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出路在哪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吴鸿文敲了一阵子没力气了,对旁边一个小弟招了招手,那小弟走上来,吴鸿文将火药枪交给那小弟,随即掏出一张白色的手帕慢慢擦手,一边擦一边说道:“吗的弄脏了我的手,你们继续打,打到我满意为止。”

    暴龙对杨羽恨之入骨,闻言自告奋勇上前,对着杨羽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吴鸿文走到前面的一张桌子坐下,回头对控制任广飞的几个小弟挥了挥手,说道:“放开飞哥,我们两表弟好好聊聊。”

    他话说完,苗子松开压住杨羽的脚,挥手让几个小弟控制杨羽让暴龙打,自己走到吴鸿文身边垂手站立。

    任广飞得了自由,看了看杨羽,随即走到吴鸿文对面坐下,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人?”

    吴鸿文看了看杨羽,道:“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你只要保证以后再也不混,我马上放人。”

    任广飞看了一眼杨羽,见他满脸都是鲜血,摇摇欲坠,显然受伤不轻,沉吟起来,面子重要,还是兄弟的安危重要?

    吴鸿文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到了两杯,递了一杯到任广飞面前,说道:“说起来大家是亲戚,你要是不混,咱们两表弟和和气气的不是更好?”

    任广飞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赢了,放人吧。我保证以后不混了。”

    吴鸿文当场挥手制止暴龙等人,随即端起酒杯和任广飞碰了一下,说道:“早这样不是皆大欢喜?”

    任广飞勉强地笑了笑,喝了一杯酒,说道:“我可以走了吧。”

    吴鸿文微笑道:“不再坐一会儿吗?咱们两老表难得在一起,吃顿饭再走嘛。”

    任广飞苦涩地道:“不了,我先送他去医院。”往杨羽走去。

    杨羽早已经陷入昏沉当中,被人伸手扶着,并没有倒在地上。任广飞轻轻拍了拍杨羽的脸颊,问道:“杨羽,有没有事?”

    杨羽迷糊中听任广飞询问,强撑道:“我……我没事。”

    任广飞看他的样子走不了路了,说道:“我背你,咱们去医院。”转身将杨羽揽上背,往楼下走去。

    ……

    在一家小诊所处理好伤口,杨羽和任广飞一起到了杨羽住处,任广飞一走进杨羽住处,就看见整个屋子简陋无比,由此想到杨羽的身世,说道:“杨羽,你能坚持读书到现在真是奇迹,我要是你早就混社会,或者打工去了。”

    杨羽头上的伤口一直在疼,强忍着疼痛,干笑道:“我也快读不下去了,也许我很快就会步上两条路中的一条吧。”

    任广飞皱眉看向杨羽,郑重说道:“你还真想和杨豪们混社会?”

    杨羽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被人打得惨过,而且连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心中说不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他咬了咬牙,说道:“终有一天,我要他吴鸿文也尝尝被人欺凌的滋味。”

    任广飞笑了起来,笑声中有些无奈,也有些自嘲,现在的吴鸿文势力这么大,谁能和他分庭抗礼?随即干笑道:“我明白你的想法,换做是我也会这么想,可是今天晚上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平心而论,你认为你能和他斗吗?”

    杨羽一怔,自己拿什么和他斗?要人没人,要背景没背景,莫非真是痴人说梦?可是要忍下这口气,却又万分不甘。

    任广飞看杨羽还没打消念头,续道:“今天晚上那个苗子,你见到了吧。你认为他的身手怎么样?”

    杨羽实话实说道:“我打不过。”

    任广飞道:“以我看啊,不止是你打不过,就是整个j市也没人打得过,包括咱们学校的那个散打冠军谭狗。”

    杨羽惊讶道:“这么厉害?”

    任广飞摇头笑道:“你是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才敢在吴鸿文面前动手。这个人是彝族人,从小被送到少林去学武,一双腿没人能敌。他打的第一场架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杨羽疑惑道:“什么情况?”

    任广飞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脚踢断街边的人行道护栏,和他打架的人全部被吓趴下了。他一双脚不但力道大,而且非常快,我曾听吴鸿文吹嘘过,苗子一秒能踢出四腿,你认为还有谁能比他快?”

    杨羽心中震动,一秒踢出四腿,那不是比机器还快?

    任广飞说道:“他对你和杨豪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你们两个不死也要残废。吴鸿文手下四大护法,真正最厉害,吴鸿文视为王牌的就是这苗子,对他非常重视,除非有特殊的事情,苗子基本上都被他留在身边。”

    杨羽的信心遭受到从所未有的打击,照任广飞这么说,有这个苗子在,根本没人能动得了吴鸿文。

    任广飞又说道:“我是打算不混的了,你还是专心读书吧,有吴鸿文在,我们两个都没得混。”

    杨羽动摇起来,才开始决定要混就要回头?

    忽然之间,心中生出一种不甘,我不信,我偏要去混,偏要和吴鸿文斗一斗!

    掏出一支烟,发给任广飞,说道:“飞哥,你的话我都明白了,可是我还是想试一试。”

    任广飞接过烟,看向杨羽,眼中有些诧异之色,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还要坚持,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杨羽,咱们虽然认识不久,但飞哥没必要骗你,你听我一句劝,别混了,好好读书才是正途。”

    杨羽明白任广飞是好意,掏出火机给任广飞点着烟,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说道:“飞哥,我明白,可是我和杨豪他们都已经说了,总不能反悔吧。”

    任广飞正要再说话,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手机后说道:“杨豪啊,我们没事。你们不用出来了,我和杨羽在他住处说话。就这样。”

    挂断电话后看向杨羽,续道:“你决定了要混下去?”

    杨羽点头确认。

    任广飞沉吟道:“人各有志,你既然这么决定,我也不劝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杨羽道:“嗯,飞哥。现在晚了,就这儿睡吧。”

    任广飞看了看杨羽简陋的床,点头答应。

    杨羽随即去打了一盆水来给任广飞洗脚,之后自己也洗了脚上床睡觉。躺在床上,脑袋被吴鸿文砸的伤口不断作痛,怎么睡也睡不着。

    在床上趟了一会儿后,杨羽实在躺不住了,翻身下了床,拿了跟凳子走到屋外坐了下来。

    才一坐下,小黄就摇头摆尾地跑来,在杨羽裤脚乱亲,杨羽伸手摸了摸小黄的头,小黄就趴在了杨羽脚边。

    今天的夜色很美。

    杨羽抬头看了看夜空,只有这个评价,但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沉沉的压抑堵在心头。

    “有吴鸿文在,我们两个都别想混。”

    任广飞的话一遍又一遍地浮现在脑海,杨羽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不得不认可任广飞的这句话。

    “出路在哪?该怎么混?”

    杨羽心中无限迷惘。

    天亮了,东边天际烧得火红,朝霞满天,美轮美奂,但杨羽的心情却很沉。

    在他面前地面上是二三十个烟头,混乱无章地躺在那里,又一个烟头落下,杨羽伸脚将烟头踏熄,转身回了屋。

    这时任广飞还在熟睡中,鼾声如雷,杨羽摇了摇头,走过去爬上床,在任广飞身边躺下。也许是因为一夜没睡的疲倦,并没有被任广飞的鼾声吵得睡不着,合上眼没多久就睡着了。

    ……

    “滴滴滴!”

    杨羽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侧头看了看旁边,任广飞还在睡觉,当下翻身下了床,拿起手机查看,现在才中午十二点,手机上显示有十二个未接来电,翻查了下,分别是林晓慧、杨豪、高靖打来的。

    当下先回拨给林晓慧,电话才一接通,就听林晓慧的声音:“杨羽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你昨晚到底去哪了啊。”

    杨羽笑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昨晚陪飞哥去见六哥了,六哥昨晚硬要拉着我们去喝酒,我和飞哥昨晚都喝醉了,刚刚才醒过来。”

    “哦,这样啊,我表妹问你在哪,我们来找你。”

    杨羽摸了摸额头的纱布,不想让何倩看到,一是怕没面子,二是怕她担心,便说道:“我呀,我和飞哥还在宾馆中,待会儿我们要去飞哥的马场一趟,今天可能没时间。”

    “嘿!杨羽你现在**了啊,我表妹答应你了,你现在摆起谱来了,昨晚晃了一眼就不见人影了。”

    杨羽连忙赔笑道:“不是这样,我明天跟你慢慢解释,你帮我跟你表妹说一声,下次我再好好请你们吃饭。”

    “真不是这样?”林晓慧似乎有些不信。

    杨羽肯定道:“真的,我还能骗你吗?”

    “那好吧,明天上学说。”

    杨羽“嗯”了一声挂断电话,正要拨打杨豪的电话,任广飞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这么早和女朋友聊天?”

    杨羽回头看去,见任广飞打了个呵欠走出来,当即说道:“不是,是我们班长,打电话来问我情况。”

    任广飞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看天空,见阳光普照,随口说道:“今天天气真是不错。”

    杨羽附和道:“是啊。”顿了一顿,说道:“杨豪和高靖打了几个电话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事,我打电话回去问问。”

    任广飞“嗯”了一声。

    杨羽当下拨起号码来,才按下一个按键,小黄忽然跳了出来,冲着门口方向就是一阵狂吠:“汪汪汪,汪汪!”

    杨羽与任广飞互视一眼,均有些惊慌,莫非吴鸿文的人又来了?

    正这样想,就听杨豪的声音:“杨羽,杨羽!快来给我们开门!”

    杨羽和任广飞都松了一口气,杨羽随即往铁门走去,走到铁门边时,只见杨豪、吴昆、高靖一起走来,人人脸上洋溢着喜色,心中诧异无比。

    高靖一看见杨羽,就挥手大声道:“杨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保证你听了高兴得跳起来!”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