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又解决一个问题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到了政府旁边,丁矿长指使司机开进了路边一家三层楼的酒楼院子里,丁矿长似乎是这儿的常客,一下车便有两个服务员上前,笑着招呼道:“丁矿长,您来了啊。”

    丁矿长点了一下头,说道:“我今天要招待贵宾,先给我们拿几瓶茅台来,我们先玩着,然后让厨房快一点,我的朋友都饿了。”

    那两服务员目测了下一共有多少人,答应下来,随即分出一人去通知经理,一人领一帮人往二楼走去。

    到了二楼,一个空旷的大厅便展现在面前,整个大厅共有三张大圆桌,每张大圆桌都非常大,足可坐下二三十人。

    丁矿长手指左边一张大圆桌,说道:“包间容不下这么多人,而且分几桌坐的话显得生分。羽哥,就这儿怎么样?”

    杨羽欣然道:“好,丁矿长怎么安排都好。”

    一帮人便走过去围着那张大圆桌坐下了,才坐下没多久,经理就领着几个服务生上来。那经理非常识趣,一上来就掏出印象烟,边走边笑道:“丁矿长,你可算来了,我刚才还在想丁矿长这几天没来,是不是我们的厨子做的菜不好吃,把他训了一顿。”

    丁矿长笑道:“老贾,你这个姓可没有白姓,咱们熟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贾经理走到丁矿长身边,看了看现场的人,见一个个都是小青年,有些纳闷,这些看样子是小混混啊,丁矿长什么时候纡尊降贵,结识起小流氓来了?面上却笑道:“丁矿长,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介绍一下,让他们以后多多照顾我们酒楼的生意。”

    丁矿长一拉杨羽,说道:“这位是南门的羽哥,他可是南门近年来风头最劲,年龄最小的大哥哦。”

    这话却有吹捧杨羽的意思,要坦然称大哥的非显哥、六哥那一级别的人,不好意思自称大哥,杨羽显然还没到那份上,而年纪最轻也不尽然,只有风头最劲还算有点贴切,毕竟干李东、李跃进、搞暴龙、天雷逼雄哥,可不是谁都能干得出来的。

    特别是天雷逼雄哥一事,更因为雄哥当初要刁难杨羽,亲口承认而传扬开来。

    那贾经理不知道真假,却是一惊,人不可貌相,还不可斗量,刚才差点就惹祸了,连忙发烟给丁矿长,旋即又发了一支给杨羽,笑眯眯地道:“原来是羽哥,早就听说羽哥的大名了,今天才算见到,真是相见恨晚。以后还要羽哥多多照顾我们酒楼的生意。”

    杨羽点头笑道:“一定,一定!”接过了烟。

    贾经理旋即发了一转烟,一人一支无人落空,一盒烟只有二十支,原本不够发完,好在他早有准备,身上随时背得有一包作后背,方才没有得罪人。

    贾经理发完烟,丁矿长就吩咐那两个服务员,将提来的十来瓶茅台酒尽数倒在一个盆里,看样子是要将这几百元一瓶的茅台,当成几块钱一斤的老白干来牛饮了。

    杨羽等一帮人看得暗暗咂舌,这丁矿长好阔气,光是这酒就已经是几千元了。

    丁矿长回头对贾经理道:“老贾,既然来了,一起坐下吃饭。”

    贾经理道:“不了,不了!我还有客人要招呼。这样吧,难得遇见在座的各位兄弟,我先来扫一轮。”当下便和在座的人每人划了一拳,输的喝酒。他拳法精湛,一轮下来只喝了三杯,其中一杯是输给杨羽,一杯是输给丁矿长,一杯却是被氓哥拿了个神拳。

    神拳是当地划拳的一种称呼,即二人划拳,第一拳就赢了对方。

    杨羽心思剔透,知道这贾经理拳法却是惊人,之所以输给自己和丁矿长,实在是有心让自己和丁矿长,并不是真的赢了贾经理。

    贾经理扫完一拳,便转身下楼去招呼其他客人,丁矿长又开动起来,他不愧是当矿长的,划拳的时候笑眯眯的,即便是输了,也绝不会有任何的臭脸色,赢得杨羽等人的一致好感。

    到丁矿长扫完,杨羽也站起来扫了一轮,到了丁矿长时,有意输拳给丁矿长。

    他输得很是蹩脚,先出三拳的顺序分别是三四五,跟着又是三四五,这样丁矿长还赢不了的话,那算是白混了。

    丁矿长心下对杨羽暗暗赞许,这年轻人果然不错,处事机灵。

    三人先后扫完,接着便玩起“拱猪”来。

    玩了一会儿,肖楠就来了,肖楠是小跑着上来的,一到二楼,看到现场这么多人,就大声笑道:“好热闹啊,丁矿长,看来我来晚了。”

    丁矿长有意和杨羽亲近,因此玩牌的时候就拉了杨羽一起。杨羽和丁矿长玩扑克玩得入神,闻言回头看向肖楠,见肖楠来了,纷纷站起来。丁矿长笑道:“不晚,不晚!快过来一起玩。”

    杨羽微笑道:“肖警官,咱们又见面了。”

    肖楠和杨羽自从杨豪等人被李东阴进警察局时见过一次之后,再没见过面,时间隔得已经有些久,不过他对杨羽印象很深,全因为六哥当时介绍的一句话,南门的明日之星,由此可见六哥对杨羽的器重,倒还记得杨羽。当下笑道:“羽哥,你也在啊,今天可要好好喝上几杯。咱们先来三拳?”

    杨羽笑着答应下来,和肖楠先划了三拳,随即拉肖楠加入牌局,一起玩了起来。

    拱猪只有四个人能玩,这时便只杨羽、丁矿长、肖楠,以及丁矿长的一位助理在玩牌,其他人都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四人玩牌。

    肖楠坐下后,四人玩了三局,贾经理就上来了,说是菜已经做好,要不要现在就上。

    丁矿长询问杨羽等人的意见,杨羽等人下午到现在还没吃饭,早已饿得慌,但都非常客气地让丁矿长拿主意。丁矿长当即让贾经理上菜。

    不一会儿,菜肴便流水价般送上来,居中放了一个大盆,里面是今天刚杀的肥羊,肉质非常鲜嫩,作料齐全,才一放上去,香味就扑鼻而来,周围则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好菜。

    丁矿长客气地招呼杨羽等人几句,一帮人早饿得慌了,客气几句,便开动起来。

    吃完饭,丁矿长让服务员拿三条印象来,开了一条,当场发了一支给各人,然后又将余下的两条塞给杨羽。

    杨羽哪肯要,连忙摆手道:“丁矿长,不用了,今天你的招待已经很破费了,哪还能要你的烟?”

    丁矿长强行将烟推到杨羽面前,说道:“这点招待算什么?羽哥,你可是挽救了我们整个煤矿啊。”

    肖楠不知道杨羽帮忙祥福煤矿解决纠纷的事情,好奇问道:“丁矿长,羽哥办了什么事情,能挽救你们煤矿?”

    丁矿长看现场没什么外人,也有借机抛出话题请肖楠帮忙的意思,当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的跟肖楠说了,随后说道:“小肖,老哥叫你过来吃饭,实际上是有事请你帮忙。”

    肖楠道:“什么事情?只要在我肖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一定帮忙。”

    丁矿长道:“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一定能帮。现在羽哥差不多已经摆平了王兵兄弟两,就只差将这起事故认定为交通意外了,你在警察局里工作,相信一定认识交警队的人,能不能请你从中帮一下忙?”怕肖楠推脱,顿了一顿,又道:“老哥现在就靠祥福煤矿混饭吃,以后能不能继续混下去,就全看兄弟的了。”

    肖楠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本来就是交通意外,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明天早上上班,帮你问一下。”

    丁矿长和杨羽见肖楠答应,均是露出喜色。杨羽当场敬了一杯酒,向肖楠道谢。

    肖楠客客气气地和杨羽碰了一杯。

    杨羽一口将酒喝干,放下酒杯,长吁了一口气,又解决了一个问题,剩下的便是等王兵那儿传消息来了,希望不要再生什么枝节。

    当晚一帮人喝得十分尽兴,到晚上三点钟才散了,杨羽等人和肖楠都要回市区,便一起开车回去。

    到了何倩经常坐车的那个桥上,肖楠的车子因为在前面,便停下车,和杨羽打招呼。

    杨羽停下车,借花献佛,发了一支丁矿长送的印象烟过去,叮嘱肖楠路上开车小心点,肖楠就开车走了。

    肖楠走后,杨羽寻思现在太晚了,不好去还六哥车子,便掏出一千元来递给杨豪,让他安排所有人去住宾馆。

    杨豪见杨羽给了一千块,说道:“羽哥,用不了那么多,咱们自己兄弟,随便住小旅社将就一晚就行。”

    杨羽不想委屈了这次跟去干架的兄弟,毕竟人家为你卖命,这点钱可省不得,若是做人和雄哥一样,那还有谁跟你打天下?当下说道:“以前是手头不方便,现在我有点宽裕,总不能委屈兄弟们是不是?快去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杨豪、吴昆、氓哥等人和杨羽坐同一辆车,当即下了车子,分别挤到后面三辆车子中,往前面驶去了。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