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公司就是爽快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等人在酒楼中吃吃喝喝,浑不知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王兵母子三人在祥福煤矿里矿长办公室外面可等得够呛。

    王母胆子小一些,生怕真的一分钱都拿不到,不由双手揪着衣角,在走廊上来回踱起了步子。走了一会儿,再也忍不住了,问道:“小兵,丁矿长怎么还没有来?”

    王兵道:“我怎么知道。”

    王力躺在办公室外面的地板上,下面只垫着一张床单。他受伤很重,在这儿趟了一会儿,地板又硬,伤口疼得更加厉害,抬头气息微弱地说道:“哥,你再打个电话问问。”

    王兵道:“每次都是我打,人家都快厌烦我了。你来打。”

    王力道:“我和他们不熟悉,怎么打这个电话,别把人家给得罪了。”显然他也怕了。

    王兵忍不住埋怨道:“当初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可以借机会小题大做,狠狠敲上一笔,从此以后就可以衣食无忧,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背景,有的是钱,要捏死咱们,就像捏死蚂蚁一样容易。现在好了吧,事情搞砸了吧,也不知还能不能得到赔款呢。”

    王力被杨豪和氓哥砍得很重,心底正窝着火呢,听王兵不但不宽慰自己,反而将责任推卸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怒道:“当初你还不是同意了,你当时比我叫得还欢呢,说什么咱们发财的机会来了,这笔财要是不发,要遭天打雷劈。”

    王兵当场又还了一句,两兄弟就这么吵了起来,越吵越过分,但大意就是互相埋怨。

    王母听二人争吵,也是大动肝火,原来这两个败家子听说他老子死了,满脑子想的尽是借王明达发财,怎么生出了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下怒喝道:“住口!你老子还没下葬呢,你们要把他气得从棺材里跳起来。小兵,你是哥哥,你给我打电话。”

    王母极少的强硬姿态,到一时把二人震住了,王兵当场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放低了姿态道:“丁矿长,您好,我是王兵。”

    丁矿长接到电话,笑着抱歉道:“哎呀!我搞忘了你还在等我,对不住,对不住!刚刚遇到一个老朋友,聊得高兴就忘了。”

    王兵自然不相信丁矿长遇到什么老朋友,什么老朋友有比这件事情重要?但他神志已丧,只盼快点签订私了协议书,拿到钱,便低声下气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丁矿长什么时候能来?”

    丁矿长笑道:“马上,马上!我马上就过来。你在那等我一会儿,十分钟准能到。”

    “好,丁矿长待会儿见。”

    王兵挂断电话,对王母和王力一说,三人均抱着热切的希望,心想丁矿长这次该不会再放鸽子了吧。

    两个十分钟过去了,王兵在王母的催促下,只得又打了丁矿长的电话,丁矿长接到电话,又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刚出酒楼,就遇见煤炭工业局的领导。你也知道煤炭工业局是我们煤矿的上级主管部门,不陪不行,这样吧,你再等二十分钟,这次一定到。”

    丁矿长说这话的时候,杨羽等人均停下了说话,听得真真切切,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丁矿长玩人还真有一套啊,借口层出不穷,绝不重复。

    王兵意识到丁矿长这次只怕又要放鸽子,心想再不认错不行了,暗一咬牙,说道:“丁矿长我错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次吧。”

    丁矿长火气消得差不多了,笑道:“你哪儿错了?”

    王兵这人倒识趣,啪地一声,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耳光,说道:“我千不该万不该,财迷心窍,给煤矿造成麻烦。”

    原本两人只是通电话,王兵也不用真打自己,可是他这时一心只想着那一百万,生怕被煤矿里的人看到,因此不敢作假。

    丁矿长听这一声脆响十分真实,料定他这时不敢作假,便回头对众人说道:“各位兄弟,王兵承认错了,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大家说该不该放过他?”

    杨豪当场叫道:“一耳光当然不行,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一耳光就想解决事情,最少也得一百耳光。”

    丁矿长索性按了免提,将手机放到桌面上,说道:“你听到了吧,千万别作假,我会让人上去查看。”

    王兵没有办法,只得啪啪啪地打起自己耳光来,他出手极为用力,每一巴掌下去必然是一个红印,打得多了,脸颊便高高肿起来,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只听王母在旁叫道:“丁矿长,您是大人物,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您放我们一次吧,我们全家一定感恩戴德。”

    杨羽从小缺少母爱,听到王母的声音,虽然恼她也想趁机讹诈钱财,但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软,说道:“丁矿长,给我个面子,就放过他们一次。”

    丁矿长见杨羽发了话,点了点头,对电话说道:“你们听到没有,这次是羽哥饶了你们,你们可得好好学学怎么做人。”

    杨羽发了话,杨豪等人自然没有异议,封伟等人也是杨羽请来的,也不会反对,而丁矿长手下的人,基本上没什么发言权,全场的意见登时一致起来。

    又听电话那头王兵母子没口子道谢的声音传来,丁矿长最后说道:“你们在那等着,我们马上赶回来处理。”挂断了电话。

    封伟说道:“其实事故认定书只是作为一种证据存在,现在他们既然已经同意私了,也没有必要再做了。”

    杨羽沉吟道:“也不是这么说,王兵母子狡诈得很,咱们防人之心不可无,得防备他们再起反复。”

    封伟说道:“羽哥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私了协议书一经签订,便具有法律效应,法院再不会受理。”

    杨羽听到封伟的话感到很有道理,又想到周助理这么要求,一定有他的原因,当下随口问道:“那有没有可能他们以什么理由推翻这个协议呢?”

    封伟说道:“除非他们找到证据证明,咱们是以欺诈的手段骗他们签订私了协议书的。”说到这,他也感到这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必要了。

    丁矿长接口道:“还是小心点好,这件事就麻烦封警官多费点心思。”

    封伟当场答应下来。

    一帮人当即出了酒楼,回了祥福煤矿。

    王兵母子三人见到丁矿长和杨羽来了,连连客气地打招呼。

    杨羽说道:“行了,这件事告一段落,你们以后别生事就算了。”想到王兵和王力是烂赌鬼,在输光了急需要赌本的话,难保不会起反复,脸色一沉,喝道:“如果出尔反尔,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王兵母子三人连连保证:“不会,不会!羽哥请放心。”

    杨羽嗯了一声,见王母年纪有些大,面黄肌瘦的,便回头想让杨豪帮忙抬王力进去,想到王力就是杨豪砍的,还是换成高靖好,当即转而对高靖道:“高靖,你帮忙把人抬进去。”

    高靖答应一声,和王兵抬着王力进了丁矿长办公室。

    杨羽的这番处事,丁矿长等矿上的人均看在眼里,暗暗点头,这年轻人不但有冲劲,有头脑,心肠不坏。

    进了办公室,丁矿长便从公文包中拿出私了协议书来,让矿上专门负责法律事务的一个律师,一字一字地为王兵母子三人解释含义,并要他们仔细看好,确定无误之后再签字。

    三人听律师解读完,又仔细看了看条款,然后低声商议了一下,由王兵做代表,说道:“丁矿长,没问题了。”

    丁矿长当即拿出装钱的那个文件袋来,推了过去,说道:“你们点一下数额对不对,没问题的话,就签字按手印吧。”说着自己也拿出笔和祥福煤矿的公章来,在协议书上一一盖了章,签了字。

    王兵母子三人一打开文件袋,就看见里面全是一沓沓,新崭崭的百元钞票,都是眼前大亮,就连王兵和王力的伤口都不疼了,这么多钱,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梦到过的。

    三人都过惯了穷日子,虽然这么多钱在眼前,脾性仍然不改,当场便分别点算起来,点算完后,一合计,数目无误,便用丁矿长的笔签字,并按上了手印。

    至此祥福煤矿的事情圆满解决,王兵母子三人走后,丁矿长当场拨打电话,向周助理汇报情况,周助理听说后当场嘉许了丁矿长几句,随即又让丁矿长代表他,对杨羽表示感谢。

    当晚杨羽回到住处,苗姐已经早早睡了,他匆忙洗了一个澡,就回到自己房间中,拿出那个文件袋,将钱全部倒了出来。

    这些钱全部是扎好的,一百张一沓,一沓正好是一万,一共二十五沓。

    杨羽看顶宏实业一给就是二十五万,忍不住心中狂喜,他爷爷的,大公司出手就是爽快,这么一次,就相当于帮美食城看一年的场子?

    “真希望顶宏实业多被人讹诈几次,最好一年来他个十次、八次,一年就能买一辆豪华跑车,干上几年,什么车子、房子还不都是手到擒来?”

    杨羽高兴之下,竟生出这样的心思,也不知周助理知道了会怎么想?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