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干了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雄哥环视全场,冷笑一声,说道:“我到现在算是明白了,大家口口声声说处事公平,其实是对人不对事吧。幸好我雄哥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我分不到好处也就算了,不过我希望大家一碗水端平,别偏袒这小子。”后半句却是看着杨羽说的。

    杨羽忍不住上前说道:“雄哥,你这话意思是老高不该分场子给我?他在请我帮忙时,只说要拿下天一阁洗浴中心,可没说要拿下其他场子,他不但把所有场子都夺走了,还挖了我的人,这口气换成是你,能咽得下去么?”

    “笑话,杨羽,你又不是小孩子,我又没拿刀逼他们,是他们自愿跟我的,要怪只能怪你对小弟太刻薄,小弟才会想离开你。那些场子是吴鸿文的,可不是你杨羽的,难道我要做什么都要向你请示?你以为你是谁?”老高冷冷道。

    雄哥说道:“就是,你这话也太他么勉强了吧,场子是我的人和老高去抢的,你小子凭什么来分一份?”

    杨羽被二人你一言我一语逼得词穷了,在这件事上,确实被老高阴老火了,他们在扫荡吴鸿文场子时,故意绕开自己,就算不见得是刻意安排,但自己也站不住脚。

    杨豪听到这里确实再也忍不住,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老高,你他么说什么?羽哥哪里待人刻薄了?你他么和彪子早就想好了利用我们,现在还说这种话?”

    老高冷笑道:“土匪,你他么最好少带脏话,否则,嘿嘿,小心祸从口出。”

    杨豪冷笑道:“祸从口出?是不是要砍我?来啊!”一扯衣领,就要发着。

    六哥喝道:“都别吵!叫你们来是谈好这件事情,不是让你们来吵架,都给我坐下来好好说!”

    杨豪敬重六哥,愤愤不平地坐了下去。

    老高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六哥看了看众人,说道:“这件事上不论怎么说,杨羽都出了力,要一点好处不给他,那也说不过去。我说句公道话,高成亮,你既然已经得了吴鸿文的场子,杨羽也在夺天一阁的事情上面出了力,不如就大度一点,将天一阁让给杨羽,这件事就这么了结可好?”

    六哥本想帮杨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但眼见杨羽处处站不住脚,只得退而求其次,帮杨羽争取天一阁。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显哥、威哥、林哥、鹏哥等人都纷纷点头,道:“六哥的提议比较合理,大家都是同门兄弟,应该以和为贵,一人退一步,皆大欢喜。”

    老高心中很不情愿。他和天一阁的老板已经谈好了,一个月的保护费是五万,还不包括其他灰色收入分成,要让他白白放弃这么一只煮熟的鸭子,自然万分不乐意。不过眼见六哥发话,显哥等人都表示赞同,也不好表态拒绝,当下望向雄哥,希望雄哥能想办法破解。

    雄哥对杨羽恨之入骨,自然不愿意杨羽捞到好处,当下说道:“六哥,你这话我可不大赞同。杨羽就算在争夺天一阁洗浴中心场子上出力,也只是出了小部分的力。肥鸡可是老高亲手砍的,杨羽要分也只能分到小部分保护费。”

    这一句话轻描淡写地把老高的功劳抬高,杨羽的功劳抹杀,当日去扑肥鸡,杨羽的人占绝大多数,第一个动手的是杨羽,出力最多的也是杨羽,只不过砍肥鸡是老高动的手而已。

    杨羽听到雄哥的话,胸腔中的怒火烧了起来,忍不住道:“雄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这么说?我只出小部分的力?当天第一个砍人的是谁,谁的人最多,麻烦你去打听清楚再说。”

    雄哥冷笑道:“雄哥我会是信口雌黄的人吗?当然打听过,彪子、黄毛、绿毛都是老高的人,你手下就几个……”说到这瞟向杨豪等人,续道:“上不了台面的学生而已,这也算出大部分力?”

    这话又是断章取义,当时彪子、黄毛、绿毛都还是杨羽的人,若不是杨羽带头,当时的老高怎么使唤得了他们?

    杨豪等人被雄哥当场奚落,均是羞愤难当,但在这时却不好与雄哥争辩。

    六哥说道:“雄哥,话也不能这么说,不论是不是学生,都算咱们的兄弟,咱们该一视同仁才是。既然你不同意这个处理方案,那不妨说说你的意见。”

    雄哥连续几次把杨羽、六哥等人说得哑口无言,颇为得意,笑道:“咱们处事确实该公平一点。这样吧,杨羽在这件事上确实出了力,不如就让老高按人头补偿他一笔费用算了。一个人一百块,杨羽当晚带了多少人,老高补偿多少。”

    “一百?”

    杨豪再次忍不住站了起来,怒道:“雄哥,你把我们当什么了?一百块钱,哼!请人吃饭都嫌寒酸,一百块打发叫花子?”

    “啪!”

    雄哥见杨豪三番四次插话,也是来火,一拍桌子,怒指杨豪,厉喝道:“你是什么人?这儿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杨豪刚才因为六哥发话,强忍下去,现在火来了,再管不了那么多,当场挺胸道:“我叫杨豪,你也可以叫我土匪。雄哥,你要怎么?”

    雄哥被杨豪当场顶撞,刷地一下站起来,狠狠地道:“土匪?哼!今天我就……”边说边往杨豪走,要动杨豪了。

    杨羽岂肯让雄哥动杨豪,一个闪身到了雄哥面前,冷笑道:“雄哥,今天是讨论事情,在场的任何一人都有发言权,难道连让人说话都不准么?”

    雄哥停下脚步,斜睨杨羽道:“你要替他抬头了?”说着时眼中闪现狠厉的光芒,他当日被杨羽天雷唬住一直引以为耻,早就想寻机会教训杨羽了,这次支持老高,也是为了报复杨羽。

    杨羽被他盯视,心中却不惧,一挺胸膛,道:“是又怎么样?”

    雄哥冷笑道:“不怎么样?我连你一起打!”跳起来就是一耳光往杨羽掴去。

    杨羽自他进来后,一直强忍,此时见他动手,已是忍无可忍,往后一退,避开雄哥的一耳光,跳起来就是一脚往雄哥踢去。

    “噗!”

    雄哥没料到杨羽敢在这儿还手,悴不及防下挨了杨羽一脚往后跌去,又是乒乓地一声响,撞在一张椅子上,连同椅子带翻在地。

    雄哥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大部分是小弟,被杨羽踢翻在地,只觉羞愧难当,恼羞成怒,一把抄起旁边的椅子,爬起来就往杨羽砸来。

    杨羽火气头上,也不管这个时候南门的许多老大在场,趁雄哥刚爬起来,立足不稳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上去,迎面就是一拳。

    “砰!”

    雄哥脸上中拳,往后就倒。

    杨羽正要乘胜追击,只听一声大喝:“在六哥们面前,你也敢动手?”一个拳影猛地击来,还来不及做反应,只觉嗡地一声响,脑袋一阵震荡,身体失去重心往边上就倒。

    这一拳自然是老高打的,他手臂奇长,拳头也非常大,手上的力道惊人,杨羽挨了这一拳比被钢管轮了一下也不轻。

    老高一拳将杨羽击倒,跳上去,就要跺杨羽。

    “草!以多欺少?干了!”

    杨豪大吼一声,冲上来打老高。

    吴昆等人见已经大打出手,也纷纷冲上帮忙。

    老高听到杨豪的声音,狠狠跺了杨羽一脚,跟着往杨豪等人看去,只见杨豪等人一起涌来,心想双拳难敌四手,往后连连倒退。

    杨豪哪管那么多,赶上就是一脚踢过去。

    老高侧身闪避杨豪的一脚,不防吴昆一脚又已射来,跟着高靖、氓哥、小广等三人也已围上来,高靖出拳,小广出脚,氓哥更是拳脚并出。

    “砰砰砰!”

    老高前胸、侧腰、脑袋先后挨了两脚一拳,又往后退。

    杨豪一脚落空,落到了老高侧面,当下狠狠一摆拳甩过去。

    “砰!”

    老高后脑中拳,当场往前扑倒,吴昆等人往后闪开,跟着提脚狂跺,砰砰砰,脚如雨下。

    六哥在后面本想喝止,但见杨羽这边占了优势,干脆只装样子,却不上前拉架,口中喊道:“别打,别打!都是自家兄弟,千万别伤了和气。”

    现场的人基本上都不屑雄哥的为人自然乐得看好戏,纷纷喊道:“杨羽,快叫你的人住手,在香堂里打架成什么样子?”却没一人上来拉架。

    雄哥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一椅子地砸在杨豪后背上,杨豪回转身来,怒吼一声挥拳往雄哥击去。

    杨羽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一些,抬眼看雄哥抄椅子砸在杨豪手臂上,喀喇地一声响,也不知是杨豪的手臂被打断,还是椅子断裂的声响传来,登时恼火,环视四周,见后方有一张长凳,当下一个翻身爬起来,走过去抄起长凳,又折转回来。

    折转回来时,想到这次被雄哥和老高联合起来阴了的事情,火气越来越旺,他么的,难道老大真的惹不起?

    “草!”

    杨羽爆喝一声,盯准雄哥后背,就是一凳子砸去。

    “砰!”

    雄哥正在和杨豪对干,没注意到杨羽已经爬起来,并从后偷袭,当场挨了一凳子,身子一个踉跄往前跌去。

    杨豪反应不慢,一把揪住雄哥的头发,将他提住,一膝盖狠狠顶去。

    杨羽举起长凳,一连三下砸在雄哥后背上,砰砰砰。

    六哥见再打下去要出事了,连忙上前拉住杨羽,叫道:“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

    杨羽和杨豪等人都敬重六哥,闻言纷纷退到一边,狠狠地盯着雄哥。

    高靖、氓哥等人也住了手。

    老高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蓬乱的头发和脏污的衣服,盯着氓哥等人,氓哥等人也怒目相视,双方就像斗公鸡一般对视,充满了火药味。

    “啐!”

    雄哥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全是血水,随即看向杨羽,狠狠道:“杨羽,你他么等着!”

    杨羽见他还敢放话,握紧拳头,道:“怎么?还想打是不是?”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