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太岁惹不得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哥的话要是从前跟杨羽说,杨羽顾及他是同门兄弟,即便是他前债没有还清,也有可能借他一些,但已经从张大炳口中得知,他向自己借钱根本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自然不会傻到拿钱送他。

    他听林哥的话后,面露难色,说道:“林哥,你也知道前债未清,后面不会再放款是马场的规矩,我也不好做啊。”

    这规矩虽然没有在j市本地的马场没有哪家明文规定,但确实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知道对方有什么资产可以抵债,便会放手借钱给对方,直至将对方的资产全部消化掉为止。

    林哥赔笑道:“杨羽,咱们是自己兄弟,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杨羽道:“林哥,兄弟实在是没办法,你看那么多人在看着呢。六哥那儿带了不少钱,要不你问问他?”

    林哥笑道:“你也知道赌桌上谁都不会轻易借钱给别人,以免把运气也给了对方,我怎么好开口向六哥借。”

    杨羽说道:“也是,林哥今天似乎输了不少,那可得翻本才行,该怎么办才好呢?”假装皱眉思索起来。

    林哥看杨羽没有松口的意思,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没法子了,我只有回去找钱了。”

    杨羽松了一口气,生怕他反悔,急忙说道:“也只有这样了,林哥你开车来了没有,要不我让人开车送你?”

    林哥道:“不用,我开车来的,我很快回来。”说完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杨羽看着林哥的背影,眸中射出一缕寒光,如果可以,现在就想在他背后狠狠捅一刀子,那五十万也不要了!

    “羽哥,看林哥的样子已经快破产了,他欠我们的钱很多啊,我们得赶快把钱追回来才行。”鲁彦杰说道。

    杨羽回头微微一笑,说道:“林哥是咱们鹞子社的堂主,手下有那么多的场子,你还怕他还不起咱们的钱?放心吧,没事。”拍了拍,转身往先前赌钱的房间走去。

    苗姐追上杨羽,说道:“杨羽,要不你缓口气,待会儿再赌?”

    杨羽边走边说:“没事的苗姐,我一定会赢回来。”说完已是走进先前赌钱的房间。

    虽然刚才跟杨羽押注的赌客有好多都输了个精光,但基本上都没有离开,站在边上驻足观看,场面仍然非常热闹。

    有一个输光了的赌客往随杨羽走进来的鲁彦杰看了看,随即走了过来,说道:“羽哥,杰哥,我想借点钱,现在可以不。”

    杨羽回头望向鲁彦杰。

    鲁彦杰将所有钱都给了杨羽,实在没什么钱放给别人,当下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昨晚才结了账,资金暂时不能动,要过了今天才行。”

    那赌客没想到借高利贷还不行,失望地啊了一声,跟着退了开去。

    杨羽见到这一幕意识到马场的情况很糟,要是自己再把手里的钱全部输光了,马场很有可能停止运转,心中暗暗凛然:“我一定不能输,我一定要把钱赢回来!”走到人群后面,扒开人群往里走去。

    走进人群,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听雄哥嚣张的声音道:“六哥,你还能当庄不?不能当的话我来吧。”

    当下往桌上看了看,只见六哥面前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相反的,雄哥面前的钱却多了不少,显然自己出去的这段时间,雄哥又赢了不少。

    六哥沉吟了下,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好,让你来当庄,我来押注。”

    雄哥不服六哥比他大,所以很想和六哥争坐庄,见六哥妥协,登时得意起来,哈哈笑道:“六哥,你早点让庄给我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

    杨羽听雄哥的话暗暗恼火,这雄哥表面是说现在轮庄的问题,其实是暗指鹞子社龙头的位置。回想当初社团要成立的时候,个个害怕担干系,被警察抓去坐牢,推三阻四,现在看六哥做了这么久的龙头没事,就想要争当老大了?哪有这么好的事。

    忍不住插口道:“雄哥,庄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小心输得倾家荡产。”

    雄哥侧眼看向杨羽,笑道:“怎么你也想当?”

    杨羽道:“我是很想当,不过还有些自知之明,实力不够。”说完拍了拍杨豪的肩膀,杨豪往边上退开,走上前,将黑色塑料袋里的钱倒在桌面上,续道:“我们本钱小,所以只能跟在别人后面混饭吃。”

    雄哥看杨羽倒出来的钱只有十多万,手指杨羽前面的钱,哈哈笑道:“果然很小,你开马场的只有这么点钱吗?看来我以后要是打算借钱,得选日子才行。”

    鲁彦杰听到雄哥的话,登时感到羞愧难当,刚刚才巧言拒绝了一个赌客借钱呢。

    杨羽笑道:“雄哥,你不是要当庄吗?还不去?”

    雄哥回头笑道:“去,怎么不去?今天看老子通杀四方,将你们全部杀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

    “真是嚣张啊。”

    所有人都冒起这个念头,非常不爽雄哥。

    雄哥和六哥换了位置,雄哥一走到对面庄家的位置,只感到志得意满,春风得意,仿佛他现在坐的位置不单单是庄家的位置,还是鹞子社龙头一样,捞起袖子大声叫道:“今天我当庄,谁要下注的尽管放马过来,一律通杀!”

    杨羽暗暗冷笑:“雄哥希望你能嚣张到最后,别哭鼻子!”

    雄哥拿起牌刷刷刷地洗了起来,跟着啪地一声将牌拍到桌上,吆喝道:“谁要切牌的赶快!”

    杨羽本来不想切牌,但看他牛气哄哄的样子不爽,扬手说道:“我要切。”伸手过去切了一张牌。

    “一张牌!”

    雄哥瞪大个牛眼,看着杨羽。

    杨羽道:“怎么?难道有规矩不能切一张牌?”

    雄哥咬牙道:“杨羽你他么的根本就是没事找事。”扫视六哥和威哥,说道:“还有谁要切吗?”

    六哥和威哥均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

    雄哥当即发起了第一张牌,跟着眼睛往杨羽一挑,说道:“杨羽,你上次赢了我不是很**,今天打算下多少?”看了看杨羽面前的钱,嘴巴又忍不住犯贱,续道:“呵呵,就算你想赌大一点也赌不了,白问了。”

    杨羽强忍心头恶气,丢了一万块钱下去,先看手气再说,笑着说道:“先押一万块钱,细水长流!”

    雄哥道:“没钱就没钱,装什么逼?有没有人跟他一起找死的?”

    一句话再次将全场的人得罪完了,不过后面的赌客虽然都很不爽雄哥的为人,但考虑到杨羽的手风不是很顺,可没有人跟他盲目下注,只杨豪、吴昆、氓哥等三人随手丢了几百下去玩玩。

    六哥和威哥先后下了注,同样的,他们身后的赌客看雄哥气势汹汹,均没有上前下注。

    雄哥看桌面上的钱很少,感觉非常没意思,说道:“就这么点,真是没劲!”发了第二张牌。

    他发完牌之后,也不叫闲家开牌了,直接先亮了自己的牌。

    不料他一翻开牌,当场一巴掌往桌上拍了下去,啪地一声,只将所有人吓得一跳,这个雄哥又搞什么名堂?

    “吗的,豹子,可惜啊,一个二个只押那么点,浪费,真是浪费!”

    他在那一惊一乍,为这么好的牌只赢得这么点钱懊恼不已。

    在场的赌客个个暗暗侥幸,这太岁果然惹不得,刚才幸好没下注,不然的话,又得输了。

    威哥和六哥翻开了自己的牌,见不是豹子,都摇了摇头,将牌扔了出去。

    威哥这时候开始打起了退堂鼓,雄哥今天的手风这么顺,是不是该及早抽身?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