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楚山河的悲惨人生(下)】

文 / 萧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着楚山河那张近乎扭曲在了一起的脸庞,萧烁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问道:“后来呢?你家人都……”

    这句话刚一出口,萧烁心里就有些后悔了。

    只要见到楚山河现在这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就应该猜到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忙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萧烁等待着对方讲述后续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萧烁这句无心的话,楚山河沉默了很久之后,待到脸色平静下来,才继续讲下去……

    那些前来楚家的人都没有蒙面,楚山河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些人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有打算留活口。

    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连家的人也会参与进来,难道他们真的冷血到这种地步,连自己的家人都杀?

    刚刚生产的连心雨脸上毫无血色,犹如雪一样惨白,她目光直直地盯着来人最前方的其中一人,脸上浮现出一抹凄然,苦笑道:“哥,爸爸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们吗?”

    连心雨的哥哥叫连心云,年纪约莫二十出头,可是却毫无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他面色阴沉,眉宇间甚至还带着一股很浓的邪气。

    听到连心雨的话,他耻笑道:“从你逃离家门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不再是我们连家的子孙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叫我‘哥’?”

    连心雨原本就很惨白的脸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了,她苦笑一声,凄然道:“你们真的要杀我的家人?”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在连心雨心里,如今楚家的人就是她的家人。

    连心云自然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不屑的啐了一口,冷哼道:“我对你们的生死一点都不敢兴趣,只不过孟家大少想让你们死,你们就不得不死,谁叫你对不起孟家大少呢!”

    顿了顿,他斜眼看了一下楚山河,又补充道:“呵呵,要怪只能怪这小子给孟家大少戴了顶大大的绿帽子,只能怪你这丫头对孟大少不忠!”

    在连心云身旁那个年轻人闻言之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看向楚山河的目光中充满了恨意,一股杀意瞬间从他身上涌了出来。

    楚山河知道,这个人就是孟家大少——孟阔海!

    孟阔海并没有多说什么,在得知自己的未婚妻跟着别人跑了,而且还有了别人的种之后,他心中的恨意早已无以复加,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现在的他只想杀掉眼前这对狗男女,以泄心头之恨。

    挥了挥手,他身后一群人向楚山河等人奔去。

    几个枪手拿枪指着楚山河等人,却没有开枪,孟阔海似乎想要看看他们垂死挣扎的样子。

    楚山河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妻子,退到了后面,他的父亲和母亲抵挡着那群奔涌而来的人。

    ……

    楚山河并没有讲述这场战斗的经过,不过萧烁却可以想象出来,这根本就是一场实力悬殊到了极点的战斗,楚家人根本不是那群人的对手。

    结果自然显而易见,楚山河的父母都惨死在对方手中,他带着女儿和连心雨一起拼死冲出了楚家大院。

    他脸上那道疤痕,也是在当时留下的。

    听到这里,萧烁情不自禁地插嘴问道:“连心雨呢?她不是跟着你一起逃出去了么?”

    楚山河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悲痛的神色,他叹气道:“其实心雨跟着我跑出家门的时候就已经中枪了,只不过为了不想让我担心,一直强撑着,跟着我跑了很远,直到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

    顿了顿,他眼中不禁流出了泪水,哽咽道:“背上中了三枪,只是为了我和女儿能够顺利逃出来,她竟然连哼都没有哼过一声,跟着我跑了一公里……整整一公里啊,这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够坚持的下来!”

    萧烁心神一震,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女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人,而且还刚刚产下婴孩,居然能在身中三枪的情况下奔跑一公里。这究竟需要一种多大的毅力,多大的执念才能做到!

    这是一种对爱的执着,也是一种带着无限希望的执念,她希望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能够安全逃出去,平安的活下去。

    或许正是这种执念,才让她能在那种情况下,顽强的跟着楚山河跑下去。

    萧烁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连心雨,可是此时,他心里不禁浮现出一道俏丽的身影,活泼动人,为了爱情可以不顾家人的反对,可以放下大小姐的身段嫁给一个小县城的武师,并且在生命结束之时,还一直想着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够继续逃下去,继续活下去……

    可是,既然她这么深爱着楚山河,为什么当初还要去找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一来会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危险么?

    在佩服这个女人的同时,萧烁也带着很深的疑惑。

    或许,爱情,总是这么让人不顾一切,甚至直至灭亡。

    萧烁从来没有想过,在如今这个现实到了极点的世界里,居然还有这种不顾生死的爱恋。

    连心雨最终还是死了,死在楚山河的怀里,萧烁甚至可以想象,当时的楚山河心里是多么的绝望,多么的凄凉。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这种悲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随后的几年,楚山河一直遭受着孟家和连家的追查和追杀,他根本不敢在川蜀待下去,只能流落异乡。但是尽管如此,孟连两家都没有放弃过追杀他的念头。

    每在一个地方停留一阵子之后,他就会果断离开,因为他心里清楚,孟连两家的影响力很大,在他们的联名悬赏之下,华国大部分地方的地下势力和军方势力都在寻找自己,正可谓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萧烁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问道:“潮湖帮现在也在帮孟连两家做事?”

    楚山河苦笑道:“谈不上帮他们做事吧,只不过孟连两家悬赏一千万要我的人头,如今我身在佛汕,潮湖帮的老大既然得到了消息,知道了我的行踪,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块到嘴的肥肉。”

    顿了顿,他摇头苦笑道:“我也准备尽快离开佛汕了,潮湖帮的势力太大,我根本没办法抵挡……哎,只不过小雨的眼睛……”

    萧烁好奇道:“我一直很想问你,小雨的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山河道:“去年我在湘江一带的时候被孟家的人发现,他们派出了五个三极武者和一个四级武者围杀我,其中还有一人善于使毒。那一次我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不过小雨的眼睛却因为沾染到毒粉,双目失明……”

    原来是因为中毒才导致双目失明的!萧烁心里一阵悲哀,为楚山河悲惨的人生感到悲哀。

    与此同时,他也十分佩服这个铁铮铮的汉子,在经历了这么多悲惨痛苦的事情之后,他还能如此顽强的活下去,实在让人深感敬佩。

    沉吟了片刻,萧烁再次问道:“为什么离开佛汕让你这么惋惜?难道佛汕有人可以治好小雨的眼睛?”

    楚山河点头道:“听说佛汕有一个神医,可治百病。我这次来佛汕也是为了找到他,求他帮小雨治病!”

    “找到了吗?”

    “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这位神医究竟住在哪里,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他姓方。”楚山河一脸沮丧地摇头道。

    整个佛汕姓方的医生多到海里去了,你连人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找?再说,难道别人说那是神医就一定是神医啊,万一对方是个骗子怎么办?萧烁心里暗自嘀咕,觉得楚山河在这件事情上极其鲁莽。

    不过看了看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小雨,他就瞬间明白过来,看来对方也是因为太过关心女儿,所以才会如此。

    或许在楚山河心里,只要有治好小雨眼睛的希望,他就会拼命去追逐。

    顿了顿,萧烁继续道:“你们现在就离开,那小雨的眼睛怎么办?”

    楚山河苦笑道:“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暂时先离开,以后再想办法寻找医治小雨眼睛的办法,如果留在这里,肯定必死无疑。而且我敢肯定,一旦我死了,那么孟连两家绝对不会放过小雨!”

    萧烁点了点头,道:“你刚刚和潮湖帮的人动手了?”

    楚山河犹豫了一下,不过看到对方眼中的赤诚,他也没有隐瞒,直接点头道:“嗯,被一群混混堵上了,杀了两个,带着小雨跑了出来。”

    楚山河说的很平静,很小声,再加上现在面店里也没有什么人,再加上和店门口相隔比较远,面店老板也没有听到他的话。

    不过让萧烁感到奇怪的是,小雨这个五岁大的孩子在听到楚山河说‘杀人’的时候,居然表现的一脸平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年里已经习惯了跟着父亲四处逃亡,四处拼杀。

    这不禁让萧烁感到震惊,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种怜惜之情。

    这个小女孩的人生,也和楚山河一样悲惨,一样痛苦,甚至不知道这种痛苦何时才是尽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死灵法师在都市 /7/74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