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三千块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笃笃笃!”

    杨豪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非常不耐烦的声音:“谁啊!”杨豪应道:“是我!”却不说自己是谁。

    吱呀地一声,门开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出现在门口。青年看到杨豪,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即说道:“豪哥,是你们啊。”

    杨豪笑道:“今天晚上无聊得很,过来试试手气。”

    青年说道:“进来吧。”

    杨羽等人便走进了屋,那青年又把门关了。

    杨豪一走进屋就看见房间中央处放了一张方形桌子,周围围了二三十个小青年,人人神情亢奋地对着桌子呐喊:“豹子,豹子!”

    知道他们在玩押豹子,押豹子是j市当地的一种常规赌钱方法,分为庄、顺、前、后四方,由庄家发牌。每一次只发两张,和骰子比点数的规则差不多,由两张牌组合起来的点数比大小,一点小九点大,两张牌成一对的话就是豹子,豹子赢九点,若双方同样是豹子,依旧是点数大的豹子赢。

    如果两张牌的点数加起来超过十点,只算个位数,若是十点就是瘪十视为零点,最小。同样点数,则算庄家赢。

    所以原则上来说,庄家的赢面比较大。

    杨羽走到人群后面,踮起脚尖往里看去,只见当庄的是一个嘴唇奇厚,胡须浓密的青年,这时正好开牌,他翻开手中的两张牌,一张是方块3,一张是梅花6,刚好九点,当场欢呼起来:“庄家九点,通杀!”

    周围青年全部唉声叹气,纷纷说道:“阿强,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顺,把把通杀!”

    那个青年笑嘻嘻地收了桌上的钱,数目不少,只怕有一两千元,随即说道:“人的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谢谢了,谢谢了各位。”说完洗起了牌。

    杨豪扒开前面的两个青年,那两个青年本来不爽,回头怒目而视,要发火,见到是杨豪均软了下来。

    杨豪大摇大摆地将前面坐在后方的一个青年揪起来,说道:“大家玩得这么高兴,我也来玩两把。”

    那个叫阿强的庄家见到杨豪脸色一变,说道:“豪哥。”

    杨豪笑道:“不用管我,继续开你的牌。”说着将先前凑出来的六百元钱放到桌面上,说道:“六百块,押后方,发牌吧。”

    杨羽不由紧张起来,一把就押了下去?输了不是没翻本的机会了?

    阿强点了点头,每家发了两张牌,发完牌时,又有不少人下注,几十到几百不等,分别押顺方、前方,却无人跟杨豪押后方,显然是怕杨豪黑吃黑。

    杨豪拿起牌在手里慢慢拨起来,杨羽看第一张牌是五点,第二张牌缓缓拨开,是一点,加起来总共六点,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

    所谓伤心五断肠六,五点和六点不大不小,正好在中间的坎上,输赢的机会都各占一半,最是考验人。

    顺方、前方先后开了牌,一家是四点,一家是五点,比杨豪的牌还不如,后面跟着下注的人纷纷叫晦气,早知道不下注了。

    轮到庄家开牌了,阿强慢慢掀开牌来,第一张是九点,所有人的心看庄家的牌是九点,一颗心都悬了起来,庄家第一张是九,第二张牌要是低于五点的话就要通赔了。

    阿强似乎也很紧张,开第二张牌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他缓缓揭开牌,只见底牌是六点,当场喊道:“庄家五点,杀顺、前两方,赔后方。”

    押那两方的人顿时一阵骂娘,责怪开拍的人手气太差,连累了他们。

    阿强笑着将六张一百块的钞票放到杨豪面前,说道:“豪哥,你的手气还真不错,第一把就赢了。”

    杨豪笑道:“谢了啊,阿强。”随即拿起阿强赔过来的六张新崭崭的钞票在手里拍了拍,又全数押了下去,说道:“还是全押。”

    阿强脸色变得青了,说道:“豪哥,一千二太大了,我可受不起啊。”

    杨豪瞥了瞥阿强面前的钱说道:“你那儿少说也有五六千,怎么受不起,老子正在兴致头上,少罗嗦,继续。”

    阿强说道:“好吧。”又洗起了牌,随后照旧一家发了两张牌。

    杨羽看杨豪拨开手中的牌是八点,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六点都能赢,现在八点赢的机会更大。

    再看其他两家,都是五点、三点。

    阿强缓缓打开他手中的牌,全场立时一片骂娘:“草!阿强你这个狗日的,今天踩到狗屎了,又是豹子?”

    杨羽的脸色登时绿了,完了,一把全输了,忽然想起杨豪叫上自己等人带刀来,一定是要玩横的了,杨豪多半马上就要翻脸,立时手摸刀柄,看向桌面,随时准备动手。

    阿强赔笑道:“豪哥,不好意思,要收你的钱了。”

    杨豪呵呵笑道:“我杨豪愿赌服输,你尽管收你的。”

    那个阿强知道杨豪的性格,因此先前故意输一把给杨豪,想打发杨豪走人,哪知杨豪赢了还不肯走,反而变本加厉地押上了,心知这么下去,自己很快就要被他赢空,不得已才赢了杨豪。当下点了点头,收走杨豪面前的钱。

    收钱时可也提心吊胆,生怕杨豪发难,直到把钱收到自己面前,方才落下心来。

    阿强随即吆喝道:“要下注的赶快啊,马上要开牌了。”

    一帮小青年纷纷下注。

    阿强见杨豪坐在那不动,忙问:“豪哥,你不下注吗?”实际上知道杨豪多半没钱了,提示杨豪可以走人了。

    杨豪笑了笑,说道:“当然要下,怎么不下。”说着缓缓掏出蝴蝶刀来,往桌上一拍,砰地一声响,吓得所有人一大跳。旋即说道:“我这把刀是从外国进口的,跟着我有好多年了,搞过不少人,应该值三千吧。”

    杨羽心下暗笑,这把蝴蝶刀是从杨豪住处拿来的,估计也就是路边货,顶多值几十块钱,三千他也开了口?

    阿强面上现出为难之色,说道:“豪哥,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杨豪喝道:“我怎么为难你了?一分钱一分货,老子押了,你他么不开是不是瞧不起老子?还是认为老子的刀不值三千块,坑你来了?”他越说似乎越怒,眉毛渐渐竖了起来,说完时猛一拍桌子,啪地一声站了起来。

    杨豪这才一站起,里边忽然走出五六个小青年来,为首一个矮小青年叫道:“阿强什么事?”

    阿强回头说道:“豪哥押了一把刀,要三千块。”

    那矮小青年立时转头看向杨豪,说道:“豪哥,要捣乱只怕也要看看地方吧。”

    杨豪呵呵笑道:“小红,原来是你在这啊。”说着走了过去。

    那矮小青年全名叫张远红,小红是他的小名。他身后的几个人立时走上前,将杨豪堵住,说道:“豪哥,有话就这说。“

    小红随即看向阿强,说道:“豪哥输了多少?”

    阿强说道:“六百块。”

    小红说道:“还给豪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阿强答应一声,拿了六张一百元的钞票走到杨豪面前,双手递上去,说道:“豪哥,给!”

    杨豪接过钱,笑了笑,忽然跳起来,给了阿强一耳光,一脚将阿强射倒在地,厉喝道:“他么的,老子没钱么?看不起老子?”

    随小红出来的几个小青年齐齐上前,捞起拳头就往杨豪砸去。

    “谁他么敢动手?”

    杨羽看到这里,心知动手不可避免了,爆喝一声,抽出砍刀,就往那几人砍去。

    那几个小青年齐齐吓得往后退开。

    小红似乎现在才看到杨羽,冷笑一声,道:“原来羽哥也来了啊。”

    杨羽对小红没什么影响,诧异道:“你认识我?”

    小红冷笑道:“羽哥真是健忘啊,大桥上我们见过面了,这么快就忘记了。”

    杨羽仍是没有印象,但已经明白过来,这小子是黄毛狗或者黑子的人,想起当日被追杀的狼狈,心中立时升起一股火气,慢慢迎着矮小青年走过去,森然道:“原来那天你也有份。”

    小红笑道:“当天羽哥的胆子真是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那么高的桥都敢跳下去,居然还没事,下次要追杀你,看来得找个更高的地方才行啊。”说话的音量很大,显然在故意披露杨羽的丑事。

    他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道:“是啊,要说这跳桥的功夫,咱们j市谁能比得上羽哥?连市一中大桥都敢跳,还有什么地方不敢跳的?”

    一帮小弟说话,小红抱着双手,冷笑看着杨羽。

    杨羽胸中怒火更盛,面上却淡淡地说道:“你是黄毛狗还是黑子的人?”说着时已经悄然往刀柄摸去。

    矮小青年仍是一副不屑的表情,看着杨羽说道:“我叫小红,是跟黄毛哥的,怎么?”

    杨羽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和你聊聊。”话一说完,毫无预兆地一刀就往矮小青年砍去。

    小红似乎早有防备,往后退开,避开杨羽这一刀,同时刷地抽出一把砍刀来,口中大喊:“动手,给我砍死这帮王八·······”

    说到这,见杨羽又一刀砍来,将下面的话生生吞了回去,挥刀与杨羽互砍。

    “锵锵锵!”

    二人打成一团,杨羽身体比小红更高,占据身高优势,刀砍脚踢,将小红逼得步步后退。

    与此同时,杨豪大叫一声:“动手!”与吴昆、高靖向对面的小红小弟扑去,现场登时乱成一团,其他不相干的小青年则纷纷往后退开,贴在墙角,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生怕被双方误伤到。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