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太神速了点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是受害者?哼!你在派出所里的档案都快有三尺厚了,这次是不是又欠人家钱了?”张所长声色俱厉道。

    王兵兄弟两赌输了没钱的时候,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都干过,甚至打劫天文镇中学的学生。

    天文镇中学是一所初中学校,没有高中,一般初中生能有几个钱?可想而知,这两人烂赌到什么地步。

    杨羽先前说找王兵兄弟两谈事情,还在想着祥福煤矿万万不能吐露,该编一个什么借口才好,听到张所长的话,登时茅塞顿开,附和道:“张所长,他们兄弟两确实是欠了我的钱,我上门就是要向他讨要欠债,哪想得到他们不还还不说,还骂我。”

    张所长嗯了一声,道:“他骂你什么?”

    杨羽道:“有些话我说不出口,总之我祖宗十八代都被他骂了。”

    王兵听杨羽一盆污水往自己身上泼来,不禁着急起来,急忙道:“张所长,我没有,我没有骂他,是他一进门就骂我死去的爸爸。”

    杨羽暗恨,这小子也不赖啊,懂得以他老爸来博取张所长的信任。王明达的棺材本来被马钢等人掀倒,派出所赶到现场是要处理那件事情的,但因为双方大打出手,王力受伤很重,王明达棺材被掀倒的事情就没有人留意,即便是王明达的妻子,一颗心也放在了王力身上,忘记了提马钢的事情。

    不过杨羽机灵得很,看刚才那个警员在张所长耳语几句后,张所长先是打量了下自己,才问王兵,由此推知张所长很有可能是王副局长的人,要对自己手下留情了。

    想到这儿,暗地里又是一笑:“可惜你小子前科不好,张所长又是老子的人,可打错了算盘。”当下便要辩解。

    张所长听王兵提到王明达,忽然醒悟过来,这次的争端莫非是因为王明达的死而起?听说这王兵兄弟两打算敲诈顶宏实业,难道这个杨羽受了顶宏实业的委托而来?

    他能混到所长,自然也不是莽撞的人,心想顶宏实业虽然是外来户,但财大气粗,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略一思索,说道:“对于民事纠纷,我们派出所向来是秉持能私下解决最好,不能私下解决,再诉诸于法律程序。你们两个都是头儿吧,跟我出来一下,到隔壁办公室去谈,有了结果通知我们。”说完回头让警员给杨羽和王兵都打开了手铐。

    王兵这人虽然横,但在派出所里可不敢嚣张,当即不吭声跟着张所长往外面走去。

    杨羽一边走一边沉思,看这张所长是打算抽身事外了,可得想法子说服王兵这小子。

    到了隔壁办公室外面,张所长将办公室门打开,说道:“你们进去吧,谈好了招呼一声,再做笔录,签订私下调解协议。”

    等杨羽和王兵走进办公室,张所长将办公室的门关了,跟着反锁起,随后对身后一名警员道:“我去休息一会儿,你在这看着,有了结果通知我。”

    那警员道:“是,张所长。”

    杨羽走进办公室,径直走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大马金刀的坐下,斜眼看着王兵,道:“说吧,你是同不同意私了?”

    王兵看杨羽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想起之前打斗时,听到有人喊“南门”,心下暗惊,莫非他是南门的人?说道:“我不同意私了的话,早就往上报了,当然同意私了,只不过我的条件还是那样,半分也不会让。”

    他之前被杨羽逼住,为了自保,方才妥协,现在既然安全了,自然舍不得凭空少了一百万。

    杨羽呵呵笑道:“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知不知道马钢现在是什么人?”

    王兵和马钢虽然是老乡,但马钢很少回来,又因为整天只知道赌博,所以并不知道马钢现在在市里混到什么地步,当下愕然道:“他混到什么地步?难不成还是什么老大不成?”

    杨羽再次笑道:“你惹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我真担心你什么时候被人弄死了,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新和社知道不?”

    王兵一惊,急忙道:“新和社?就是新近成立的那个帮派?”

    杨羽道:“没错,马钢就是新和社的成员,不但是新和社的成员,还是他们的豹堂堂主。你欠了他的钱,如果不还,你猜他会怎么整治你?”

    王兵更加惊慌起来,说道:“我们兄弟只欠了他一千块钱,可是他今天上门却要我还二十万,这不是摆明欺负人吗?”

    杨羽恍然,难怪马钢会回来找这两小子的麻烦,原来是打算敲他们二十万,当下说道:“他就是欺负你,你也只有忍了。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马上拿一百万,同意私了,二是大家拖吧,看谁耗得起。幸亏你没有捅上去,你要真的捅上去了,顶宏实业有的是钱请律师,我还真有些担心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王兵踌躇起来,他家没什么钱,那辆面包车算是家里唯一的财产,而且还是王明达跟亲戚借钱,买来打算给他跑客运赚钱的,现在车钱没还上,办丧事又欠了一大笔,再加上马钢的这笔钱,已经是债台高筑,如果不能拿到顶宏实业的赔款,凭他们只怕几十年才还得起了。

    现在他也没钱请律师,所有亲戚能借的差不多借完了,关系稍微疏远一点的知道他们是烂赌鬼,都不肯借他们钱。

    而且他心底也确实有顾忌,毕竟王明达并非是在祥福煤矿里死亡,这场官司打下来,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杨羽看他的表情,知道他已经动摇了,进一步劝说道:“出来混的都是为了求财,可不是求气,你应该知道我们南门的势力,这次是六哥指名让我来的,如果你不答应,你应该懂后果会怎么样。到时候,南门、新和社你都得罪了,我看你除了跑路,没有其他的路子。人要懂得知足,拿到一百万已经赚了,别等人财两空才后悔,那时已经晚了。”

    王兵听杨羽说到“六哥”,心下震骇,没想到这件事是六哥指定办的。权衡了下,咬牙说道:“我这方面没问题,但这件事必须征求我妈和我弟同意。”

    杨羽心底长呼了一口气,王兵松口,王力又被砍成那样,王明达妻子是一个妇女,多半不敢惹事,这件事算是成了一半。当即说道:“那是当然,我们现在就跟张所长说,同意私下调解,至于你父亲的事情,改天再详谈。”说着站起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王兵连番被马钢、杨羽、张所长打压,气焰被打压得荡然无存,灰头土脸地跟着杨羽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杨羽在办公室门后喊了一声,外面那警员就打开了门,说道:“你们谈好了?”

    杨羽点头道:“谈好了,都同意私下调解。”

    那警员有些诧异,这可太神速了点,说道:“我打电话给张所长,让他来处理。”当即掏出手机拨打了电话,电话通了后说道:“张所长,他们已经谈好了,你是不是下来处理一下。”只听电话那头张所长的声音:“我马上下来。”

    那警员答应一声,回头对杨羽和王兵道:“你们跟我来。”

    杨羽又跟着那警员到了审讯室,在审讯室里等了没多久,张所长就来了。

    张所长进来后,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说道:“现在开始做笔录,以及当面签订私下调解协议书。”

    杨羽一怔,要当面签订私下调解协议书?莫非他还想对王兵赶鸭子上架,帮自己一个大忙?

    岂知才这么想,张所长又道:“我们派出所只处理这次打架事件,其他事情管不着,你们有其他纠葛,可以私下再谈。现在统一一下证词,你们是因为发生口角争执,才打架的吧。”

    杨羽和王兵两方面的人都想快速离开派出所,连声应是,一路按照张所长的指引,录了笔录并签字按手印。

    这笔录做得很艺术,只提二人因为口角争执大打出手,也不提双方动了刀子,以免事情复杂化,其实也有帮杨羽一个小忙的意思。

    双方随后签订私了协议书,派出所盖上公章,张所长签字,杨羽和王兵也分别签了字,就算解决了。

    张所长为免双方再起冲突,刻意让杨羽带人先走,王兵等人在派出所里又呆了两个小时,才被放出来。

    杨羽带人走出派出所,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蔡老板,叙述事情的进展。

    蔡老板听说后忍不住大赞:“杨羽,你办事还真神速,才一天就取得进展了?我这就和周助理说说情况,让他安排人准备赔偿的事情。这件事你再上点心,办好了,周助理肯定会有重谢。”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