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时年少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j市第一中学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们如潮水般从学校大门涌了出来,有的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地说着笑话,有的推着自行车脸上洋溢着放学得以解脱的神情,家庭好一点的骑着摩托车呼啸而出,在抛下一片青烟后,绝尘而去。

    很难有人会注意到一个有些瘦弱的中学生,正低着头,默默地走在出来的路上,他叫杨羽,是高三三班的学生,并不是市区的人,而是距离市区有三十公里之遥的梧桐镇的人,父亲早亡,母亲改嫁了,由姑妈抚养长大。

    杨羽姑妈家的家境也不好,两口子都在焦化厂里当工人,月工资加起来不足两千,还要供杨羽两个表弟读书,非常拮据,杨羽便成了他们的负担。

    当初他姑妈答应收养他是因为两口子结婚三年没有孩子,所以才会收养他,谁知在收养他之后的第二年便怀上了一对双胞胎,可想而知,在杨羽两个表弟出生以后的境况,他姑妈还好一点,他姑父则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轻则破口大骂,重则拳脚上身,巴不得杨羽自己离家出走。

    杨羽很迷惘,但并没有自暴自弃,好好读书、以后出人头地的信念更加坚决,所以他一直都比同龄人用功,成绩一直位列前茅。

    也正是他优异的成绩,他才能获得j市第一中学就读的机会。

    这两年j市第一中学和j市第二中学为了抓升学率,争夺本市第一重点中学的名头,抢生源抢得厉害,成绩优异的学生不但免学费,还每月补贴两百元的生活费,杨羽因为中考名列全市第三十六名,也获得了这殊荣,不然的话,杨羽的姑妈姑爹是绝不会同意让他读高中的,毕竟高中三年的学费可不是小数目。

    他姑爹、姑妈同意让杨羽读高中,也有这样一个原因在里面,杨羽读高一的时候十七岁,读完高中就超过了法定成年人十八岁的年龄,他们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甩手不管。

    因此,随着高考的临近,大学高昂的学费也是杨羽将要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大难题。

    他每月只有学校补贴的两百元生活费,在物价飞涨的现在,根本不够用,为此他在校外一家农户家里租了一间用大砖砌成,石棉瓦盖顶的杂物间居住,自己做饭吃,方才撑到了现在。

    回到那简陋的房间里,杨羽匆匆热了一碗炒饭吃了,便拿起政治课本在门口看了起来。

    高二分科他选了文科,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道理他也懂,不过,他不甘心将来只给人打工当技术员,毅然选择了文科,打算学工商管理。

    很天真的想法,以为学工商管理就能真的当管理层,但却是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动力源泉。

    不知不觉,夜幕悄悄降临了,杨羽正要转进屋,打开那盏老旧的白炽灯继续看书,一阵“汪汪”地狗吠声响了起来。

    “小黄,回来!”

    杨羽喝了一声,一只大黄狗摇头摆尾地跑了回来,在他周围亲热地打转。这狗是主人家的狗,他自高一进校便开始在这儿居住,在这儿已经住了两年多,小黄和他熟悉无比。

    “杨羽,杨羽!”

    一个男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杨羽一听就认了出来,来人是他小学到高中的同学高靖。

    这小子的老爸是跑大货车的,月入万元,家境虽然算不上好,但也算衣食无忧,因此这小子一向无忧无虑,读书吊儿郎当,中考更是一塌糊涂,之所以能进j市第一中学,全是因为花了三万的捐资助学费才能进来。

    像他这样本就无心读书的人,可想而知进入学校后会是什么样,整日不是想着泡妞,就是和社会上的混混厮混。

    “高靖我在。”

    杨羽便往主人家的大铁门走去,一边应道,高靖是他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在他困难的时候经常施以援手。

    方才走到铁门处,就见一头短发,身材瘦高的高靖站在外面。高靖皮肤比较白,长相十分帅气,他今天打了发蜡,头发微微向上蓬起,上半身穿了一件白色短袖体恤,下半身穿着一条浅蓝色休闲牛仔裤,说不尽的潇洒随意,与杨羽一身老土的校服相比,老老实实的学生头相比,简直是不在一个层次。

    杨羽才一打开铁门,高靖就一把拉着杨羽往外走,喜笑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杨羽看了看手中的政治课本,一边推开高靖的手,一边说道:“去哪?我还要看书,还是不去了。”

    高靖向杨羽挤了挤眼睛,狡黠地笑道:“去个好地方,保证你不会后悔。”说完又一把拉起杨羽往外走,边走边说:“走吧,你再啰嗦,我可要与你断交了。”

    杨羽就只有高靖这么一个好朋友,非常重视与他之间的友情,不由为难道:“可是?????”

    高靖道:“别可是了,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再说了,少看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

    杨羽听他这么一说,妥协了下来,说道:“那好吧,我回去关门,马上就出来。”

    高靖见他答应,便放开了杨羽,说道:“快点,我在这等你。”

    杨羽飞速返回自己的小房间中,将政治课本放回书包中,重又折返回大铁门处,小黄和他亲近一直跟随,他将小黄喊进铁门内,随即带上了铁门,转身对杨羽道:“咱们走吧。”

    高靖勾着杨羽的肩膀,笑着说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算我没惦记着你。”

    杨羽笑道:“你就别肉麻了好不,到底去哪?打牙祭?”

    高靖以往每次拿到生活费时,都会请杨羽到学校外面的小餐馆里搓一顿。

    高靖笑道:“暂时保密。”

    杨羽住的地方在j市第一中学对面,中间隔了一条河和一大片稻田,只有一座大桥可以沟通。

    大桥建成已经好几十年,桥两边入口各设了两座石墩,阻止大型车辆通行,以免将大桥压垮了。

    说起这座大桥,凡是j市读书的学生,不论哪所学校的学生,无不知道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过了十二点,千万莫从这桥上过,因为j市第一中学周围正是全市混混的发源地之一鞍山。

    本市的混混势力非常混乱,这样那样的老大不下数十个,各自称王称霸,这鞍山也有一股很强大的势力,不过最近几年收敛了许多,尽管如此,其他势力的人也不敢轻易在这一片区闹事。

    这些混混平常都是游手好闲,手上拮据得很,没有钱的时候,自然把目光盯在了j市第一中学的学生身上,晚上正是他们作案的最好时刻,去年曾经有一个高二的学生,晚上1点半路径这条大桥,被三个混混逮住,又不肯交钱,当场被三个混混捅死。

    据闻当时j市第一中学的政教处主任谭伟平正好路过,看到了这一幕,但吓得悄悄溜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至于是不是真实的,恐怕要问谭伟平本人才知道了。

    这谭伟平在j市可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于前几年参加本市自由搏击比赛,并获得了冠军,平时又非常严厉凶恶,j市第一中学的学生无不对他畏之如虎。

    杨羽和高靖走下大桥,沿着马路直走了百多米,杨羽再次忍不住问道:“高靖,我们到底去哪?”

    高靖眼睛往前面一瞟,得意说道:“到了。”

    前面正是j市卫生职业技术学校的大门,简称j市卫校,这卫校是本市唯一一所卫生职业技术学校,前些年中专、中职吃香的时候,那可是本市第一大热门学校,随着大学的兴起渐渐没落,到了现在,若不是实在考不起高中,没有学校收留的学生,没有人会到这儿来读书。

    因此,这个学校里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得过且过的心态在里面混日子,稍微跳一点的,便跟校外的混混混在一起,在学校里横行霸道。

    卫校的学生除了坏之外,还有一点最出名,那就是女生非常开放,也许是因为受她们所学的专业影响,对人体构造更为了解的原因吧。

    在当地也有要找女朋友到卫校的说法,一些稍微有一点权势的大叔、大伯,甚至老大爷也喜欢到卫校来采采嫩草,因为泡这些学生妹所需要花的钱比去找小姐还低,还能更爽,何乐而不为?

    杨羽看着卫校大门,说道:“咱们到这儿来干什么?”说着时已经生出回去的念头,这小子到这儿来无非是两件事,一是打架,二是泡妞,看他打扮得那么风骚,多半是第二种了。

    高靖也不答话,掏出手机“嘟嘟嘟”地拨起了一个号码,随即放到耳边,说道:“喂,我们到了,就在你们学校门口。”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