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闹灵堂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马钢并不认识高靖,因此只觉得高靖不像是祥福煤矿的人,随口问了一句。

    高靖却是心中噗噗直跳,马钢这个人在吴鸿文手下的地位虽然比不上苗子,但不论狠、能力都远胜黑子和黄毛狗,因此对他很忌惮。他低着头,支吾道:“我……我们来这儿找朋友。”

    杨羽在车中看到这情形,手中砍刀一紧,便要跳下车去救高靖。

    不料,马钢挥了挥手,说道:“走吧。”

    高靖当下低着头快步走过,走到面包车车前时,也不知杨羽是要打还是不打,便假装不认识走了过去。

    车中的杨羽等人登时松了一口大气,暗赞高靖机灵,要是他们上车来,那就非打不可了。

    倒不是怕他马钢,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儿是马钢的老家,和他开打,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

    马钢看高靖走开,便带着手下小弟往对面山脚的小路走去。

    杨羽在车中,只见一帮人往山上爬去,一边做着各种各样张狂的动作,显然是要冲了王家兄弟两的大门。

    眼见一帮人走远,再没有什么危险,杨羽说道:“咱们下车看看。”打开车门走下车,到了桥边,点着一支烟往对面山上看去。

    抽了两口烟,只见马钢等一帮人走到了一栋瓦房外面,那栋瓦房外面是一个敞开的院子,院子中种了两颗大树,似乎是梨树。敞院中也有不少人,隐隐看到有好几个人的头上包着白布,显然是为死者披麻戴孝的亲戚,王家兄弟两想必也在其中。

    马钢等人一走上敞院,便有两个人迎上马钢,发烟给马钢,三人说了几句话,马钢忽然跳起,一耳光将一人掴倒,跟着手指那人大喊了几句。

    因为距离不远,杨羽隐隐听到马钢在喊:“给我砍死他,妈的,去年欠老子的钱,还不想还?”

    马钢身后的人冲上前,王家那边的人也提着锄头、铲子冲上来,双方登时大打出手,一个妇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别打了,别打了,王兵,王力,你要你爸死都不安宁吗?”

    这两兄弟嗜赌如命,他老子王明达在煤矿上班挣来的钱,大部分被他们挥霍一空,欠马钢的钱也是赌桌上欠的,也没多少,就是一千块钱。

    在赌桌上欠下的赌债,一般情况下,只要数目不是太大,很少有追着要的,但可惜的是王家兄弟欠的人是马钢,平常没事都还想从你身上讹诈一点,这下欠了他的钱,那还不往死里整?

    以前马钢知道王家兄弟没钱,就算打死他们,也弄不出钱来,这才没有刁难二人,现在知道王明达死了,从祥福煤矿能讨到一大笔赔偿金,自然不肯放过机会。

    “轰!”

    只听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塌了,敞院中更加吵闹起来,哭声,喝骂声,响成一片。

    杨羽隐隐听出一些苗头,似乎是双方打斗的时候,将王明达的棺材弄倒了。

    眼见双方又打了一会儿,终于安静下来,马钢叉着腰杆指着对面,大声说了几句话,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便带着一帮人往山下走来。

    “羽哥,马钢下来了,咱们要不要搞他一顿,这杂种嚣张得很。”

    杨豪狠狠地道。

    杨羽寻思:“看样子,王家兄弟干不过马钢,马钢一定会放狠话让王家兄弟还钱,正是上去和两人谈私了协议的时机。”当即说道:“别管马钢他们,咱们这次来只是为了帮祥福煤矿摆平纠纷。先上车,等马钢们过去再说。”

    高靖等人这时已经折返回来,和其他人在桥上看戏,听杨羽这么说,所有人纷纷上了车,关上车门,摇上车窗。

    不一会儿的功夫,马钢就带人走过来了,只听马钢狠狠地道:“吗的,什么玩意儿,也敢和老子叫板,明天他们要是不把钱拿来还了,老子砸了他家的房子。”一个小弟道:“就是,还敢直呼钢哥的名字,连句钢哥都不叫,真他么的不知死活。钢哥,你不在的时候,这两狗日的张狂得很,说是天文镇他们两兄弟说了算,还说认识五中的人。”马钢哈哈大笑起来:“跳梁小丑,不知道天高地厚。五中的人?你让他去叫五中的人来试试?”

    原来五中和矿一中的老大都是马钢的小弟,王家兄弟说要去叫五中的人,那不是自己找死?

    马钢说完这句话,已经走下了桥,跟着顺着下来的路往山上爬去。

    杨羽打开车窗,看马钢等一帮人爬上山,进了一栋一层楼的平房之后,方才说道:“咱们下车,去王明达家。”

    一帮人当场答应。

    杨羽将砍刀别在后腰,下车后便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往山上爬去,爬了三四分钟,一条通往刚才在下面看到的瓦房的小路就展现在眼前,当即顺着小路往那栋瓦房走去。

    走到那栋瓦房外面,听上面吵闹得很,有几个年纪大的人正在破骂:“你们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你爸上辈子欠了你们的?他死了,你还让他不得安宁?”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娘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一人劝慰道:“王嫂,你别动气了,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骂他们也没什么用。”

    另外一男子的声音道:“刚才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很快会来,让他们处理吧。”

    杨羽心中一震,对方报警了?这次上去可得收敛点。当下走上敞院,大声说道:“请问王兵、王力在不在?”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干什么?”

    两个长相暴丑,体型粗壮的青年走上前来,瞪视着杨羽说道。

    二人说话时,周围七八个小青年围了上来,眼中也都是仇视的目光,显然以为杨羽和马钢是一伙的。

    这些人个个鼻青脸肿,身上脏污,显然刚才被马钢的人教训得不轻。

    杨羽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微笑道:“大家别误会,我们不是马钢的人。”

    那两暴丑青年道:“那你是什么人?”

    杨羽笑道:“我是受人所托,来跟你们谈点事情。”眼见现场的人很多,说话不方便,续道:“能不能进屋说话?”

    那两暴丑青年互视一眼,说道:“跟我来吧。”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上前来,说道:“你们到底要谈什么?”看杨羽这帮人也不少,有些担心杨羽也是来寻仇的,毕竟王兵王力惹的祸事不少。

    杨羽非常礼貌地说道:“阿姨,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你放心吧。麻烦你也跟我们进去谈谈。”

    那妇女方才安心少许,哦了一声,转身引杨羽等人进屋。

    杨羽一边往瓦房走,一边打量了下这个敞院,这时外面搭了一个大棚,充着临时的灵堂,大棚下面的棺木倒在一边,也没有人去将它扶正,显然是想留着证据等警察来。

    看到这一幕,杨羽忽然有了说服这家人的把握,看样子王家的人并不知道马钢的老大吴鸿文就是市警察局局长吴长兴的儿子,这事即便是闹起来,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走进侧屋,那妇女拿了几根长凳来给杨羽们坐,最后一个跟进来的小弟将门关了。

    王家两兄弟等杨羽坐下后,也不招呼杨羽们茶水,就冷冷问道:“你是不是祥福煤矿派来的?这件事不用谈了,我们的条件已经很清楚,没有两百万,我们是不会同意私了的。”

    杨羽看了看那妇女,见那妇女没有发表意见的意思,心下已经明白,她也赞成王家兄弟的做法,想多敲诈点钱。略一沉吟,呵呵笑道:“两位兄弟,两百万会不会太多了,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王家兄弟两一副牛气轰天的样子道:“没什么好谈的,我爸死了,别说两百万,就是一千万也弥补不了我们的伤害,要不是我们考虑到这件事不发生也发生了,闹大了也没什么好处,这就去告你们了。”

    杨豪听到这话,忍不住冷哼一声。

    杨羽怕他忍不住,轻轻拍了拍他的手,随即笑道:“你们说的也很有道理,人死了确实不是金钱能弥补的,不过我想你们应该清楚,你父亲并不是在煤矿里面出的事,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煤矿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杨羽其实也不懂法律,这话却是唬王家兄弟两,赌两人也同样不懂。

    不料,话才说完,王家兄弟两就冷笑一声说道:“你少来唬我,我们去咨询过律师了,我爸出事的时候还在上班时间内,这件事无论怎么说,祥福煤矿也脱不了关系。这件事要真是闹大了,对你们煤矿的影响不用我说吧。听说最少也有停止生产整顿,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