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下车去砍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任南的外衣是一件风衣,两边均有口袋,而且比较大,杨羽先从他右边口袋里将一枚天雷掏了出来,跟着掏出火机,打火去点,岂知这时摩托车正在高速行驶中,风比较大,才一打着火就被吹熄了,登时傻眼了,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羽哥,怎么了!”

    任南在前方大声问道。

    杨羽正要答话,忽然身子受惯性的影响,往右边歪倒,差点滚落下去。他急忙稳住身子,见无良的车头出现在右面,已经和摩托车尾部平齐,心知刚才任南往左拐,就是为了躲避无良的冲撞。

    无良的是跑车,任南的是摩托车,双方不具任何可比性,狭路相逢除了退让外再无其他选择。

    杨羽随即再次尝试打火,并将天雷的引信凑到火机上方一厘米处,只要打火机一着火,就可以点燃。

    无良先前在杨羽后方,看不到杨羽手中的天雷,此时在杨羽侧后方,视角刚好可以看到杨羽点天雷的动作,眼中立时闪现一丝惊慌之色,待看到杨羽又打了一次火,火焰被风吹熄后,登时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双手猛地一拨方向盘,往杨羽的摩托车撞去。

    “咔嚓!”

    任南在前方驾驶,一直关注后面的无良,见到无良的车撞来,急忙加油,再往左边冲出,无良的车子擦了摩托车尾部一下,发出一声响。

    杨羽没有准备,这一下突然往左边蹿,身体登时往右边一歪,打火机失手落了下去。

    看到打火机也掉了下去,杨羽彻底傻眼了,有天雷没火?最后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叭叭叭!”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一连三声喇叭声响,杨羽回头一看,只见无良对自己挥了挥手,示意让自己和任南先跑一段距离,心中恨得牙齿痒,这无良真是嚣张啊,竟然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当下苦思应付的办法,忽然看到路边的人行道,有了主意,大声喊道:“阿南上人行道去!”

    任南大声答应:“好,羽哥坐稳。”急往边上冲去,到了路边人行道栏杆缺口处,猛一提摩托车前轮,就冲了上去。

    人行道的路面比外面行车路面略高二十厘米左右。

    杨羽只感到身体几下颠簸,跟着左右晃荡,差点落下地面去,稳住之后,只见边上一株一株的槐树往后飞倒。侧头一看,只见无良开着车子沿着行车路面平行奔驰,却又因为隔着护栏冲不进来,眼中尽是恨恨之色,登时放松下来。

    又想到任南也抽烟,肯定带有打火机,立时问道:“阿南你的火机在哪?”

    任南说道:“在左边裤包里。”

    杨羽连忙伸手去任南裤包里掏出一个火机来,一看到那火机,登时又笑了。

    原来任南的火机是防风火机,不用害怕被风吹熄。

    嚓地一声,杨羽打着火机,将引信点着。

    “嗤嗤!”

    火花直冒,引信被点着了,杨羽举起天雷,却不马上扔过去,打算等引信燃到瓶口时再砸过去,以免没有准时爆炸,被无良躲开。

    忽然,杨羽感到两下颠簸,摩托车已经驶到一个路口,驶下人行道,冲向对面人行道。

    嗖地一声,无良的宝马疾插进来。

    任南在前方大喊:“羽哥坐好!”

    话音还没落下,杨羽只见天雷的引信已经燃到瓶口了,眸中精芒一射,将天雷往无良掷去。

    这时双方距离比较近,最多不过五米,无良的速度又非常快,陡见杨羽扔了一个东西过来,想躲已经来不及,天雷立时与车头相撞。

    “轰!”

    一声巨响响起,天雷在无良的宝马车头炸开,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立时被震碎,车子失去控制往边上冲去,砰地一声响,撞在旁边大楼的墙角,停了下来。

    “咳咳!”

    无良干咳几声走下车,往后方一看,只见杨羽和任南的摩托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忍不住啐了一口,恨恨地道:“杨羽,这次他么的算你走运。”

    话音才落,猛听“唔”地一声长响,一辆摩托车从侧面冲了出来,在前方路中央一个横摆,调转头来,正是杨羽和任南又杀回来了。

    杨羽和任南冲上对面人行道,便听到无良的车子撞墙的声音,杨羽当即让任南掉头回来,找无良算账。

    这时任南捏住刹车,一直轰油门。杨羽缓缓举起了砍刀,煞气腾腾。

    无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杨羽竟然敢杀回来,再看杨羽举起砍刀,心中震骇无比。

    “唔!”

    摩托车忽然一扬车头,陡地冲来,无良吓得魂不附体,转身就跑。

    杨羽骑在摩托车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无良背影,心中冷笑:“吗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轮到老子追杀你了!”

    心念转动间,无良的背影已经在前方,杨羽爆喝一声,一刀对准无良的后背砍了下去。

    无良闷哼一声往前跌倒,摩托车往前冲出十多米,任南一脚支撑地面,又调转车头,再一轰油门冲了回来。

    无良爬起半身,见摩托车迎面冲来,吓得急忙往边上滚开。

    “嗖!”

    他只觉耳边劲风迅疾刮过,抬起头时,任南和杨羽骑着摩托车已经冲了过去。

    “下车去砍!”

    杨羽眼见在摩托车上不方便,当下大声说道。

    任南听到杨羽吩咐,将车子停住。

    杨羽跳下车,提着刀就往无良走来。

    这时无良已经爬了起来,他眼见杨羽弃了摩托车持刀逼近,迅速镇定了下来,手往腰间一扯,扯出一条铁链腰带,拉住首尾两端用力一扯,斜睨杨羽,冷笑道:“杨羽,来!”

    杨羽看他扯出铁链腰带,心中也是一凛,这小子看来是一个狠手,转瞬又升起一股战意,你有多强?试试才知道。

    便要冲上去砍无良,就在这时,几声摩托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回头一看,原是自己的小弟们骑摩托车经过,从外面大马路上过去了。

    任南跳下车来,刷地一下抽出捆绑在摩托车上的唐刀,急声道:“羽哥,快点解决他,马钢的人应该快到了。”

    杨羽心知任南的话很对,回过头,就大步冲向无良,一刀当头砍去。

    无良看杨羽砍来,冷笑一声,侧身往边上避开,一链子往杨羽面部抽去。

    杨羽忙举刀去挡,当地一声,砍刀被铁链缠绕住,猛觉一股大力往对面拉扯,知道是无良想要将自己的砍刀夺去,当下手腕用力握住砍刀,一脚往无良飞踢。

    无良再侧身避开杨羽的一脚,空着的拳头猛往杨羽砸去。

    “砰!”

    杨羽争锋相对的一拳硬拼,只感到拳头处传来剧痛,对方力气竟然不比自己小。

    “还算不错,果然有点狂的资本。”

    无良冷笑道,忽然抽回链子,手腕一抖,再次挥舞链子往杨羽面门抽去。

    杨羽仍是举刀去当,不料刀举到中途,无良的铁链陡地缩回,跟着如毒蛇吐信一般,倏地抽向自己大腿,急忙往后跳开。

    “啪!”

    一声脆响,杨羽只感到大腿传来剧烈疼痛,已是挨了一链子。

    无良正要挥舞链子乘胜追击,任南已经赶了上来。任南大叫一声,一刀对准无良的脑袋就是一下横斩。

    无良吓了一跳,慌忙低头避开。

    杨羽瞅准时机,跳起来就是一脚射向无良。

    “蹭蹭蹭!”

    无良中脚,往后连连倒退,站稳之后,看了一眼二人,冷笑道:“二打一吗?”

    杨羽道:“怎么不行?难道砍你还要一打一,讲究公平?”说着时,提刀就往无良砍去。

    任南提刀就要冲上去协助杨羽砍无良,谁知无良竟然一个转身往对面跑了,当下气得刀指无良背影,大喊道:“吗的有本事别跑!”

    杨羽也是大恨,口中大喝:“站住,别跑!”话才喊完,忽然听到后方传来一声刹车声,忙回头查看,只见一辆面包车在路口停住,跟着一人手指这边,大声喊道:“他们在里面,快冲进去!”连忙招呼任南道:“他们的人来了,快走!”

    “哦!”

    任南惊慌地应了一声,转身跑到摩托车旁上了摩托车。

    杨羽跳上摩托车,还没坐稳,任南已经驱使摩托车冲了出去。

    二人所跑的方向与无良逃跑的方向一致,不过片刻间,就已追到了无良身后。

    任南目光一狠,陡地驱使摩托车往无良撞去。

    无良回头间看摩托车撞来,吓得往边上扑倒。

    “草!”

    杨羽手疾眼快,眼见无良往边上扑倒,一刀就砍了下去。

    “嗤”地声响中,杨羽和任南的摩托车已经冲了出去,跟着在前方划起一道弧线,冲进了另外一条街道,消失在视线中。

    无良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先是摸了摸背上的伤口,痛哼一声,跟着低头查看腿上的伤口,见伤口深可见骨,恨恨地骂了几句。

    这时先前在街口停下的面包车冲了上来,吱地一声刹住,一人探出头,招手喊道:“无良,快上车。”

    哗啦地一声,面包车车门拉开,一只手递了出来,无良搭着那只手上了车子。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