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鹞子初现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那任老板也极为硬气,在杨羽等虎视之下,只是一怔,随即挺胸说道:“怎么?要打人吗?别以为你们就能横着走,我有的是钱,只要……”

    杨羽冷笑道:“有的是钱,只要随便找几个亡命之徒,就可以干掉我么?”

    任老板终究还是不想吃眼前亏,不答杨羽的话,说道:“就是你们六哥那儿,我也能说上话。”

    杨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任老板还真是找死啊,一而再再而三羞辱自己,现在又抬出六哥来压自己。虽然知道他的话也有一定道理,有钱确实很牛,找几个亡命徒就能暗杀自己,六哥那儿他也许真能说上话,但今天这么多人在场,这口气如果软了下去,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

    任老板见杨羽发笑,有些诧异道:“你笑什么?”

    杨羽停止发笑,望向门口方向,说道:“没什么,你走吧。”

    杨羽的话一说出来,全场的人都意识到,杨羽这是反话。

    任老板也是有些提心吊胆。

    杨豪看向杨羽,问道:“羽哥……”

    杨羽挥手制止杨豪下面的话,说道:“让他们走吧。”

    任老板本来也有些担心杨羽会大打出手,听到杨羽答杨豪的话,放心不少,寻思他应该会给六哥面子吧,当下对两个同伴说道:“我们走。”转身就快步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杨羽目光一冷,猛地上前,一把揪住任老板的头发,往后一拉,轰地一声,任老板一个仰翻天,重重摔倒在地。

    杨羽抬起脚就是一脚往下跺了下去,说道:“走,往哪走?今天这事说不清楚,他么的还想走?”

    却只字不提六哥,避免伤及到六哥的面子。

    “哎哟!”

    任老板当场挨了一脚,痛叫一声,跟着喊道:“别打,别打!我和你们……”还想再提六哥。

    杨羽自然不会让他说出口,当即厉喝道:“草,还在摆谱?”一脚就踏在他嘴巴上,将他下面的话封住,跟着喊道:“给我拿……拿张椅子来!”本来想喊拿刀来,但想只要能威慑住众人就行了,也用不着动用刀子,便改口叫拿椅子来。

    杨豪看杨羽动手打人,心下畅快,麻利地转身到了后面,提了一根椅子上前来。

    那椅子是实木的可折叠椅子,杨豪将椅子一合,递给杨羽。

    杨羽接过椅子,瞪视任老板,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有的是钱,随便花点钱就可以干掉我?好,我就等着你找人来干掉我。”说完高高举起椅子,就是狠狠一椅子砸下去。

    “砰!”

    那椅子砸在任老板身上,只见得他全身一颤,挨得不轻。

    “草!老子连雷猛都敢搞,会怕你威胁?吗的!”

    杨羽说着,双手猛地一拉西装外套,将西装外套连扣子扯开,跟着又一把去扯里面的衬衣。

    这时其实火气已经过了些,没有那么恼火,不过心想打也打了,索性装到底,一来可以让其他人害怕,二来也有吓任老板的意思。

    只听“嗤嗤”地声响,里面衬衣的扣子被他一把直接拉扯到底,前胸便袒露出来,那个纹在胸口的鹞子纹身登时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只见那鹞子跃然于杨羽前胸的胸肌上,目光锐利,似在傲视长空,让人情不自禁地感到一种凌厉的气势。

    任老板的两个同伴看到杨羽的凶样,吓得嗫嚅道:“羽……羽哥,算了,任老板也不是想威胁你,只是他说话比较……”

    杨羽本就有心做样子,岂会听他们的话?见他们求情,猛地瞪视向二人。

    二人吓得一个嘀咕,不敢再说话。

    其他坐在桌上的人和任老板并不是太熟,个个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杨羽低头俯视任老板一眼,别过头去,冷笑一声,又转回头来,提起一椅子就是狠狠砸下去。

    “砰!”

    “砰砰砰!”

    杨羽砸了四下,任老板的两个同伴的眼皮便跳了四下,话也不敢说一句。

    杨羽将椅子一扔,弯腰拧住任老板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盯着他,厉声道:“现在怎么说?”

    任老板哼哼唧唧几声,求饶道:“羽哥怎么说怎么是,保护费我交,我交。”

    杨羽将他往地上一扔,转身往回走,边走边说:“马上就交,以前是多少,现在就是多少。你的场子以后我会让人负责。”说完坐回了原位,倒了一杯酒,一口干了下去。

    这几下打人,到走回去喝酒,果断狠辣,在场的人个个心惊。

    那任老板被打得不轻,在同伴的搀扶下爬起来,跟着走到杨羽身后,掏出一个支票本,用笔在上面刷刷刷地写了几个字,跟着撕下支票,战战兢兢地递到杨羽面前。

    杨羽沉着脸,拿过支票一看,见上面的数额是五万元,暗暗心喜,面上依旧沉着脸,说道:“是这个数目没错?”

    任老板慌忙道:“是……是这个数目。”生怕说得不清楚,杨羽发火,又补充道:“这是一个月的。”

    杨羽嗯了一声,脸色稍缓,扫视全场,问道:“其他人还有没有意见?”

    “没有,没有!我们愿意交保护费,有羽哥在,咱们的场子一定很安全,交保护费是应当的。”一帮老板纷纷摇手道。

    先前还有不少人有异议,到了这时,却是非常统一了,没有一个人表示不交保护费。

    杨羽心下非常满意这个结果,当即说道:“那就麻烦大家过来交保护费吧。”随即侧头跟史老板借纸笔。

    史老板当即答应,亲自回办公室去拿记事本和笔了。

    不多时,史老板拿着记事本和笔回来,杨羽谢过史老板,便当场收取保护费来。

    任老板被打,他的两个同伴生怕遭遇同样待遇,最先上前缴纳一个月的保护费。

    老高那杂种确实够黑,这三十家场子规模最小的他也收四千多块,其他的视规模几千到两万不等,一个月的保护费加起来竟然有将近二十万。

    不过在这时,杨羽倒要感谢老高了,若不是他那么黑,自己又怎么能收到这么多?

    原本他还想改变收保护费的标准,见老高收的这么黑,而且一众老板又屈服下来,也就乐得保持现状了。

    收完保护费,一众老板生怕稍有不慎惹杨羽发飙,便忙不迭地告辞离开。

    蔡老板见事情已经办妥,便站起来说道:“杨羽,事情差不多办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杨羽还要请今天前来助威的小弟吃饭,不能提前离开,当下说道:“好,我送蔡老板。”与史老板、杨豪等人一起送蔡老板下楼。

    到了院子里,杨羽让高靖开面包车送蔡老板回去,蔡老板笑说外面打车很方便,就不麻烦了。

    杨羽等人当即送蔡老板到乾隆山庄大门口方才折回。杨羽回到院子里,当下大声宣布,为了庆祝今天的事情圆满解决,请所有人吃饭喝酒。

    现场登时响起一大片欢呼声,史老板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杨羽经常带人来照顾生意,虽然打了折,可赚头依然不少。

    杨羽随即带杨豪、氓哥、高靖、王梓等现在的骨干,以及邓浩、张扬、王宇等人折返回刚才那个包间庆祝。

    杨羽这段时间没怎么和邓浩联络,但当初跟邓浩,得他帮忙才认识任广飞,压住李跃进的事情一直记在心里,走进包间后,便先倒了三杯酒,一一递给三人,随即自己倒了一杯,与三人碰杯道:“咱们兄弟虽然不常见面,但有些东西记在心里,一切尽在酒中。”

    三人见杨羽如今已经是整个鞍山的话事人,对待自己等人还一如当初,心下对杨羽的为人感到佩服,当场和杨羽干了一杯酒。

    一帮人随即坐下聊天,话题牵扯到任广飞,杨羽忍不住问道:“最近都没怎么见到飞哥,他现在怎么样?”

    邓浩道:“飞哥也只是偶尔来上一两节课,平常遇不到他。我上次在学校里遇见他,他说他现在和女朋友在外面租房子住。”

    杨羽想到任广飞这么长时间不联系自己,一定是以为自己因为被老高暗算而怪他,当下笑道:“今天难得大家都在,咱们打电话叫飞哥过来喝酒。”

    杨豪以前和任广飞的感情不错,当下拍手叫好,说道:“我来打这个电话。”说完掏出手机拨打起了任广飞的号码。

    电话通了,杨豪对着电话说道:“喂,飞哥,我们在干酒,快点来!”

    电话那头的任广飞道:“土匪?你和谁在一起?”

    杨豪道:“我和羽哥他们,快点过来,大家等你。”

    “呃……”任广飞迟疑起来。

    杨羽从旁问道:“怎么?飞哥不肯来吗?我来跟他说。”

    杨豪当即将电话递给杨羽,杨羽接过电话后说道:“喂,飞哥,怎么兄弟们叫你出来喝酒,都不肯来了吗?”

    “杨羽……”顿了一顿,声音续传过来:“好吧,你们在哪?”

    “乾隆山庄,兄弟们都在等你,叫上大嫂一起来。”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