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突然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何妈妈听到杨羽的话,陡地冒起火来,转过身子,怒喝道:“杨羽,打你两耳光已经算便宜你了,你还要怎么样?别不知进退!”

    杨羽一怔,随即说道:“何阿姨,她到底怎么了?”

    何妈妈冷哼一声,不答杨羽的话,转头走到门口,拉开门,走出去又狠狠地带上。

    砰地一声,杨羽被隔在屋里。

    他略一迟疑,又打开房门跟了出去。

    蔡老板在外面隐隐听得杨羽和何妈妈的争吵,大致猜到是什么事,暗暗摇头,杨羽什么事都处理得很好,就这件事却有些莽撞了,两人年纪这么轻,怎么对这些不加以防范?

    见何妈妈走出来,有心帮杨羽,便再次走上前劝说道:“何夫人,事情不发生已经发生了,总得想办法解决,没必要意气用事。”

    他刚才碰了何妈妈两个钉子,本不想再上前自讨没趣,实在是见杨羽难以处理,才硬着头皮出头。

    何妈妈打了杨羽两耳光,火气不减反增,听蔡老板的话,冲口就道:“想办法解决?蔡老板,你说得好听,假如你有一个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又怎么处理?”

    这话问得蔡老板哑口无言,蔡老板叹了口气停了下来。

    杨羽赶出房间来,见何妈妈往外走,心中着实担心何倩,更怕二人共同的结晶,就这么被毁了,又疾步追赶何妈妈。

    何妈妈不想理睬杨羽,走出美食城,径直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杨羽连忙上了自己的面包车尾随何妈妈的出租车沿着街道行驶。

    开着车子,杨羽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要当爸爸了。一切来得太突然,登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又感到一种从所未有的担子压在了自己肩膀上,她怀上了,要是不想打掉,只有结婚这个办法,那么一来,自己就要开始承担一个家庭了。

    他年纪本就还轻,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遇到这种事情,可想而知此时的茫然。

    开车尾随何妈妈,又怕跟得太紧,被何妈妈发现,便只远远跟着。

    跟了一会儿,杨羽又想到,看何妈妈的样子是要逼何倩打掉孩子了,待会儿又该怎么解决?

    言念及此,心中狠下了决心,待会儿见到何倩,尽量争取何妈妈的同意,如果实在不行,抢也要把她抢走。

    心中计较一定,杨羽便开始轻松了下来,最坏不过和她父母闹翻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约跟了二十多分钟,杨羽在面包车中,只见何妈妈乘坐的那辆出租车,拐进旁边一个街道,当下开车跟了过去,到了街口,先将车停住,查探起了这条街的情形。

    这条街比较冷清,整条街上只有十来家餐馆、面包店、复印店、广告室开着,何妈妈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一直往里面行驶,到了距离街口一百来米处停下。

    只见何妈妈走下车来,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钱递给司机,那司机找了何妈妈钱,何妈妈转过身子径直往街边走去。

    杨羽当即寻思,何妈妈到这儿来干什么?见何妈妈走到街边,往边上岔了进去,当下开车驶了进去。

    开车到何妈妈下车的地方,杨羽便侧头往边上看去,忽然一派大字映入眼帘,登时一惊。

    原来那排大字竟然是“j市妇幼保健院”,j市妇幼保健院算是j市比较正规的一家人流医院,很多学生因为不知道做好安全措施,在出了事情之后找地方人流,这j市妇幼保健院便是第一选择。

    原因是j市正规的几家医院收费比较昂贵,随便就是好几千,学生哪来这么多钱,j市妇幼保健院无痛人流的收费在千元以内,又是正规场所,安全有保证,便成了学生人流的首选。

    杨羽也是听周围的人说起过,所以才知道。

    既已知道这儿是做人流的地方,杨羽更加心焦,急忙熄火,拔出钥匙,跳下车,也不锁门就往妇幼保健院里面跑去。

    冲进大门四处张望,只见大厅里有二十多个病人,分别分布在休息椅子上,以及各个窗口周围。看到左面最边上上时,忽然看见何妈妈的背影一闪而没,消失在拐角处,当即快步追赶上去。

    到了拐角处,杨羽往通道看去,又见何妈妈进了左手边一间病房,便赶了过去。

    到了病房门口,见病房门是开着的,留有一条缝隙,便靠近缝隙,偷眼往里看去。

    这病房里只有两张病床,雪白的墙、雪白的被褥,显得整个房间一尘不染。何妈妈走到右面一张病床前,坐到了床上,然后伸手去摸床上病人的头。

    杨羽意识到何妈妈摸的是谁,心中陡地一紧,往病床看去,只见何倩闭着眼睛在那熟睡,神态非常安详,可是,她的面容却有些苍白。

    忽然之间,杨羽涌起一种万死难辞其咎的愧疚感,同时心中痛如刀割,这情形已经再明显不过,孩子已经拿下了,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孩子就这么没了?

    各种情绪如排山倒海般直闯进脑中来,五味掺杂。

    好一会儿,杨羽鼓起勇气,走进病房,低着头说道:“何阿姨,我想看看她。”

    何妈妈正专注地看何倩,不知道杨羽走进来,被杨羽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即回过头来,见是杨羽,登时冒起肝火,怒骂道:“你还跟到这儿来?你来这儿干什么?”

    何妈妈说话的时候,杨羽已经看向何倩,见她清丽的脸颊上缓缓流下一行泪珠。她这个时候还在睡觉,并不知道自己来了,显然是在梦中哭泣。心中登时又像被刀狠狠扎了一下一般,生怕吵醒了她,再让她看到自己和她妈妈争吵,暗暗咬了咬牙,说道:“我看一眼她就走。”

    何妈妈道:“走?你倒是一走了之了,可是你想过对她的影响没有?”

    杨羽在来之前还想着无论如何也要争取何妈妈的同意,即使再不济,也带何倩远走高飞,虽然这么做对何倩不公平,但他相信何倩一定不会反对,然而万万想不到走进来,看到的却是这么一副场景,所有预先准备好的方案都被一击击破。此刻何妈妈的话更是一针见血,刺到了杨羽心底最深处,自己是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她呢?

    难道真要跟自己颠沛流离,在社会上闯荡?虽然赚到了一点钱,可那又算得了什么?能给她安定的生活?

    一切都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杨羽从所未有的灰心,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说道:“何阿姨,你别生气,我看完她马上就走。保证以后再不见她。”

    说出这句话时,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从见到何倩开始,没有一刻不想着和她在一起,他也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朝着这个目标奋斗着,然而事实无情地击碎了他这个幻想。

    何妈妈听杨羽这么保证,脸色稍缓,说道:“你只有三分钟。”说完将头别了开去。

    杨羽走到床沿坐下,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的皮肤比平常更白,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单眼皮紧紧闭着,但杨羽却已经想到了她的小眼睛眨阿眨的摸样,嘴唇抿着,像是一条粉色的丝带。

    看不到那浅浅的梨涡,但此时却又清晰的展现在杨羽的脑海。

    没有三分钟,杨羽已经站了起来,说道:“何阿姨我走了。”

    何妈妈冷哼一声算是回答了杨羽的话。

    杨羽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妇幼保健院,上了车子,伏在方向盘上紧紧咬牙。

    这次的打击,比吴鸿文拿火药枪指着脑袋,然后狠狠敲自己更加刻骨铭心。

    好一会儿,杨羽抬起头来,发动车子往回开去,他只想一个人狠狠地灌自己一场酒,醉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然而,就是灌醉自己的计划也不能如愿以偿。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