局长办公室里,一脸的茫然和迷惑。

    程明也是如此,傻呆呆地自言自语道:“我在这里干什么?”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一脸古怪,不明白这两人又在搞什么名堂。唯有萧烁一人心里清楚,初级傀儡术的时限到了,这两人都恢复了正常。

    程明四处张望了一下,当看到姜宏瘫软在椅子上后,他急忙跑过去,着急道:“局长,您怎么了?难道是生病了?”

    看到姜宏全身无力,脸上虚汗密布的样子,程明下意识的以为他是生病了,骨子里的奴才因子瞬间爆发出来,装作一脸关切地询问道。

    老子怎么了?老子就是被你这个杂种害成这样的?姜宏面色铁青,心里悲愤不已,抬手一巴掌就抽在程明脸上,怒骂道:“我怎么了?我他玛被你害惨了!你个龟儿子!”

    程明被一巴掌抽到地上,一脸茫然和无辜。

    江洛华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想不通一向春风得意的局长大人为什么会一副颓废的样子,还动不动就出手打人。

    显然,初级傀儡术的时限一过,江洛华和程明都恢复了正常,而且对这一小时内自己做过的事情都没有半点记忆。

    夏延庆看着窝里反的姜宏三人,完全想不通他们究竟是在搞什么鬼。不过既然江洛华和程明二人都已经认罪了,并且还交出了证据,夏延庆就必须尽快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否则一旦消息流传出去,警务人员知法犯法,这对佛汕市的司法机构有着极其严重的影响。毕竟,舆论的压力,政府也不得不重视。

    所以,夏延庆马上叫夏雪找来一名市中心警察局的资深警员,要求他立刻封锁消息,务必不能让消息流传出去,另外派人押送姜宏三人前往警察总署,把这件事情交给警察署长彻查。

    夏延庆示意萧烁等人可以离开之后,就跟着一群押解着姜宏三人的警察一同前往警察总署了。

    走出警察局的大门,夏雪关切的目光落在萧烁身上,轻声道:“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帮你处理一下头上的伤口吧,而且你似乎也流了不少血,还是去仔细检查一下的好!”

    萧晴挽起萧烁的手臂,一脸担忧道:“是啊!哥,咱们还是快点去医院吧!”

    萧烁勉强一笑,点头道:“嗯,那就先去医院看看!”

    说罢,几人直接上了夏雪的法拉利,朝着距离警察局最近的医院奔去。

    ————————————————————————————————————

    【打赏感谢】高山七骑,打赏100!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