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好消息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想不到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消息能让自己高兴得跳起来的,一边打开铁门,一边说道:“到底什么消息,看你们一个二个的得意劲。”

    杨豪笑着说道:“我刚才打你和飞哥的电话怎么都没人接啊。”

    杨羽说道:“我们昨天晚上回来得太晚,一直在睡觉。”

    杨豪、高靖等人这才注意到杨羽头上的伤,纷纷问道:“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吴鸿文打的?”

    杨羽笑了笑,说道:“没事,咱们先进屋说话。”等一帮人进了屋,关上铁门,随即往回走去。

    杨豪等人看见任广飞,纷纷打了招呼,一帮人随即进了屋说话。

    高靖一进屋,就笑着说道:“杨羽,飞哥,有件事情你们绝对想不到。”

    杨羽摇了摇头,这帮人一直卖关子,现在还不说,便也懒得问,等他们自己说出来。

    任广飞笑着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杨豪说道:“飞哥,你猜猜?”

    任广飞摇头道:“我猜不到,快说吧,别卖关子了,如果真是好事,我请你们吃法。”

    杨豪笑道:“那这顿饭飞哥你是请定了。这个消息是关于吴鸿文的。”

    任广飞诧异道:“关于吴鸿文的?他莫非昨晚上被车撞死了。”虽然和吴鸿文是表兄弟,他心底着实恨不得吴鸿文哪天被车撞死。

    杨豪说道:“那怎么可能?”

    任广飞道:“那就奇怪了,除了吴鸿文被车撞死,还有什么值得我非请你们吃饭不可。”

    杨豪哈哈笑道:“你绝对想不到,昨天晚上黄毛狗被鞍山的老混混砍死了,还有黑子也被人举报,曾经杀死过人,连夜跑路了。”

    杨羽心中又惊又喜,吴鸿文四大护法一死一跑路?难道真是天赐良机?

    任广飞诧异无比,黑子杀过人没什么稀奇,鞍山的老混混怎么会无缘无故砍黄毛狗?当下问道:“黄毛狗到底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详细说说。”

    杨豪说道:“黄毛狗那杂碎以前在夜总会,在黑狗妹妹的酒里下药,将黑狗的妹妹**了,昨天晚上黄毛狗去鞍山上面吃饭,被黑狗的妹妹看见,所以就着砍了。”

    任广飞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他吗的,黄毛狗这杂种胆子也太大了,连黑狗的妹妹也敢动?”

    杨豪笑道:“那小子估计不知道是黑狗的妹妹,否则的话,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的胆子。”

    杨羽听得满头雾水,问道:“你们说的黑狗是谁?”

    任广飞笑道:“黑狗就是鞍山这一帮人的老大,现在虽然不怎么混了,可是实力仍然很强。他以前是龙哥手下头号马仔,龙哥死后,就是他带鞍山的人。杨羽,这人也不好招惹,你以后碰见了,最好别惹他们。”

    杨羽本来就不是无事惹事的主,当即说道:“我记住了。”

    任广飞随即笑道:“杨豪,你说得对,今天这顿饭我还真非请不可。等我洗把脸,这就带你们去吃好的去。”

    杨豪等人立时欢呼起来,其实心下清楚,以任广飞的性格,即便是没有这个消息,也少不了请他们吃饭。

    杨羽和任广飞洗了一把脸,一帮人便出了杨羽住处,到了外面的大马路上,任广飞回头笑着问道:“大家想吃什么?”

    杨豪说道:“不如去吃烙锅吧,咱们也好久没去吃了。”

    烙锅是j市本地的一种特色小吃,具体做法是将一口平底锅放在火上,在锅里浇上油,然后将牛肉、龙虾、土豆、韭菜、鸡肉等各种菜放在锅里烙熟,最后蘸上适量的早已调好的辣椒粉入食。

    任广飞望向杨羽,问道:“杨羽你呢,想吃什么?”

    杨羽说道:“我随便。”

    任广飞见杨羽没意见,便笑着说道:“那好,咱们就去吃烙锅。”

    一帮人顺着大马路往上爬去,转了一个弯,就到了鞍山小吃集中地,这儿的小吃在j市非常有名,各种各样的小吃都有,而且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偏远,房租比较便宜,一般来说消费比起市区要稍微低一些,一到周末,鞍山上便车水马龙,食客来往不绝。

    今天正好是星期天,杨羽等人一绕过弯,就见一条宽阔平坦的大街展现在眼前,两边各种各样的小吃店林立,其中又与烙锅店最多。

    任广飞指了指斜对面的一家烙锅店,说道:“就那家吧。”随即带着一帮人进了那家烙锅店。

    任广飞似乎和老板很熟,一进店里便发了一支烟给老板,随即和老板说了几句话,老板便让一个服务员带一行人去楼上的包间坐了。

    这包间非常简陋,就是一个十平方米不到的小房间,屋里也没什么摆设,只中间摆放着一个大圆桌,圆桌中间放着一个液化气炉子,上面架了一口圆形的平底锅。

    一帮人坐下后,任广飞让众人点了菜,将菜单递给服务员,说道:“先给我们来三件啤酒。”

    杨豪说道:“飞哥,喝啤酒不划算,太贵,而且还不能过瘾,不如叫老白干吧。”

    任广飞笑骂道:“大白天的你就想醉了?就啤酒吧。”

    那服务员便拿着菜单下去了。

    高靖忽然想起何倩,便问杨羽道:“杨羽,何倩走了没有,没有的话,叫她出来吃饭吧。”

    任广飞笑道:“对啊,把你女朋友也叫出来,认识一下。”

    杨羽刚刚才和林晓慧说自己有事,现在打过去就要露馅,当即说道:“现在这么晚了,她们应该吃了吧,不用管她们了。”

    杨豪一拍杨羽肩膀,笑道:“杨羽你刚刚才追到手,可得抓紧一点,小心别飞了。”

    杨羽听杨豪这么说,心下一紧,随即说道:“那好,我打个电话问问,看她们来不来。”随即走出房间,打起了电话,电话通了后,编了个借口说临时有事,没有和任广飞去马场,正在鞍山上面吃烙锅,让她们直接打出租车上来,林晓慧说何倩已经回学校去了,有些不高兴杨羽昨天晚上露了一个面,就再没了踪影。

    杨羽听到这儿,心中略感愧疚,本来叫她来,好好陪她的,谁知发生昨天的事情。又听林晓慧说道:“杨羽这次就算了,下个月一号的元旦,你可得好好补偿我表妹。”

    杨羽连忙答应下来,随即和林晓慧结束了通话,心下盘算着怎么补偿何倩走进房间。

    一进房间,就见杨豪眉飞色舞地笑道:“他妈的,真是太爽了!这次吴鸿文手下四大护法折了两个,正是我们反击的最好机会。飞哥,我看这样,咱们带人先把市一中里吴鸿文的人一个个打服了,然后再去把暴龙那一帮人砍废,将一中和卫校先控制住,然后再慢慢坐大。”

    杨羽听到这话心中一动,若是以往,杨豪的计划未必行得通,但现在黄毛狗被黑狗砍死,吴鸿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和鞍山的混混火拼,再加上他折损两大护法,一定会阵脚大乱,正是难得的机会。走到座位上坐下后就看向任广飞,看他有什么意见。

    任广飞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虽然说现在确实是好机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这点人还是不能和吴鸿文叫板,还是再看看吧。”

    杨豪等人本来满心以为任广飞会趁机会反击,闻言都是泄了气。

    杨羽也差不多,连忙说道:“飞哥,现在机会很难得,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任广飞苦笑道:“你昨晚也听到了,我亲口保证不再混社会,这一反悔,吴鸿文肯定会大肆宣扬。”

    杨羽急了起来,又说道:“飞哥,昨晚你是被逼的,说的话怎么能当真?”

    任广飞道:“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我早就不想混了,就算他不逼我也是一样。别说了,大家喝酒吧。”端起一杯啤酒与众人碰起杯来。

    杨羽等人见他态度坚决,便也不好再劝,只得和任广飞碰了一杯酒。

    任广飞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地将一杯酒喝光,放下杯子,看向杨羽,说道:“杨羽,我有一笔账不好收,你能不能帮我去收一下?”

    杨豪插口道:“飞哥,什么帐,我去帮你搞定。”

    任广飞摇了摇头,说道:“这笔账的债主是六哥的一个兄弟,不好动粗,你性格冲动,办不了。”

    杨羽听任广飞这么说,沉吟道:“飞哥,这笔账有多少?”

    任广飞道:“一共三十万,我们能抽取的利息一共是三万,现在他欠钱不还,我的老板都问我了。你帮我追回这笔账,我能分到一万五,全部给你。”

    杨羽一听“一万五”眼睛立时亮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大钱啊,心下更为热切,忙问:“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任广飞道:“他是南门的雄哥,和我们都是同门,你过去和他要账的时候客气一点。”

    杨羽皱起了眉头,照任广飞这么一说,这笔账还真不好要啊,又不能动武,对方若是赖着不还,根本拿对方没辙。

    正要再问任广飞几句,忽然感觉到任广飞要自己去收这笔账的用意只怕没那么简单。

    再一沉吟,恍然大悟:“任广飞恨吴鸿文入骨,怎么会在吴鸿文落难的时候不踩上一脚?又不让杨豪等人插手,莫非他是想试探我的能力,打算提拔我当一中老大?”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