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刮得一点皮都不剩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大炳痛哼一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直冒出来,苦着脸道:“羽哥,你未来岳父的医疗费我认了,你的车子不是我炸的,可与我没有关系啊。”

    “啪!”

    任南走上前,反手就给了张大炳一耳光,喝道:“怎么?我们羽哥肯放你一马,你他么还不愿意?是不是要尝一下老子们的手段?”

    “饿!”

    杨羽拔出刀子,张大炳再忍不住痛叫一声出来。

    杨羽随即盯着张大炳,森然道:“你他么的不是说要把全部的钱给我?现在反悔了?我的车子被烧,全因为去抓你,这笔账不找你算找谁算?你他么的是不是想不认账?”说着时一只手假装有意无意地试起了刀锋。

    张大炳看杨羽的动作,心中的恐惧更盛,从杨羽出现到现在,每一下出手都狠辣果断,绝不含糊,由不得他不怕。他看了看刀锋,又看了看杨羽,妥协下来,苦着脸说道:“羽哥,那一共是多少?”

    杨羽算了起来:“我未来岳父的医疗费一共是三十万,我……”

    “啊!这么多?”

    张大炳惊叫一声出来,打死他也不信何倩父亲医了这么多钱。

    “啪!”

    任南又给了那小子狠狠一耳光,喝道:“你他么的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羽哥还会敲诈你不成?狗日的,你是不是皮痒了?”

    张大炳慌忙道:“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医药费有点贵,没有怀疑羽哥的意思。”

    杨羽淡淡道:“光是住院和医治的费用是用不了那么多,这三十万包含了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以及劳务费。”

    张大炳听得头大,只听说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可没听说过劳务费的,当下说道:“羽哥,我有点不明白,这劳务费又是怎么一回事?”

    “啪!”

    话才说完,边上的任南又给了这小子一耳光,随即喝道:“这还用问吗?我们羽哥忙前忙后不要钱吗?我们鞍山的兄弟每天找你这小子不要钱吗?吗的,提起来老子就火大,为了你这小子,老子都垫了两万多呢。”

    张大炳明白过来了,这是敲诈,**裸的敲诈,心知眼下没有说不的权利,越说数目只会越多,赶忙问起了杨羽的车钱,说道:“羽哥,那你的车子损失了多少?”

    杨羽沉吟了下,算起了账,说道:“我那车子裸车价是三十六万,全部整下来是三十九万。”

    “三十九万!”

    张大炳忍不住再次惊呼出来,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308cc也值得了三十九万,他怎么不去抢?

    却是忘了,杨羽现在和抢已经没有什么差别。

    他喊完猛地惊醒过来,任南要打耳光,忙伸手捂住半边脸颊,挡任南的一耳光。

    果然,他的手才挡在脸上,任南的一记耳光就如约而至,当下不禁有些得意,还好自己英明,否则又被打一耳光了。

    “啪!”

    不料念头还没落下,另外一边脸颊传来剧痛,一声脆响同时响起,已是挨了杨羽一耳光。

    杨羽心下想笑,但为了保持威严,震慑张大炳,没有笑出来,仍旧沉着脸道:“别以为你能躲得了,老子想抓你,无论你怎么飞也飞不出老子的手掌心,这次就是鲜明的例子。”

    张大炳忍不住腹诽:“你杨羽少他么的大言不惭,老子不出来泡妞,你能逮得到我?”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唯唯诺诺道:“是,是!”

    杨羽随即淡淡道:“医疗费和车子损失费一共六十九万,马上到银行取钱给我。”

    张大炳叫苦道:“啊,六十九万,羽哥,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你就算把我杀了我也没那么多钱。”

    任南冷喝道:“真的杀了你也没有?”目中杀机陡现,当然装的成分占多数。

    杨羽冷笑道:“你他么的还不老实?你帮吴鸿文卖毒品会没有钱?少他么唬我!”

    张大炳道:“羽哥,我是赚了不少钱,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些混的哪会存钱,我这辆车子就整了将近二十万,前段时间又医病医了十多万,现在银行里顶多有三十万。”

    杨羽喝道:“你他么的还想哄老子?什么病能医得了十多万?”

    张大炳不好意思地往裤裆看了看,说道:“羽哥,这真的是难言之隐,不好意思说出来。”

    话才说完,任南就大声喝道:“你他么的每天在外面嫖,得病也只是早晚的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大炳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种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又不敢发火,只得忍气吞声,继续求饶道:“羽哥,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你就是逼我也没有法子。”

    杨羽瞅了瞅张大炳,又看了看那辆黑色k5,说道:“你没钱,这辆车子可以抵一些。”

    张大炳啊地叫了一声,说道:“羽哥,要是连车子都没有了,我可真是一无所有了。”

    “你是不是一无所有,老子们需要管你?你是老子们的儿子还是孙子?”

    任南喝道。

    张大炳忙道:“不是,不是!羽哥,车子你就给我留下给好。”

    杨羽一挥手,道:“没得商量,要不你就和我走一趟。”

    张大炳只得妥协下来,说道:“那好吧,车子也归你们。”说完心想这下该完了吧?

    不料又听杨羽道:“你银行里有三十万,车子抵了十万,还差我二十九万,这二十九万该怎么解决才好呢?”竟然在那儿踱起步子,思索起来。

    张大炳油然想到“周扒皮”这个名词,这杨羽是要把自己刮得一点皮都不剩啊。

    杨羽心下沉吟,这小子有点软弱,比较容易控制,要是能控制在手中,在新和社中做内应,自己能第一时间掌握新和社的消息,倒是非常好的一着棋子。当下抬头望向张大炳,说道:“咱们非亲非故,你信不过我,我也信不过你,这二十九万你还不了,可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张大炳意识到不妙,忙问道:“那按照羽哥的意思该怎么办?”

    杨羽说道:“你打一张借据给我,并按马场的规矩算上利息,什么时候还清,咱们什么时候了账。现在你先带我们去银行转账,然后跟我去一趟马场,把借据写了。”

    张大炳道:“羽哥,这好像有点……有点……”

    “有点什么?”任南喝道。

    张大炳支吾道:“我是觉得有点不合理,我都欠你那么多钱了,再算利息……”说到这想到高利贷那高昂的利息算法,一万一天就是五百,二十九万一天的利息就是一万四千五百,这么高的利息谁还得起?要是一年不还,那还不欠他好几百万了?

    差点当场软倒,这个借据一写下来,那一辈子就别想翻身了,续道:“真的……真的有点不合理,要不这样,借据我写,利息就算了?”

    杨羽要的就是他一辈子没法还手,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岂会放过他?当下冷笑一声,说道:“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你他么少给我啰嗦。我最后只问你一句,到底同不同意?”说着提起了刀子,作势要捅。

    “同意,同意!”

    张大炳看杨羽提起了刀子,吓得连声大叫,也管不得这笔账以后还不还得起了,只想渡过眼前难关再说。

    杨羽笑了出来,推了张大炳一把,说道:“走,先坐你的车去银行,先把钱提给我,然后再去办理其他的手续。”随即对任南道:“阿南你骑摩托车,我监视这小子。”

    任南答应一声,转身去骑摩托车去了。

    张大炳刚才大腿上挨了杨羽一刀,被杨羽一推,登时立足不稳栽倒在地,跟着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k5走去。

    走到k5边上,只见车里一个人也没有,那两个洋妞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当下暗恨,小妞不讲义气啊,抛下老子一个人跑了?

    打开车门,先去拿横担在座椅上的大砍刀。

    杨羽看见了,生怕他玩什么花样,将手中的唐刀抵在张大炳后腰,喝道:“别动,我来拿。”

    张大炳不敢违抗,双手高高举起。

    杨羽将大砍刀抽出来,然后将钢管卸下来,分成两截拿在手中,随即吩咐张大炳道:“你来开车。”

    张大炳道:“是,羽哥。”钻进了车子。

    杨羽绕到另外一边上了副驾驶位,心想那两个洋妞说不定会去通知无良,新和社的人很有可能转瞬既至,当即吩咐张大炳道:“开车,快!”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