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出卖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猜到野猫们的意图,登时下了一个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挤出笑容,说道:“野猫,你太客气了,好吧,我就进去讨杯水喝。”

    野猫对门边的绿毛说道:“你去给杨羽倒杯水。”

    就在野猫说话时,杨羽忽然一拳往野猫砸去,砸在野猫太阳穴上,将野猫砸得往边上摔倒,跟着转身一把推开身后黄毛,往外面冲去。

    那绿毛在门口看到这一幕,反应过来,追向杨羽,大喊:“别跑!”黄毛紧跟着也是大喊。

    野猫先前中了一拳,有些晕乎乎的,摇了摇头,清醒过来,拔出一把匕首,追向杨羽。

    杨羽一冲到门后,就飞速打开门冲了出去,跟着沿着原路飞奔,跑到大路上。

    跑到大路上,听野猫们的喊声紧跟在后面,不敢丝毫停留,也不敢回住处,径直往大桥方向跑去。

    跑了一会儿,就冲到大桥上,气实在不够用,停下来喘了一口气,又沿着马路跑到了气象站的岔路口停下。

    原本他是想去杰哥家的,但跑到这里又不想去了,昨天才劳烦杰哥,今天又去麻烦太不好意思。

    略一思索,就决定去杨豪们住处下面等杨豪们放学。

    到了杨豪们住处外面,也不在马路边停留,免得野猫们追来被撞上,直接绕楼脚到了楼后面,找了一块干净的石板坐了下来。

    点着烟,抽了一口,只觉胸中恶气难消,妈的,昨天到今天已经被三拨人追杀了,越混越回去了,看来混也不是那么好混的。

    又想到野猫去偷黑狗的银行卡,被黑狗知道了一定没好果子吃,当即掏出手机拨打黑狗的电话。

    电话通了,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喂,哪位?”带着一点哭腔,就像死了老妈一样。

    “喂,请问狗哥在不?”

    “你是谁,找他什么事?”

    “我叫杨羽,是你哥的朋友,我找狗哥有事,麻烦你让他接一下电话。”

    “他……他刚刚去世了,我是她妹,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杨羽一愣,黑狗去世了?那鞍山那帮混混由谁做主?

    知道这些事情跟他妹多说也是无益,当下说道:“也没什么,我是想约他出来喝酒,看来是喝不成了。狗哥什么时候办丧礼?”

    “现在还没决定。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你倒是很讲义气,不像他的那些朋友。”

    杨羽愕然道:“他的朋友怎么了?”

    “我哥才一出事,就全部闪得没影了。”

    杨羽“哦”了一声,随即安慰了她几句,挂断了电话,也没说野猫去偷她家的事情。

    抽着烟,杨羽眉头深锁,现在黑狗死了,也不知谁做主,对吴鸿文那边的态度如何,看来形势还真是瞬息万变啊。

    杨羽等了没多久,杨豪们就回来了,杨羽将黑狗死了的事情跟二人一说,二人都感到形势紧迫,杨豪当场说道:“不行,咱们必须得赶快去弄家伙,否则的话,吴鸿文很有可能收买鞍山那帮人,借他们的手对付我们。事不宜迟,我们今天就去买。”

    杨羽也感到杨豪的话有道理,当场表示赞同,随即提议先去夜市买几把刀来将就用着。

    杨豪和吴昆当即将书包放回住处,与杨羽到了城南的柳树街。

    这柳树街比较老旧,是一条平民街,晚上才是最热闹的时候,小吃、衣服、饰品、数码等等店铺都正常营业,街边到处是小摊子,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无比。

    杨羽一走进柳树街,小贩的吆喝声,电子喇叭声,音乐声,汽车喇叭声,人群的嗡嗡声便铺天盖地的袭来,有些不适应。

    杨豪指了指前面说道:“卖家伙的在前面,咱们过去吧。”

    杨羽当即跟着杨豪挤着人群往前走去,约用了十多分钟,才走了五十米。

    杨羽忍不住问道:“杨豪,还有多久。”

    杨豪说道:“就前面了。”说着往左手边挤去,到了路边对一个摆地摊的小年轻人说道:“小冯,还认识我不。”

    那小年轻人留着一头三七分的发型,前额染了一撮黄色,抬头打量了下杨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叫道:“哦!你是以前跟飞哥来的那个?”

    杨豪点头道:“我是杨豪,你也可以叫我土匪。”

    小冯说道:“你们来这儿干什么?要东西吗?”

    杨豪指了指杨羽,说道:“恩,我们想要点东西。”

    小冯说道:“你们跟我进来。”站起身来,对旁边一个大叔说道:“阿叔,你帮我看一下摊子,我进去一下。”

    那大叔点头答应。

    杨羽们跟着小冯进了后面的小胡同,直走了一会儿,转了一个弯,到了一户两层平房前。小冯掏出钥匙开了门,打开灯的开关,请杨羽等人进了屋,说道:“东西都在二楼上,你们跟我上来。”

    杨羽微笑着说了一声好,跟着小冯顺着屋角的一个木质楼梯爬上二楼。

    一爬上二楼,杨羽就被眼前的刀具惊呆了,这满屋子的都是刀,长到关刀,短到匕首,应有尽有。

    小冯说道:“你们挑吧,挑好了我们再谈价格。”

    杨羽四处看了起来,这里面的刀都非常好看,关刀最少,匕首其次,一般长度的砍刀、唐刀、东洋刀、开山刀、苗刀最多。

    杨羽随手捡起一把开山刀,试了试,跟着又挑一把黑色的东洋刀拿在手中比划。

    这东洋刀通体都是黑色,只刀锋打磨得发亮。

    小冯见杨羽拿起那把黑色东洋刀,说道:“羽哥,你还真是识货,这把刀是黑钢打造的,绝对好用,不过价格贵了一点。”

    杨羽笑了笑,将刀放下,他从书上看到过关于黑钢的介绍,不过是一般钢材经过黑化处理,以防止腐蚀的普通钢材而已,比钨钢和钛钢都差得多了,到了商人嘴里,就成了宝贝似的。

    倒也不是说这种钢不好,毕竟能防腐蚀也算不错,但相比其价格来说,就不是那么划算了。

    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买一些普通的砍刀就行了,一来价格便宜,二来砍人还用得着多好的刀?难道买去收藏?

    经过一番杀价之后,小冯给了三十八元的折扣价,为杨羽省回了不少钱。

    买刀的钱在杨豪那里,在清点好刀之后,杨豪就付了账,并让小冯送了一个旅行袋装刀。

    由于柳树街里很难拦到出租车,三人出了柳树街才打的离开。

    回到杨豪住处,杨豪说道:“刚才采购了五十把砍刀,接下来还要订做五十把钢刀,我明天一个人去就行,你们两个不用麻烦了。”

    三人在屋里抽了一支烟,便出去吃东西,才刚一下楼,杨羽就接到六哥的电话。

    “喂,杨羽是不是?”

    “恩,六哥是我,你找我什么事?”

    “我们在沁园春酒楼喝酒,你也过来。”

    杨羽心中诧异,六哥好端端的怎么会约自己喝酒?

    本想过去和六哥吃饭,顺便也拉好关系,但见杨豪和吴昆在身边,也不好丢下二人跑了,于是说道:“我和杨豪、吴昆在一起,六哥,你有事直接吩咐我就是,吃饭就不来了。”

    “不就多两双筷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带上他们一起来,快点,我们在这儿等你。”

    杨羽见六哥这么说当即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对二人说了一声,坐一辆出租车径直杀往沁园春酒楼。

    沁园春酒楼酒楼距离杨豪们住处不远,在天一阁洗浴中心斜对面,装修也只是中等。

    杨羽进了沁园春酒楼,在里面寻了一个服务员,让那服务员带路到了六哥的包间外面,那服务员敲门后,就听六哥说道:“进来。”那服务员当即推开门说道:“六哥,你的朋友找你。”

    六哥回头看到杨羽,笑着招手道:“来了,快进来。”

    杨羽当即带着杨豪和吴昆进了包间。

    包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六哥,一个是杰哥。

    杨羽等人也不客气走到桌子上坐下,杨羽随即望向六哥说道:“六哥,你叫我过来什么事,不会真的是请我们喝酒吧。”

    六哥哈哈笑道:“不是请你喝酒难道还是叫你砍人?”

    杨羽心中正有这猜疑,口上笑道:“六哥手下那么多人,自然用不着叫我们。”

    杰哥笑道:“杨羽,那你可就错了,六哥虽然不是叫你去砍人,却是要用你们。”

    杨羽奇道:“杰哥,这话怎么说?”

    杰哥说道:“刚刚收到消息,黑狗被野猫出卖,去扑马钢的时候中了埋伏,被马钢砍成重伤,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现在野猫已经当了鞍山那帮人的老大,宣布跟吴鸿文了。”

    杨羽心中一凛,自己先前还以为野猫只是被自己撞见去野狗家偷钱,才想杀自己灭口,现在看来,野猫多半是想杀自己向吴鸿文邀功了。

    杰哥又说道:“六哥的意思是要你带市一中的人把市一中、卫校、鞍山的人全部扫出去,将鞍山拿下来,等帮派建立,便提名你来做鞍山的话事人。”

    杨羽还没说话,六哥便笑道:“这件事很难,你要是办不到,我也不会勉强你。”

    杨羽听了出来,二人一黑一白,正式要激自己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但鞍山的这个话事人职位正是他一直所图谋的,就是二人不激,也会主动争取,当即说道:“六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六哥和杰哥相视一眼,随即端起一杯酒,说道:“好,年轻人有魄力!来,我敬你一杯,祝你马到功成,凯旋归来。”

    杨豪和吴昆在旁旁听,听到这些话,均是现出振奋之色,毕竟杨羽是他们的老大,杨羽混得好,也就是他们风光。

    杨羽端起酒杯和六哥碰了一杯。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