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吃醋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和白露吃完东西,沿着大马路往杨羽住处走去,到了岔路口,杨羽说道:“我们今天还要上课,我要回去洗一把脸。”

    白露看了看杨羽住处,脸上有些不舍之色,说道:“好,我先走了,再见。”

    “嗯,再见!”

    杨羽走下岔路,回了住处,打了一盆冷水洗了一把脸,昨夜因为熬夜的疲惫登时被消除得一干二净。

    到了教室才在座位上坐下,林晓慧就笑着说道:“我表妹中午就来,接她的任务就交给你吧。”

    杨羽不由想起了何倩,脸上情不自禁地荡漾着甜蜜的笑容。

    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有整整一万五千块大洋,暗想:“终于不用那么窘迫了,今天她想吃什么就请她吃什么,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买什么,总之,只要她高兴就好。”

    这一早上的课杨羽便在期待中渡过,课间的时候,杨豪来找杨羽,说魏奇等人还没来上课,也不知在搞什么鬼。

    杨羽心中明白,昨天先是东风车被打,后来他们又被黑狗的人追砍,哪还敢来上学?当下笑了笑,将昨晚的事情跟杨豪说了。

    杨豪听说后哈哈大笑,拍了拍杨羽的肩膀,说道:“羽哥,我算是服你了,这么损的主意也能想得出来,亏他黑狗还是混了那么多年的老江湖,被你耍得团团转。”

    杨羽笑道:“黑狗也是因为正在和吴鸿文火拼才会相信,要是平时,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杨豪笑道:“管他的呢,他们两帮人打得越惨烈越好,最好全部打死了,咱们好捡现成的便宜。对了,我们下午要逃课去气象站打台球,你去不去?”

    杨羽说道:“何倩要来,我中午要去接何倩,下午要回来上课。”

    杨豪正要说话,铃声响起,便往过道跑去,抛下一句话:“那好,下午你要是没去处,来气象站那儿找我们!”

    气象站那儿并没有台球室,只有一户居民在自家的院子里摆了三张台球桌,由于距离市一中和卫校比较近,经常有市一中和卫校的学生去那儿打台球,生意还算不错,放学时间,经常没有桌子。

    中午才一放学,杨羽飞快地跑出教室,急急忙忙地回到住处,洗了个头换了一身衣服,去接何倩。

    才走出住处,就接到何倩的电话。

    “喂,杨羽,我听我表姐说你要来接我。”

    杨羽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仿佛轻松起来,置身于云端,笑着说道:“是啊,我已经在路上了,你还在宿舍吗?”

    “恩,我还没出发呢,你用不着这么急。”

    “没事,反正我也没有事情。”

    “那你在岔路口那儿等我,我马上出去坐车。”

    “好,拜拜!”

    挂断电话,杨羽眉宇间尽是喜意,整了整衣服,往主干道和通往市一中、卫校的小路交汇处走去。

    走下大桥,再走了没多久,就到了卫校门口。卫校今天没课,门口只有几个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影,其中有两个抽着烟,看了杨羽一眼,随即迅速收回目光。

    杨羽察觉到二人的异常,猜测这两人多半是暴龙的人,心下暗凜,面上却镇定从容地往前走去。

    杨羽到了岔路口,这岔路口有一座桥,并不怎么宏伟,只架在绕市一中校园而过的河流上,两条路便在桥边交汇。

    杨羽走上桥,在桥边的栏杆上坐了,随即点着一支烟等起何倩来。

    等了约三十分钟左右,一辆面包车在面前停住,哗啦地一声,车门拉开,一个人跳下车来,杨羽禁不住眼前一亮。

    下车的正是何倩,她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高领羊毛衫,下半身穿着一条牛仔裤,十分娇美,虽然没露肉,却仍然能吸引住任何一个男生的目光。便只她下车的瞬间,就有几个路人将目光定格在她身上。

    杨羽将手中烟头往后一弹,远远落入河中去,跳下栏杆,说道:“你来了。”

    何倩微笑道:“嗯,你等了很久了吧?”

    杨羽笑道:“也没多久,就抽了一支烟的功夫。”

    二人随即顺着街道逛了起来,逛了一会儿,杨羽想到何倩这么急赶来,一定还没吃饭,便带她先去吃了一顿肯德基,再之后又在大街上逛了起来。

    二人很快就逛了一个多小时,何倩看时间快两点了,提醒杨羽道:“你下午是不是还要上课,已经两点了,要不咱们回去吧。”

    杨羽一个星期才能见她一面,心中舍不得,一咬牙,说道:“我下午不去上课了,就陪你。”

    何倩侧头看向杨羽,有些诧异道:“你快高考了,逃课很不好吧。”

    杨羽说道:“下午三节课是政治、地理、历史,这三门我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不碍事。”

    二人随后又逛了一些商店、商城,这时到了一家礼品店门口,何倩说道:“咱们进去看看?”

    杨羽平常都不逛礼品店的,但见她想进去逛,就点头同意下来,陪她进了礼品店。

    何倩在礼品店里东看看西看看,杨羽一直跟在她身旁。看了一会儿,何倩蹙眉道:“怎么没有?”

    杨羽问道:“你在找什么?”

    何倩神秘兮兮地道:“先不告诉你,等找到了再说。”又往前面走去。

    前面已经是尽头,何倩从沿着玻璃货架转往旁边走去,才走了两步,欣喜地叫道:“找到了!”疾步走到前面货柜前,伸手在玻璃柜里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

    杨羽看她手中玻璃瓶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小瓶子里盛着一些紫色的花粒,便上前问道:“这是什么?”

    何倩看了杨羽一眼,微微一笑,却不答话,往门口的柜台走去。

    杨羽赶上何倩,说道:“我来付账。”

    何倩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次我要自己给钱。”转头问了柜台里的女店员价钱,掏出钱给了。

    走出礼品店,何倩转头将那个瓶子递给杨羽,说道:“这个送给你,你要好好保存。”

    杨羽接过瓶子,有些诧异,这个瓶子有什么玄机?但想是何倩送的,那就一定要好好保存了,当即郑重地将瓶子收好,随即问道:“现在咱们去哪?”

    何倩沉吟道:“走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吧,不如我们去喝点东西?”

    杨羽看了看四周,见斜对面有一家咖啡厅,便要和何倩往咖啡厅走去。

    “滴滴滴!”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杨羽掏出手机查看号码,见是杨豪的号码,当即接听了电话。

    “喂,羽哥,你们现在在哪?”

    “我们正要去咖啡厅喝东西,你们在哪?”

    “我们在气象站打台球啊,有没有兴趣过来打两桌?”

    杨羽看了何倩一眼,说道:“我等等看,你们玩着。”挂断电话。

    何倩看向杨羽,问道:“谁打电话给你?”

    杨羽说道:“杨豪,他们在气象站打台球,问我们去不去。”

    何倩看了看杨羽,见他似乎有些想去,便说道:“好啊,我也正想学打台球呢。”

    杨羽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杀往气象站,在那家摆了台球桌的民居外面下了车。

    一走下车,就听一阵吉他声从高墙里传来,何倩似乎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喜道:“有人弹吉他,咱们快进去看看。”拉起杨羽往大铁门走去。

    杨羽跟着何倩一边走一边倾听,那人弹的曲子正是何倩当天晚上在矿一中校外哼的那首《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不由失笑,还真是巧啊。

    走进大铁门,就见对面屋檐下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留着一头偏分长发,长相十分俊朗,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手把吉他在那深情弹奏,只给杨羽一种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感觉。

    杨羽还是首次在现场听人弹吉他,见他手指在弦上拨弄,美妙的吉他声便弹了出来,不由惊奇无比,心想就这么拨弄就可以弹出这么好听的曲子?

    何倩比他更为惊奇,放开杨羽的手,走到那青年近前,静静地看着那青年弹吉他。

    那青年被何倩看着,仍旧旁若无人地弹奏。

    “羽哥,过来打两桌。”

    杨豪等人一手拿球杆,一手扬起向杨羽打招呼。

    杨羽看向杨豪等人,笑道:“等等,你们先玩着。”说完回头看向那男子,见何倩在前方很是痴迷地看着男子,先前那种仰慕登时转成了酸意,有些想揍人,可是有觉得太没品,再也无心看下去,转头走到杨豪们的台球桌旁,看起了杨豪们打台球,一边不断以眼角余光看何倩。

    好不容易,那青年弹完一首歌曲站起身来,何倩在边上拍手,赞道:“你的吉他弹得真好。”

    那青年看了杨羽等人一眼,说道:“谢谢。”说完转身进了屋。

    何倩转回到杨羽身旁,发现杨羽有些不悦,拐了拐杨羽,低声说道:“喂,怎么了?”

    杨羽说道:“没什么?”

    何倩见杨羽的样子,哪还不知道他是吃醋了?登时笑了起来,凑过小嘴在杨羽耳边,说道:“傻瓜,吃醋了。”

    杨羽感觉她吐气如兰,心中一阵荡漾,说道:“没有,我在看他们打球呢。”

    何倩又吃吃笑道:“傻子,放心吧,我只是喜欢听人家弹吉他,不是对他有什么意思,况且他那年龄都快可以当我叔叔了。”

    杨羽听她这么一说,心安了不少,说道:“你很喜欢听人弹吉他?”

    何倩道:“是啊,你不觉得弹吉他的男生很帅么?”

    杨羽心中下了个决定,学吉他。又想起之前说要在元旦节给她补偿,正好那天市一中要搞元旦晚会,到时候要是能当众给她谈一首歌,想来她一定会感动得一塌糊涂。侧头问道:“元旦节我们学校搞元旦晚会,你那天有没有时间?”

    何倩沉吟道:“那天啊,我妈知道我们学校那天放假,叫我回去呢。”看了看杨羽,一咬嘴唇,说道:“不过你要是约我的话,我就不回去了。”

    杨羽听她先说要回去,心中不由一紧,后听说她肯为自己不回去,心下又是一阵高兴。

    杨豪走了过来,说道:”你们两个在这说什么悄悄话呢?”

    何倩道:“没什么,我们在说你球打得好呢。”

    杨豪得意道:“那还用说?你看他们那副苦样就知道了,哈哈。”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