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插旗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等一帮人走得远了,富春来酒楼里面跑出几个人来,正是刘丹、白露和暴龙的几个小弟。

    刘丹等一帮人在包间中听到有人在外面喊,下面打架了,便纷纷跑下来看热闹。到了酒楼门口时,正好看到杨羽带人围砍暴龙的血腥场面,均被吓得不敢说话,更不敢上前帮忙,只等杨羽们走远了,方才跑了出来。

    白露看到暴龙被砍,心下自然非常痛快,不过表面工作仍是要做,连忙和一帮人跑上去照看暴龙。一看到暴龙气息奄奄的样子,登时担心起来。

    她倒不是担心暴龙的死活,而是担心暴龙要是死了,杨羽一定会被通缉。

    连忙道:“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暴龙的一帮小弟手忙脚乱地拨起了电话。

    白露心急如燎,又想等救护车来了,人恐怕也活不成了,又说道:“还是别打了,直接拦出租车去医院吧。”

    暴龙的一帮小弟和刘丹因为害怕杨羽等人,早被吓得心惊肉跳,反不如白露镇静。暴龙小弟慌忙应道:“哦,哦!快去拦车。”两个人去拦出租车,一个和暴龙比较亲密的背起暴龙。

    背起暴龙那个暴龙小弟背起暴龙才走到马路边,就觉背心湿了一大片,心中害怕,连忙说道:“龙哥,撑住,撑住!”

    杨羽沿着大马路回市一中大桥,高靖等人一路上神采飞扬地谈论今天晚上砍暴龙的事情。高靖笑道:“他么的,什么卫校老大,也不过一般般,还不是被我们砍了?”邓浩道:“暴龙和李跃进都被咱们砍得住了院,看以后这一片区还有谁敢和我们作对。”

    杨豪最是关心收保护费的事情,问杨羽道:“羽哥,现在暴龙被砍了,咱们不如今天晚上就去卫校收保护费?”

    杨羽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杨豪还真是心急啊。

    吴昆驳斥杨豪道:“现在都几点了,还怎么进去收保护费,你是不是想蹲小牢想疯了?”

    杨豪被吴昆这么一说,也觉太过心急了点,讪讪地道:“明天,明天吧。不过话又说回来,砍人还从来没今天晚上那么爽过,卫校老大……”之前砍李跃进因为是暗中搞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外,没其他人知道,不免有些美中不足。

    一帮人齐齐比起手势,大叫:“我草!”

    杨羽哈哈笑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经过一家小卖部门口,杨豪忽然说道:“等等,我去买点东西。”小跑着往小卖部跑去。

    杨羽心知他是买烟或者酒,也跟了过去。

    杨豪对老板娘说道:“老板娘,给我打十斤白酒。”

    “再给我们拿二十包洽洽瓜子,二十袋酒鬼花生,二十袋可比克薯片,再来二十袋凤爪。”

    杨羽在杨豪背后说道。

    杨豪回头看向杨羽。

    杨羽笑道:“今天晚上这么高兴,怎么能寒酸?”说着掏出钱付账。

    杨豪笑了笑,说道:“也对。”心下对杨羽越来越佩服,只觉杨羽无论是豪气、魄力、冷静都是一等一,恐怕任广飞也有不如。

    二人提着装好酒和零食的塑料袋子,走出小卖部,杨豪举起手中装酒的塑料袋,大声喊道:“喝酒去,谁要是尿遁,我可不饶他!”

    一帮人大声欢呼。

    到了大桥上,之前在大桥上迷惑暴龙的小弟们因为时间关系,怕进不了学校,已经回校了,就只今晚去砍人的十多个人在大桥上喝酒。

    杨羽半醉半醒间,胸中满是豪情,这儿将会是我们的天堂。

    当夜喝完酒,一个二个都醉醺醺的,大晚上也没什么去处,开旅社住呢又觉浪费,就一起到杨豪处过夜。一帮人将杨豪和吴昆的被单、被子分来来铺在地上,十多人睡起了地铺。

    这十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一个个又醉醺醺的,脚也不洗,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非常难闻的,酒味和脚臭味混杂的味道,不过一帮人倒下之后就睡着了,也没人再计较这些。

    反倒是第二天醒转过来后,有一种距离更加近了,更加亲密的感觉。

    ……

    第二天,暴龙被杨羽带人砍了的消息,在卫校和市一中风传开来,一时间无人不知现在市一中新任的老大叫杨羽。

    魏奇、萧志泽、陈兵、东风车等人听到这个消息,更是不敢回校上课,都向班主任请了假,请假的借口大致差不多,无非是他爷爷死了,外公死了,大姨妈死了之类。

    这几人平时就不大受班主任待见,各人的班主任接到他们请假的电话,也不问原因,一一准了。

    林晓慧上课间操的时候,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暴龙被杨羽带人砍了几十刀的事情,可吓了一跳,这才没多久,杨羽就这么亡命了?

    一上完课间操,就和杨羽谈话,希望杨羽下次砍人的时候注意一下分寸,别真的弄死了人。

    杨羽知道她是关心自己,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

    上完早上的课,杨羽出学校的时候在操场上遇到杨豪和吴昆,一帮人说着话往外走去。

    杨豪一直念念不忘去卫校收保护费的事情,一边走一边说道:“羽哥,咱们什么时候去卫校收保护费啊。”

    杨羽沉吟了下,说道:“现在去卫校收保护费,也只能暂时压住他们,没办法持久。要是能在卫校插旗,将卫校的人也控制在我们手中就好了。”

    说着忽然想起来,前几天不是听说有个学生仔被暴龙们打的发了狠,反转来把暴龙们赶跑吗。这个人似乎不错,而且和暴龙们有仇,不用担心投到暴龙那边去。

    当即又问:“对了,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卫校男生把暴龙们赶跑了吗,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在哪。”

    吴昆边走边说道:“那个人我找人去打听过,好像叫什么氓哥,听说因为怕被暴龙们保护,当天晚上就请假离开了卫校。”

    杨羽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上课?”

    吴昆摇头道:“不知道,回头我让人去打听一下。”

    杨羽说道:“好,你打听到消息就来告诉我。”

    杨豪先前听杨羽话的意思要在卫校插旗,连忙问道:“怎么?羽哥你想扶植这个氓哥?”

    杨羽笑了笑,说道:“还不定,看到人再说。”

    杨豪道:“这主意好,咱们在卫校扶一帮人起来,将暴龙们赶出去,这一片区域都是我们的人了。”

    杨羽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还有一个黑狗呢。”

    杨豪笑道:“黑狗用不着咱们操心,有马钢招呼他呢。”

    杨羽也是笑了起来,只觉最爽的事,莫过于看吴鸿文的人和黑狗拼得你死我活,自己在一旁看戏。

    “对了,六哥打算建帮,你们猜鞍山这一片区域会交给谁负责?”杨豪又说道。

    杨羽当上市一中老大的位置,自然想往上爬一步,心中对这个位置也颇为热心,但知自己资历还浅,而且还是学生,多半不会轮到自己,当下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轮不到我们头上。”

    杨豪道:“那可说不定,飞哥和六哥关系很好,如果飞哥肯在六哥面前说上那么几句好话的话,羽哥你当话事人的机会也很大。”

    吴昆皱眉道:“可是雄哥被羽哥得罪了,雄哥也能在六哥面前说上话,这其中很有难度啊。”

    杨羽说道:“现在吴鸿文的帮派都还没搞起来,六哥建帮的事情更没影,还是先看看再说。”

    说话间,一行三人已经走到了大桥桥头,杨羽与二人分别,一个人往住处走去。

    走到住处上面的岔路口,忽然看见一个婀娜的背影站在下面小路上徘徊,看形貌依稀是白露,当即唤了一声:“白露。”

    那背影转过头来,正是白露,她眉宇间有些担忧之色,一见杨羽就说道:“杨羽,你可回来了。”

    杨羽问道:“你没上课,在这儿等很久了吗?”说着走下小路,到了白露身前。

    白露道:“我昨天晚上陪刘丹们把暴龙送去医院,在医院待了一晚上,今天早上请了假。”

    杨羽看她满脸疲惫之色,知道她说的不假,说道:“你怎么不回去休息。”说到这心中一凛,她既然给自己通风报信,自然不会心向暴龙们一帮人,来这儿等自己,莫非暴龙的伤势很重?急忙问道:“是不是暴龙出事了?”

    白露蹙眉道:“是啊,情况很不好。这次你们出手太重了,医生检查出结果来,暴龙被砍伤了坐骨神经,医药费要好几万,他们正准备报案抓你们呢。”

    杨羽不知道坐骨神经是什么东西,诧异道:“砍伤坐骨神经要这么多医药费?”

    白露是卫校学生,对这方面了解一些,当即解释道:“坐骨神经是管理支配下肢肌肉感觉和运动的重要神经,一个弄得不好,很有可能下半身残废。”

    杨羽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若是真把暴龙搞残废了,他家里人一定会报警,自己等人只有赔钱私了和坐牢两个选择。

    “看来这次真是莽撞了,不应该露面砍暴龙。”

    杨羽暗道,随即问白露道:“那现在他家里人知道不?”

    白露道:“暴龙似乎也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在学校里鬼混,还在犹豫通不通知他父母。”

    杨羽心想还好,对白露说道:“我先和杨豪们商议一下,怎么解决。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先带你去吃东西。”

    白露自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早已饿得慌,点头同意。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