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楚山河的悲惨人生(上)】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响之后,面店老板再次端了一碗拉面来到萧烁面前。

    萧烁看了正在喂小雨吃面的男人,淡淡道:“端给他吧。”

    面店老板神情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笑了笑,径直朝那个男人走去。

    男人看着老板在自己面前放下一碗热腾腾的拉面,显然有些愕然。经过面店老板的解释之后,他转过头,深深地看了萧烁一眼,冷然道:“谢谢,这个情我楚山河记下来,如果还有来日,我必定还你。”

    楚山河的声音很冷,听到他的话,萧烁呵呵笑道:“一碗面而已,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出门在外,谁没有碰上困难的时候,不管怎么样,咬咬牙,挺过去就行了。”

    “呵……”楚山河无奈的干笑一声,长出一口气,感慨道:“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并不是想挺就能挺过去的!”

    萧烁清楚地感受到对方话语间的无奈和哀伤,那是一种对人生的无奈,乃至绝望。

    沉吟了片刻,萧烁端着碗来到楚山河对面坐下,开口问道:“遇到麻烦了?”

    楚山河苦笑道:“算是吧!”

    “说来听听?”

    “我的故事不好听,听了的人或许也会有麻烦,年轻人还是不要听的好。”

    “呵呵,我最近的麻烦也不少,再多一点也没什么。”

    萧烁感觉很好奇,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穷困潦倒到这种地步。在楚山河进入这家面店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个人武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这样一个武者,怎么可能连一碗拉面都吃不起?

    萧烁感到很奇怪。

    楚山河狼吞虎咽的吃着面,迅速吃完后,他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巴,怔怔地看着萧烁,许久之后,他才开口道:“知道潮湖帮吧?”

    萧烁微微一愣,点头道:“知道,佛汕三大地下势力之一。”

    见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听到‘潮湖帮’之后仅仅只是愣了一下就没有其余的反应,这让楚山河感到有些惊讶,他笑道:“既然你知道,还想听我的故事?”

    萧烁笑道:“听!为什么不听?”

    楚山河一脸宠溺地摸了摸身边那个小女孩的脑袋,开始慢慢道出一个故事,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一个刚刚才见面的陌生人,可是看到对方一脸坦诚的样子,他就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或许是压抑的太久,他急需找一个人倾诉。

    故事的开头一般都是美好的,正如楚山河一样,父亲是他们家乡有名的武术大师,开着一家武馆,也有几百个学徒,在当地这已经是最大的武馆了。

    楚山河从小就在武馆里长大,尽得父亲真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刚满十八岁的他,实力就已经超过了自己的父亲。

    读完高中之后,由于没有考上大学,再加上父亲的年纪也大了,楚山河也就没有出去闯荡,而是留在家乡,帮着父亲打理武馆,教导学徒习武,一家人的生活可算得上是其乐融融,安居乐业。

    一直到二十二岁,这时候的楚山河已经退去了稚嫩,略显成熟。如果照着正常的方向发展,他肯定会在家乡小县城里找一个贤良淑德的老婆,生几个娃娃,教导学徒武术,就像他的父亲那样,一直到老。

    或许命运女神那娘们见不得他那么顺利,要给他制造一些困难,所以很不幸,就在楚山河二十二岁那一年,遇到了他一生的挚爱。

    不过当时楚山河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在见到连心雨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完了。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在他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

    连心雨来自天府之城,性格开朗活泼,来到楚山河的家乡游玩的她很喜欢这种小县城里的宁静,在认识楚山河之后,她在那里整整停留了三个月。

    两人的感情自然急剧升温。

    同时,连心雨也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楚山河。

    当然,如果连心雨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他们两人肯定能顺利结合在一起,结婚生子,幸福美满。

    可惜,连心雨不是。

    那时候,楚山河并不知道连心雨的真实身份,沉醉在热恋中的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连问都没有问。

    在他想来,自己家里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是好歹也有几十万,武馆在家乡那一带也算小有名气,相信连心雨的家里也不会反对。

    可是他错了,错得很离谱。

    萧烁听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他心里的痛苦和无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萧烁插嘴问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跟着连心雨去了她家?”

    楚山河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当楚山河跟着连心雨来到有着‘天府之城’美誉的蓉城,他才知道,对方的父亲居然是川蜀军区总司令。同时也知道,连心雨在很小的时候,家里人就给她定下了一门娃娃亲。

    定亲的另一方,是华国四大古武家族之一,孟家。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般把楚山河惊呆了,作为土生土长的川蜀人,虽然从小到大没怎么出过县城,但家里就是开武馆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孟家是何等的存在。

    作为川蜀第一大家族,无论是经济还是武力,在楚山河眼中都是如同巨龙般的庞然大物。

    不过那时的他也不知道是神经出了问题,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做出了一个很可笑的举动——去连家提亲。

    结果自然显而易见,楚山河被连心雨的父亲轰出了家门,他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乡下穷小子。

    心灰意冷的楚山河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甚至没有和连心雨告别,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在连心雨回家之后,就被她父亲直接关了起来。

    又是三个月后,当连心雨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家武馆门前的时候,腹部已经微微鼓起。

    连心雨怀孕了,就因为献出了第一次,她怀上了楚山河的孩子。

    她是趁着家里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的。

    楚山河知道自己快要做爸爸之后,整个人都傻了,乐呵呵地把连心雨引进了家门。

    楚山河的父亲虽然知道了连心雨家中的事情,不过见到自己的儿子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而且人家女孩也有了楚家的种,他自然不会反对儿子的婚事。

    由于连心雨未满二十岁,不能领结婚证,两人就在武馆里摆了几桌酒席,算是结婚了。

    那些地方的风俗就是如此,年龄未到可以先办喜宴,等到了合法年龄之后再领结婚证也行,没有人会来管这些事情。

    两人婚后的生活很甜蜜,也很幸福,连心雨丝毫没有半点大小姐脾气,这让楚父楚母都非常满意。

    直到连心雨临盆的那一天,一家人都相安无事,连家的人也没有来找麻烦。

    连心雨都以为家里人已经不再认自己这个女儿,放弃了追寻自己的念头。不过只要看到老公眼中的关切,以及公婆满脸的慈祥,她觉得离开那个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只注重利益的家庭,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至少在这里,她体验到了许久不曾体验过的亲情。

    可是,就在她生下一个女婴,全家人都很开心的时候,噩梦降临了。

    一批高手闯进了武馆,其中还掺夹着一些枪手。

    他们见人就杀,毫不留情,不消片刻,留宿在武馆中的学徒就被他们杀了个一干二净。

    正处于喜庆之中的楚山河等人怒了,这些学徒里面,还有不少只是十几岁的孩子。

    这些人,连那些孩子都没有放过。

    这怎能让人不怒!

    可是,他们却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几把手枪正对着他们一家子。

    刚刚生下孩子,身子还很虚弱的连心雨从床上下来,她已经猜到这些人是谁了。

    楚山河讲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眼中充满了哀伤,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他沉声道:“心雨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子,天知道当时的她怎么可能有力气自己下床,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脸上的无奈和凄凉,她竟然想用自己的命来换我全家的命!”

    萧烁怔怔地愣在了原地,在佩服这个女孩的同时,他也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沉声问道:“那些人,都是孟家和连家的人?”

    楚山河点头道:“是的,想不到吧,连家的人也会参与进来,跑来杀自己家的女儿,在我看来,连家的人比孟家更冷血,更无情!”

    楚山河的脸上尽是恨意,萧烁知道,这种恨意,只能用对方的鲜血才能洗尽。

    他双拳紧握,用力地打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轻响,脸上尽是痛苦和无奈,他不仅痛恨那些凶手,同样痛恨自己的无能。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如果自己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后面的事情就绝对不可能发生。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萧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那些安慰的话只会让对方感觉刺耳,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