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灵魂的躁动】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其实黄启全也有些倒霉,由于早早来到了平州,距离约定的交易时间还有很久,闲着无事的他才决定去平州集市买几块赌石来玩玩,谁知道赌石还没买到,人却挂了。

    萧烁不知道黄启全究竟被谁所杀,也不想知道。对于他来说,黄启全只是一个有点价值的灵魂而已,除此之外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不会去追究凶手是谁,更不可能产生什么帮他报仇之类的想法。

    看到有一件让黄启全这个看惯了各种古物的走私商人都好奇不已的东西,萧烁不禁有些好奇,直接在黄启全的记忆中搜索到那件古物。

    瞬间,一件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萧烁脑海中。这是一张似布似纸的金黄色碎片,长宽约五厘米,应该是某一件物体的一角,上面有着一些奇怪的花纹,花纹仿佛活物一般,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仿佛随时都在变化着形状。

    萧烁从未见过这种神奇的花纹,而且也看不出这件古物究竟是什么材质,看起来柔软,却又给人一种金属质地的感觉,总之怪异至极。

    蓦地,还未等他感慨这件古物的怪异,一种极其激动和极度渴望的情绪从心底升腾起来。

    他先是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紧接着,就连灵魂也随着身体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因为极度激动而产生的颤抖。

    灵魂源泉开始疯狂翻滚,一道道波光粼粼的白光在光柱表面来回翻滚,时而化成海浪冲出光柱表面,仿佛随时都可能溅落在意识海的空地上;时而海浪急剧收缩,仿佛恨不得钻入灵魂源泉之中……

    波涛汹涌!巨浪滔天!

    黄飞鸿呆呆地看着疯狂暴动的灵魂源泉,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整个意识海都开始颤动起来。

    原本靠近灵魂源泉的白色光点第一次有了明显的自主行为,三个白色光点纷纷快速移动到意识海边缘地带。三个灵魂光点都没有自我意识,这一系列动作完全是出于本能。

    萧烁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依然能够肯定自己的灵魂源泉受到了某种刺激。因为上次感应到黄飞鸿灵魂的时候就出现过类似的波动,只不过那一次的波动并没有这么剧烈。

    难道这个奇怪的古物里面也有着一个强大的灵魂?

    上次是因为近距离感应到黄飞鸿的灵魂,所以灵魂源泉才会提醒自己,可是这次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件古物在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感应到,而且还引起这么强烈的波动?

    萧烁想不明白,也无法肯定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可是这种灵魂源泉狂烈暴动的现象,让他的大脑感到一阵一阵的剧痛,如同被钢锯一下一下地锯开脑袋一样,让人痛不欲生。

    找,必须马上找出这东西在哪里!

    抢,哪怕明抢也要把这东西抢到手!

    这两个念头猛地出现在萧烁的脑海中,这一刻,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妥,甚至不觉得抢劫是一件不道德的行为,好像去抢这件东西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好像这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再次搜索了一下黄启全的记忆,萧烁发现,黄启全和客户约定的交易时间就在今晚八点,八号码头。

    今晚交易?今晚必须想办法把这件东西拿到手!不管这件东西究竟是什么,必须拿到!

    萧烁心中狂震,虽然从未见过这东西,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但是他感觉自己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着他,必须得到这件古物。

    虽然一阵阵剧痛刺激着萧烁的神经,不过此时他的思维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他知道,自己的脑海里并不是出现了陌生的声音,而是死灵法师的记忆在传达某种讯息,只不过自己现在能力有限,无法接收到完整的讯息罢了。

    不过既然死灵法师的记忆都在提醒自己,那么就可以肯定这件古物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或者说是对死灵法师非常重要。

    “今晚八点,八号码头,我一定要得到它!”萧烁目光变得深沉和锐利,话语间不禁有着一种决然的味道。

    说来奇怪,当萧烁下定决心之后,意识海中疯狂暴动的灵魂源泉渐渐平息了下去,变得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黄飞鸿愕然地看着一切平静下来,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时而皱眉,时而迷茫,良久之后,他才叹了口气,实在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萧烁进入意识海,他也不再多想,独自悠悠然地打起了拳。

    “啊!”

    脑袋里的剧痛刚刚消息,一阵娇呼声便传入萧烁耳中,声音是从向芸卧室中传出来的。

    虽然刚刚的头痛让萧烁脸上布满了汗渍,不过听到向芸的惊呼,他下意识就以为对方出了什么事,也没有顾忌脸上的汗水,直接冲出了书房,奔向向芸的房间。

    房间门关着,萧烁来到门前,却有些斟酌不定了,毕竟他过去除了自己妹妹的房间以外,还从没进过其它女人的房间。就算是进入萧晴的房间,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一阵娇呼声再次响起。

    对于向芸这个自己认的姐姐,萧烁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如今听到她的叫声,心中大急,一手搭在了门把手,轻轻向下一扭。

    门把手向下一沉,房门就这么打开了,这让萧烁有了短暂的失神。

    原来向芸的房门根本没有反锁!

    这代表什么?难道她就这么相信自己,认定自己绝不会悄悄进来?或者是为了方便自己进入?

    屋内又传出一声惊呼,随后响起一阵阵类似喘息的声音,萧烁却愣在原地胡思乱想起来。

    听到房中传出的阵阵古怪声音,萧烁有些踌躇不定,究竟是进?还是不进呢?

    进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向芸当成色狼打出来?不进,里面又时而传出阵阵惊呼,萧烁也担心对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芸姐,你没事吧?”犹豫了一下,萧烁还是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敲了敲房门,站在门口喊道。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

    房中毫无动静,似乎惊呼声和喘息声都在一瞬间停止了。

    摇了摇头,萧烁也不清楚向芸究竟在房间里搞什么,难道这位姐姐这么开放,把我一个大男人留在书房里,却又找了另一个男人回来干哪事?

    再次摇了摇头,萧烁可不相信向芸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而且自己一直都待在书房里,距离向芸的卧室也不远,就算有其他人进来,他也不可能一无所知。虽然有过一段时间的头痛,不过萧烁相信,哪怕自己处于那种剧痛的状态下,也不可能察觉不到有人进屋。

    芸姐究竟在干什么呢?呃……不会是在自那啥……慰吧?

    萧烁的喉头不由自主咽唔了两下,本能的,他口腔中分泌出来多余的口水,自动滑落到喉间。

    虽然萧烁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处|男,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明白自|慰究竟是什么意思,岛国那位苍空老师经常亲身教导世人,让很多华国人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些东西。

    究竟是不是呢?

    萧烁胡思乱想着,听到房中良久没有动静之后,他也不敢冒然进去,万一向芸真的在做那事,自己冲进去只是徒增尴尬而已。

    于是,萧烁准备离开。可是还未等他挪动脚步,房内又传出一声更大的惊呼。

    这种声音只有受到极度惊吓的人才发得出来。

    这次没有丝毫犹豫,萧烁直接打开了房门。

    由于是白天,哪怕向芸拉上了窗帘,房间里光线也不算黯淡,至少萧烁能看清楚房内的一切。

    粉红色格调的房间里残留着女人的体香,向芸的房间布置十分简单,和大多数现代女性完全不同,房间里并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放眼望去,床头柜上摆放着提包、皮夹、外套等等物件,而床边地上,向芸今天所穿的短裙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呃……

    难道芸姐脱了衣服睡觉?看到这一幕,萧烁心里狂跳不已,不禁胡思乱想,浮想联翩起来。

    摇了摇头,萧烁自嘲的一笑,将这个滑稽的念头抛之脑后,谁睡觉不是脱了衣服才睡啊?

    目光落在床上,只见向芸盖在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已被掀开,一身粉红色的睡裙穿在她的身上,朦胧间萧烁还能透过薄薄的睡裙看到向芸细腻的肌肤和穿在里面的白色内衣裤。

    不过躺在床上的向芸姿势显得有些奇怪,她一双诱人的大腿紧闭着,两只小腿微微向外岔开,一只手夹在两腿之间,另一只手搭着额头,随着她的阵阵呻吟,身子还时不时地晃动摇摆几下。

    看到这一幕,萧烁直接愣在了原地,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尼玛,芸姐还真是在自|慰啊?

    萧烁大脑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端庄高雅的芸姐居然会做这种事。

    尴尬!

    尴尬之极!

    萧烁回过神来,急忙扭过头去,不再去看床上的一幕,正准备离开,却听到向芸发出一阵呓语。

    “萧烁,萧弟弟,别走,不要走……”

    呃……这又是演的哪一出?难道芸姐做这事的时候还想着我?萧烁呆若木鸡,刚刚转过半个身子就被定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萧弟弟,我好怕,别走……”

    又是一阵呓语,萧烁强忍着回头的冲动,双眼下意识地闭了起来。

    “萧弟弟,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好男人……”

    又是一阵呓语,不过让萧烁奇怪的是,自|慰就自|慰吧,想男人就想男人嘛,怎么还扯出好坏来了?

    正在做这种事的女人,似乎不应该说这么奇怪的话吧?而且,你既然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怎么我又是好男人了?

    女人的心理,就连那些浪迹花丛的泡|妞高手也无法完全搞懂,更不要说萧烁这个不折不扣的处|男了。

    微微转过头,萧烁认真一看,貌似向芸并不是在做那种事。

    好像……似乎,可能是在做噩梦。

    看着躺在床上的向芸,萧烁也不是很肯定她究竟是不是在做噩梦。

    慢慢走到床边,只见向芸双眼紧闭,身上已经冒出了不少虚汗,睡裙有些部分已经被汗水打湿,显得更加透明。

    喉头咽唔了几下,男人的本能让萧烁无法坦然面对这样一个诱人的尤物,虽然这个尤物现在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妙。

    伸手在向芸额头上摸了一下,萧烁脸色一变,他惊讶地发现,向芸居然发着高烧,额头很烫。

    也不知道芸姐家里有没有退烧药?萧烁心中暗付,正准备去找一下,哪知道向芸突然张开了双臂,挽住了萧烁的后颈。

    由于刚刚去摸向芸的额头,萧烁稍微弯下了身子,此时向芸突然这么一抱,萧烁身子一个趔趄,整个人压在了向芸火辣的娇躯上。

    这是真正的火辣,不禁身材火辣,就连体温也是火辣辣的,出奇的高。

    似乎感觉到身上有人,迷糊中还有一种熟悉的气息,向芸环绕着萧烁后脑的手臂微微用力,抱得更紧了。

    萧烁心里暗暗叫苦,胸膛压着向芸,美丽的容颜近在咫尺,这让他一时间双手悬于半空,不敢乱动分毫。

    可是两人此时完全紧贴在一起,他甚至感觉到向芸胸前的饱满和坚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一个真正的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一双手下意识地搂住了她柔软的细腰,感觉到薄纱之下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再加上小腹之下那若有若无的触碰……

    不好!萧烁心里狂震,暗叫糟糕,感受到怀中这具成熟诱人的娇躯,他的下身渐渐有了生理反应,越想压制却越压制不住,下身似乎完全失控,反应越来越剧烈,心里某一种火焰似乎在这一刻点燃了……

    迷迷糊糊间,向芸感觉一双有力的大手正搂着自己的腰身,一股熟悉的男子气息传入鼻中,胸前和小腹传来一阵阵仿似触电的感觉,这让半梦半醒的她心跳加速,一种最原始的欲|望从心底钻了出来,小嘴忍不住发出阵阵呻吟。

    萧烁手心冒出了冷汗,双手微微颤抖起来,感受到身下的柔软以及耳中的霏霏轻吟,让他心底升起了一种刺激和紧张两者并存的情绪,小腹下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越烧越烈,越燃越旺。

    感受到自己心仪男人身上的气息,迷糊中的向芸缓缓睁开双眸,迷离的双眼凝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看到男人眼中的渴望,感受到下面传来的滚热,向芸轻吟一声,微微抬头,吻住了萧烁的嘴唇。

    向芸的唇很柔软,很湿润,而且还带着一丝火热。

    感受到嘴唇上的柔软,萧烁感觉自己的灵魂再次躁动起来!

    先前因为古怪古物所引发的灵魂躁动刚刚才平复下去,现在被向芸轻轻一吻,灵魂再次躁动起来,就好像点燃了一个已经燃掉一大截导火线的炸弹,一点就爆!

    这次不光是灵魂在躁动,就连他的身体也开始躁动起来!

    萧烁被向芸强吻,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心里那种莫名的躁动,让他在顷刻间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抱住向芸的手在纤细的腰间来回抚摸了一阵,缓缓向下移动,经过丰腴的翘臀,一直到裙摆,萧烁轻轻撩起了向芸的睡裙,大手按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阵阵柔软,以及唇上的润热和淡淡的口香,萧烁做出了最本能的行动,放在向芸腿上的大手缓缓朝内移动。

    感受到萧烁的动作,早经人事的向芸当然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不过压抑太久的欲|望完全被引爆出来,她现在也顾不得此时还是白天,把萧烁搂得更紧了。

    事实上,自从和前夫离婚之后,向芸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受过男人的滋润了。这一刻,娇躯被自己心仪的男人压住,一双有力的大手在身上游离,向芸心中压抑多年的欲|望再也克制不住,只想好好的疯狂一次,哪怕一生只有这么一次也好。

    可是,就在萧烁的手刚刚接碰到向芸内裤边缘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

    ps:这一章差不多五千字,求点击,推荐,收藏,打赏,评价!

    ——-——

    【打赏感谢】找沒人,打赏100!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