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你也去认罪吧!】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弘治医院是整个佛汕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其设施之完善,设备之先进,甚至比省级医院还要好。

    再加上弘治医院距离警察局最近,夏雪等人很自然的选择了这家医院。

    在包扎伤口之前,萧烁在夏雪、萧晴二女的强烈要求下,做了一次头部x光扫描。其结果自然显而易见,萧烁的头骨并没有受到任何创伤。

    刚刚包扎好头部的伤口,林东就打来了电话。

    “阿烁,你在哪?”刚刚接起电话,林东着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医院呢!”萧烁勉强笑道,虽然伤得不重,不过进医院始终让他感觉不舒服。

    “你受伤了?严不严重?”

    “没事,头部受了点小伤。我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在弘治医院!”

    电话那头忽然断线,萧烁知道林东肯定急着赶过来了。

    接到林东的电话,萧烁这才想起林东的车子已经被交通局拖走了,连忙对夏雪说道:“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夏雪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什么忙?”

    萧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车子被交通局拖走了,那是我向别人借的车子,有没有办法帮我弄出来?”

    一天连续让一个女人帮忙两次,萧烁此刻也觉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不好意思极了。

    夏雪莞尔一笑,道:“这个简单,不过可能要多交点罚款!”

    萧烁闻言笑道:“这个没问题!”

    夏雪轻笑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没想到你的车技居然这么好,一路从平州跑过来,二百五十码全速,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平安到达市中心的。”

    萧晴听到夏雪这么一说,不禁好奇地望向萧烁,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哥哥应该不会开车才对啊,怎么现在不仅学会了开车,而且车技还很好。

    不过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萧晴也着实有些累了,再加上夏雪和司徒雨在侧,她也不好多问,只能把这个疑问藏在心里。

    医疗室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刚刚从医疗室出来,萧烁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一男一女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来人竟是周延俊!

    尼玛,还真是有缘啊!

    萧烁嘴角自然而然地勾起一道诡异的微笑,两道鹰隼般的目光落在周延俊身上。

    周延俊身旁的中年男子似乎感受到这道犀利的目光,本能地抬起了头。

    见到自己父亲直盯着前方,周延俊也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是你!!!”不看还好,待到周延俊看清楚对面之人的样貌之后,面部开始微微扭曲起来,咬牙切齿道。上下两排牙齿磨得吱吱作响,可见他对萧烁的恨意已经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程度。

    萧晴也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怒视着对方,一脸地厌恶和愤恨,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下‘愤怒’两个字了。从小到大连生气都很少的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憎恨一个人,这么厌恶一个人。

    周延俊在一男一女的搀扶下来到萧烁面前,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可见萧烁先前带给他的打击究竟有多大。原本以为自己只要用点手段就能得到一个小美人,却不料被萧烁破坏得彻彻底底,而且还把自己打进了医院,这口气,实在让一向娇生惯养、骄横跋扈的他咽不下去。

    原本听到父亲说打伤自己的人马上就要被送进监狱了,他差点高兴得没开香槟庆祝。只是一想到自己身处在医院之中,他才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他甚至已经想好了,等到自己出院之后,一定要找人混进监狱里去对付萧烁,就算弄不死也要把萧烁打成残废,方能消他心头之恨。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才检查了一下身体,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在医院里碰上了萧烁。

    周军看着满脸铁青的儿子,皱眉道:“你认识他?”

    周延俊微微点头,然后用一种充满疑惑的语气道:“爸,你不是说他马上就要被送进监狱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军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儿子话中的意思,原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打伤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不过他心里同时也在疑惑,钱光辉明明已经答应了自己会严惩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他现在会好端端地出现在医院里,而且看那样子也不在警方的监控之中。

    周军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斜着头看向萧烁,质问道:“就是你打伤了我儿子?”

    这时站在周延俊另一边的中年女人脸上也布满了愤怒,同样双眼充满怨恨地直盯着萧烁。

    自从学会了初级傀儡术之后,萧烁就有了一个妥善对付敌人的方法,只要精神力不高于自己的人,他都能暂时控制对方。身怀这种奇术,他如今自然不可能再害怕周军。轻笑一声,无所谓的耸耸肩,他风轻云淡的说:“你儿子该打,既然你不能教导好他,那就只好由我来代劳了!”

    看着周延俊那双充满愤怒的眼睛,萧烁轻笑道:“怎么?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还想找打?”

    周延俊神情一怔,在萧烁凌厉的目光注视下,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中年女人扶住周延俊,怒视着萧烁,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儿子?”

    萧烁瞄了中年女人一眼,不屑道:“你是她妈?啧啧,果然一个德行!”

    这句话深深地触怒了周母,张牙舞爪着就想扑向萧烁。

    周延俊急忙拉住自己的母亲,他可是早就领教过萧烁的厉害,可不愿自己老妈也挨打。

    事实上,周延俊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萧烁还不至于会用武力去对付一个女人。

    非常不满地看了自己这个胆小怕事的儿子一眼,周军骂了一句“没出息的东西!”之后,也喝止住歇斯底里的女人,而后转头看向萧烁。

    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话,周军心头就是一阵不爽,他已经忘记究竟有多久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自己说话了,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短暂的失神之后,随即而来的就是愤怒,一想到儿子身上的伤势,一想到对方那种云淡风轻的态度,一股怒气就从心底直冲脑门。

    不过一想到这里是医院,不宜闹事,周军只能把心里的愤怒强行压了下去。他冷笑一声,阴沉着脸道:“年轻人很有性格,很有冲劲嘛!不过有时候冲得太快容易刹不住车,很容易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甚至还有可能因此丢掉小命。所以说年轻人平时还是应该小心一点,要不然指不定哪天就会横尸街头!”

    这几年做生意,经常游走在商人和官员之间,周军的说话水平比起以前混黑|道的时候明显高了不止一筹。这句话中威胁之意十分明显,可是萧烁却不能因为这句话告他威胁恐吓,哪怕夏雪这个警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对于周军的威胁萧烁毫不在意,他微微一笑,开口道:“谢谢周先生关心,不过我的车技一向很好,从来没有出过事故,相信以后也不会出事。不过这些都不用周先生担心,如果我是周先生您的话,现在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的好。”

    周军神情一怔,不明白萧烁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烁淡淡笑道:“友情提示一下,警察局长已经被捕,相信很快就会供出幕后之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幕后之人究竟是谁呢?我一向与人无怨、与人无仇的,究竟是谁在背后构陷我呢?我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来,周先生你能告诉我么?”

    萧烁一脸笑意,缓缓走到周军面前,装出一脸迷惑的样子询问着。其实早在之前他就已经怀疑过这件事情和周延俊的父亲脱不了关系,毕竟当时在金碧辉煌的时候周延俊就亲口说过,他父亲是金碧辉煌的股东。而自己刚刚被警察带走,前前后后不到半个小时,警察局上上下下就一致认定自己有罪,要说这件事情和周军没关系,打死萧烁也不信。

    周军脸色一变,刚刚还有些铁青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他很清楚,如果萧烁说的都是实话,那么一旦钱光辉被揪了出来,以那只老狐狸的性格,极有可能把自己也供出来。而且周军还可以肯定,以政府那种强大的司法机构,真要认真查起来,自己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百分之百会被查出来。那样一来,自己绝对彻底完蛋,万劫不复了。

    面对萧烁凌厉的目光,周军此时也有些心虚地闪躲起来,不敢直视。

    不过常年以来培养出来的超强心理素质让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呵呵笑道:“萧先生这个问题真是好笑,我怎么可能知道是谁在陷害你呢?”

    “哦,原来周先生也不知道啊?”萧烁叹息了一声,随后一脸惊讶地看着对方,不解道:“不过有一点非常奇怪,周先生怎么知道我姓萧呢?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我们恕不相识,从没见过吧?”

    看到萧烁刻意耍宝的样子,夏雪心里一阵好笑,不过此时周延俊一家都在场,她也不好笑出声来,只是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周延俊笑着问道:“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该知道打伤自己儿子的人究竟是谁么?”

    “呵呵,看来周先生对这件事情始终还是耿耿于怀,不过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不会再为此事担心了!”萧烁喃喃自语道。

    周延俊一家微微一愣,不明白萧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的后台很硬,这么肯定能够扳倒钱光辉,从而顺利查到我身上?看来回去应该早作准备,大不了离开广粤令觅出路,东山再起!

    周军心里暗付,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放弃努力这么多年才换来的财富和地位,他的心就在滴血。

    看着一脸平淡的萧烁,周军的眼中充满了怨恨。

    萧烁非常清楚,如今自己和周军一家的仇怨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调解的地步,如果周军这次没有垮台,那么自己将会面临对方歇斯底里的疯狂报复。

    虽然警方已经决定彻查这件事情,夏延庆也在背后施加压力,可是萧烁从来不是一个把自己家人的安全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如果不能亲自尽快解决掉周延俊一家,那么他以后绝对难以安睡。

    是以,萧烁决定再次使用初级傀儡术控制周延俊一家三口。

    事情一旦决定下来,萧烁心里直接就默念起了初级傀儡术的咒语。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不在医院走廊中施展初级傀儡术,不过在不知道周延俊家在哪里的情况下,如果这个时候不施展傀儡术,那么以后就很难有机会控制他们了。

    所以,此时萧烁也没有闲心担心别人是否会发现异状,直接施展初级傀儡术。

    周军看着突然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的萧烁,心里正在奇怪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的时候,一双血红的双瞳映入他的眼中。

    那一抹嫣红,如同血海一般灿烂。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周军脸上瞬间布满了惊恐,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突然变成这个模样,如同恶魔一般。

    人的眼睛,怎么可能变成血红?

    不过,他们的疑惑和惊恐只维持了短短一秒钟,他们甚至还未来得及出声,一阵昏厥感瞬间就出现在他们脑中。

    随后,周军三人的意识还是模糊起来。

    初级傀儡术的施展只维持了短短几秒钟的事情,在加上这时走廊上并没有什么人,夏雪等人也站在萧烁身后,所以并没有人看到他那双血红的双眼。唯一见到的三人,此时意识已经模糊,完全受他摆布了。

    萧烁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小声道:“周先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你还是去自首比较好,这样或许法官还会判得轻点!”

    听到萧烁的话,夏雪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让别人主动去自首,这可能么?如果真是这么简单的话,还要我们这些警察干什么?

    哥不会被人打坏了脑袋吧?怎么竟说胡话?萧晴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萧烁头上的白色纱布,心里思索着等会儿要不要再拉哥哥去检查一下脑袋。

    司徒雨古怪地看着萧烁的背影,一脸的困惑。

    就在诸女齐翻白眼的时候,周军竟然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好像对萧烁的话很是认同。

    夏雪等人张大了嘴,眼睛更是瞪得浑圆,仿佛随时都有夺眶而出的可能。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实在让她们感到莫名的震惊和困惑。

    萧烁不理会夏雪等人的困惑,看了看周军,微微一笑道:“那好,你也去认罪吧!”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