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被阴了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有些诧异,任广飞为什么会让自己和老高喝一杯?这样子倒像是要做和事老一样。但面上却不表现出来,接过酒杯向老高遥敬道:“老高,干。”

    老高点头嗯了一声,一口将酒干了,随即将酒杯放在桌上。

    任广飞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都是自己兄弟,我希望能一致对外,别让外人看笑话。”说到这看向杨羽,续道:“杨羽,你说是不是?”

    杨羽随口附和:“飞哥说得是,咱们自家兄弟自然是团结为重。”

    任广飞道:“你这么说就好。”又看向老高,说道:“老高,你跟杨羽道个歉。”

    老高道:“道歉?”满脸都是不情愿的神色。

    杨羽忽然心中警觉,莫非老高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立时说道:“等等,飞哥,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先把话说清楚。”

    任广飞看了看杨羽,又看了看老高,说道:“老高,你自己跟杨羽说吧。”

    老高看了杨羽一眼,顿了半响,缓缓说道:“彪子,现在跟我了,吴鸿文的场子也已经被我……”

    “啪!”

    杨羽听到这儿,火只有那么大,之前砍肥鸡还是自己帮忙他去砍的,没想到他调转头来,就把彪子弄了过去,还把吴鸿文的场子全都夺了。他一拍桌子站起来,盯着老高,说道:“老高,你说什么?当我杨羽好耍是么?”

    老高咬了咬牙关,别过头去,没有答话。

    任广飞站起来说道:“杨羽,你听我说,场子只是小事,没必要为了这事闹得大家不开心。”

    杨羽看向任广飞,说道:“飞哥,你早就知道了?”

    任广飞叹气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杨羽道:“那好,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什么关系。”

    任广飞道:“杨羽……”

    杨羽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再不理任广飞的叫唤,吗的,这个老高还真他妈的阴啊,骗自己弄肥鸡,然后从中渔翁得利。

    杨羽从出来混以来,这么吃亏还是第一次,不由得气愤难平。

    “杨羽,就这么走了吗?”

    老高冷冷的声音传来。

    杨羽恼火,霍地转过身子,看向老高,森然道:“你还想怎么样?”

    老高斜睨着杨羽,说道:“既然来了,正好好好谈谈。”

    杨羽冷笑一声,这老高看来是打算趁机会威逼自己了。虽知道对方下面小弟不少,但火气头上,却管不了那么多。当即从容自若地走到老高对面,拉了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看着老高,说道:“你想怎么谈?”

    任广飞对杨羽和老高没什么分别,所以希望二人谈和,这时见火药味越来越浓,生怕杨羽吃亏,劝说道:“老高,给我个面子。”

    老高道:“飞哥,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是我和杨羽的事情。”

    任广飞被老高这么一说,顿觉尴尬,有些恼羞成怒,但还是忍了下来,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杨羽冷笑道:“好,说吧,你想怎么办?砍我?”

    老高笑道:“砍你?我怎么敢?羽哥那么硬的后台。”

    杨羽听他提起后台二字,忽然间明白过来,这小子之前说放弃马场到鞍山来抢肥鸡的场子,是因为手头紧必须开辟财源,如今看来是胡扯的了。彪子当时极力劝说,显然和他早有勾结。

    这二人处心积虑暗算自己,又这么快扫荡完吴鸿文在鞍山的势力,若没有后台支持,绝对不可能,只怕其真实目的并不只是场子那么简单,很有可能他也看中了鞍山老大的位置。

    想到这里,杨羽忍不住冷笑道:“好算计,好计谋!弄来弄去,你是想当鞍山的老大?”说完又忍不住说了两声“好”。

    老高冷笑道:“你反应到快,咱们现在要谈的就是这件事情。”

    杨羽道:“是谁在后面支持你?雄哥?”

    南门的老大中,杨羽只和雄哥有仇,因此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雄哥。

    任广飞对雄哥也没有好感,听到“雄哥”二字,目光陡地凝聚起来看向老高,怀疑自己也被老高阴了。

    他之前只听老高说把吴鸿文在鞍山的场子收过来,出于和老高多年的兄弟感情,也没仔细问清楚就来做和事老了。

    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多半是老高想设鸿门宴,又怕杨羽起疑,便利用任广飞约见杨羽。

    老高淡淡地笑了一声,有些得意,说道:“到了现在,也不用再瞒你。没错,雄哥答应提名我当鞍山老大,你是让……”

    “草!”

    任广飞忽然爆喝一声,站起来一巴掌就往老高脸颊掴去。他和雄哥也有仇,听老高竟然和雄哥勾结在一起,不由恼火。

    “啪!”

    老高没料到任广飞突然动手,左边脸颊登时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嘴角被打破,流出血来。

    任广飞随即手指老高,厉喝道:“老子把你当兄弟,你他么的阴我?”

    老高伸手抹了血迹,看着任广飞,森然道:“任广飞,这一巴掌过后,我们再没有什么关系。”

    任广飞怒骂一声,跳起来就是一脚往老高踢去。

    老高往边上闪开,任广飞一脚踢在椅子上,那张椅子当场被踢倒在地。

    杨羽见二人打了起来,立时站起,要和任广飞去搞老高。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响,房门被踢开,那个前额染了三撮黄毛的老高小弟带人冲进来。

    氓哥见形势不对劲,刷地抽出砍刀,指着一帮冲进来的老高小弟,大声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任广飞喝道:“高成亮,你想干什么?”

    高成亮就是老高的全名。

    那个前额染了三撮黄毛的老高小弟不理氓哥,径直对老高打招呼道:“高哥。”

    老高不答话,只冷冷打量杨羽、任广飞、氓哥等三人,随即将目光定格在杨羽身上,说道:“杨羽,现在怎么说?”

    杨羽此时已经怒到了极致,虽然看对面人多势众,仍然毫无畏惧地说道:“你说要怎么说?”

    老高冷笑道:“羽哥,咱们好歹也算是兄弟……”

    “呸!”

    杨羽听他提到兄弟二字,只觉刺耳,当场吐了一口口水,说道:“少他么提兄弟,你他么和谁是兄弟?”

    老高道:“好,既然不是兄弟,那我就把话挑明了。场子我收了,你以后专心带你的学生,咱们互不干扰。”

    杨羽冷笑道:“好个互不干扰,你他么把好处全占了,现在来说互不干扰?我砍了你,再说互不干扰行不行?”

    老高目中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说道:“杨羽,你他吗别不识时务。”

    杨羽道:“我就是这么不识时务,要砍我就来。”

    老高再次冷幽幽地打量起了三人,良久之后,挥了挥手,便要下令砍杨羽等人。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当下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接听了电话。

    “喂,哪位?”

    杨羽看到老高挥手,那股冲动劲一过,也有些紧张,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以老高的狠辣,一旦打起来,吃亏的绝对是自己这边的人。但见老高接听电话,心中稍宽,留神倾听起来。

    任广飞和氓哥也差不多。

    只听电话那头的声音:“高哥,马钢带人来了,还有李跃进、大川。”

    杨羽听到这声音,又是幸灾乐祸,老高扫荡吴鸿文的场子,这次可把吴鸿文彻底惹火了,马钢小弟这么多,老高还能讨得了好?

    老高脸色一变,急声道:“马钢?马钢带了多少人来?”

    “一百多人,他说在天一阁洗浴中心等你叫人。”

    杨羽再听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略一辨认便认了出来,原来竟是黄毛,心中又是暗恨。

    老高咬牙道:“好,我马上过来。”挂断电话,看了看杨羽等三人,目中闪烁着阴狠的光芒。

    杨羽见到老高的眼神,陡地一惊:“不好,他要动手对付我,以免我在后面捅他刀子。”

    任广飞混的时间比杨羽更长,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是心中暗凜。

    老高盯着三人半响,似乎还在权衡。

    杨羽忽然灵机一动,大喝道:“老高,你要对飞哥动刀子吗?六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老高被杨羽这一喝,登时省起,杨羽和六哥走得很近,自己要真将杨羽砍死或者砍废,六哥那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六哥不搞自己,自己对付南门的自己人,也将传开来,那么想要获得鞍山老大的计划也泡汤了。忍了又忍,恨恨地道:“我们走。”大步往外走去。

    一干小弟看了杨羽等人一眼,似乎也有些不情愿,随即往外面走去。

    杨羽看老高带人走出房间,方才轻吁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好险。

    任广飞等二人也差不多,任广飞随即说道:“高成亮这人阴狠得很,咱们赶快离开,以防他假意带人离开,却又暗中派人来偷袭我们。”

    杨羽知道任广飞和老高一直比较亲密,对老高了解很深,任广飞的话还真有可能,当下说道:“好,咱们快走。”快步往外走去。

    三人出了包间,快步走下一楼。

    这次是任广飞做东,任广飞当即去柜台结了账。

    杨羽和氓哥等任广飞结了账,随即一起往富春来酒楼大门走去。

    不料,方才跨出酒楼大门,就见七八个提着刀的混混从右边赶了出来,当先一人厉喝道:“杨羽,你他么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砍我们鸡哥,今天我要为鸡哥报仇。”刀一挥,大声喊道:“砍死他们!”

    这人喊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