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锋芒太盛的无奈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提刀追砍李东,离得最近,那天雷炸起,立时本能地手挡在眼睛前面,保护头部,随即只觉轰地一声巨响震荡耳膜,发出呜呜的声音。

    杨羽移开手,只见李东趴倒在自己前面一米外,没有动静,也不知伤势怎么样。想起小华的惨状,生出一股恨意,大步走上前,弯腰翻转李东的身体,提着李东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厉喝道:“李东,你他么死了没有?”

    话才喊出,四方喊杀声起,杨豪大喊道:“搞死这帮毒贩子!”

    “当当当!”

    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惨叫声、厉喝声交织在一起响起,犹如置身在惨烈的战场。

    李东缓缓睁开眼,待看到杨羽近在咫尺的面庞,吓得魂飞胆裂,挣扎起来。

    杨羽森然道:“你他么还没死?那正好!”说着话,只觉斜面一个人影撞来,看也不看,侧踢一脚将那人踢飞出去,随即厉声道:“过来老子和你好好算一笔账。”拽着李东的衣领,就将他拖到楼道里,将李东抵在墙上。

    杰哥随即从外面跟了进来,看着李东,说道:“杨羽,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杨羽冷笑一声,说道:“他不是喜欢废人手脚么?今天也让他尝尝,被人废了手脚是什么滋味。”说着一刀往李东大腿插去。

    “啊!”

    李东惨叫一声,精神清醒过来,一拳就往杨羽面门打去。

    “砰!”

    杨羽始料不及,鼻子登时被打了一拳,头往后仰起。

    李东趁机挣脱杨羽的控制,一瘸一拐地往里面跑。

    他一条腿挨了一刀,根本跑不快。

    杨羽反应过来,伸手摸了摸鼻子,只见满手都是血,心中暗恨,好小子,这时候还敢还手打老子?几大步追上,大骂一声“草”,一刀就往李东后背砍下。

    “嗤!”

    裂帛声中,杨羽的砍刀从李东左肩划下,只拉到右腰,非常醒目。

    李东往前面栽倒在地,随即想爬起来。

    杨羽跟上一脚将李东射倒,口中喝道:“还跑?”一刀往李东的手腕砍下去。

    这一刀力度不是很大,砍到李东的手腕,随即往后一拉,嗤地一声响,李东的手掌发起抖来。

    “还有一只!”

    杨羽又是一刀对准李东另外一只手划了下去,将李东的手筋挑断了,说道:“李东,你废了小华双手一脚,老子今天也同样还你!”

    话才说完,杰哥走上前来,盯着地上惊骇的李东,说道:“杨羽,接下来把他交给我。”

    杨羽说了一声好,退到一边。

    李东吓得全身战抖,不断往后缩,口中道:“不要,不要……”

    杰哥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只有你们新和社的人狠,我们鹞子社的人也不会输给你们。刚才杨羽已经算了账,我也来算算吧。三刀废两手一脚,恩,不错!”一刀猛往李东的手掌斩落,当场将李东的右手手掌斩落,跟着斜睨李东没受伤的左腿,说道:“这一条腿我也要了!”双手握住砍刀狠狠插了下去。

    “啊!”

    李东全身战抖。

    嗤地一声,杰哥拔出砍刀,森然道:“滋味怎么样?还有一刀。”又给了李东右腿一刀。

    “嚓!”

    杨羽在后面打着火机点着一支烟,叼着烟说道:“杰哥,差不多了,咱们该撤了。”

    杰哥站起身来,点头说道:“好,咱们快点离开,免得被新和社的人赶过来围住。”

    二人当即走出楼道,这时外面已经全部摆平了,除了两个新和社小弟跑得太快,实在无法追到外,其余人都被砍倒在地,被杨羽和大强的人围着痛扁。

    杨羽看了看现场,随即望向杨豪,问道:“他们把货交出来了没有?”

    杨豪转身对一个小弟道:“把东西提上来。”

    那小弟立时提着一个黑色帆布包上来,递给杨羽,说道:“羽哥,货都在里面。”

    杨羽接过帆布包,拉开拉链,只见里面放着十来包白粉,忍不住骂道:“这帮杂种贩毒也不知害了多少人。”骂完掏出火机,打着火点起了那个帆布包来。

    火叶子冒了一会儿,帆布包下方的一角被烧着,冒起火花,跟着蔓延开来。

    杨羽将帆布包放在地上,看着帆布包燃烧等烧完之后,用脚把灰烬和残余的白粉粉末踢散,说道:“大家快点找车离开,新和社的人很有可能马上杀到。”

    一帮小弟本来将李东的人搞翻心中得意,听到杨羽的话,立时意识到北城区可是新和社的势力范围,可得快点离开,否则被对方围住,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纷纷答应一声,快速往隔壁街走去,打算拦的士离开。

    杨羽、杰哥、杨豪、吴昆等四人待小弟们离开,方才上了杨羽的车子离开。

    杨羽开着车子驶到街口,就已经超过了前面的小弟,随即一路回鞍山。

    杰哥坐在车上,想到小华下半生即将要面对的凄惨生活,并不高兴,一路闷声抽烟。

    回到鞍山,杨羽让杨豪打电话给今晚所有参与行动的小弟,到鸿发烙锅店吃烙锅,由杨羽请客。

    鸿发看到杨羽又在他店里请客,而且和杰哥一起来,非常高兴,热情地招呼杨羽等人到了一间包间中就坐。

    杨羽坐下后,询问杰哥道:“杰哥,现在李东已经废了,你打算在城中区怎么发展?”

    杰哥道:“李东虽然废了,但他的老大雷猛还在,形势还是不容乐观。”

    杨豪说道:“杰哥,今晚砍了李东,你的第一炮已经打响了,一定会有很多人来跟你,情况会好转的。”

    杨羽微笑道:“是啊,你也不用太忧虑,再说了,雷猛小弟多,咱们鹞子社的人也不少,用不着怕他们。”

    杰哥道:“希望一切顺利吧。”

    四人在包间中说了一会儿话,氓哥、任南、王梓、大强等人就来了,杨羽让杨豪出去安置小弟们吃东西喝酒,杨豪答应一声去办了。

    杨羽的小弟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只感觉今晚砍李东爽得很,兴高采烈地在鸿发烙锅店拉起了场子,划拳声充斥在整个鸿发烙锅店的每个角落,吵得附近居民觉都睡不着。

    吃完东西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杨羽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洗了一个澡,便躺在床上抽起烟来。

    烟雾缭绕中,想到马上就要到二十五号,即将见到何倩,脸上立时荡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无论多么疯狂的杀戮,在平静过后,他还是会想到那一个人。

    随着李东被砍,鞍山的局势又开始紧张起来。

    李跃进在医院中看到手脚都已经废了的李东,当场冒火,叫嚣着要带人去砍杨羽,不过因为李东的伤势非常严重,还没度过危险期,暂时安定下来。

    这也是杨羽的无奈之处,锋芒太盛,每次砍人,不管主谋是谁,别人记住的总是他杨羽。

    这次吴鸿文损失了几十万的白粉,发了脾气,作为李东直系老大的雷猛一大早就被吴鸿文叫了过去,当场骂得狗血淋头,连带着马钢也遭了殃。

    雷猛虽然是屯门山的老社会,但吴鸿文的父亲是吴长兴,干爹是山哥、海哥,身份地位远远超过他,俨然把雷猛当成手下来看待。

    二人走出吴鸿文家,点着一支烟在那说起话来。

    雷猛尤其气愤难平,上次他被杨羽砸了一天雷,住了好长时间的院,没想到现在杨羽搞了李东,又害自己挨骂,忍不住啐了一口口水,骂道:“吗的,这个杨羽还真他么的是个刺头,再让他这么搞下去,我们还没被他砍死,已经先被他活活气死了。”

    马钢道:“那小子之所以这么嚣张,本身实力是有一点,最重要的还是六哥支持他,有点不好搞。”

    雷猛此时火气头上,听到马钢的话,冲口就道:“那怎么办?任由那小子继续嚣张下去?”

    马钢狠狠地抽了一支烟,森然道:“当然不会,猛哥,你等着看好戏吧,这小子嚣张不了多久了。”

    雷猛道:“你打算怎么收拾那小子?”

    马钢道:“先透露就不好了,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雷猛见马钢卖关子,忍不住骂了一句:“草!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了?”

    马钢笑了笑,说道:“猛哥,我先走了,改天再请你喝酒。”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