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玉简和碎布】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三个!

    空地中,萧烁的意识海中再次增加了三个灵魂光点。仔细一算,这一次在八号码头,他光是灵魂就收集了九个。

    离开八号码头的萧烁没有停留,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青湖小区奔去,他心里急着研究那个奇怪古物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引起灵魂源泉的暴动。

    回到家后,和吴芯、萧晴等人打了一个招呼,他就直接上了二楼,走进自己的房间。

    由于聘请了莫琳做保姆,萧烁也就没有再住在一楼,而是把先前住的房间留给了莫琳,自己搬到了二楼。

    虽然吴芯和萧晴对于萧烁匆忙的举动感到十分好奇,不过见他什么都没说,她们也不好去问,又和莫琳一起在楼下闲聊起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萧烁急忙打开了紫色盒子。

    里面有着一块金黄色的碎布和一块圆形古玉,圆形古玉放在金色碎布上面。

    萧烁将圆形古玉拿了出来,把盒子放在床上。这东西放在盒子里干什么?黄启全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东西啊?

    萧烁不明白怎么盒子里会多了一样东西,而且黄启全还从来没有见过。

    同时,萧烁也开始疑惑起来,先前那个黑衣女子想要的究竟是圆形玉简还是金色碎布?

    想了很久也没想出答案之后,萧烁晃了晃脑袋,开始认真打量起手中的玉简。

    这是一块巴掌大的圆形玉简,玉质不算太好,只是一块青玉而已。不过玉简上的雕刻却非常精细,惟妙惟肖,显然每一道刻痕都经过了雕刻者的深思熟虑,在极其用心之下才能雕刻出如此完美的图案。

    在原料中心待了不少时日的萧烁一眼就可以看出,雕刻这些图案的必定是一位宗师级人物,而且还是最顶尖的那种,远非原料中心里那些雕工师傅所能比拟。

    圆形玉简正面是一条惟妙惟肖到了极点的东方神龙,而背面则是一副缩小版的麻姑献寿图,而且还附有一篇祝寿词。

    不过相对来说,萧烁觉得玉简背面的麻姑献寿图要比正面的龙形图案雕刻的更好一些,显然两幅图来自两个不同的雕工师傅。

    玉简背面,祝寿词每个字只有跳蚤般大小,非常细密,如果不是萧烁运用精神力探查的话,根本无法看清这些字究竟是什么。能够在一块巴掌大的玉简上雕刻出一副完整的图画,并且附上祝寿词,可见这位雕工师傅的技艺达到了何等精湛的地步,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麻姑献寿可谓是传统绘画中的常见题材,尤其是民间年画,大多都是以麻姑献寿为主。

    查阅了一下黄启全的记忆,萧烁瞬间就得知了麻姑献寿图的来历和相关传说。

    传说三月三西王母寿辰,麻姑在绛珠河畔以灵芝酿酒,为王母祝寿。麻姑是一个神话人物,晋代葛洪《神仙传》说她是建昌人,修道于牟州东南姑余山。此画描写麻姑和侍女二人,均面相端庄美丽。麻姑一手执仙杖,杖端系有盛灵芝酒的宝葫芦,另一手执玉盘。衣纹用线钩勒粗简方折,而衣上带图案的银白色花纹却描绘得极工细匀整,既素雅又华丽,显示出人物的非凡身份和在祝寿的特定情境中对寿者(西王母)的尊敬和虔诚。麻姑身后的侍女双手捧花瓶,瓶插雪白的梅花和红艳的山茶花,与麻姑面向一致,目视前方,神情专注。

    通过从黄启全记忆中搜索出来的图像,萧烁发现这块玉简上的麻姑献寿图与原画几乎一模一样,画中人物神态动作微妙之极,实在令人惊叹不已。可是让萧烁不解的是,为什么一个这么好的雕工师傅,会在一块青玉上面雕刻这么复杂的图画,这显然很不合理,完全可以用不科学来形容。

    要知道,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越是好的雕工师傅,对自己的作品就越重视,甚至到了一个极为严厉苛刻的地步,要让他们在一块垃圾玉简上留下自己的作品,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所以,这么好的雕工出现在一块青玉上面,实在让萧烁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继续看下去,玉简上的祝寿词与原画中的并不相同,上面附到:“吾名将上目,偶观星辰,余尤记君之生辰将至,故拜文以宝赠之。君因历事颇多,故见识不凡,不知可解此宝否?吾得宝数载,日夜不皆究其密,终无所获,望君解惑!”

    其实如果不是运用探查术查看的话,萧烁光凭肉眼也看不出这段话究竟写的是什么。在加上过去读书的时候还算刻苦,他大概能明白这段话的意思。

    看了这段话之后,萧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句话明显是雕工师傅或有人让雕工师傅刻上去的,用意其一是为了给人祝寿,其二是为了让寿翁解密。因为寿翁经历了很多事情,见多识广,赠宝者希望寿翁能解开这块玉简的秘密。

    可是把这块玉简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甚至还用探查术探查了几遍玉简的内部结构之后,萧烁都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而且他还可以肯定,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这都是一块极为普通的青玉,丝毫没有特别之处。

    如果真要讲出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只有这块玉简上雕刻的图案了。

    沉吟了片刻,萧烁嘀咕道:“宝物?刻上这段话的人究竟是说这块玉简就是宝物,还是单把这句话刻在玉简上,和宝物一起交给寿翁呢?如果这块玉简就是宝物,赠宝者为什么还要在玉简上雕画刻字,难道不怕破坏了这件宝物?如果这块玉简并不是宝物,那么所谓的宝物究竟又是什么?”

    萧烁摇了摇头,这没头没尾、不清不楚的古文实在让他看得一阵无语,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出什么名堂之后,他便把玉简丢在一边,拿起了那张金黄色碎布,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金色碎布入手,萧烁心里便是一阵奇怪,这东西似布似纸又似金属,实在难以给其定义,上面的花纹如同活物一般,让人感觉它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变化。

    双手捏住金色碎布两端,萧烁轻轻拉了拉,碎布向两边伸展,极为柔韧。

    双手加大力度,萧烁惊讶地发现,这东西韧性极好,哪怕拉长了许多,也无法将其扯断。

    双手一松,被拉成一根布条的金色碎布猛地一弹,又恢复了原状。

    “尼玛,这东西简直就是一根加强版的橡皮筋!”萧烁一阵感慨,再次捡起金色碎布,嘴里嘀咕道:“怎么得到这东西之后,灵魂源泉也没任何反应呢,死灵传承也没有冒出新的东西?尼玛,你不冒出一个新的咒语,哪怕吐出一点有用的信息也好啊,至少让我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萧烁一脸沮丧地看着手中的金色碎布,只觉得自己今天算是白忙活了,累死累活才把这东西搞到手,却不想完全没什么用,只能拿回来当摆设。

    想到此处,萧烁心里大感郁闷,正想把金色碎布重新放回盒子里,脑中一阵刺痛传来。

    意识海中的灵魂源泉再次暴动起来,萧烁虽然头痛,不过心中却是一喜,暗暗猜测这次会发生什么事情。

    希望这东西真能给我一点惊喜吧,如果能多冒几个咒语出来就好了。萧烁强忍着头部的疼痛,心中遐想无限。

    就在这时,金色碎布发出了淡淡的光芒,这是一种近乎透明的光芒,肉眼无法看到,可萧烁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些光芒的存在。

    蓦地,金色碎布突然飘了起来,就这么神奇的离开了萧烁的手,飘到了半空中。

    萧烁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甚至暂时忘记了头部的疼痛。

    尼玛,一块碎布也能自动飞起来?难道这东西是活的不成?

    萧烁惊讶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他的脑袋也疼得越来越厉害了。

    蓦地,在萧烁惊讶的目光中,那块金色碎布化作一道金光,直接钻进了他的脑门之中。

    下一刻,金色碎布出现在萧烁的意识海中,短暂的停顿了一下,猛地冲入灵魂源泉之中。

    随即,灵魂源泉恢复了平静,萧烁头部的疼痛感也消失无踪。

    意识沉入意识海中,萧烁在意识海中化为人形,黄飞鸿急忙迎了上来,急忙关切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里今天怎么总是暴动,难道你在外面受伤了?”

    萧烁一脸苦笑,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黄飞鸿,黄飞鸿听后也是一脸惊讶,他问道:“刚刚冲进光柱里的就是那块金色碎布?”

    萧烁苦笑着点了点头。

    黄飞鸿问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萧烁没好气地白了黄飞鸿,摊了摊手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苦恼了。最近真是倒霉透顶,什么东西都是都往意识海里钻,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

    黄飞鸿道:“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你说上次遇到我的时候这个光柱就发生过变化,最后不是也一样没事,相信这次也一定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吧!”

    萧烁耸了耸肩,说完之后,两人纷纷陷入沉默之中。

    良久,黄飞鸿才开口道:“不过你不是说遇到有自主意识的灵魂,光柱就会发出提醒,可是这次你已经拿到了金色碎布,而且还钻进了光柱中,怎么还没有灵魂出现?”

    萧烁摇头道:“那只是我的猜想罢了,谁知道光柱暴动究竟是不是因为强大灵魂呢?或许上次遇到你只是凑巧而已!”

    观察了许久灵魂源泉都没有半点反应之后,萧烁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正准备离开自己的意识海,蓦地——

    一道白光从灵魂源泉中冲了出来。

    ——————————————————————————————————

    ps:敲锣打鼓求推荐,点击,打赏,评价,评论!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