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是受害者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见手头长凳断为两截,将手中一截往边上一扔,抬脚狠狠对王兵胸口就是一脚。

    “噗!”

    王兵忍不住喷出一口口水,一张脸痛苦得扭曲起来。

    杨羽俯身一把揪住王兵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声色俱厉地喝道:“刚才你他么的说什么?不谈好别想走出这间屋,过来!”揪住他就往边上冲,到了窗户前站住,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拽,猛往窗户撞去。

    “乒乓!”

    玻璃破碎,王兵的头嵌进了窗户里,喉咙处被下面玻璃尖锐的一角抵住,只要杨羽稍微一用力,就可能被划破喉咙,登时被吓得魂飞胆裂,颤声求饶道:“羽哥,羽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杨羽厉喝道:“有话好说?吗的,老子刚才和你好好说,你他么的就听不进话去?”

    王兵哭腔道:“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羽哥是道上的人,羽哥早点说,兄弟我绝对不敢说二话。”

    杨羽正要说话,后方传来一道声音:“别打了,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别打了!”回头一看,却是王兵兄弟两的母亲奔了出来,又见现场上王兵方面的人已经被打倒得差不多,己方占尽了优势,没有吃亏,当下大声道:“都停手,别打了!”

    杨豪和氓哥两个人围砍王力,王力身上少说也中了十多刀,这时倒在地上,全身都是血,身子不断抽搐,伤势很重。二人还在砍得起劲,听到杨羽的喊声,方才啐地对王兵脸上狠狠吐了一口口水,意犹未尽地收了手。

    氓哥也不知是不是火气很大,一口痰又黄又浓,落在王力的眼皮上,直接将他整只眼睛都遮掩住了。

    王力还有知觉,颤抖着手去抹口痰。

    王母喊完后就看见王力被砍得鲜血淋漓,不禁大惊失色,奔跑到王力身边,不断叫唤道:“小力你怎么样了?别吓妈。”

    王母对这两个儿子宠爱得很,小的时候舍不得打骂,这两兄弟走到现在这样无所事事,专事赌博的地步,她的因素居多。

    杨羽一把将王兵揪回来,往前一推,朝他屁股就是一脚,将王兵踢得往前跌去。

    王兵踉跄几步才站稳,站稳之后就看到王力满身都是血,身子颤抖,不禁冒起火来。他虽然无所事事,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赖,但自小干什么都和王力在一起,感情亲密无间,甚至因为父母经常责骂,对王力的感情竟比父母还深。当即回头对杨羽怒目而视,却又敢怒不敢言。

    杨羽岂会把他这样不入流的瘪三放在眼里,要瞪就瞪,老子还怕你报复不成?面上微微一笑,说道:“现在怎么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说话间,瞥见门外站着一帮围观的村民,这些村民和王家都是邻居,见王兵和王力被打成这惨样,有心想上前劝和,但又怕惹祸上身,都站在外面观望。

    杨羽心想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转身去关门,方才握住门边就要关上门,只听外面传来一道声音:“发生什么事了?这儿谁是户主,刚才谁报的警。”

    登时一惊,刚才只顾着打人,可忘了已经报警了的事情,忍不住探头往外一看,只见七八个警察向这边走来。

    外面的人群都不想惹祸,无人回应先前那个人的问话。

    那声音又道:“怎么没人答话?刚才谁报的警?”

    这下杨羽看清楚了,是一个圆脸,肥胖的中年警察。

    还是没人回答,那警察有些奇了,往杨羽这边看来。

    杨羽一个缩头不及,被他看到了,当下只得硬着头皮,走了出去,说道:“警官你好,是我们发生了一些纠纷。”

    那中年警察往杨羽看了一眼,见杨羽染着银发,戴着耳钉,十足一个小流氓,皱了皱眉,说道:“为了什么事打架?”

    话才说完,身后一个警员道:“张所长,那儿的玻璃破了。”

    那中年警察就是天文镇派出所的张所长,张所长眉头皱得更紧,径直往杨羽走去。

    杨羽见张所长走来,心中有些紧张,这次打架自己这面的人不但沾了便宜,把王兵、王力的人打得够惨,更吃亏在使用了刀具。双方打架,若一方动用了刀具的画,理亏的铁定是动刀子的一方,虽然也可以动用六哥和王副局长的关系摆平,但可又要麻烦了。

    那张所长走到杨羽面前,冷冷地盯了杨羽一眼,便要往里面看去。

    杨羽忽然灵机一动,一个闪身拦在张所长面前,掏出香烟,发了一支过去,说道:“您就是张所长啊,早就听说您的名字,现在才算见到,荣幸,荣幸!您远道而来,辛苦了,先抽支烟喘口气。”

    张所长本来不想搭理杨羽,听到杨羽的话吃了一惊:“这小子说话的语气不对劲啊,平常打架的小混混看到警察早就吓得发软,这小子这么镇定?他听说过我的名字?莫非他有什么后台?”又恐杨羽是虚张声势,当下站住脚步,面不露色,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这话问得颇为艺术,既不在一众村民弱了自己的官威,又能套出杨羽的来历。

    杨羽刚才灵机一动,想要借王副局长的名头讨得好处,这时见一众村民紧紧盯着自己等人,又感到非常不妥,自己若直接说出王副局长的名字,不但王副局长面子上不好看,这位张所长也下不了台,还是私下说比较好。当即打哈哈道:“张所长,疾恶如仇,咱们谁不知道。”

    张所长听他搞了半天,就说出这么一句来,冷哼一声,道:“少给我耍花枪,带我进去看看。”说完又回头对一干警员说道:“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干警员大声应是,随即往侧屋里走去。

    他们一走进屋,就见整个屋子已经乱得一团糟,好几个人躺在地上呻吟,地面上血迹不少,对面杨豪等一帮人站在那里,面色沉郁,立时明白刚才发生了大规模群殴事件,纷纷向后面的张所长报告道:“张所长,这儿发生了群殴,有几个人被刀砍伤,需要叫救护车。”

    张所长脸色立时沉了下来,喝道:“说!为什么打架?”说着就伸手去扣杨羽。

    杨羽在决定不说出王副局长时,就已猜到这个结果,况且当众和警察对抗,闹僵起来,不好处理,当下也不反抗,任由张所长扣住自己的手臂。

    张所长扣住杨羽,掏出手铐,将杨羽拷上,推着往里面走去,进了屋,喝道:“哪些用的刀子?”

    王兵等人立时手指杨豪等人。

    王母哭天喊地地道:“张所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这些人把我儿子打成了这样子。”

    张所长看到了地上的王兵,对一干警员道:“把他们身上的刀具全部收了,铐起来。”

    一干警员大声应是,掏出手铐就要上前拷杨豪们。

    杨豪想要反抗,杨羽连连给他打眼色,示意他不要乱动,吴昆也悄悄拉了拉杨豪衣领,杨豪才放弃了反抗。

    张所长看现场的人很多,开来的车子押不下,又让一个警员打电话回所里,叫警员过来支援,并叫了救护车过来。

    半个小时后,王力以及几位伤者被送往医院,现场所有参与斗殴的人员均被分别押上警车,送往天文镇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里,杨羽等人被径直带到了一间密闭的宽广的房间中,四周没有窗户,只天花板上吊着一盏灯,让人油然生出恐惧的感觉。

    越是偏远的地方,地方官员的权利越大,因为天高皇帝远,如果没有特殊事故,省里和中央很少会关注这些地方。这j市本来就已经偏远了,天文镇更加偏远,地方上的官员权限更大。

    张所长接过一个警员递上来的笔录本,往桌上一扔,啪地一声响,看向杨羽,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到王兵家生事。”

    杨羽忽然又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张所长是什么来历可不清楚,别是吴长兴的人,那就老火了。面上说道:“我叫杨羽,我到王兵家本来是想和他商议一件事情,我好言好语和他商量,没想到他们对我说脏话,我忍不住就动了手。”

    张所长冷笑一声,道:“找他商议事情,用得着带这么多人,刀子吗?”

    杨羽思索着该怎么寻找时机跟他说,自己认识王副局长,又或者该不该说,口上说道:“王兵兄弟两是出了名的泼皮无赖,我去找他,当然要叫上一些朋友,带点东西防身。”

    杨羽的话才说完,一个警员凑到张所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张所长听完后看了看杨羽,随即看向王兵,问道:“王兵,原来是你啊,上次出去没多久,现在又想进来了?”

    王兵一怔,打人的人是杨羽啊,怎么张所长像是要盯紧自己了?随即支吾道:“张……张所长,这……这次不是我惹事,是他们打到我家门上来的,我是受害者。”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