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毕业酒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轰!”

    杨羽的刹车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两辆轿车相撞在一起。幸好只是撞在了那辆车车头一角,当即将那辆车子带动着往前推移出去。

    “吱吱!”

    两辆车子车身金属相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带起一阵阵火花,片刻后,那辆车子就落在了杨羽车子的后面,杨羽的车子驶上了外面的道路。

    杨羽眼见车子径直往对面人行道冲去,急忙拨动方向盘,车子立时划起一道弧线,摆到了右面的路中央。

    “吱!”

    又是一声紧急刹车声响,一辆从后方驶过来的轿车拖移而来,在划到杨羽车子尾部后面三十厘米后,因为杨羽车子摆正方向,再次加速行驶,拉远了距离。那辆车子的司机惊出一头冷汗,用手擦拭额头的冷汗,暗暗侥幸,还好没撞上。

    之前那辆车子的司机却已探出头来,指着杨羽的车子背影,正要破口大骂,忽然看见侧面街道里,一大帮人冲来,吓得再不敢二话,缩回头,发动车子迅速驶离现场。

    杨羽驾驶车子开出十来米左右,一颗心方才落定下来,想到鲁彦杰、氓哥、任南随后会赶到,可别被李跃进等人撞见了,当即一边驾驶,一边吩咐杨豪、吴昆道:“你们快打电话给氓哥他们,告诉他们今晚的行动取消,别过来了。”

    “取消?”杨豪迟疑道,有些不甘心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杨羽说道:“现在已经惊动了他们,李跃进很有可能通知马钢,咱们还拼不过马钢,先忍一忍吧。”

    杨豪还要再问,吴昆说道:“听羽哥的,现在咱们确实干不过马钢。你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

    杨豪再无疑问,拨起电话来。

    杨羽开着车子,心中暗恨:“吗的,四十多万就这么飞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李跃进你坏了老子的好事,这笔账早晚得算一算。”

    他之前虽然还没有完全决定将那四十多万赌客的钱吞了,但心底颇为意动,潜意识里已经把那四十多万当成了自己的钱,现在煮熟的鸭子飞了,心中自然恨了。

    四十多万啊,恐怕就算黑市买枪杀人,要买李跃进的命也够了,怎么能不恨?

    开着车子驶到鞍山区域,快到天一阁时,杨豪已经通知完氓哥和鲁彦杰,便对杨羽说道:“羽哥,我在前面天一阁下车。”

    杨羽点头说了一声好,随即问吴昆道:“吴昆,你在哪下?”

    吴昆说道:“我也在天一阁下吧。”

    杨羽当即驱使车子到了天一阁洗浴中心门口停下,等吴昆和杨豪下了车,叮嘱二人说道:“你们这几天要小心点,李跃进打算进鞍山来,很有可能对你们下黑手。”

    杨豪和吴昆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会小心,羽哥你也是。”

    杨羽嗯了一声,驱使车子往前面行驶而去。

    回到鞍山住处,已经是凌晨五点钟,又快天亮了,杨羽奔波了一晚上,实在困乏,回到自己房间,伸了个懒腰,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了起来。

    这一觉睡得比较死,第二天还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他迷糊地拿起手机,接听了电话说道:“喂,哪位?”

    “杨羽,是我,周雨婕。”

    “周雨婕?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

    “我有个好消息想要和你分享。”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我今天终于收到首都大学的通知书了。”她的声音带着喜悦。

    杨羽和周雨婕说了几句话,差不多已经清醒过来,听到周雨婕的话,替她感到高兴之余,也有些感叹,首都大学曾经也是自己的梦想,只不过这个梦想在自己决定在混的这条路上走下去的时候,就已经抹去了。

    大学生活,那是多么令人向往啊,听人说,大学的课程很少,一个星期只有二三十节课,那又是多么自由、悠闲?

    心中情绪虽然复杂,口上依然笑着恭喜周雨婕道:“周雨婕,那可要恭喜你了,能考上首都大学,那是对你的一种肯定,这次你不请我吃饭不行了。”

    “其实你要继续读书,以你的实力,也一定能考上,好可惜。”只不知她可惜的是杨羽的学业就这么被折断了,还是可惜不能和杨羽一起上大学。

    杨羽谦虚道:“我有什么实力,过去的不说了。”

    “哎!对了,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请你来参加我的毕业酒。”

    当地都有一种风俗,不论城市、农村都是一样,只要子女考上大学,都会办一次毕业酒,请亲戚朋友一起庆祝。

    杨羽道:“怎么?你老家也流行办毕业酒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儿流行呢。”

    “我爸爸说,我考上首都大学,给他争了面子,这次一定要办毕业酒庆祝。其实考上首都大学又算什么?考得上未必就有真本事,考不上就未必没有本事。单纯以成绩来判断一个人的能力太片面了。”

    杨羽呵呵笑道:“咱们的国家就是这样,谁也改变不了。你的毕业酒什么时候办?”

    “下个星期一,你不知道我家的地址,到时候我来接你,还有你的朋友也一起来吧。”

    杨羽想到周雨婕家背景雄厚,她爸爸请的人非富即贵,杨豪等人痞性太重,说不定会把周雨婕的毕业酒弄砸了,当即说道:“他们下星期一都有事情要做,恐怕来不了了。”

    “杨羽,那你呢?你那天没事吧。”语气有些紧张。

    杨羽笑道:“我一定到,你的毕业酒我怎么能不来?那天就算有天大的事情,我也一定抽出空来。”

    “嗯,我星期一打电话给你。我还要通知其他同学,先挂了。”

    “好,再见。”

    “再见。”

    杨羽挂断电话,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顶宏实业收购j市煤矿,进驻j市是这一两年的事情,周雨婕去年才转学来,时间很吻合,周助理姓周,周雨婕也姓周,周雨婕莫非和周助理是一家子?

    又想到周雨婕家的那辆车牌号码五个8的豪华奔驰,以及周雨婕家那么多豪车,越想越觉得像。

    忽然觉得自己不可思议,摇了摇头,失笑道:“她是不是周助理的什么人,又和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还要抛弃何倩去攀龙附凤?”

    想到何倩,杨羽更加坚定信念,暗暗道:“就算不攀龙附凤,我杨羽也一定能闯出一片天。”

    言念及此,只觉胸中豪情奔放,斗志昂扬,翻身下了床,去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就到健身房练习卧推。

    卧推和深蹲不同,更加侧重上肢伸肌和胸大肌的锻炼,这一点是其他动作无法比拟的,因此又被誉为动作之王。

    原本杨羽有些疑惑,武哥既然要自己专练腿部,又怎么会让自己练习卧推这看似和腿部没有任何关系的训练项目,但没多久就明白过来,自己在社会上行走,随时都有可能遇到这样那样的威胁,如果上肢的能力非常薄弱的话,在自己腿部受限的情况下,就相当于残废了,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走到早已提前准备,调校好的凳子旁,抓起一旁的杠铃。由于卧推的难度较深蹲更高,七十公斤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根本无法举起的,因此杠铃的重量也下降到了三十公斤。

    虽然杠铃的重量下降了超过一半,但因为卧推主要是靠上肢推动,无法和深蹲主要靠腿部力量推动相比,难度有增无减。

    他趟到凳子上,只做了七个,就感到双臂酸疼,到举第八次时,双手开始战抖摇摆,越往上推难度越大,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杠铃顺利举了上去。

    这样训练很苦,但杨羽从来不怕吃苦,敢于挑战自我极限,做完第八个并没有放下,又坚持做了四个,到第十三个时,终于支持不住,杠铃砸到了胸口上,随即顺着身体滚落下去,差点便压到了脚。

    杨羽知道十二个差不多已经是自己的极限,再强撑下去,恐怕弄巧成拙,反而伤到了自己,得不偿失,便暂时放弃练习,休息起来。

    休息了约十多分钟,再次锻炼起来,这么周而复始,练了将近一个小时,肚子咕咕地叫了几声,已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刻,肚子表示抗议了,当即放下杠铃,走出了健身房去小吃街吃午饭。

    到鞍山小吃街后,杨羽进了和苗姐去过的那家野菜馆,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瓶啤酒,就走到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没等多久,服务员送菜上来,杨羽打开啤酒瓶,到了一杯啤酒,拿起筷子,一边喝啤酒一边吃起菜来。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