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将风范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洋哥拍手赞道:“六哥,勇猛不减当年啊。”

    六哥回转头将斩马刀递给刚才递刀上来那个小弟,说道:“不行了,好久没运动了,就这么一下就开始喘气了。”

    杨羽等人纷纷说道:“六哥太谦虚了,就你这一下,谁能挡得住。”

    六哥笑道:“武哥在这儿,你们就别捧我了,我这点身手哪够武哥看的?”

    武哥笑道:“六哥这话可说错了,咱们j市谁不知道南门六哥?我算什么?”

    六哥笑了几声,回头让几个小弟把牛头放在案桌上供奉,把牛身抬去处理,然后又让那四个牵羊小弟把羊杀了,将羊头割下来,放在案桌上供奉,点起香烛。

    这样的仪式很老套,但南门相对于屯门山来说,更加注重传统一些,在这时却显得格外的隆重其事,各个在场的人只觉热血沸腾,全身充盈着一种使命感,仿佛不为了南门拼命就是一种罪过似的。

    六哥环视四周,大声宣布道:“在场的所有南门兄弟听好了,现在我郑重宣布,鹞子社正式……”说到这顿了一顿。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明知六哥接下来吐出的两个字一定是“成立”二字,但还是禁不住把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等待六哥的下文。

    “成立!”

    六哥的声音本就雄浑,此时以最大的力气吼出这个字,更加显得豪迈坚决。

    “好!”

    “终于成立了!”

    “鹞子社,我们现在就算是鹞子社的成员了吗?”

    “六哥那个纹身好霸气,我们也要纹一个。”

    现场无数声音响起,掌声、叫好声响成一片,嗡嗡嗡地。

    杨羽也感到精神鼓舞,轻轻拍手叫好。

    六哥看现场反应热烈,便等了一会儿,待众人安静少许,才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听我把话说完。”

    现场登时又安静下来。

    六哥大声说道:“现在我来为大家宣布一下咱们鹞子社的社规。我老六充当龙头,一定带头执行,绝不敢有丝毫违背,以后处理社团事务,一定以帮规为准绳,公平为原则,在场的所有兄弟均可以做见证。如有违背,大家可按照帮规处置我,并自动退出社团。”

    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慷慨激昂,现场的人均被六哥感染,均大声叫道:“以后我们都听六哥的。”

    杨羽感受到六哥那种号召力,心中无限向往,堂主,龙头,自己终究要一步步爬上去。

    六哥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即说道:“现在我来为大家宣布一下社团的规矩:一,以团结为重,同门之间禁止内斗,一旦发现,即刻驱逐出社团;二,社团正式成员必须登记造册,由龙头亲自掌管,凡是没有登记在册的不属于咱们鹞子社的正式成员;三,统一标志,所有鹞子社正式成员,均需在胸口和手臂上纹上鹞子纹身,一为壮声势,二为避免同门之间因为互不相识而误伤;四,禁止贩毒、吸毒,凡我鹞子社成员不得沾毒品,否则乱棍打出社团……”

    这般念下去,共有二十来条,条条处罚都很重,现场的人振奋之余,心下也是各自暗凜。

    杨羽却感到南门兴起在望,社规严明,可最大限度避免成员惹事,连累社团的风险。只是其中第一条有些老火,如果严格遵守第一条,老高是搞还是不搞?

    之前虽然觉得不好明着干老高,但社团规矩没有明确规定下来,还不至于那么严重。

    六哥宣布完社团的规矩,便到了中午。先前宰杀了的牛羊,被一些小弟抬到老房子的侧面处理,这时肉香味远远飘来,让人食指大动。

    六哥当即带着现场的人到了老房子的侧面。这侧面是一块空地,此时已经架起了一口口大锅,锅里沸水翻滚,分别盛放牛肉和羊肉。牛肉和羊肉不能混合在一起煮,否则就失去原有的味道,都是分开煮的。

    几个小弟提着装着碗筷的塑胶桶走来,分发碗筷给现场的每一个人,随后又有几个小弟有木棒抬着一壶壶白酒来,现场便响起了一片欢呼,比见到那些羊肉、牛肉更加振奋。

    现场热火朝天,六哥拉了杨羽陪同洋哥、雄哥、威哥、显哥等大哥级别的人物围成一圈吃东西。

    现场上百人,不是大哥,却能陪同洋哥等人吃饭的唯有杨羽一人,老高和雄哥都是暗暗不屑,心想:“你小子有什么能耐?能陪同大哥吃饭?”

    但杨羽是六哥拉的人,六哥现在已经是龙头,二人即便是有异议,也不好反对。

    杨羽知情识趣,蹲下后,先找了洋哥三拳,跟着又分别找了六哥、武哥、春哥等人每人各三拳,最后只剩雄哥,虽然不爽雄哥,也不好流于表面,当下笑着说道:“雄哥,咱们也来三拳,乱喊了啊。”

    雄哥不爽杨羽得很,淡淡地道:“我胃疼,医生叮嘱我不能喝酒,实在不好意思。”

    杨羽心中暗骂,面上一笑,说道:“雄哥,既然不能喝酒,那这三杯就由我代喝了。”说完提起酒壶,当真倒了三碗,笑眯眯地喝了下去,眼角却闪过一丝寒光,这雄哥摆明了是要当众扫自己的面子。

    洋哥和六哥相视一眼,眼中均露出赞许的光芒,杨羽这番应变非常恰当,不但避免了丢面子的尴尬,挽回了面子,更显得大度,相反雄哥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雄哥一回头就找显哥喝酒,以为这样可以扫杨羽面子,岂不知反而惹人反感,现场的各位大哥都觉得这个雄哥不识大体。

    这一顿酒只喝得天昏地暗,原本预定下午登记成员名字的计划,因为所有人都喝醉了,只得改到次日进行。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场的人大都是桀骜不驯的人,兴致来了,哪还管得了其他事情?

    杨羽出来混以后,应酬很多,酒量早已经练了出来,这天下午就一直陪洋哥、六哥等人喝酒,有时见洋哥连喝几杯,再也下不去了,也帮洋哥喝上几杯,惹得洋哥一阵好感,只赞道:“六哥,你这位兄弟确实不错。”

    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刻,大家伙都喝得醉醺醺的,便各自散去,杨羽和六哥及显哥等各位堂主亲自送洋哥下去坐车。

    临上车之际,六哥拉着洋哥的手,说道:“洋哥,今天谢谢你的赞助了。”

    洋哥哈哈笑道:“六哥,你这话就见外了,我虽然已经不混了,但永远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是南门的人。今天能为南门做一些小事,微不足道,只要兄弟们不要嫌我沈洋小气吝啬就行了。”

    六哥笑道:“洋哥的为人咱们南门谁敢说半句差的话?这话说得太重了。”

    雄哥破天荒地附和六哥的话,说道:“是啊,j市谁不知道洋哥最讲义气,谁又敢不服洋哥?”

    洋哥微笑道:“雄哥,你太夸奖了。”顿了一顿,说道:“雄哥,我有句话不管你喜不喜欢听,还是要说一下,团结,团结最重要。”

    雄哥虽然不同意这话,也不好当面反驳,当即说道:“洋哥的话自然是对的,我记在心上了。”

    洋哥侧头看向杨羽,说道:“杨羽,哪天有时间,一定要到我酒店找我喝酒。”

    杨羽笑道:“一定,一定!就怕打扰了洋哥。”

    洋哥笑道:“自家人说什么打扰不打扰?”说着掏出一张名片来,跟春哥要了一支笔,在上面手写了沈洋两个字,递给杨羽,说道:“这张名片有我的亲笔签名,可以直接来找我。”

    杨羽接过名片,感到非常荣耀,现场这么多人,洋哥独独给自己签名名片。

    洋哥随即看向众人,说道:“今天就到这儿,我先走了。”

    众人都说道:“洋哥慢走啊。”

    洋哥当即与武哥、春哥上了车子,绝尘而去。

    洋哥走后,六哥酒喝得有点多,感到有些头疼,就让所有人先行散去,对杨羽说道:“杨羽,你跟我到我家一趟。”

    杨羽心知六哥多半有什么事情单独叮嘱自己,当下答应一声,带着杨豪等人跟着六哥和马哥去了六哥家。

    在客厅中坐下,马哥吩咐小弟去倒茶来给众人解酒,不多时,小弟送茶上来,六哥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说道:“杨羽,我之前跟洋哥说过,打算让你跟武哥去练习一段时间的拳。”看了杨羽一眼,续道:“你的身子太弱了。”

    杨羽这才明白,洋哥为什么独独给自己签名的名片,原来是六哥请他让武哥教自己练拳。心知武哥号称南门第一铁拳,能跟他学拳,一定受益良多。六哥这话虽然直接了点,却是事实,由此又可知六哥确实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心中感激,当即对六哥道谢了几声。

    六哥笑说不用谢,随即抬头看了看马哥,马哥当下会意,对杨豪等人说道:“杨豪,你们跟我出来一下。”又让屋内的所有小弟推出去,并亲自带上门,站在门外把守。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