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哥也是混的人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本来还有些害怕,见李跃进狠狠地看着自己,明白这仇算是结下了,绝对没有和解的可能,今天就算不打他,他将来也不会放过自己,索性放开了,再想起李跃进之前的嚣张,一股无名火直冲上头顶,大喝一声,一钢管就往李跃进脑门砸去。

    旁边的高靖、任广飞等人倒是有些意外,看不出来,这小子平时老实巴交的,一出手就打人脑袋?

    李跃进本能地举手去挡,喀喇一声响,骨头似乎被打折了。

    杨羽跟着一脚将李跃进踹倒在地上,扬起钢管猛砸,砰砰砰,口中大叫:“蹲下?老子现在让你躺下!吗的,**?现在再**啊!”

    在这一刻,杨羽被李跃进、卫校的人打压的郁闷通通释放出来,只想狠狠打李跃进一顿出气,让他看看,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

    李跃进在地上被杨羽打得到处翻滚,却因为忌惮任广飞,不敢还手。

    他身后的小弟个个灰头土脸,垂头丧气,原本还想着狠狠敲诈杨羽一笔,去饭店、酒楼欢乐呢,现在却是反过来了。

    “草!”

    杨羽爆喝一声,一脚狠狠跺在李跃进肚子上,只将李跃进跺得苦水都吐了出来,跟着弯下腰,一把拧住李跃进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厉声道:“李跃进,你他么不服,以后随时可以找我报仇!”

    通过刚才的一阵发泄,似乎他体内所有懦弱的因子均被排除了体外,同时明白了个道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李跃进够横了吧,遇到任广飞还不是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猥琐?自己要想不被欺负,唯一的办法就是比对手更狠。

    李跃进痛哼了几声,吐出一口血水,看向杨羽,冷笑道:“羽哥,现在你牛,我怎么敢惹你?”

    杨羽听他口中还不服,将他往地上一扔,双手扬起钢管就要砸下去,任广飞也怕杨羽打出人命来,到时候真要到警察局去过日子了,连忙叫住杨羽道:“杨羽够了。”

    杨羽啐了一口,放下钢管,回到任广飞身后。

    任广飞扫视李跃进小弟,放话道:“今天的事情,谁他妈不服的尽管来找我,我任广飞随时等着。”

    李跃进的小弟见李跃进都被打成这样,哪还敢搭腔?纷纷低下了头,一个也不敢吱声。

    任广飞见李跃进的人都痿了,笑了一声,挥手道:“走了,喝酒去!”

    任广飞这边的人纷纷欢呼。

    李跃进的人个个如丧家之犬,扶起李跃进后,看着任广飞、杨羽等人下山的背影,连场面话都不敢说几句,直到一行人的背影下到半山才关心地询问李跃进:“进哥,你没事吧。”

    李跃进只有那么恼火,今天当着小弟的面被打,还是被一个老实巴交的毛头小子打,传了出去,他李跃进的面子往哪里搁?一股气没处出,转身就给了身后一个小弟一耳光,一脚。

    那小弟遭了无妄之灾,屁都不敢放一个,低头心下嘀咕:“你被人家打,又不是我打的,拿我出气干什么?”

    杨羽等一大群人下到山腰,任广飞让所有人将钢管交给瘦瘦高高的那个男生保管,随即带领一帮人下了山,绕到学校门口一家饭店里吃饭。

    学生都没多少钱,即便是任广飞也不例外,今天有一百多人,他也不能请一帮人吃好酒好菜,只点了七八个火锅,十多人一桌,分坐下来,喝的酒也是三块钱一斤的廉价老白干。

    不过虽然寒酸了一点,胜在气氛热闹,一帮人吃的不亦乐乎。

    高靖和杨羽被任广飞拉了坐一桌,高靖坐下后没多久,拉着杨羽溜出饭店外,说有事情要和杨羽说。

    杨羽走出饭店,询问道:“高靖什么事?”

    高靖从裤包中掏出三张百元钞票,递给杨羽,说道:“我身上就这么多了,你先拿着。今天飞哥帮咱们出头,还请客吃饭,烟咱们总要发吧,你拿着三百元去买几条烟来发给大家。”

    杨羽本身没什么阅历,之前没想到这一层,见高靖考虑周全,口上没说什么,心底暗暗感激,拍了拍高靖肩膀,往边上小卖部跑去,拿了三条十元一盒的云烟回来,随即与高靖返回饭店里,一桌扔了三包,也算小有面子,每丢一桌,便听那桌的人抬头道谢:“谢了啊,杨羽!”

    经过今天的事件,跟任广飞混的人多半认识了杨羽。

    杨羽回到任广飞等人一桌,任广飞笑道:“还买什么烟?大家都带得有。”

    杨羽笑道:“那怎么同?这次飞哥帮了我的忙,还让你请大家吃饭,真是不好意思。”

    任广飞道:“大家都是老乡,能帮则帮,没必要斤斤计较,况且我也早想找机会请大家吃饭了,今天正好凑上了机会。”

    其实任广飞这次帮杨羽,除了杨羽是他的老乡之外,还有一层原因,这个李跃进进校后,声名鹊起,很多人都说任广飞要不是高李跃进几届,这一中的扛把子就是李跃进了。

    他是当老大的人,当然听不得这些话,这次便趁机修理李跃进,好让别人知道,他任广飞才是名副其实的一中老大。

    这次的事件,他也有些意外,印象中杨羽是个老实巴交的好学生,没想到今天的表现那么狠,比手下许多混了好久的都还硬,不由对杨羽高看了一眼。

    说完拉着杨羽坐下,郑重地为杨羽介绍起来,同桌的除了高靖和杨羽外,全是任广飞的亲近,也都是在一中出了名的人物,先前扛麻布口袋的那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名叫杨豪,听说他经常摸黑一个人去找些小钱,因此人送外号土匪。而在教学楼外给任广飞报信的那个大眼睛男生则叫吴昆。

    这二人都住校外,任广飞的家伙都藏在他们住处。

    杨羽亲热地和二人打了招呼,杨豪笑说:“杨羽,咱们可是家门啊,以后有什么好玩的可别叫上我。”杨羽客气道:“一定,一定!”

    一帮人随后吃起饭来,吃了一会儿,任广飞提议划拳喝酒,众人表示赞同。任广飞率先找杨羽划了三拳,杨羽不会划拳,三拳都输了,任广飞见他一杯下去,脸已经红彤彤的,知道他不大会喝酒,便端起余下两杯中的一杯,说道:“杨羽,我陪你一杯。”

    杨羽谢了一声,心中暗暗佩服任广飞的气度,随即与任广飞碰杯干了。

    这两杯酒喝下去,杨羽一边吃菜,一边活动起了心思。经过几次接触,他对任广飞等混混大为改观,以前只觉这些人除了会好勇斗狠,泡妞,欺负弱小外一无是处,但以今天所见,都是很豪爽的人,可比一些人外表是君子,背地里却肮脏龌龊的人好多了。

    又想到自己将要高考,大学的学费还不知从哪儿来,而之前任广飞接下了一个场子,到可以挣到一些钱,便想跟任广飞混一段时间,帮着看场子挣一些钱。

    这顿饭其他人都吃得开开心心,欢乐无比,不时听人在旁边大笑道:“还以为李跃进真是什么不可一世的人物,被杨羽打连手都不敢还,也不过一般般,看来以前还真是高看他了。”;“哈哈,李跃进再牛,在一中还不是一样乖乖装孙子?”

    任广飞也是春风得意,不断和同桌的人干酒。

    杨羽权衡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到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任广飞,说道:“飞哥,我敬你。”

    任广飞笑说“好”,接过杨羽递给他的酒,一口而干,非常豪气。

    杨羽本来就没什么酒量,先前已经喝了一些,现在再喝一杯酒,只觉腹内翻涌,差点呕吐出来,但被他强行压住。他放下酒杯,说道:“飞哥,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任广飞看向杨羽,说道:“什么事?”

    杨羽说道:“你恐怕也知道我的情况。”

    任广飞点了点头,说道:“听说过一些。”

    杨羽续道:“我想读大学,可是学费不知道从哪里来,我想跟你混,帮忙看场子,你一个月随便分我一点就可以了。”

    任广飞脸色凝重下来,看着杨羽说道:“你怎么会想到看场子挣钱?这可会耽误你读书啊。”

    杨羽咬了咬牙,道:“我读书只能靠自己,如果挣不到学费,考上了也没用。”

    任广飞“哦”了一声,沉吟起来。

    杨羽说道:“飞哥,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消极怠工,让你失望。”

    任广飞笑道:“我倒不是担心你会消极怠工,而是担心你无法两边都兼顾到。你想清楚了?”

    杨羽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要去找工作凑钱,人家一听他是中学生都不要,也只有看场子这一条路了,肯定地回答道:“想清楚了。”

    任广飞笑道:“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要混也合格。”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跟邓浩去看乾隆山庄的场子,一个月收到的看场费全部归你们,我一分不要。”

    杨羽之前听任广飞说还没完全确定下来,便问:“那个场子已经确定下来了吗?”

    任广飞道:“六哥打了招呼,应该没问题。”随即对邓浩道:“邓浩,杨羽以后跟着你,你可要好好带他。”

    邓浩点头道:“是,飞哥。”

    高靖见杨羽正是跟任广飞,也是十分心动,张口说道:“飞哥,我也想跟你。”

    任广飞看了看高靖,点头道:“你们两个互相有照应也好,你也跟邓浩吧。”

    高靖想混社会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什么机会而已,听任广飞答应,笑得快合不拢嘴,满脑子都想着,他吗的,老子现在是跟着飞哥混的人了,以后在学校里还不横著走?还会泡不到妞?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