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单刀赴会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昌山路与南门街相邻,位于城南,远离市中心区域。昌山路紧邻南门,是六哥这一系的腹地,一般屯门山的人是不敢轻易到这儿来的,否则若被发现,极有可能遭到追砍。

    南门之所以叫南门,是因为南门街有一座很古老的老城门,据说在明朝时期就已经建立起来了,能一直保存到现在也算奇迹。在南门区域内,随处可见那种青砖泥瓦建成的老房子,走进其中,倒有一种走进古代乡镇的感觉,但外地人绝难想象到,这儿就是j市黑暗势力最大的发源地之一。

    凡是j市的本地人,又有谁不知南门?

    昌山路虽然较南门稍微好些,可也好不了多少,在晚上,主干道两边的人行道上,随处可见古惑仔出没。

    杨羽抵达昌山路,夜幕已然悄悄降临,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刻,在情人夜总会对面才一下车,便觉数道目光投来,那种目光有些灼热,就像是野兽在盯着它的猎物一样。

    杨羽心下暗凜,面上却丝毫不改声色,打量起对面的情人夜总会来。

    那情人夜总会位于二楼,远远可看见天花板上的激光灯在闪烁,隐隐有音乐声传下来。楼下的通道里没有什么人,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了一些东西,依稀可以辨认出其中一幅是一把枪。

    杨羽看了一会儿,暗地里长呼一口气,举步往对面通道走去。

    走到通道入口,就看见先前看到的那个枪画下面歪歪斜斜地喷着一行字:“枪支复仇,请拨打电话189······”

    心中更是一紧,看来这儿真是藏龙卧虎啊,不过要上去讨债的决心并没有丝毫动摇,昂首阔步往里走去。

    爬上二楼,就见两个染着绿毛的小混混站在门边抽烟,笑嘻嘻地说着话,当下迎着走了过去。

    “嘿,帅哥,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第一次来?”

    就在杨羽走到两个小混混身侧时,左边一个绿毛问道。

    杨羽停住脚步,看向左边那个绿毛,说道:“我是飞哥的人,飞哥让我来找雄哥有点事情。”

    那绿毛斜眼打量杨羽,说道:“哦!你是小飞的人?雄哥还没来,你待会儿来吧。”

    杨羽不知道绿毛的话是真是假,便说道:“那没关系,我进里面等雄哥也是一样。”

    那绿毛甩了甩手,说道:“随你吧。”

    杨羽回头走进了情人夜总会的大门,一走进大门,澎湃的声浪便铺天盖地的袭来,有些头晕脑胀的感觉。看了看四周,见舞池对面还有一个空位置,径直走了过去坐下。

    服务员上来,杨羽点了一瓶燕京啤酒和一个果盘,就等了起来。

    坐了一会儿,周围的小混混也没来招惹他,只是听到那些小混混不断响起的,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多牛逼的叫嚣声有些反感,那些陪他们玩耍的女郎,也个个放荡得很,嬉笑**声络绎不绝。

    这儿非常混乱,却是这些古惑仔们的天堂。

    忽见夜总会大门口走进一个中年男子来,这中年男子身穿一件黑色西装外套,里面穿着一件低领黑色体恤,露出胸口纹身的一角,看样子非常彪悍。他身后跟着七八个人,刚才在门口的两个绿毛就在其中。

    只见那两个绿毛指了指这边,那中年男子便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到中央处的舞池边上时,掏出手机放在耳边打起电话来。

    杨羽心知那中年男子多半就是雄哥,当即站了起来。

    雄哥大摇大摆地走向杨羽,一边对着手机粗声粗气地大笑道:“妈的!那天屯门山那帮狗日的居然敢来找我要账,我草!我当时就火了,一刀砍过去,那人耳朵就被剁掉了。也幸亏那狗日的躲得快,不然老子一刀非剁了他不可。草!什么玩意儿,我雄哥是赖账不还的人吗?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杨羽心知肚明,这雄哥是故意说给自己听,想吓唬自己,若自己胆小一点,这趟算是白来了。当即面带微笑看着雄哥,等他打电话。

    雄哥走到了杨羽面前,挂断电话,对地上啐了一口,道:“现在提起来,老子都还火大,要是让老子再遇见那杂种,非砍死他狗日的。”随即看向杨羽,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小飞叫你来的?”

    杨羽微笑道:“雄哥,我叫杨羽,是飞哥的小弟。”

    雄哥点头“哦”了一声,说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杨羽道:“飞哥最近被老板催得紧,让我来问问雄哥,那笔帐是不是可以还了?”

    雄哥“嘿”地一声,斜眼看向杨羽,说道:“小子,你是什么意思?难道雄哥我还会赖账不还么?”

    杨羽笑道:“我和飞哥都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老板逼得紧了,没有办法。您也知道我们都是学生,这么大一笔数目承担不起。”

    雄哥道:“任广飞放马放了这么久,会连这点小钱都没有?你回去跟他说,我最近手头紧,让他先垫着,那笔钱缓缓就给他。就这样,你下次再来吧。”说完转身就要往包房区走去。

    杨羽连忙闪身拦在雄哥面前,说道:“雄哥,您这样我真的很难做。”指着自己脑袋的伤口,说道:“您看,我们飞哥因为这笔账狠狠揍了我一顿,差点没把我打死,我要……”

    这伤口本来是吴鸿文打的,这时候正好用来骗雄哥。

    雄哥打断杨羽的话,道:“小子,你老大打你关我屁事,难不成他打死了人,还要算在我雄哥头上?”

    杨羽虽然早料到这个雄哥强横无赖,没想到他横到这种地步,心中升起了一团火,但见这儿是雄哥地盘,只得强压着火气,赔笑道:“不是,当然不是!只不过雄哥我们飞哥说了,我要是收不到账,他非宰了我不可。”

    雄哥继续耍无赖,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正好啊,你不回去,留下来跟我也行,反正我这儿还差几个跑腿的。”

    杨羽道:“雄哥,您别开玩笑了。”

    雄哥笑道:“我没开玩笑,真的没钱,要不你过几天再来看看。”说着推开杨羽的肩膀,就要往对面走。

    杨羽自然知道过几天来结果仍然是一样,又闪身拦在雄哥面前。

    杨羽还没说话,雄哥倒先发起火来,斜眼看着杨羽,厉声道:“小子,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你还死赖活赖地拦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雄哥我没脾气?你信不信我今天打了你,任广飞他也不敢说什么?”

    杨羽胸中的火登时爆发起来,妈的,什么世道,要钱的还没发飙,欠钱的到先发起飙来,真的以为当黑社会大哥就可以横着走?心知如果不拿点狠的出来,这笔账永远别想要了。

    当即面上赔笑道:“当然,当然!雄哥是什么身份?”一只手摸向外衣的扣子,淡淡说道:“不过欠债还钱天公地道,您还是还了吧。”

    雄哥是当老大的人,嚣张惯了,听到杨羽的话,气冲上脑,一巴掌就往杨羽的脸颊打去,厉喝道:“草,没规没距,老子今天就帮任广飞教训一下小弟。”

    杨羽早有防备,往后避开,陡地将外衣扯开,胸前便现出四五个玻璃罐头瓶来,跟着掏出一个火机在天雷的引信处晃,冷笑道:“雄哥,反正我要不到钱,飞哥也会砍了我,今天咱们就同归于尽吧。”

    这时夜总会里的雄哥小弟都发现二人起冲突了,两个小弟去将音响关了,其余人纷纷提着酒瓶围了上来,将杨羽和雄哥周围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杨羽看到周围围了二三十名雄哥小弟,却是坦然不惧,依旧斜睨着雄哥。

    雄哥伸手制止蠢蠢欲动的小弟,冷冷看着杨羽的火机,说道:“小子,跟我玩这一套,你他么还嫩了点,有本事你就点。你要是敢点,老子立马把钱还你。”不信杨羽敢点天雷。

    杨羽心知他在赌自己,毕竟没有人会不怕死,这么多天雷挂在一起,一经引爆,现场的人只怕都难逃大难,他怎么会不怕?当即说道:“雄哥,这可是你说的。”说着当真用火机点燃了引信。

    “嗤嗤嗤!”

    引信燃了起来,火花直冒,雄哥等人都是脸色大变,这小子真点?

    杨羽脸上挂着一副镇定从容的笑容,心中难免有些紧张,若是雄哥真的不怕死,那这趟可就真的糟糕了。

    雄哥及他的小弟可不知道内情,还以为真的碰上疯子,个个额头直冒冷汗。

    双方都凝神屏息,看着对方,整个空间像是突然安静了下来,寂然无声。

    这是一场胆量的赌博,谁的胆量大谁就胜出。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