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分手了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过,李跃进没死,夜总会的归属权又成了一个问题,杨羽在和吴昆结束通话后,就立即查验夜总会的相关文件,发现相关的责任人果然是李跃进。现在李跃进没死,又没出具转让协议,这些文件算是没用了。

    杨羽想到这里感到有些失望,又想这些文件虽然都没用了,但也没理由交还给李跃进和吴鸿文那边的人,当下将文件扯成一页页的,放在一个铁桶里焚烧起来。

    烧完这些文件,杨羽稍微舒服了许多,只想就算不能把你们的夜总会吞了,但也要让你忙一阵子。

    拿出昨晚夺来的那个腰包,拉开拉链,杨羽便清点起钱来。

    这也是这次的最大收获,从李跃进那儿先后洗得一共洗得八十三万,杨羽点完钱后,就将所有钞票全部分成一万一沓,堆成两堆,一边四十二沓,一边四十一沓,随即将两堆钱分别放在两个夹层里出了门。

    他出了屋后,直接去银行,存了四十一万到自己户头,剩下的四十二万留着下午分给小弟们。

    这笔钱数额巨大,杨羽也曾起过私心,想全部私吞了,但知若真这么做了,一定会让小弟们看不起自己,便索性大度一点,将四十二万的大头拿出来分了。

    存完钱后,杨羽就去买了两蓝水果,去市医院看望任南和任老板。任南和任老板都在市医院住院治疗,任南的伤是枪伤,相比来说要严重一些,昨夜连夜急救,取出弹头后,一直到早上十点才醒来。

    这时任南正在病床上休息,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当即说道:“请进。”随即就看见杨羽推门进来,急忙欠起身,说道:“羽哥,你来了啊。”

    杨羽怕他牵动伤势,急忙走到床沿,将果篮放下,微笑道:“你别动,我就是来看看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任南微笑道:“我没什么事,就是还要在医院中待一段时间,闲不住。”

    杨羽笑道:“你安心在这儿养伤,外面的事情我会让他们帮你做,你不用操心。你叔叔呢?他的伤势怎么样?”

    任南说道:“他就在隔壁病房,你过去就可以看到他了。”

    杨羽道:“好,我先过去看看他,回头再来找你说话。”说完站起来,提着一篮水果去看望任老板。

    到了任老板病房外面,敲了敲门,说道:“任老板,我是杨羽,方便进来吗?”听里面传来一声请进,当即推开病房的门,往里面走去。

    任老板看到杨羽进来,忙坐起身子,说道:“羽哥,你人来了就行了,还买什么水果?”

    杨羽笑了笑,说道:“只是一些水果,算不得什么。”将果篮拿过去放好,随即就与任老板说起话来。

    杨羽现在已经十分老道,一坐下后,先是自己承认错误,说是鹞子社的失误,才导致任老板受了伤,因此特意来看望任老板,并表示等任老板出院之后,一定要请任老板好好吃一顿饭道歉。

    任老板本来满腹怨气,还想着指责杨羽看场子是怎么看的?竟然让人踩到场子里来,还连累他也挨了打。但见杨羽客客气气,主动承认错误,气便消了一些,又知道新和社已经被他彻底得罪了,只能背靠杨羽这颗大树,当即说道:“羽哥,不用这么自责,新和社这次处心积虑,咱们也是防不胜防,好在没出什么大乱子,总算安定下来了。”

    杨羽暗地里侥幸,天一阁差一点就被炸了。面上笑道:“任老板宽宏大量,真是让人佩服,这顿饭是无论如何也少不了的,等你出院,我一定在锦绣年华摆上几桌。”

    任老板笑着说了一声好,随即与杨羽聊起天来,问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杨羽一五一十地说了。

    任老板听杨羽说起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一颗心只随着跌宕起伏,高兴的忍不住拍掌大赞:“羽哥,漂亮!也只有你才能漂漂亮亮的将昨晚的事情解决。”听到惊险的时候,又忍不住将一颗心悬起来,不断追问:“怎么样?后来怎么样?”

    他之所以这么激动,也是因为被新和社整了好几次了,憋了一肚子火,听到新和社吃瘪就忍不住喝起彩来,倒像是他在和新和社的人在干架一样。

    杨羽说起昨晚的事,自然有些得意,与任老板说得兴致勃勃。这时,正说到和无良在天一阁中打斗时,忽然看见白露从窗户外面的过道上走过,心下打了一个岔,随即和任老板继续说起来。

    在任老板病房中说着话儿,就到了下午四点钟,杨羽想到还要去招待昨晚行动的小弟,便站起来向任老板告辞道:“任老板,我还有事,必须要走了。你好好休息,改天再来看你。”

    任老板说道:“好,羽哥慢走,我不送你了。”

    杨羽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出病房,去隔壁病房和任南说了一声,便出了住院大楼,往停车处走去。

    走到停车场,打开车门正要上车,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唤自己:“杨羽!”当即回头看去,却是白露跟了出来,于是笑着打了声招呼:“白露,好巧!”

    白露看了看杨羽一眼,眼神极其复杂,走到杨羽面前说道:“不是好巧,而是我专门跟你出来。”

    杨羽道:“你专门跟我?”

    白露转头看了看四周,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和他分手了。”

    杨羽感到诧异无比,白露和那个刘闲好像没好多久吧,怎么就分手了?当下问道:“你和他分手了?为什么?”

    白露道:“不为什么,就是感觉和他不来电。”

    杨羽听这话有点感触,自己对白露虽然有那么点好感,但总是少了何倩那样牵动心弦的感觉,当下点了点头,说道:“这东西勉强不来,既然不合适分手了也好。”

    白露道:“恩,我昨晚看到任南们住进医院来,就一直在等你。”

    杨羽听她这么一说,想起她还是学生的事情来,问道:“你今天一直没去上课?”

    白露道:“是啊……”正要再说话,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小露你在那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我的忙?”

    杨羽侧头看去,却是白露的父亲,市医院的副院长白玉树。

    白露说道:“我爸爸叫我了,我先走了。”

    杨羽点头微笑道:“好,再见。”

    “再见!”

    白露匆匆从杨羽面前走过,去到白玉树身前。

    杨羽知道白玉树对自己这些混社会的有成见,上次就吃了一个憋,当下也不上去打招呼,径直上了车子开着车子往鞍山小吃街而去。

    开着车子,吹着车窗外的风,杨羽的思绪忍不住飘了起来,想到已经去读大学的周雨婕,暗道:“她上次应该伤透了心,以后再不会见到了吧,这样也好。”

    想到这儿,反而觉得少了一些羁绊,坦荡了一些,和周雨婕既然不可能在一起,没必要再拖拖沓沓,最后闹得无法收拾。

    而且,杨羽也有一些顾虑,顶宏实业这样的大财团,资产何止以亿记,真要和周雨婕因为这些事情闹得互相敌视,对自己来说得不偿失。

    车子很快就到了鞍山小吃街,杨羽径直将车子开到鸿发烙锅店停下来,然后走进鸿发烙锅店。

    一跨进鸿发烙锅店,就见四处的桌子坐满了自己的小弟,一声声划拳声传来,却是非常热闹,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满足感,毕竟这么多人都是跟自己混饭吃的。

    “羽哥……”

    打招呼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传来。

    杨羽点头笑道:“你们豪哥们呢?”

    “他们都在二楼,羽哥,我来帮你带路。”

    一个小弟走上来说道。

    杨羽说了一声好,跟着那小弟往二楼走去。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